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猝死后带着APP在古代发家致富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刘氏被打,夏老板出黄豆

第十三章 刘氏被打,夏老板出黄豆

        沈老太太立即跳脚,沈云兮搞出这么多花样,一点好处都不给沈家,不就坏了一个坛子,这青菜地里多的是,竟然让她赔钱?

        “沈云兮你有没有搞错?我可是你奶奶!别说砸坏你一个坛子,就是把你打死了,老婆子都不要赔!”沈老太太不在乎这点钱,她觉得面子上挂不住!

        “哦?是吗?那正好我们今天要去趟镇上,顺便去书院问下四叔和堂哥,奶奶到嫁出去的孙女家打砸,是不是可以不要赔偿!”

        “娘家人是不是可以随便打死嫁出去的女儿不要接受惩罚!”

        “四叔和堂哥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对夏国的律法应该烂熟于胸了!”

        沈云兮的话音刚落,大家都起哄,不停地嘲笑着沈老太太。

        沈老太太自然不会让沈云兮去镇上找儿子,这会丢了自家儿子的脸,她从兜里掏出了一百文,扔在了地上,骂了一声“穷鬼”,然后又吐了口痰,头也不回的走了。

        村长看了看地上的一百文,就知道沈云兮是亏的,他叹了口气,“云兮啊,下次老太太要做什么,你就赶紧让人来喊我,不要让自己受伤。”

        沈云兮手臂早已经不流血了,但是上面的血迹还是让人触目惊心!

        “是啊云兮,命才是最重要的,待会儿叔再给你送些菜,这些菜坏了就坏了。”

        “我家里有一个闲置的坛子,我一会儿也给你们送过来!”

        沈云兮看了看,说话的分别是村里的黄叔还有杨小米的父亲,她很感激的拒绝了,家家户户都不容易,她自然不会要这些东西。

        “对了,昨天小穆来送野猪肉的时候,特地嘱咐过不要说出去,你们谁说出去了。”村长问道。

        大家都纷纷表示没有说出去,沈云兮暗暗观察了他们的表情,大部分人都很正常,只有一个姓柳的大叔,脸上有些不太自然。

        这是柳诗含的父亲,他的准女婿是村里的童生,叫做乔睿杰。

        原主的记忆里是有柳诗含这个人的,她从小就嫉妒原主,先是嫉妒原主比她漂亮,后来又嫉妒原主和秀才定了亲。

        所以柳家也不知道找了什么门路,让柳诗含和乔睿杰定了亲。

        只是乔睿杰至今还是个童生!

        沈云兮默默地将此事记在了心里,谢过众人后,大家都离开了穆家。

        穆承霖拿出药,给沈云兮消毒上药,穆承锦在一旁偷偷抹眼泪,不停地说着要不是嫂子,自己可能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穆母收拾杂乱的院子,看着三个孩子,她心里很难过。

        沈云兮摸着穆承锦的头,不停地安慰他。

        沈家沈萍萍紧张的捏着衣角,沈云兮的事有一半是她从柳诗含嘴里说的,还有一半是听朱氏说的,本来吃过不少亏的她,应该消停低调才是,可是她偏偏不如意。

        沈云兮刚刚嫁过去,穆家就开始卖糖葫芦,现在又买了不少坛子不知道要做什么,穆承霖又猎了一头野猪,日子是越过越好。

        要知道穆承霖一开始想娶的人可是她!

        都怪沈云兮,现在她两头都没有得到!

        那天她竟然不帮自己说话,竟然提出要将自己婚约给沈佳佳,要知道,她才是二房的女儿!

        现在那个被她看不起的猎户,反而日子越过越好,这本来应该是她过的日子,却被沈云兮霸占了!

        她过不好,凭什么沈云兮就可以过的好!

        沈萍萍咬牙切齿,她恨不得沈老太太将沈云兮的坛子都砸了,将那些野猪肉都抢回来!

        就在这时,沈老太太踹开了沈萍萍的房门,进去就是拉扯沈萍萍的头发,还赏了她几个耳光。

        刘氏听到声音立即来拉劝,“娘,你这是做什么啊?你要打死萍萍啊!”

        “你要拖油瓶,小贱货,敢利用我去对付沈云兮,害的老娘被打被羞辱,还赔了一百文钱,老娘打死你!”

        沈老太太下山的时候越想越气,她不是不知道沈萍萍和她说这些话的用意,只不过她也想找个理由去找沈云兮的麻烦。

        现在麻烦没有找到,反而惹了一身骚,她不好过,沈萍萍也别好过!

        “娘,别打了,一百文钱,我们赔给你就是了!”刘氏将沈萍萍护在身后,对沈老太太说道。

        “老娘缺这一百文吗?老娘被打被羞辱,就这么算了?这样,你们赔老娘二两银子,这事老娘就不计较了!”

        沈老太太看了眼站在门口一直没有说话的沈二福,她大概也算到,二房这段日子大概攒了多少私房钱,正好都拿出来给她。

        沈二福想息事宁人,“刘氏,去把钱拿出来给娘!”

        刘氏抱着沈萍萍,眼神闪躲,支支吾吾的,哪里还有二两银子啊!

        “刘氏,我跟你说话呢,你没听到吗?还是觉得我现在指挥不了你啊?”沈二福觉得刘氏在自己娘和继女面前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

        他慢慢的走进了屋,高大的身体笼罩着刘氏,刘氏被打怕了,支支吾吾的说道,“那钱花掉了!”

        “花了?花哪儿了?你不会补贴娘家了吧?”沈二福还没有说话,沈老太太直接骂骂咧咧起来。

        “沈萍萍,你说!”沈老太太恶狠狠的指着沈萍萍。

        沈萍萍身上脸上都很痛,头发散乱,她怕沈老太太还要打她,“那天去找崔子轩的时候买了礼物。”

        沈萍萍刚张嘴,刘氏就认命的闭上了眼睛,这钱哪怕是丢了,都好比把实情说出来强啊!

        果然,沈萍萍的话音刚落,沈老太太就咒骂着,“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蹄子,竟然藏私房钱去讨好未来的姑父,我们沈家怎么出了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

        “老二,还愣着干啥,给我打,往死里打!”

        刘氏连忙护住了沈萍萍,沈二福打人有多疼她最清楚不过了,沈萍萍才十四岁,哪能经得起这么折腾。

        很快,沈家传来了刘氏撕心裂肺的叫声,沈萍萍躲在角落里,听着熟悉的声音,不知道在想什么。

        穆承霖炖了一只鸡,根据沈云兮教他的,放了葱姜蒜去腥,最后的时候,他又放了一些蘑菇。

        然后他又改进了爆炒兔子肉,炒出来的兔子肉一次比一次香,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坐在一起吃饭。

        因为沈云兮的手臂不太灵活,全家人都不停地给她夹菜,就连穆承霖也多照顾她几分,让她心里很暖。

        吃过饭,穆母和穆承锦抢着刷碗,穆承霖独自带着豆芽菜和配料去镇上找夏逸帆。

        本来沈云兮要跟着去的,但是她手臂受了伤,被要求在家里好好休息。

        沈云兮一直惦记着要给杨家的方子,她躺在床上研究着app,看着有没有一些需要卖些力气,又相对简单,成本不高的方子。

        穆承霖来到清风楼的时候,掌柜一眼就认出了他是那个卖金丝糖葫芦的少年。

        因为清风楼垄断了金丝糖葫芦,不少人都是为了孩子能吃上一口这特别的糖葫芦,特地跑过来吃饭,一时间让清风楼的生意更上一层楼。

        不仅仅凌阳镇的清风楼如此,全国各地的清风楼都如此。

        穆承霖直接说明来意,表示自己想要见夏逸帆,掌柜直接带他去找了夏逸帆。

        夏逸帆见穆承霖,有些诧异,“穆公子请坐,不知来找夏某所谓何事!”

        夏逸帆邀请穆承霖坐下,亲自给穆承霖倒水。

        穆承霖很受宠若惊,连忙阻止了他,夏逸帆看了穆承霖一眼,他一直觉得这小子有点眼熟,上次倒是没有看到他这么拘束,这次怎么这么客气!

        穆承霖直接说明来意,他从背篓里拿出豆芽,“这是贱内捣鼓出来的,叫做豆芽菜,是一种新的吃食。”

        夏逸帆拿出豆芽菜细细观察,“这是?黄豆?”

        “没错!”穆承霖点点头,“黄豆的吃法夏国一直没有研究出来,豆芽菜的出现正好解决了这一难题。干的黄豆可以放很久,等到了冬天蔬菜少的时候,用黄豆发豆芽,也能解决吃菜难的问题。”

        “不错,我看你这背篓还有红色的辣椒,难道这个也可以吃?”夏逸帆问道。

        “这是调味料,用来炒制豆芽菜的!不如夏公子移步厨房,在下将这道菜亲自做给夏公子品尝!”穆承霖提议道。

        夏逸帆立即带穆承霖去了厨房,他甚至让帮厨们帮忙打理,很快穆承霖就将豆芽菜爆炒了出来。

        夏逸帆尝试了一口,赞不绝口!

        “都说君子远庖厨,穆公子不仅仅进厨房,从刚才炒菜的动作,还有这道菜的味道,穆公子应该是厨房的常客了!”

        穆承霖笑了下,“为家人做菜,哪有那么多歪理,一家人相互扶持,我是儿子又是兄长,多做些是应当的!”

        “没想到穆公子竟然如此孝顺,爱护幼弟!这豆芽菜你们打算怎么卖?”夏逸帆没有再继续追问,直接又将话题转移到了豆芽菜上面。

        “豆芽菜由我每天早上送到清风楼,不过这里有一个难题!”穆承霖说道。

        夏逸帆见穆承霖不愿意提供菜方,又提出了要求,他又将穆承霖带回了原来的房间,“什么难题?”

        “黄豆,因为之前黄豆的做法太少,牲畜吃多了还容易得病,所以种植黄豆的人很少。”

        “发豆芽菜,不需要用到太多的黄豆吧?”夏逸帆反问道。

        “豆芽菜是不需要太多的黄豆,可如果我们又找到了其他黄豆的做法呢?”穆承霖说道。

        “哦?”夏逸帆立即站了起来,他有些兴奋地问道,“什么做法?”

        “因为缺少黄豆,又缺少石磨,所以这种做法暂时无法完成!不过有了这些,我们会再给清风楼提供至少两种新花样!”夏逸帆站了起来,穆承霖也站了起来,有些恭敬地说道。

        夏逸帆想了想,“我可以先给你们弄两百斤黄豆,还有石磨。不过这黄豆你们打算怎么收?”

        “黄豆在市面上很少有交易,不知道夏公子打算如何定价!”穆承霖没有直接提出价格,黄豆本身不值钱,但是要从全国各地运输黄豆,运输成本不低。但这个生意是要长久去做的,所以又不能只能局限于眼前的两百斤。

        沈云兮说了,她那里起码有十种黄豆的做法,需要很多很多黄豆。

        趁着现在,压压价,也不错!

        “那就定十个铜板一斤吧!如果你们的法子不错,明年的时候,我会放出风声,让农民们多种些黄豆,到时候再将成本降低一些!”

        穆承霖直接就同意了,这个价格和这个提议非常符合他和沈云兮商量的价格。

        “你还没说这豆芽菜怎么卖呢?”夏逸帆又提到了豆芽菜。

        “黄豆十个铜板一斤,发好的豆芽那就二十铜板一斤吧,我们吃些亏,毕竟除了黄豆还有其他成本,发豆芽的时候也很容易失败!”穆承霖将自己的态度压的很低。

        沈云兮告诉他,一斤黄豆大概能生十二斤左右的豆芽,她前几天只用了二两黄豆,今天早上爆炒的豆芽和他带到清风楼的豆芽,只是这些豆芽的一半,家里还有呢!

        夏逸帆自然不相信一斤黄豆只生一斤豆芽,不过二十文一斤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这种新鲜的食材,到了清风楼,他能几倍的赚回来!

        穆承霖已经表示他们除了做出来了豆芽,还能做出其他黄豆的制品,既然这样,何不装傻,大家一起发财呢!

        “既然穆公子这么客气,那夏某人也不好推辞了!”

        夏逸帆拟好了一份协议,上面写的是,三天后,穆承霖需每天提供豆芽菜给清风楼,一斤收购价为二十文。

        同时表示两天后就让人将两百斤的黄豆和石磨送去村里。

        穆承霖拿着协议,满意的走了。

        他前脚刚走,一个壮汉进了房间,对夏逸帆说道,“公子,您就这么信任他?”

        “如果他是我猜的那个人的话,应该可以无条件信任的!”夏逸帆说了这么一句就走了,壮汉留在原地想了半天。

        穆承霖去了趟瓷器店,没想到原来约定五天取货的,瓷器店这两天就将坛子烧制出来了,穆承霖将尾款结了,瓷器店拉了车,和穆承霖一起回了青木村。

        穆承霖拉着一车的坛子从村里走过,大家都议论纷纷,大部分人都替他们开心,当然也不乏嫉妒的人。

        沈老太太在家里得知穆承霖又拉了一车坛子,她又打算去穆家,被沈老头拉住了。

        “还嫌不够丢人?老大老二老三,今天轮到谁来看住你们的娘,怎么就没把人看住呢!”沈老头在家里很少发话,但是他一说话,沈家人还是很害怕他的。

        沈老二刚刚揍了刘氏,一脸的不开心,沈老三支支吾吾的说,是沈老大。

        沈老头听了也没有说话,他们偏心老四和老女儿,有些疏忽了老大,以后他们是要跟老大过日子的,沈老太太估计是答应了老大什么条件,所以老大才放了水。

        “这几天不要让你们的娘去穆家了,现在整个青木村都知道,我们嫌弃沈云兮卖便宜了,想去穆家讨点好处!”

        “我们沈家怎么说也是青木村的大家,这些年过得日子怎么样大家也清楚,需要穆家的好处?”

        “别有点便宜可以沾就不知道自己是谁,降低自己的身份!”

        wap.

        /90/90646/19903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