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猝死后带着APP在古代发家致富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卖糖葫芦遇前未婚夫

第四章 卖糖葫芦遇前未婚夫

        见其他摊位上人来人往,再看看自己摊位前,冷冷清清。

        穆承霖淡定的坐着,沈云兮有些坐不住了。

        她看了看四周,都是在卖声吆喝的!

        “上好的鸡蛋,我家母鸡一天下两个鸡蛋,母鸡中的战斗鸡,吃了它的蛋,立马变聪明!”

        “我家母鸡一天下三个鸡蛋,来买我的!”

        “我家的下四个,五个,来我这儿看看!”

        “便宜大甩卖啦!错过了这次机会,还要在等十年啊!”

        “上吊大甩卖啦,买一送一,买二送三,买三送四!”

        “两个铜板一个,十个铜板四个,买的越多越便宜,快来瞧一瞧咧!”

        沈云兮掏了掏耳朵,她想起了“南瓜”视频上,那些直播间的主播,风格迥异,各有特色。

        她决定做不一样的那个!

        沈云兮清了清嗓子,她一个理科生,绞尽脑汁,想到了一首诗。

        “殷红几珠裹糖衣,碧色其中非独立,两厢长竹穿心起,便是相伴不相离。”一首诗念完,沈云兮很自豪的看了看四周。

        没有一个人搭理她,只有穆承霖眸色不明的看着她。

        难道是诗句形容的比较隐晦,市井的人听不明白?

        那就来个简单一点的。

        “看,这一个个精心挑选的圆滚滚红彤彤的山楂,外面裹上一层亮晶晶的糖衣。”

        沈云兮说着,手里拿着糖葫芦,展示着。

        “串起来像一盏盏灯笼,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她深深地闻了一下,表情相当的陶醉!

        这下不少人驻足看着她!

        沈云兮大喜,她立即拿着一个试吃的小串,“现在购买还可以享受买一串赠送一个的优惠哦~”

        可大家还只是驻足看着她,没有人上前询问,场面一度有些尴尬和宁静。

        一个小小的童声,打破了这份宁静,“奶奶,这个姐姐在干啥啊?”

        “谁知道她在发什么神经,快走快走!”小男孩的奶奶立马拉着小男孩走了,好像沈云兮是个什么怪物一样。

        这不应该啊?难道是她讲的不够生动,不够深入人心?

        “那个你之前都是怎么来集市卖货的?”沈云兮凑到穆承霖身边,偷偷的问他。

        “我没有在集市卖过货,打猎的野物都是送到固定的酒店的!”

        “那你来试试吆喝?”

        “不!”穆承霖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呵!都跑这儿来卖货了,还想端着!

        算了,还是她这个小仙女来拯救这些糖葫芦吧!

        她清了清嗓子,“糖葫芦,红红的糖葫芦,又酸又甜,又脆又香,保证您吃了回味无穷,忘却烦恼。”

        她拿起一根试吃的糖葫芦,咬了一口,表情特别的满足,“嗯~酸中带甜,甜中带酸,啊!我快要被它融化了!”

        沈云兮夸张的表演,让更多的人驻足,这时她抓住了机会,立即拿起了几根试吃的糖葫芦,给了人群中的孩童。

        “弟弟妹妹们尝一尝,不好吃不要钱。”

        几个小孩早就被她吃的一脸满足的模样馋坏了,拿起来就开吃。

        “哇!这也太好吃了吧!娘给我买一串吧!”

        “奶奶我也要!”

        “我也要我也要!”

        试吃过的小孩们都吵着让家长买。

        沈云兮立即说道,“糖葫芦三文钱一串,五文钱两串!”

        “三文钱?你这里面就是山楂吧?这玩意山里头多的是,你竟然卖三文钱!”一个孩子的家长质疑道。

        她这一说,很多准备掏钱的家长也犹豫不决了!

        沈云兮不慌不忙的拿出一串糖葫芦,“大家看看,这外面可是裹了一层厚厚的糖衣,糖多少钱一斤不要我说了吧,各位叔叔婶婶爷爷奶奶应该比我更懂!”

        “再说了,我们可是进行过加工,这些山楂都洗的干干净净,还挑了籽,吃起了更有感觉!”

        几个家长看了纷纷点头。

        “给我家熊孩子来一串吧!”

        “我家两个娃,给来两串!”

        “我家要三串,便宜点啊,七文钱行不行啊!”

        沈云兮忙着挑糖葫芦,穆承霖忙着收钱。

        “不行啊大娘,我们这都是小本生意,七文钱我们要赔本的,要不这样吧,我多送您两个试吃的怎么样?”

        忙过了这波人群,摊上的生意也渐渐地稳定下来,时不时的有人被沈云兮的吆喝吸引,也有的人是慕名而来。

        “我说穆大哥,你怎么不吆喝?”沈云兮问道,她嗓子眼都要冒烟了!

        这家伙倒好,跟个木桩似的杵在这儿,还把所有的钱都拿走了!

        穆承霖黑着脸表情有些不自然,“赶紧卖完回去吃饭!”

        七十串糖葫芦卖的很快,不少人带着孩子赶过来的时候,摸了个空,沈云兮将剩下的试吃糖葫芦都送给了孩子,并表示明天他们还会过来。

        穆承霖腰间的钱袋鼓鼓的,数了一下,一共卖了一百九十文钱,除去白糖的成本,赚了七十文钱。

        不算多,但第一次就这么受欢迎,明天的生意应该会更好。

        卖完糖葫芦,穆承霖将野物送去酒楼,让沈云兮在这里等他。

        沈云兮百无聊赖的坐在背篓上,看着集市门口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这里交换的商品都很单一,无非就是家里种的蔬菜,养的鸡鸭鹅,还有各种蛋类,有的甚至将孩童在树上掏的鸟蛋拿过来卖。

        有几个摊位算得上是手艺人,自家编制的箩筐,篮子,扫帚等。

        集市的最里面是卖肉的,夏天的时候,每天只杀一头猪,卖完就收摊,这个时候肉摊已经收摊了。

        集市的两边也有商铺,商铺里卖的东西就比较固定些,比如各种调味料,酿酒坊,铁匠铺,瓷器铺等等。

        没有看到卖鱼的。

        整个洪县所处的地区,水很多,鱼虾也不少,但由于这里烹饪技术比较落后,做出来的鱼味道不咋滴,如果想吃的都会自己去捞,很少有人会去买。

        也没有看到买熟食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炎热,熟食不易保存,还是这里的人没有卤这个概念。

        原主缺失的记忆里也没有找到关于这方面的记忆。

        沈云兮觉得,这对于她来说是个很好的突破口。

        “云兮?”就在沈云兮沉浸对未来的规划中时,一个不协调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沈云兮抬起头,看到一个瘦瘦小小的男人,五官勉强算清秀,可惜脸上冒出了几个青春痘。

        原主见过这个男人几次,他就是传说中的崔秀才。

        沈云兮只觉得出门没看黄历。

        “云兮,你在这里做什么?”崔子轩自认为很潇洒的捋了捋袖子,对沈云兮说道。

        “卖糖葫芦啊!”沈云兮将手中的草棍晃了晃,“哎呀,都卖完了,明天你要是早点来,我可以给你一串试吃的尝尝!”

        “云兮,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在外面抛头露面!你好好的待在沈家不好吗?”崔子轩收起了表情,一脸的严肃的说教道。

        原主的记忆里,几次见崔子轩留下的记忆都不是很好,崔子轩仗着自己是秀才的身份,对原主指手画脚,继母和沈萍萍又在一旁添油加醋。

        “你不知道么?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沈云兮依旧坐在背篓上,不再看崔子轩,老是仰着脖子很酸的。

        果然崔子轩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下,“可是你第二天可以回沈家的啊!这不过是一场乌龙罢了!”

        “乌龙?”沈云兮指了指头上的伤疤,“你说这是乌龙?我差点死了!”

        “还有穆家的一百二十两银子,那也是乌龙吗?”沈云兮的语气有些不太好。

        崔子轩立即又严肃的说道,“云兮,沈家做了什么我不知道,你没必要对我发火吧?”

        “反正我现在已经嫁给了穆承霖,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你可以走了!”沈云兮懒得和他理论。

        “云兮,你赶我走?你可知道我是谁?”崔子轩只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以前的时候,不管他如何说教,沈云兮都是低着头不语。

        现在的沈云兮竟然敢赶他走!

        “你谁啊?你不就是崔子轩崔秀才吗?曾经跟我订过婚约,从我母亲那里得到不少好处,现在又要和我继姐订婚的崔秀才吗?”

        崔子轩看了看四周,“沈云兮,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要和你继姐订婚了?”

        “明人不说暗话,沈萍萍早就将你们的事告诉我了,沈萍萍一个小女子都敢作敢当,你崔大秀才不敢承认?”

        崔子轩一脸的不屑,“我崔子轩眼睛又不瞎,会看上沈萍萍?”

        沈云兮:???难道原主的记忆不仅仅出现了缺失,还出现了错误?

        崔子轩看了看四周,低下头对沈云兮轻声说道,“跟你说了也无妨,沈家要和我订婚的是你小姑姑沈秀娟。”

        沈云兮惊呆了!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何沈家会允许那对母女胡作非为了,原来是想将秀才许配给自己女儿。

        崔子轩今年不过十六岁,当年中秀才的时候还是案首,他在整个镇上都很有名,不少人都想将女儿嫁给他。

        他竟然同意娶沈秀娟,肯定是沈老太太给了他不错的条件。

        “我奶奶给你多少陪嫁?”

        崔子轩伸出三个手指,“三十亩地,外加两百两银子!”

        好家伙!这手笔对于庄户人家来说,是天文数字了。

        地是当年用原主母亲留下的钱买的,两百两里面有穆承霖的一百二十两。

        “你为何要跑过来告诉我?”

        崔子轩看了看四周,蹲下来,对沈云兮说道,“云兮,我最喜欢的人还是你。娶你姑姑只是权宜之计。”

        “明年我就要去参加乡试了,这需要很大一笔钱,乡试过了还有继续往上考。所以我才会同意娶你姑姑。”

        “但是云兮,你才是我心目中最重要的那个女孩。跟我走,以后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最起码不会让你抛头露面的出来做买卖!”

        沈云兮直接就被乐笑了,“崔子轩,你哪来的自信?不过就是一个秀才,镇上的几个女孩子围着你转悠,你就觉得自己是块金疙瘩了?”

        “我告诉你,我沈云兮既然已经嫁给了穆承霖,这辈子都是穆家的人,你,请和我保持好距离!”

        崔子轩站了起来,“沈云兮,你别给脸不要脸,穆承霖已经没有钱了,他不过是一个穷猎户,家里还有个拖油瓶,你跟着他只会吃苦!”

        “那也比你这种不要脸的强!”沈云兮抬起头,满脸鄙视的看着崔子轩。

        先让沈萍萍和刘氏误会,然后将原主一脚踢开,再去娶原主的姑姑,现在又想将原主养成情人,享齐人之福!

        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秀才,就敢这样做,等到日后他真的高中,这些乡下出身的女子,哪里还能入得了他的眼!

        崔子轩从来没有被人用这种眼神看过,镇上不少人都认识他,闹大了对他影响不好,连忙灰溜溜的走了。

        临走时还不忘了让沈云兮再好好考虑。

        崔子轩前脚刚走,穆承霖就走了过来。

        沈云兮严重怀疑,这家伙应该早就到了,看到自己在和崔子轩说话,故意没有上前。

        她想解释,可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她又没做亏心事,和穆承霖也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

        “我将所有的钱都买了糖,一共买了十斤糖。”穆承霖先开了口。

        “这么多?”今天不过只做了一斤糖的量,这一下子就买了十斤糖。

        “你觉得你这个方子很高级吗?”

        穆承霖这么一提示,沈云兮就知道他的用意了。

        糖葫芦这个方子超级简单,今天有了苗头后,肯定会有人盯上这个吃食,并且跟着模仿。

        新鲜的食物刚出现的时候特别吸引人,等到大家跟风,市场达到饱和的时候,他们就卖不出多少了!

        沈云兮在镇上卖糖葫芦的事很快就传到了沈家。

        沈云兮的继母刘氏有些不相信,“穆承霖陪着她一起去卖糖葫芦?糖葫芦是什么?”

        沈老太太眯着眼,倒三角的眼虽然不大,但眼神异常犀利。

        她一向不满这个儿媳妇,和苏氏相比相差太远,还带了个拖油瓶。

        “不知道,听说孩子们很爱吃!不过老二家的,你不是说着穆承霖会将云兮丫头送回来么?”老太太盯着刘氏说道。

        当时穆承霖提出要娶沈萍萍的时候,沈老太太是不同意的,因为沈萍萍是刘氏带过来的拖油瓶,沈家养了她这么多年,总要收取点回报吧。而穆承霖不过是一个外乡来的猎户,哪有钱?

        可是穆承霖真的拿出了一百二十两,就算沈家很富裕,一百二十两也是一大笔钱了,老太太非常的满意,可是刘氏这个亲娘就不同意了!

        她早就盯上了沈云兮的这门亲事,一直在想办法让沈萍萍替代沈云兮嫁给崔子轩。

        最后刘氏想出一个办法,让沈云兮替嫁!

        这样老太太既能得到这一百二十两,又可以将沈云兮这个碍眼的除去!

        wap.

        /90/90646/19903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