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猝死后带着APP在古代发家致富在线阅读 - 第五章 老太太上门要人

第五章 老太太上门要人

        当晚,沈家人就发现了动静,刘氏当时给出的理由是穆承霖是个君子,当她发现新娘弄错的时候,肯定会将沈云兮送回来,这样她们什么都不用出,就能得到一百二十两银子!

        沈老太太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答应了!

        她无所谓沈云兮会嫁给谁,沈云兮长得像苏氏一样漂亮,又识字,她打算将她卖个好价钱。

        所以第二天沈云兮还没有回来的时候,沈老太太打算上门去找,又被刘氏拉住了!

        理由很简单,如果沈家上门闹,沈家让沈云兮替嫁的事就被大家知道了!

        而沈云兮又在穆家过了一夜,早已经没有了清白,闹得人尽皆知,反而会砸在自己手里。

        干脆就让沈云兮留在穆家,穆承霖这次能拿出一百二十两银子,保不准哪天又能发一笔财,到时候他们做为沈云兮的娘家人,自然可以去分一杯羹。

        沈老太太这才没有去穆家要人!

        可刘氏和沈萍萍怎么可能让沈云兮回来?

        所以原主头上的那一棍子打的特别的狠!只要沈云兮留在穆家一晚,她就算回来了,刘氏和沈萍萍也能将她的名声抹黑!

        而刘氏已经私下里和镇上的崔家接触了,过段时间崔家就会来提亲,沈萍萍就能如愿嫁给崔秀才了!

        “娘!这我也没有想到啊!谁知道这穆承霖这么不讲究,新娘被换了都无所谓!”刘氏连忙陪着笑脸,打着哈哈。

        “哼!我看是你打的别的主意吧?”沈老太太眼神犀利的看着刘氏和沈萍萍。

        刘氏和沈萍萍心里咯噔了下,不会她们私下里找崔母的事被老太婆知道了吧?

        那这事可要抓紧办了,等木已成舟,沈萍萍成了秀才娘子,她也能在老太太面前抬起头!

        “既然这样,你们二房就赔钱吧?”沈老太太这句话是对沈二福说的。

        沈二福是原主的亲生父亲,沈家的老二,此时他正坐在主桌上狼吞虎咽的。

        “赔钱?赔什么钱?”

        “沈云兮是我沈家的人,她长得像她亲娘,又识字,我本来打算等她及笄的时候,许配一个好人家,也不枉沈家养育了她这么多年!”

        “可是你们竟然容不下她,将她嫁给了一个猎户,我沈家不亏么?”

        刘氏听得稀里糊涂,“娘,那个猎户不是给了您一百二十两银子吗?”

        “那是娶沈萍萍的钱,跟沈云兮没有关系!”

        刘氏急了,“可这钱都是您收起来了,我们一分钱都没有捞到!”

        沈老太太瞥了她一眼,“我们沈家养育了沈萍萍这么多年,我收她点聘礼钱过分吗?”

        合着二房的沈云兮和沈萍萍长这么大,都是沈家的功劳,和她刘氏,和二房没有任何关系?

        “我是萍萍的亲娘!”刘氏急了。

        “沈萍萍八岁就来了沈家,要不是沈家愿意收留她,给她一口饭吃,她能活下来吗?所以这聘礼我不应该收?”

        刘氏着急的看了眼沈二福,沈二福眼疾手快的夹了块肥肉,塞进了嘴里,然后摸了摸满是油的嘴巴说道,“那娘说,要赔多少钱!”

        “我们家云兮比萍萍漂亮,比萍萍白嫩,苏氏在的几年还教她认过字,要不是出了这事,绝对可以找个有钱人家,这聘礼是一回事,以后每次回娘家还会带不少礼品。”

        “就往少里说,怎么也要五百两吧!”

        “五百两?”刘氏直接放下筷子,站了起来,尖叫道。

        “沈萍萍这样的都能值一百二十两,沈云兮难道值不了五百两?”这次说话的是沈秀娟,沈老太太最小的女儿。

        大房三房一家子听了老太太这么磋磨刘氏,一边吃饭,一边吃着瓜,沈老太太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会吃亏?

        “娘,我们的钱都上交了,我们别说五百两银子,就是五百铜板都拿不出来啊!”刘氏哭穷的哀嚎,饭也不想吃了!

        沈二福见刘氏碗里还剩下不少饭,他直接端到了自己跟前,吃了起来。

        “娘,五百两银子我们现在没有,不过我倒是有个不错的方法!”沈二福一边吃着饭,一边说道。

        “哦?什么方法?”沈老太太非常好奇沈二福说的究竟是什么办法。

        她也知道老二一家子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她这么做一是警告其他各房,不要在她老太婆面前耍心眼。

        二是想要磋磨磋磨刘氏和沈萍萍,一个二嫁的寡妇,一个拖油瓶,就应该低头做人,不要太嚣张。

        “萍萍今年也十四岁了,找个有钱的把她嫁了,到时候拿的钱再给娘,娘你说如何?”

        “就沈萍萍这个模样,哪个有钱人眼瞎了会娶她?”沈秀娟讽刺的说道。

        “沈萍萍年轻,可以去给有钱人做妾!”沈二福一边扒拉着饭一边说道。

        这话一出,沈老太太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刘氏再也忍不住了,她上前一把抓住了沈二福,“沈二福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怎么可以让萍萍去做妾,有你这么狠心的后爹吗?”

        沈二福一时不察,脸上直接被抓出了血印子,他立即站了起来,一把揪住了刘氏的头发,“你这个恶妇,你将云兮的头上打了那么大的血洞,将她替嫁给穆承霖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自己恶不恶毒!”

        刘氏好不容易从沈二福手上挣脱,她头发已经乱做了一团,“沈二福,这事难道不是你允许的吗?”

        这事确实是被允许的,整个沈家都知道!

        可是现在外面已经传开了刘氏为了让沈萍萍抢沈云兮的婚事,将其打的很惨嫁给了猎户。

        既然如此,那这事就是刘氏和沈萍萍做的,和沈家没有关系。

        “我是云兮的亲生父亲,怎么可能做出这么恶毒的事!过几天我就去打听哪户有钱人想要娶小妾!”

        沈萍萍连忙走到刘氏面前,哭诉,“娘,我不要做妾,不要!”

        沈老太太安静的吃着饭,“有钱人家的妾都是貌美如花的,沈萍萍这样不行的。”老太太摇了摇头。

        刘氏和沈萍萍吊着的心刚落下,老太太又说话了,“我听说镇上的胡员外今年已经四十了,他的发妻一直无所出,所以想找个能生养的小妾,不在乎容貌。”

        “这个不错啊!这孩子一出生就能继承家产。”大房的李氏忍不住插了一句。

        “可不是么?胡夫人说了,这孩子以后就养在她的膝下,如她所出!”老太太也笑着说道,好像这是一个天大的好事。

        刘氏和沈萍萍对视了一眼,这事听着好像比崔秀才还要好些。

        沈老太太说完,继续吃着饭,李氏忍着笑意陪着老太太一起用餐。

        沈云兮和穆承霖回到家中的时候,穆承锦和穆母已经准备好了午餐。

        今天中午吃的是昨天剩下的鸡汤煮的野菜,配上杂粮饭,也别有一番滋味。

        吃完饭穆承霖就打算去山上摘山楂,这个时候成熟的山楂比较少,要凑齐十斤糖的山楂,还是很不容易的。

        沈云兮下了山,来到了山脚下的一块草地。

        原主每天中午吃完饭,都会被赶出来割猪草,沈家养了不少猪,每天要消耗很多猪草。

        现在她嫁给了穆承霖,这件事肯定是由沈萍萍替代的。

        果然,沈云兮远远地就看到了在草地上划水的沈萍萍,一旁的背篓里只有稀稀疏疏的几根草。

        沈云兮快速走过去,沈萍萍听到声音回过头。

        看到沈萍萍的这张脸,再想想穆承霖的脸,还有崔子轩的脸,她觉得沈萍萍嫁给谁是都是高攀了!

        “你来做什么?”沈萍萍一见来人是沈云兮,脸色不好的问道。

        “我今天在镇上卖糖葫芦的时候,遇到了崔子轩。”

        果然一听到崔子轩三个字,沈萍萍脸色不淡定了。

        “他和你说了什么?”

        “他呀!他说我卖糖葫芦这么辛苦,就过来关心关心我。还说我头上这么大的伤疤,下手的人心肠太歹毒了。”

        沈萍萍脸上闪过异色,这件事崔家一直都知道,可崔子轩为什么会对沈云兮说这些?

        “他还说,镇上有个有钱人家要将女儿嫁给他,还允诺给他一大笔钱财,助他一直考上状元。”

        “他还夸我长得漂亮,可惜被人算计了,但他和我多年的情谊还在,如果有一天……”

        “你放屁!”沈云兮的话还没有说完,沈萍萍就直接吼叫起来。

        明明前几天还说着要娶她的人,怎么可能转头去对沈云兮说这样的话。

        沈萍萍不相信,她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样一个金龟婿,可不能从手中溜走了。

        猪草也不割了,她背起背篓立即朝沈家走去。

        沈云兮没想到沈萍萍这么不淡定,一点就着。

        这也难怪,长得这么丑,自然是一点自信都没有的。

        无趣!

        沈云兮回头朝山上走去。

        “如果有一天会怎么样?”

        沈云兮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回过头,发现穆承霖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身后。

        在镇上崔子轩找她的时候被他看到了,现在故意说刺激沈萍萍的话也被他听到了,这下好了,误会了!

        “没有没有,我故意刺激沈萍萍的!”

        穆承霖没有理她,“你想离开随时都可以,但是要将这一百二十两银子给我赚回来才可以走!”

        说完,穆承霖转头钻进了树林里。

        沈云兮扶额,她这算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吗?

        回到穆家,穆母和穆承锦还在午睡,沈云兮脱了衣物也钻进了被窝里,她睡不着。

        糖葫芦的做法非常的简单,明天十斤糖做成的糖葫芦会在镇上掀起热潮,后天就会有人模仿他们。

        所以她要想一个改进的办法。

        打开“爱上厨房”app,直接搜索了“拔丝糖葫芦的做法”,昨晚试做的时候,糖丝缠绕,给了她一点灵感。

        果然这样的糖葫芦早就有了,外形有着一股让人吃不起的错觉。

        味道没变,只是改变了形状,却更高大上。

        沈云兮将这个做法和之前的做法对比了下,将步骤牢记于心中。

        做好了这一切,她就起床了,反正睡不着,不如上山去摘些野菜,采些蘑菇,这么多活计都扔给穆承霖一个人,也够他忙活的。

        她顺着昨天的路上了山,昨天的那片野菜地有些老了,不过旁边又有新的野菜冒了出来,不远处的松树下又有不少菌子。

        沈云兮专心的干了起来,看着这一大片的野菜地,她突然生出一个想法,那就是晾晒菜干。

        到了冬天的时候,他们可以做菜干吃。

        刚刚她搜索了下“爱上厨房”app,里面有很多菜干的吃法。

        而且晾晒菜干特别简单,不需要盐,只需要将菜洗净,在开水里烫一下,然后在太阳下曝晒就成了。

        说干就干,慢慢的背篓全都是野菜,还有不少菌子。

        看了看天色也不早了,没有穆承霖陪着,她不敢一个人天黑待在山上。沈云兮背着一背篓野菜和菌子,慢悠悠的朝山下走去。

        回来的路上没有再偶遇穆承霖,想必他应该早就采摘好了山楂,回家去了。

        沈云兮背着背篓终于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她推开院门,看到了嚣张跋扈的老太太,站在院落的中央喷洒着口水。

        是沈老太太,她来做什么?

        沈云兮将背篓放下,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她。

        沈老太太直接冲了过来,抓住了沈云兮的胳膊,“云兮啊,我苦命的孙女啊!奶奶找了你好苦啊!”

        沈云兮好不容易将胳膊抽了出来,她看了看沈老太太,本来就一脸褶子的她,一哭五官都揉在了一起。

        她哭了半天,一滴眼泪都没有!

        “奶奶不知道你那个天杀的继母让你替嫁啊!要不是村里的人告诉奶奶,奶奶还真信了她们的话,以为你出去玩去了!”

        沈云兮真是乐死了!

        沈萍萍刚刚还在打猪草,她天天在老太太眼皮子底下晃悠,老太太会不知道?

        再说原主一个才十二岁的小村姑,能去哪里玩?

        不知道老太太打的是什么主意!

        “可是奶奶,我刚刚还看见沈萍萍在山脚下割猪草呢!她没有嫁人,还在家里,奶奶难道没有觉得奇怪吗?”

        沈老太太脸上闪过异色,“奶奶年纪大了,还真没有发现啊!”

        这时,一向温柔的穆母严肃的说道,“沈家婶子,不管怎么说云兮已经嫁入我们穆家,那天你们送过来的婚书上面也写的是云兮的名字,既然木已成舟,云兮就留下来吧!”

        穆母有些庆幸当时没有将沈萍萍换回来,虽然沈云兮很多事不会做,但至少不做作妖子,沈萍萍的性格能将穆家搅得天翻地覆。

        “凭什么?就你们穆家也想娶云兮丫头?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就你们这穷酸样,沈萍萍这样的拖油瓶都瞧不上你们!”

        wap.

        /90/90646/19903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