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诡道之主余子清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神通:报应(十更)

第八十五章 神通:报应(十更)

        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刘鑫跪在地上,发出瘆人的哀嚎。

        他的皮肤开始干枯,血肉开始萎缩,在黑色火焰的灼烧下,他慢慢的变成了一直皮包骨头,腹部凹陷进去的饿鬼。

        而从他身上蒸发的血肉,    他的力量,他的气血,他的神魂之力,全部伴随着黑烟,隐隐化作一张张面孔。

        那些因为他而死掉的人,那些到死都在信任他的信徒。

        随着刘鑫彻底化为一个皮肤漆黑,    皮包骨头的饿鬼,    那些逸散而出的黑烟,在黑火的灼烧下,    化作一只只乌鸦,在天空中盘旋。

        脚下的大地凭空隆起,化作一座孤峰。

        刘鑫的身体,被束缚在孤峰上,日日夜夜都要承受着寒风侵蚀。

        而那些盘旋在半空中的乌鸦,成群结队的飞来,啄瞎他的眼睛,吞食掉他的眼球,啄聋他的耳朵,吞食他的鼻子,再将他的舌头啄烂吞食。

        那团黑色的火焰重新飞回到余子清的指尖。

        感受着那种越来越弱,急速衰退的玄奥力量,余子清没有耽搁,    举着右手,发出了自己的诅咒。

        “这是你的报应。”

        “这也是我的诅咒。”

        “直接杀了你太便宜你了。

        刑期一元,    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之后,    你若是还活着,那便以饿鬼之身,    还你自由。”

        余子清收起了黑火,指了指那些盘旋在孤峰周围,已经在孤峰之上落巢的黑色乌鸦。

        “看到了么?那些都是曾经的信徒,给予你的信任。

        你将他们彻底洗脑,让他们失去自我,纵然是死了,也依然在信任你。

        不要哀嚎了。

        他们是在帮你,每天啄瞎你的眼睛,刺聋你的耳朵,吞噬你的鼻子和舌头,便能帮你减少一天的刑期。

        身为饿鬼,我给予你吃下食物的权利。

        但是你每天也只能吃下,那些乌鸦蕴含剧毒的粪便。

        不吃,你便去感受一下那无数的平民曾经感受过的饥饿之苦吧。

        吃了,毒发之后,你也有一天的时间可以平静下来。

        一元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

        托白阳圣母的福,我此刻的力量,正好能给予你一元时间的诅咒,同时,你也是第一个遭到报应的邪道。

        你应该感到荣幸。”

        余子清贴心的为刘鑫介绍了一下,省的他认为那些乌鸦是在折磨他。

        那些乌鸦可都是死了也没找回自我的虔诚信徒,是发自内心的在帮他呢。

        你瞧,那些乌鸦吃饱之后,拉的便便,都专门在固定的地方,替刘鑫存着。

        等到刘鑫饿的受不了的时候,喂给他缓解饥饿之苦。

        可惜刘鑫这个时候,可能已经听不到了。

        他在哀嚎,在绝望的哀嚎。

        余子清身上的奇异力量也在这时,彻底的消散了。

        他落在地上,仰头盖在被束缚在孤峰上的刘鑫,露出一丝笑容。

        这便是他觉醒的第一个饿鬼道神通。

        诅咒类神通:报应。

        他很满意。

        非常符合他那朴素的观念。

        这些邪道,就应该遭到报应。

        原来他一直觉得,死的彻底,才是好的。

        现在他觉得自己错了,不能太绝对。

        有时候,想死都死不了,才是报应。

        那白阳圣母是必须死的彻底,这个是没办法,余子清不可能留着他的。

        但是要说为恶,大祭司刘鑫,才是真正的罪大恶极。

        余子清见到的,所有跟白阳邪祀有关的恶事,都是以这个刘鑫为首的。

        白阳圣母其实早就知道,刘鑫只是想利用他,获得修行的加持,获得香火结晶。

        刘鑫天赋不好,根基也差,这辈子已经没机会了。

        但是他若是能修行到九阶,甚至是十阶,他便有机会再来一世,那个时候,便有机会弥补这一世的遗憾。

        他特别怕死,一有风吹草动,便第一个跑路。

        如今也算是求仁得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不会死了。

        他会活的远比一般的凡人长的多的多。

        余子清一挥手,将刘鑫化作饿鬼之后,从身上跌落的东西拿了出来。

        除了储物袋,还有一卷翠绿的竹简,一枚戒指。

        拿起竹简打开一看,正是白阳圣典。

        只是里面的内容,就只剩下白阳圣典了,后半部分邪异的内容全部都消失了。

        失去了那些邪异的内容,此刻的白阳圣典,的确是门好功法,浩大光明,乃是正的不能再正的法门。

        其内囊括了炼气、炼神的内容,秘法秘术,符箓丹道,都有涉及。

        说是圣典,的确不算吹。

        好好的法门,反而被邪道玷污了。

        收起了竹简,余子清捡起那枚戒指,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

        七楼戒指。

        又一个七楼戒指的拥有者,栽到了自己手里。

        想起自己的判断,刘鑫应该就是三号吧。

        想起当时,余子清刚进七楼,三号还给他留言。

        大震这边的情报,都可以找他。

        那个时候,余子清是怎么都不可能想到,刘鑫就是三号。

        这个二五仔,除了七楼成员之一,白阳邪祀大祭司之外,在大震竟然还有一个身份。

        余子清反夺舍,追溯过往的时候,可是看过白阳圣母的记忆。

        这个刘鑫,跟大震的襄王,有不浅的关系。

        甚至襄王举兵造反,大震如今的内乱,都跟这个刘鑫有关系。

        为什么余子清说着家伙必须要遭到报应。

        最近几年,从荒原,到大震,再到大离。

        死掉的平民,说其中有一半都跟这个家伙有关系,都是往少的说了。

        说他是恶首,一点不冤枉。

        让他以一命相抵就算了,余子清都会念头不通达。

        站在原地,余子清收起了所有东西,然后气血力量涌动,触碰到左臂上的死窍。

        那个死禁符文没有阻拦他,他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里面的东西。

        他准备好的虚空大遁卷轴,提前准备的玉简,准备好的甘霖,还有重要的东西。

        全部都在这个死窍的空间之中,被他的气血力量包裹着,飘在里面。

        这是余子清之前专门打磨,拓展,强化,将这个死窍化作了藏宝物的地方。

        别的人不敢说,但是被反噬过的白阳圣母,哪怕掌控了他的身体,也别想窥探到被死禁符文封禁的死窍里到底有什么。

        翻手拿出一直被白阳圣母带在身边研究的锈剑,余子清有点想笑。

        他竟然还不死心,竟然还认为这把锈剑有什么特别的。

        唯一特别的地方,就是剑身和剑鞘彻底锈死到一起了,没救了。

        正好,余子清也用习惯了,重新换个指示判定结果的工具,还真不太好找。

        正当余子清拿出了虚空大遁卷轴,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看向了南方。

        不多时,穿得厚厚的,戴着帽子围巾的恻恻,带着巫双格向着这边一路狂奔。

        “恻恻姐,我就说了,少爷肯定在前面,我都闻到味了,那种味道错不了的。”

        看着俩人的样子,恻恻的神情有些萎靡,巫双格身上还带着伤,显然这一路横穿大震南北,来到这里,吃了不少苦头。

        余子清收起了虚空大遁卷轴,放弃了直接向南横穿万里的想法。

        “少爷,你没事吧?”

        恻恻先一步靠近过来,一边靠近,一边还拿出了木碗。

        “少爷,你饿了吧,先喝点汤吧。”

        余子清笑着接过了空荡荡的木碗,他看了一眼木碗,木碗之中,立刻有一缕缕甘霖浮现出来。

        “现在确认是我了吧?”

        “少爷,这可是你之前教过我的。”恻恻也松了口气。

        空的圣器木碗,只有在余子清手里,才会慢慢的浮现出甘霖。

        若是被反噬过的白阳圣母,第一时间就会遭到反噬,他连碰都不可能碰到。

        “我失踪多久了?”

        “少爷,你已经失踪一个多月了,我都没敢声张,家里人都不知道,我也没敢随意的召唤饿鬼。”

        “一个多月了啊,这么久了么,我感觉才几天,大震还在打仗,你们一路横穿过来,很不容易了吧?”

        “我们被大震的一个顶尖强者抓到了。”恻恻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我们进入大震境内半个月之后,遇到过几次危险,但是都被格格挡回去了,挡不回去的,格格也会带着我跑了。

        但是之后,有人注意到格格的伴生法宝,将我们抓走了。”

        “他没为难你们吧?”

        “他认出了我们的身份,但是没为难我们,只是借走了格格的伴生法宝研究了一下。

        然后今天,他不知道是怎么了,送了我们一堆东西,将我们送到了距离这里几百里的地方。

        人也客气了不少,说是之前见猎心喜,想要研究一下,并没有恶意。

        然后还送我们一块令牌,说在大震行走,会安全点。”

        说着,恻恻将一块黑色的令牌拿了出来,上面还有好似还有一丝丝闪电在流转,但是人却感受不到闪电的力量。

        “送你你就拿着吧。”

        余子清总感觉那令牌上的力量,有种熟悉感,却不知道在哪见过。

        他不认为是自己忘性大,他肯定见过。

        思来想去,能给自己这种感觉,还是大震的强者,自己却丝毫印象都没有。

        似乎就只有一个了。

        余子清听说过,当时饿鬼之王出现的时候,似乎揍了大震的一个强者,就擅长御使雷霆。

        不出意外的话,这令牌不是他的,那也是修习的同一种法门的强者。

        ps:十更!加起来三万多字了,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