52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奥术征程布莱恩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蛛化巫师

第十九章 蛛化巫师

        八条毛骨悚然的长腿,八条......

        咔嗒咔嗒的敲击着石头,滴答、滴答、敲击、敲击......静静地轻轻敲击。

        这是趴在地上的布莱恩抬起眼皮时,最先看到的一幕骇人景象。

        他晃了晃脑袋,强压下胃里的翻滚。

        就在刚刚,他跳到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暗裂缝。

        在时间仿佛凝固的瞬息,他已经准备放弃,打算使用桑蒂拉送给自己的传送卷轴时,终于被一道传送法阵带到了这里。

        下坠的惊惧感,再加上传送法阵天旋地转的眩晕......这种滋味他实在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仅仅只是想象一下,他的胃就再次抽搐起来。

        他连忙伸出双手支撑冰冷的岩地,站了起来。

        “我很抱歉。”

        一道咝咝的嗓音响起,“是我的疏忽,让你下坠的时间延长,请不要担心,这种感觉很快就会褪去。当然,我也会考虑到这种情况,去优化我的传送法术为客人们带来的后遗症。”

        就在对方说话的时间,布莱恩已经起身,眩晕感也在渐渐退去。

        他发现自己处身于一间狭小阴暗的密封石室。

        房间唯一的一张石桌上,摆放着焚香器、书籍、魔法卷轴、水晶球、一堆用于法术实验的金属器皿,以及某些不知名的动物干尸。

        说话之人裹在黑色的长袍里,脸藏在一张扭曲骇人的黑檀木色面具后面,八条轻声敲击的蜘蛛腿,证明对方是一位蛛化精灵。

        “您好,蛛化巫师阁下。”布莱恩双臂外伸,手肘弯曲,双掌在胸前上下交叠,深鞠一躬。

        虽然他说话的语调和眼神一样平静,但略微颤抖的手却泄露出他内心的不安。

        一阵压抑的笑声从面具传来。

        “原来是一位来自地表的半精灵,有点意思。那么,在我们交易之前,我请求你放轻松些,我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救你,可不是为了再把你灭掉。”

        布莱恩注视着他,故意保持着警惕,试探性地说,“这么说,我现在已经安全了?”

        “你可以这么认为。”蛛化巫师再次发出诡异的低笑,“毕竟在这里,只要我愿意,连‘她’都察觉不到。”

        布莱恩识趣地没有去提那个‘她’到底是谁。

        “来自地表的半精灵,你不但知道如何联系我的方式,而且还能够亲自找到这里,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巧合。”蛛化巫师低语道:“我很好奇,你依仗的到底是什么。”

        “黑暗并不一定是深渊,还有可能是援助的阶梯。”布莱恩深吸一口气,说出自己酝酿了许久的话语。

        毕竟对眼前之人,他还是比较了解的。

        蛛化巫师作为古奥伦斯城当前最强大的巫师之一,他将自己的强大隐藏在自己精心培育的疯狂名声和对罗丝的狂热献身背后。

        但这些都只是假象。

        事实上,他憎恶罗丝的暴政和混乱,认为被罗丝塑造的扭曲而残忍的卓尔,应当成为真正高贵的族群。

        蛛化巫师不单单憎恶罗丝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更痛恨罗丝将卓尔一族造就成一种恶毒、邪恶、可憎、无情的工具。

        他认为卓尔精灵被驱入幽暗地域之前,曾经也是地表精灵中的高贵种族,他们开化而富有同情心。

        但是他们被罗丝谎言织就的网所迷惑,才开始堕落且永不满足。

        因为对蜘蛛神后而言,戏弄卓尔精灵,不过是一场残酷而反复的游戏,对此她已臻于化境。

        所以,蛛化巫师自始至终都在朝着将卓尔精灵一族,从那位无情而怪诞的混乱女神的操纵中解放的这一伟大目标前进。

        蜘蛛神后罗丝沉睡的短暂时间内。

        古奥伦斯城被一众恶魔君主的化身当副本刷,最终导致彻底毁灭,就出自眼前这位疯狂的蛛化巫师之手。

        布莱恩说完,安静地保持着自己的沉默,耐心等待。

        蛛化巫师沉默良久,烟灰色的目光中浮现了一抹兴趣和困惑,并仔细地端详着他,细声低语,“我更好奇,这些事你都是如何知道的。”

        “在诸国度的地表,伟大的光耀之下。”

        面对对方的怀疑,布莱恩早有应对,他故作虔诚地回答,“一片应许之地正等着你,和平地回到地表,再次沐浴在阳光之下,那树木与花朵所生长的地方。”

        “幽暗少女一直活在我的......信仰里。”他停顿片刻,又适当地做出最后的补充。

        漫长的沉默降临......

        寂静如同幽影中潜行的巨兽,暗藏窒息的压抑。

        蛛化巫师的八条长腿,咔嗒咔嗒的敲击着地板,散发出毛骨悚然的回音,像猛兽的心跳,击打在沉默的岩石上,滴答着,落入幽暗地域冰冷的地底湖中。

        不知过了多久。

        打破沉默的压抑笑声再次从面具传来,嘲弄却并无恶意,“这么说,你是一名漫游者。”

        为了不让自己尽可能地露出哪怕一丝破绽,布莱恩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所谓的‘漫游者’,就是自幽暗少女陨落之后,失去神祇的信徒们重新给自己起的称呼。

        他们的职责除了守护和寻找最后的漫步神庙,还要耐心等待幽暗少女伊莉丝翠的复活和回归。

        而他之所以敢冒充漫游者的身份,跟这位疯狂的蛛化巫师交流,主要是因为在漫游者这个隐秘的组织里,会传达古奥伦斯城关于这位巫师向‘漫游者’表达的善意。

        凡是来到这里的‘漫游者’,利用特殊的对接方式联系上蛛化巫师,就会引起对方的关注。

        在适当的时机,他还会给予需要的援助。

        也就是说,当布莱恩拜托半身人仆从帮自己的一个小忙之后,他已经引起了这位巫师的关注。

        但是他并不敢保证对方一定会给自己提供援助,所以他便索性直接找到蛛化巫师的隐居之地。

        当然,这并不是无偿的。

        他必须提供一条可以让古奥伦斯城陷入短暂混乱的行动,或者蛛化巫师自认为价值颇高的消息。

        若是让他非常满意,提供消息者,还会获得丰厚的奖赏。

        因为对于蛛化巫师来说,如果能够挫败任何罗丝女祭司的阴谋而不为人所觉,他就会不懈余力地去做。

        事实证明,这则消息是真的。

        这样的话,一个大胆的尝试突然浮现在布莱恩的脑海。

        他认为,自己既然拥有先知先觉的能力,为什么不利用这次机会,玩一把大的。

        如果他的想法正合这位恐怖分子的心意,那么他自然会获得传奇巫师给予的奖励。

        “很好。”面具内传来柔和的微笑,他伸手示意。

        “请坐吧,根据我制定的规则,在我们交易之前,我必须向你展示某样东西,也许你并不希望看到,但是我这么做的目的,只是想让你理解,我并不是传闻中描述的那般恐怖。”

        所谓的传闻,就是许多人都认为,蛛化巫师是古奥伦斯城最臭名昭著和最神秘疯狂的巫师。

        传言他的力量,只有他侍奉罗丝的热情能超越,而那又只有他的疯狂能与之相媲美。

        但是从他的一举一动看来,布莱恩早就知道,眼前的这位巫师既不疯癫也不像是罗丝最虔诚的信徒。

        巫师不再多言,伸手摘下了黑檀木色的面具。

        布莱恩好奇地迎了上去。

        他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张脸。

        取而代之的是覆盖在脸部的密集霉菌,像发霉的面包上长出来的霉菌毒素......

        恍惚中,这密密麻麻的霉菌,又幻化成无数蠕动的细小蛛腿,恐惧而令人作呕。

        布莱恩神色一惊,连忙运转自身的心灵异能,驱散心中的恐惧和胃里的不适感,然后强行转过脸去。

        一抹冷汗悄无声息地从他额头滑落。

        此时的他真的很庆幸自己不是一个密集恐惧症患者,不然的话,怕不是心脏病都会被直接吓出来。

        即便如此,他还强行调动了心灵异能,这才勉强稳定住心神。

        等面具重新挂上,布莱恩鼓起勇气抬头,故作惊讶的询问,“这是......”

        据说在蛛化巫师年轻时,拒绝过一位女祭司,后者在狂怒之下撕开了他的脸,并将一种腐蚀性的蜘蛛毒蒸馏液注入伤口。

        他的脸因此变成一片发紫、肿胀的废墟,看上去就像有真菌在生长。

        随后她把这位已经面目全非的年轻人转化成蛛化精灵,囚禁在她的房间中,作为自己的私人奴隶,肆虐玩弄、折磨。

        过了很长的时间,他才找到复仇的机会。

        对俘虏和折磨自己的女祭司而言,他的复仇无疑是致命的。

        他逃进了幽暗地域荒野之中,发誓只有拥有足以在残酷的古奥伦斯城中站稳脚跟的魔法时,才会归来。

        仅仅二十年后,蛛化巫师就回来了。

        他不愿透露自己去了哪、又是如何获得了魔法和力量。

        当他回来时,他已是位造诣娴熟的巫师,并在某位贵族家族主母的消遣活动中,同时击败三位术士学院的巫师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我让‘她’失望过一次,这就是付出的代价。”压抑的面具里一声长叹,随之而来的是低声冷笑,“但.....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布莱恩心知肚明地没有接话。

        作为一名重生者,他知道,蛛化巫师的力量其实来源于对罗丝近乎疯狂的忠诚。

        “对于我们卓尔精灵来说,公开挑衅‘她’,除了死亡就是被蛛化。”他的低语慢慢地变得尖锐起来,“如果想要击败‘她’,就只能在属于‘她’游戏中,慢慢地从一枚棋子,变成真正的游戏玩家。

        所以,我通过摆出一副忠实信徒的样子,避开‘她’详细的审查。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即使在我假做顺从‘她’的时候,我也在无时无刻地反抗‘她’。

        我运用‘她’给予我的力量反过来对付‘她’。这么做,必须非常狡猾,而且耐心谨慎。这个过程也许要历经数百年、千年......但缓慢而无疑地,我坚信自己可以渐渐抵消‘她’对卓尔种族的控制。”

        “你是打算通过侍奉‘她’,去推翻‘她’的混乱。”布莱恩缓缓地说。

        “没错。”蛛化巫师微微点头,“一旦有适当的机会来临,我一定会不懈余力地出手。”

        “好了,我们的闲聊到此结束,不然会影响到我侍奉‘她’的宝贵时间。”他抬手打断了布莱恩准备说出的话语,柔声细语地说:

        “说出你的目的吧,我可以助你逃出古奥伦斯城,甚至打开传送门送你离开地底世界,而且身为一名巫师,我还掌握着对任何施法者来说,都令人诱惑的魔法知识和我毕生的研究。所以,我很好奇,你又能够为我带来什么样的等价交换物?”

        “我不但知道关于‘奇拉沙尔玫瑰’的消息。”布莱恩抬起头,迎上巫师烟灰色的双眼,平静地说,“我还知道,明天就是古奥伦斯城千年一次的‘建城节’,所以......”

        他微微一笑,适当地停顿下来,只为留给对方一个足够思考‘悬念’的时间。

        沉默再次降临。

        在这一刻,空气都仿佛凝固在封闭的石室。

        只有八条毛骨悚然的长腿,八条......

        它们咔嗒咔嗒的敲击着石头,滴答、滴答、敲击、敲击......兴奋地富有节奏地敲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