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诡道之主余子清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掌 有你这么干的吗?(5k)

第八十八掌 有你这么干的吗?(5k)

        余子清感觉有黑手,不是因为现在看到的情况。

        而是他从大震的北部,一路走下来,所看到的那些景象,他便不由的联想到很多东西。

        联想到了如今的荒原。

        联想到他刚落地三天,荒原的灾难便开始了。

        大日临空,毁天灭地,    之后正好快要入冬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到了冬天来了之后,便再也没有离开过。

        与如今的大震北部何其相似。

        只不过大震的人,早已经习惯了冬天会很冷,再加上大震适合耕种的土地很多,    是个放牧的草原也很多,    很少有粮食危机,    起码国内大部分人,不至于饿死。

        他们多扛了一段时间,却也仅仅只是多扛了一年而已。

        如果大震如今的局势,归根到底也是因为天气越来越冷,也是如同荒原一样。

        那就可以说,从余子清落地三天之后开始,再到几个月之后被羊倌抓到当厨子,再到如今,所有一切的开端,归根到底,都跟当时荒原北部发生的灾难有关系。

        余子清第一次遇到饥荒,被饿死。

        荒原中无数饿死的人。

        大离西部的灾荒。

        大震北部活不下去的人南下迁徙,    与南部开始了争斗,争夺生存的土壤,从而引起大范围的内战。

        还有,老羊化身为羊,    跟着羊倌来躲避追杀,    最后宁愿不做人了,    化妖走妖道。

        回溯到过去,    指向的都是同一个事件。

        余子清不知道,若是这些事都是因为同一个灾难引发的。

        那是什么灾难,才能引发如此大范围的气候异常。

        若是人为的,那起码也得有十阶甚至是十一阶的实力吧。

        老羊从来没说过,问过一次,老羊也没理他。

        余子清按照已有的信息,在简略的地图上,画出了一条等温线。

        从荒原到大震,大概就是从西南到东北的一条线。

        等温线的上方,都是一年中寒冷的天气,会长到无法完成一季耕作收割。

        正好就囊括了荒原和大震北部。

        而等温线下方,则是虽然天气整体变冷了,可是一年中,暖和的时间,却还是足够完成一季的播种到收获。

        这里面就正好囊括了大离西部,还有大震南部。

        至于更南的地方,忽略不计了,那些地方,往年河面上连薄冰都看不到几天,有些地方,甚至根本没结过冰。

        余子清觉得,自己应该回去一趟,跟老羊好好谈谈了。

        这边怀王被铲除了,余子清再三拒绝,那千里沃土没有要。

        要不了,锦岚山没有力量可以守住这么大的范围,真要了,到时候必然会卷入到大震如今的内战之中。

        那些快活不下去的人,会听上面人的话,不靠近这大片大片的沃土?

        余子清到时候还真能把他们来一个杀一个么。

        怀王府的财产里,固定资产,同样的道理,要了也经营不了。

        其他的宝物什么的,他是没敢要。

        他觉得这里面的水太深了,只要伸手拿了怀王府邸里的东西,不管多少,后面就一定会被牵连进去。

        尤其是想想最后,怀王盯着一张白纸,死也要他们注意到这个,这事透着诡异。

        直接将灵田挖走已经余子清贪心的极限了。

        雷誉有些遗憾。

        他是真心想把那些东西,全部送给卿子玉的,他就怕卿子玉不收。

        只要收了,卿子玉就得在留下一部分精力,只要发展了,那就会慢慢的有了根基。

        在大震有了根基,就不可避免的会跟他们雷氏有交集。

        大家有了交集,友好接触之下,时间长了,交情自然也有了。

        他们雷氏,他雷誉,跟锦岚山禁地的交情,也有了。

        一个有饿鬼之王沉睡,而且还有一门可怕大神通的锦岚山禁地。

        足以让雷氏郑重的结交。

        而除开顶层的因素,下面又有卿子玉。

        还有巫双格和恻恻这种特别的饿鬼。

        他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更多这种特别的饿鬼,若是还有的话,那饿鬼一族,就得重新将他们定位了。

        反正横看竖看,交好都比把人得罪了划算的多。

        真诚一点,坦诚一点,也容易得到好感。

        雷誉知道,他跟励祖差的还有点远。

        起码励祖就不会在意他之前在意的面子问题。

        雷誉拉着余子清聊了很多,厚着脸皮也拉着巫双格一起进来聊。

        临分别的时候,巫双格都觉得这个脸肿的跟怪物似的丑逼,没那么面目可憎了。

        还让他用了一次恭桶。

        雷誉用完之后,惊喜不已,听说余子清在布施镇开了店,他连连表示,以后没事了一定来。

        余子清和恻恻都有些意外。

        乘坐着飞舟,向着荒原而去,半路上,余子清还是没忍住,问了句。

        “格格,你竟然愿意让雷誉用恭桶?还没收他钱?”

        巫双格笑了笑,笑的人畜无害。

        “我记下他的气息了,下次要是需要打死他的时候,我们就找到他,然后打死他。”

        “……”

        “你这伴生法宝,还能这么用的么?”

        “法宝已经晋升了。”巫双格一挥手,身旁出现了恭桶。

        原本木头的恭桶,伴随着一丝丝光晕闪过,化作一个充满金属质感的黑色恭桶,上面还有一个狰狞的饿鬼浮雕,抱着恭桶。

        余子清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个雷誉要是知道这点,不知道还会不会跟巫双格称兄道弟了。

        恻恻笑的直不起腰,猛拍巫双格的肩膀。

        “我就说,我就说嘛,哈哈哈……”

        ……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一个没有五官的人,揭下了兜帽,遥望着天际之上,飞向荒原的白玉飞舟。

        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这是雷誉那个小子太抠门呢,还是这个卿子玉不够贪?

        怎么那么多宝物,那么多灵玉,矿石,卿子玉愣是一块都没带走。”

        他盘算着,自己的实力,到底能不能靠近飞舟,做点什么……

        想到这,他身形一晃,身体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原地。

        白玉飞舟上,林福向着后方的大地上看了一眼,却什么都没看见,什么也没感应到。

        林福闭上眼睛,心田之中。

        他的意识显化成型,他的对面,一个盘腿坐着,吊儿郎当的人形魔念,跟他长的一模一样。

        只是这魔念就显得邪异异常。

        “没发现么?”

        “什么都没有。”林福摇了摇头。

        “真是废啊。”魔念躺了下来,单手支着脑袋,一手点了点自己。

        “刚才肯定有一个家伙,盯着我们,而且对我们不怀好意,本大爷的感知,绝对错不了的。

        只是那个人,肯定没有露出杀意而已,不然的话,小苗肯定比我反应还快。”

        林福没有问小苗是谁。

        他指了指自己。

        “只有我,没有我们。”

        “不不不,我就是你,我是你心中的魔念所化的心魔,你我是一体的,不用分什么你你我我的。

        我实话告诉你,要不是我惹不起外面的大爷,弄不好会死的彻彻底底,我才懒得跟你废话。”

        林福面色不变,只是静静的看着心魔装逼。

        心魔觉得没意思,翻身坐了起来。

        “好吧好吧,骗不过你,我就是有点怕他,那些普通饿鬼,一次两次没法将我彻底弄死。

        但是外面那个几个,我感觉我可能真的会死在他们手里。

        你看,你跟他们关系这么好,我这不是来跟你打个商量么。”

        “哈……”林福忽然笑出了声。

        一个心魔,一个魔头,竟然会提醒他有人盯着他们,不怀好意。

        现在竟然还来好声好气的商量了。

        “我若是对卿少爷开口,他一定会帮我的。”林福缓缓道。

        “别……千万别,咱们有事好商量。”心魔吓了一跳,能像他这般,已经能成型成人形,甚至还有意识,也没有只知道弑杀夺舍主人,那可是非常罕见的。

        所以,他有理想,他不想夺了肉身,玩命发泄乱杀,爽一把之后就死。

        “咱们打个商量,你看啊,你修的魔道,但是你哪有我这个魔头懂怎么修魔道。

        你这天赋,进阶八阶怕是很难了吧。

        就算到了七阶之后,天赋的作用减缓,你也不可否认,你曾经走过的岔路,留下的不可弥补的遗憾。

        都会让你难以进阶到八阶。

        我没说错吧?”

        “不错。”林福点了点头,这没什么可否认的,因为心魔肯定知道。

        “那我们打个商量,咱们俩齐心合力,加上小苗,八阶之下,谁来谁死。

        我呢,全力帮你晋升八阶,但是平时呢,一切意见都以你为主。

        需要杀人的时候,你要以我为主,我去杀人。”

        林福张了张嘴,刚准备说什么,心魔眼疾嘴快,立刻补了一句。

        “你说杀谁,我们就杀谁,绝对不多杀一个,也不少杀一个!”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林福也不懂了。

        “等到你进阶八阶化身境,你又修的刀道,到时候应该可以强行斩出一个化身吧?”心魔嘿嘿笑着搓着手。

        “到时候,你就把我斩出去,然后咱们再断了联系,你走你的路,从此之后,你再无心魔困扰,哪怕你主动入魔,也再也不会产生心魔,多好。”

        “你要干啥?”林福有些不懂了。

        “我去抱大腿。”

        “……”

        “你看我干什么?这天下修士,想杀我们,从来都是连同原主一起干掉。

        现在出了个饿鬼一族,日子不好过了啊。

        那个能让俩饿鬼跟随的狠人,绝对能在不伤到你的前提下,把我拉出来捏死。

        我直接去抱大腿,只要他不杀我,这天下岂不是谁也杀不掉我了?”

        心魔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看着林福的脸色有点不对,他便不再说什么,直接躺平了。

        “反正条件给你说了,对你有好处,对我也有好处。

        你要是还不信,那我们就一起立下天魔大誓。

        这样大家都放心,你不放心我,我还不放心你呢。

        最后你要是不愿意,那就赶紧让那狠人把我杀了吧,我这么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心魔往那一躺,一副你爱咋咋地的样子。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林福也不知道该如何了。

        数遍典籍,他也从来没听说过这种情况。

        斟酌了一下之后,他丢下一句话离开。

        “我考虑一下吧,反正距离进阶八阶还早……”

        林福是真的有点动心了,但他还是不敢信任心魔。

        这事听着太不可思议了。

        ……

        等到飞舟飞远了,那没有五官的人,才再次缓缓的浮现出来。

        “好可怕的感知力,入魔两次都没死的,果然都不简单。”

        有林福在,他便彻底放弃了去做点手脚。

        如今除非是九阶修士亲自出手,不然的话,八阶剑修也未必能拿下飞舟上的几个人。

        算了算了,其实本来也只是想动点手脚,看看东西能不能被带到锦岚山禁地,他也只是想窥探而已,任何有威胁的,容易被发现的,他也不敢。

        他也怕把锦岚山里大佬给彻底惹怒了,那大佬隔空把他,甚至把他身后的势力,都给抹去了。

        ……

        积雷山上有人在看守雷芒,雷励也终于得空了。

        他行走在云层之上,脚下一踩云层,便有一道雷光闪过,他的身形也仿若化作雷光,向前窜行。

        远远望去,就如同有一条细小的雷霆,在云层之上飞速的穿梭。

        没过多久,他便来到了大震的北方,之前大震朝廷,几乎都没管过的地方。

        他飘在高空中,看到地面上,有一个牧民的队伍,正对着一块石碑叩拜。

        然后呼嚎着,驱赶驯鹿,一起向着南方迁徙。

        “这字可真够丑的……”

        雷励摇了摇头,很久很久没见过这么丑的字了,倒也新鲜。

        看着那些在雪地里艰难前行的牧民,想到如今大震的局势。

        雷励暗叹一声,他实力高又如何,还不是无能为力。

        他也没法凭空变出来一大堆良田和牧场,能养活那数不清楚的平民。

        大震现在急需的是粮食,又不是高手。

        摇了摇头,他继续寻找。

        很快就找到了雪地里的一座孤峰。

        孤峰上,有一个饿鬼,好似与那孤峰融为一体,被死死的束缚在那里。

        孤峰的峭壁上,有大群红眼睛乌鸦筑巢。

        他来的时候,饿鬼的双目、鼻子和舌头,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整个鬼也仿若咽气了一般,一动不动。

        雷励目光一凝,眼神里闪烁着电光。

        他看出来了,这个饿鬼已经死了。

        他站在高空,一动不动,就这么静静的等着。

        等到新的一天,第一缕天光浮现,代表着生机的太阳光辉,照耀到那个饿鬼身上的一瞬间。

        他便忽然猛吸一口气,忽然活了过来。

        他的双目、鼻子、耳朵、舌头,全部都恢复了正常。

        片刻之后,大群的乌鸦飞下来,啄食他的双目、鼻子、舌头,啄聋他的耳朵。

        那凄厉的惨叫声,很快就暗淡了下去。

        雷励的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俩字。

        报应。

        这个饿鬼,就在诠释报应这俩字的意思。

        他甚至看到孤峰上浮现出一些诡异符文,只是阅读那些符文,他便自然而然的明白其中的意思。

        知道这个饿鬼是谁。

        为什么会被挂在孤峰上受罚。

        看完之后,雷励都觉得,活该,甚至还想吐口痰再走。

        他站得远远的,便能清晰的感应到,还有一种玄之又玄的力量,盘踞在那孤峰上。

        那种力量让他有一种感觉,沾之必遭灾祸,从此再无寸进,自身气运也会暴跌。

        这座孤峰就这么伫立在这里,什么防护都没有,谁都可以来看看,但是谁也不敢去碰一下。

        至少雷励现在,连靠近那座孤峰都不想。

        他轻叹一声,遥望向西南方向,那里是锦岚山禁地的方向。

        大家都只知道那种抹去经文的大神通。

        可是雷励却觉得,这个报应,对于一些人来说,才是最可怕的。

        如今锦岚山禁地,还有那些饿鬼,已经开始慢慢的展露头角。

        他之前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但亲自来这里走一遭,看到那座孤峰之后,他反而觉得,这世上,若是真有报应这种东西,挺好的。

        ……

        白玉飞舟的速度极快,锦岚山已经遥遥在望。

        余子清还在琢磨,福伯孤身犯险,前往大震救他,最后还入魔了,险些命丧大震,都做到这种地步了,都到家门口了,他若是不邀请福伯进去坐坐,是不是有点不当人了。

        然而,正当他要开口的时候,福伯却先开口了。

        “既然你已经回来,我也该回去了,下次,我就在布施镇等你吧。”

        心田内,心魔感知到前方的龙潭虎穴,都快吓尿了。

        “林福,你他娘的还是人吗,有你这么干的吗?

        咱们有事好商量,你把我带到饿鬼老巢干什么?

        不至于,真不至于啊……”

        林福听着心魔的哀嚎,叫的比杀猪还惨,再继续往前走,他觉得心魔就要疯了,就差跳出来强行抢了身体跑路了。

        说话间,飞舟还在前进,林福揉了揉嗡嗡作响的脑袋,拱了拱手。

        “后会有期,布施镇见。”

        说完,他配在腰间的苗刀,便浮现出一道流光,将他包裹着,瞬间飞走。

        余子清伸出手,一脸愕然的喊了一声。

        “呃,福伯,要不来家里喝杯茶,吃顿饭再走?”

        话音刚落。

        余子清便看到,那苗刀上涌现的流光更盛三分,福伯身体上甚至还浮现出魔气,化作两对黑翅,让他的速度凭空快了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