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猝死后带着APP在古代发家致富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上等琉璃

第三十八章 上等琉璃

        沈云兮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人心隔肚皮,特别是在这个女子的名节比命还要重的时代,有心人随便传播两句,那就真的是有嘴说不清了。

        正所谓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我去哪儿了我!我这几天天天在家里干活呢!这不芥菜快要收了吗?马上又要腌制酸菜做梅干菜的,我可忙了我!”

        穆承霖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到了青木村的时候,因为夏家的马车天天过来,已经没有人稀罕了,所以直到马车进入了穆家的院子里,也没有人察觉到端倪。

        沈云兮从马车上下来,看到是双眼红肿,满脸憔悴的穆母,一旁的穆承锦也没好到哪里去,还有杨小米,她一大早就跑过来打听沈云兮的消息。

        沈云兮只觉得心中一暖,在这个异世,她沈云兮还是有人在乎的。

        见沈云兮平平安安脸色红润,穆母强忍住眼泪,拉着人回了屋,杨小米很识趣的回去了。

        穆承霖带着马夫去拉酸菜还有米酿,穆承锦去了自己的书房,屋里就剩下了穆母和沈云兮了。

        “云兮啊,真的没事吗?”穆母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他们没打你吧?没有人欺负你吧?”

        “娘!真的没事!”

        沈云兮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给了穆母听,一些比较危险的事情她隐瞒了,“所以他们从头到尾就没敢动我一根手指头!”

        穆母悬着心也放下了,“可是他们饿着你了啊!中午让阿霖多给你弄几个菜,好好补补!”

        沈云兮摸摸自己红润的脸蛋,她这几天吃的好睡得香,不要再补了!

        “这个沈家也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对你呢!云兮,虽说沈家是你娘家,这些话娘不该说,可这人活在世上就不能太软弱,否则就会被欺负,就像……就像……”

        穆母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沈云兮立即安抚道,“娘放心,经历了这么多事,沈家对我的那点养育之恩也快被他们消磨的差不多了。”

        “对沈家,我一个外嫁女该做的不会少,但是他们要是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惩罚!”

        见沈云兮不糊涂,穆母也放下了心。

        屋外穆承霖已经从作坊里将该交的货物搬好了,也进了屋。

        “云兮,一百坛桂花酿都给了夏家了,夏老板反送了两坛给我们。一共得到了两千两银子。”

        “除了桂花酿,这段日子的豆腐豆脑豆芽酸菜醋皮蛋,每天的入账大概有四两银子,一共也有一百多两了!”

        “前几天拉走的两缸黄豆酱,得了一百两银子。”

        “现在家里有了驴,天气也比较凉快,夏逸帆那边就提出了条件,希望豆腐豆脑豆芽多送一点。”

        见二人准备谈事,穆母很识趣的走开了,“那个你们两个慢慢聊哈,娘去给你做冬衣了!”

        “咱们的冬衣够穿了吧?”有了钱之后,这几个月,穆母好像一直在做衣裳,她也不嫌累的!

        “衣服自然是越多越好,特别是过年时候穿的衣服,除了颜色要鲜艳外,还要绣上好看的花纹。”穆承霖很耐心的解释道,沈云兮在沈家应该都没有穿过这样的新衣裳。

        “我的意思是说,咱们赚了这么多的钱,为何不买点现成的,让娘也歇歇!”沈云兮指了指穆承霖鼓鼓的钱袋说道。

        穆承霖愣了下,他一直以为沈云兮要拿这些钱继续扩大生意,所以这钱一直没有动!

        “我是这样想的。”沈云兮继续说道,“等酱油成了之后,豆制品的生意就要扩大,因为我要做一种易保存,又方便运输的豆干。”

        “除了豆干外,我还要做豆皮,豆皮是用来做辣条的原料,这个生意我打算留给自己,因为我要在镇上开一个属于咱们自己的店。”

        沈云兮说的这些新名词,穆承霖都没有听说过,不过他听得很认真。

        “明年春天,阿锦就要去镇上念书了,咱们在镇上有自己的店铺,也方便照顾阿锦!”

        “沈振宇废了,沈文俊虽然摊上了这样的事,只要沈老太太给他擦屁股,他依旧会留在书院,我担心阿锦会被他欺负。”

        沈云兮说这些话的时候,很诚恳,穆承霖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眼底有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

        “自己开店,提供的食材不仅不能和清风楼的相似,还要有自己的特点,我想的是吃鸭子。”沈云兮第一次在穆承霖面前提出自己的想法,虽然当时买地的时候她坚持要河边这块地,穆承霖很支持她,但是她究竟要如何操作,穆承霖不知道。

        “吃鸭子?”

        “没错!第一步再买几亩地做为鸭子加工的作坊,鸭子的毛经过处理后可以塞进衣服内,比棉花要暖和。”

        “鸭身子可以做烤鸭,板鸭,酱鸭,鸭头鸭脚鸭舌头鸭脖可以卤好当零食吃,鸭肠鸭血鸭胗鸭肝可以做成鸭血粉丝。”

        沈云兮一边说,穆承霖一边板着手指,“合着这鸭子全身上下,吃了屎,没有无用的啊!”

        “错了!鸭屎可以喂鱼!”没错,河里还可以养鱼虾,整就一个生态循环。

        “所以这第二步,就是有钱了之后,将这条河买下来!”

        “买河?”穆承霖有些惊讶,随后他就想通了,“我明白了,野生的鸭子总有被抓完的一天,你是想自己养殖?”

        “聪明!”沈云兮打了个响指,跟聪明人合作就是爽!一点就通!

        “像咸鸭蛋,除了可以当菜吃,那蛋黄还可以做甜品,不过这个以后再说!”沈云兮又透漏一些,穆承霖笑了笑,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事咱们慢慢做,不要和任何人讲。”穆承霖说道,沈云兮可能觉得这没什么,可她的这些想法却颠覆了很多认知。

        鸭子膻味重,很多人不爱吃,可从沈云兮嘴里说出来,鸭子身上都是宝,这些事要是被有心人知道了,再加上穆家之前拿出来的这些新式花样,保不齐会有人对沈云兮很感兴趣。

        “我知道,除了你,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沈云兮说道,穆母从来不插手他们的事,穆承锦还小读书为重,和杨小米讲了她又不懂,至于夏逸帆,合作关系也是竞争对手自然不可能说。

        穆承霖还是觉得此事有些不太稳妥,得找个靠山才行。

        “冬麦种植的差不多了,过几天黄婶就要来了,你在去村长家告知一声,我们马上要收芥菜了,顺便再提出买下旁边的四亩地,用来扩大作坊。”

        穆承霖将钱袋里的银票和银子都掏了出来,他算了算,将两千两银票都给了沈云兮。

        “你这是干嘛?我花不了这么多钱的!”两千两的零花钱,这人好大方。

        “你管钱!”穆承霖说道,沈云兮的点子比他多,虽然现在两个人是合作关系,但她确确实实是不可能回沈家了,只能以他穆承霖妻子的身份在穆家生活,所以还是让沈云兮管钱比较好!

        “别!要知道你之前给我的零花钱都被那些个混混抢走了,我一个没有武力值的弱女子,根本就藏不住这么多的钱,还是你保管吧,我缺钱的时候找你要就成!”沈云兮连连拒绝!

        笑话,这么多银票,丢了她可赔不起!

        见沈云兮如此说,穆承霖只好将两千两银票放回自己的钱袋子里,将剩下的一百多两都给了沈云兮,“那这些给你零花吧!想买什么就买,不够的再找我要!”

        “还有一百两做为作坊的日常开销。”

        沈云兮接过银子,她有些好奇的看了眼穆承霖,刚来的时候,这人还为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就要死要活的,现在这么大方……整的跟一个霸道总裁似的。

        不过她沈云兮什么都不缺,顶多就是趁他们不在的时候,偷偷叫点外卖解解馋。

        见沈云兮将银票接了过去,穆承霖又摸了摸胸口的发簪,这是昨天他找沈云兮的时候在路边买的。

        可他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将这个发簪送给沈云兮。

        丈夫吗?连母亲都知道两个人没有同房,根本就是有名无实。

        合作伙伴吗?好像合作伙伴送簪子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再看看沈云兮,对这银子似乎没有太大的兴趣,一心只想着做生意,她看自己的眼神也没有任何情意。

        穆承霖摸了摸簪子,又将手伸了出来,“那个我去做饭了,你被折腾了这么久,先去休息会儿吧!”

        沈云兮没有察觉到穆承霖细微的变化,她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没想到短短时间,她就挣了这么多钱,看来明年开春在镇上开店的梦想很快就要实现了!

        穆承霖去准备午饭了,沈云兮回到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

        “哎呀,还是自己的狗窝舒服啊!”

        她在床上打了个滚,然后摸到了褥子下的瓶子。

        沈云兮习惯的拿起瓶子,拧开盖子准备喝一口,瓶盖子上有些可乐残留,甚至还有些粘手。

        沈云兮擦了擦,喝了一口,然后将盖子用力拧好。

        估计是之前没拧好,液体有些渗出来了,她丝毫没觉得有人发现了宅男神仙水的秘密,也没有想到穆承霖会这么沉得住气,什么都不询问她。

        中午饭穆承霖做了酸菜鱼、炖豆腐、还有猪肚鸡汤。吃完饭两人就揣着银子去了村长家里。

        村长见到二人特别的开心,他家里也长了不少芥菜,眼看都要成熟了,估摸着穆承霖和沈云兮来找他应该是来商讨收购芥菜的事。

        沈云兮拿出二十两银票和二两银子,“村长爷爷,我们想再买四亩地,您也看到了,夏家的马车天天来拉货,这不生意做的不错,作坊还要再扩大些呢!”

        听沈云兮说生意不错,村长嘴都笑的咧了,那就说明他家的芥菜沈云兮肯定会都收,一斤两文钱,这些芥菜能卖不少钱。

        “云兮啊,买地二十两就够了。”村长将二十两银票收好,退回了二两银子。

        “爷爷,这点钱给您买点酒喝喝,这买地还要您跑趟县衙去过户,这跑腿费总该有的吧!再说了马上芥菜就要收了,还要麻烦您组织下秩序呢!”沈云兮又将二两银子塞给了村长。

        “是啊,村长,这芥菜收的时候可不能一下子都摘了,到时候我们来不及做,放烂了就不好了。”

        “还需要您在一边指挥,是挨个收,还是每天家家户户都送个几斤,还需要和您商讨一下呢!”

        穆承霖插话道,这也是他和沈云兮担心的,村里长得芥菜不少,要是他们刚放出声音,村民就都将芥菜送来,他们人手有限,来不及制作,这些菜肯定会烂掉。

        村长点点头,穆承霖说的没错,确实需要制定一个秩序,“你们呀,就是会做人,所以这生意才会做的越来越好!”

        “就像那杨家一样,这不,前几天杨小米还来找我,要将她家旁边的两亩地都买下呢!”

        “她家旁边的地比较贵,要十二两银子一亩。所以一家子商量下,打算先买两亩。”

        “这杨家的日子也过得越来越好了,所以说这做人做事啊,不能太苛刻,要与人为善,总有一天,会给自己积福的!”

        沈云兮知道,村长暗讽沈家,沈家这几天天天鸡飞狗跳的,沈秀娟如愿嫁给了崔秀才,却是个平妻,回门那天都没回来,也不知道在崔家过得怎么样。

        沈振宇的右手被废了,沈大福和李氏天天在家里和沈老头沈老太吵架,又不敢真的把他们告上衙门。

        沈二福和沈三福也趁机发泄自己的不满,周围的邻居天天都能听到沈老太嚎啕大哭,大骂子孙不孝。

        就是不知道,等沈文俊拿不出人,回来要人的时候,沈家又会是怎么样的场面。

        从村长家出来的时候,沈云兮心情特别的好,穆承霖陪着她在田埂上散步。

        这应该是二人第一次这么悠闲地在外面溜达,整整齐齐的农田里,冬麦刚种下还没有发芽,想必再过一个月,又是一片绿色的海洋。

        不远处,到处找猪草的沈萍萍一脸疲惫,秋天到了,猪草特别的难找,可是沈家的猪张着嘴要吃的。

        这几天老太太异常的暴躁,两言不和就开打,将在几个儿子那里受得气都发泄在她和母亲身上。

        沈二福也眼睁睁的看着,根本就不管。

        看着沈云兮养的红扑扑的小脸,穿着崭新的衣裳,还有一旁陪着她的穆承霖,沈萍萍嫉妒的眼里都要冒火。

        这本来应该是她的生活,都是沈云兮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硬要赖在穆家,抢走了她的福气!

        傍晚时分,沈云兮正在指挥穆承霖尝试做烤鸭,夏家的马车又来到了穆家。

        从马车下来的是长得壮壮的洪管事,穆承霖连忙将人迎了进来,一进门,洪管事就着急的找沈云兮。

        “云兮姑娘,你在绑架的现场,是不是用一个上等的琉璃砸伤了绑匪的脑袋!”

        沈云兮有些懵,上等琉璃?

        /90/90646/20470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