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猝死后带着APP在古代发家致富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秋收,沈秀娟要嫁人

第三十一章 秋收,沈秀娟要嫁人

        回到村里后,杨小米就和沈云兮他们分开了,她迫不及待的要回去,将今天的喜事告诉家里人。

        赵叔的驴车直接将沈云兮和穆承霖送到家门口,又帮他们将车上的货卸下,沈云兮连连表示感谢。

        今天买的东西不少,其中猪大肠和猪肺猪肚是今天的重头戏。

        肥肠豆腐,猪肚鸡汤,她念了很久了。每天晚上,沈云兮只能在“吃了吗”        外卖app上看着图片,咽口水。

        想要偷偷下单,又怕味道太浓被人发现。所以她打算自己做。

        先让穆承霖带上面粉去河边清洗大肠,虽然这事他很抵触,可穆母在一旁不停的鼓气,他只好认命的去清洗大肠了。

        猪肺需要将里面的血清理干净,沈云兮找了一个漏斗,将漏斗的下面和猪肺口衔接好,然后将水一点点从漏斗里到了进去。

        这个过程比较长,她想起了可以用竹子做一个简易的水管。竹子一头连接水源,另一头接在漏斗的上方,竹身略微倾斜。

        这样只需要及时补充水源就行了,不需要像她现在这样,一个手拿着猪肺口,一个手不停地灌水。

        等穆承霖将猪大肠清洗好回来的时候,猪肺也渐渐地变白了。

        先将大肠用葱姜酒焯水,然后切成圈,锅里放油,放入葱姜蒜花椒辣椒炒香,加入肥肠翻炒,加入适量的盐和少量的醋,加入开水炖,最后再加入切成块的豆腐一起炖,出锅前再撒上葱花香菜。

        再做一个爆炒猪肺。

        沈云兮切了一半的猪肺,用水煮了一下,切开后,再清洗了下。

        热油里加入葱姜蒜辣椒花椒炒香,加入清洗好的猪肺翻炒,变色时放入酒、盐、糖、醋再继续翻炒,出锅前再撒上野蒜叶子。

        猪肚鸡汤比较费时间,中午是来不及做了,打算留着晚上做。

        穆承霖又做了凉拌皮蛋豆腐和蘑菇菜汤。

        吃饭的时候,穆母穆承锦还有黄婶一开始都有些不敢吃大肠还有猪肺,特别是黄婶,小时候穷吃不上饭,这些臭熏熏的东西她吃过不少,现在想起来都犯恶心。

        穆承霖亲自动手做的,这一幕让他想起了沈云兮第一次吃蘑菇的场景,那个时候他除了担心蘑菇有毒,其实内心还在嘲笑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村姑。

        可这段日子相处下来,沈云兮拿出的一个又一个打开他眼界的菜谱,他才知道,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坐井观天。

        他直接夹起一块肥肠,软糯有嚼劲,肥肠里面还有少量的肥肉,加上它本身吸收的汤汁,咬在嘴里满口香气。

        猪肺被沈云兮清洗的非常干净,爆炒出来的猪肺非常爽口,特别的下饭!

        穆承锦见哥哥吃的很满足就知道这两道菜很好吃,他也尝试了一下,眼角顿时亮了,含着笑意和母亲点了点头,穆母也伸出筷子开始吃。

        黄婶见状,也不甘落后,她这才知道,曾经她的噩梦,在沈云兮和穆承霖的操作下,竟然变的如此的美味。

        “真没想到,这猪下水还能这么吃!”黄婶意犹未尽的摸了摸肚子!

        桌子上的饭菜都被几个人解决完了,黄婶更是吃到撑!

        “晚上还有猪肚鸡汤,保证您喝了从此就忘不了!”沈云兮打趣道。

        黄婶大笑,然后帮着他们收拾餐桌。

        下午的时候,黄婶和穆承霖一起做皮蛋和桂花米酒,这几天送过来的野鸭蛋不多了,不需要大家齐上阵。

        山上能找到的桂花树也被霍霍了,沈云兮收集了很多的桂花,晾晒了一整个院子,满鼻子都是桂花香。

        沈云兮在盘账,除了桂花酿,家里每天的进账大概是四千文,除去黄豆、蔬菜等原料成本,坛子的损耗以及黄婶的工资等,每天的利润至少有三千文,也就是三两银子。

        一坛子桂花酿,少说也能赚十九两,这一坛子酒就能抵得上大家辛辛苦苦好多天。

        但是桂花酿不能太多,太多就跌份了,夏逸帆也不会放太多出去,不然这价格就炒不上去了。

        之前沈云兮做的甜酒曲也就只能酿制两百坛酒酿,所以她和穆承霖决定,桂花酿做到一百坛的时候就停止,剩下的甜酒曲,她要留到春天的时候酿制桃花米酿。

        酱油第一批的还没好,黄豆酱暂时不出手,沈云兮也不着急。

        最近她拿出来的东西有点多,夏逸帆看她的眼神她不是没有注意到,而是假装不在意。

        穆承霖也没有那么的傻,估计是看在自己拿出来的各种方子都对穆家特别有利,装作没有怀疑自己。

        所以沈云兮打算,从现在到过年,她除了腌制腊鱼腊肉,研究烤炉,不再拿出新的方子了。

        盘算好这些,沈云兮打算去做猪肚鸡汤了。

        将猪肚用盐醋面粉反复搓洗干净后,在锅里煮几分钟,捞出,切成条状。

        鸡是穆承霖提前杀好剁好的,直接焯水就行。

        锅里加入清水,放入猪肚,姜片,花椒,炖大半个时辰,再加入鸡块,盐,再小火慢炖。

        等待的时候,穆承霖又做了糖醋鱼、酱骨头,炖大肉。

        黄婶从明天开始要请假一个月,秋收要开始了。

        这个时代的人们,没有收割机,收粮食都是靠的一些小智慧和自己的力气。

        秋收后就是种冬麦,黄婶要回去帮忙。

        黄婶喝着热乎又营养的猪肚鸡汤,热泪盈眶,她又不是不来了,就请几天假而已,这家人客客气气的,做了这么多的菜。

        黄婶走了之后,沈云兮帮穆承霖收拾碗筷,她说道,“要不我们去买头驴吧!”

        豆腐和豆脑因为无法长途颠簸,所以清风楼要的量不多,可是等她的酱油好了,可以做豆干,还有她以后要拿出来的霉豆腐、百叶等等,没有驴,这太费人了!

        没想到穆承霖连连答应,甚至还有些舒了口气的样子,沈云兮纳闷,“这人不会一直在等她开口吧?天天拉着磨的人是他自己,钱也都在他那边,自己不会去买?”

        没去理会穆承霖,沈云兮躺在床上,想到了今天穆母提出,开了春要送穆承锦去镇上读书的事。

        本来去年的时候,穆承锦就可以参加考试了,但他身子一直没有好,再加上穆家那个时候刚来青木村,根据户籍资料上他们迁入的时间,想要在当地参加考试,不符合夏国的规定。

        但是明年,穆承锦就符合要求了,这一年他身子养的不错,除了偶尔有些小毛小病,再加上他们在青木村已经住满了一年了。

        明年二月,穆承锦就可以参加县试了!

        沈云兮翻了个身,虽然她和穆承霖处于相互利用相互支持的关系,但是穆承锦这个孩子她还是很喜欢的。

        让他一个人去镇上念书,她有些不放心!

        看来开了春,她要赶紧将镇上的店开起来才行。

        青木村进入了秋收,家家户户都忙碌了起来,空气里都弥漫着稻谷的香味。

        除了穆家和沈家。

        穆家是因为没有田地,沈家是因为田地都租给了佃农。

        不过再过几天,就是沈秀娟结婚的日子了!

        沈秀娟是沈老太太的掌中宝,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宝儿能够风风光光出嫁!

        前段时间,穆家上梁时的饭菜已经惊艳了整个青木村,沈老太太希望沈秀娟的婚宴酒席能够盖过穆家上梁时的饭菜。

        沈文俊摇了摇头,“除非将清风楼的大厨请过来帮忙,不然不可能!”

        他这段时间没少在清风楼吃饭,特别是那道糖醋鱼,一两二钱一份,他已经去吃过好几次了,那滋味久久不能忘怀!

        还有那一小壶桂花酒,二两银子一壶,他就买了一壶,藏起来喝了很多天,现在那壶里还满是桂花香!

        沈老太太现在哪还请得起大厨啊,,“不行,预算不够!”

        “可以让穆承霖来帮忙啊!说不定清风楼的厨子都是穆承霖教的呢!”沈萍萍阴阳怪气的说道。

        沈老太太看了眼沈老头,这个想法早就在他们脑海里了,可穆家和沈家的关系,穆承霖不同意也就算了,要是他同意了,又在沈秀娟的婚宴上搞什么幺蛾子,岂不是让沈秀娟难看!

        所以老两口一直没能拿定主意!

        沈二福一拍桌子,“让他们给钱不同意,给方子不同意,怎么来帮忙做道菜也不同意?”

        “行!要不就让老二去说吧!”沈老头直接就顺着沈二福的话说了下去。

        沈二福一脸不乐意,沈文俊满心期待,要是穆承霖答应了,那么他在做饭的时候,他就让沈家人将这些菜的做法偷偷记下来,这些方子就能落到他们手里了。

        穆承霖带着穆承锦走在田埂上,兄弟俩还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这样的劳动景象,穆承霖对着穆承锦说着什么,穆承锦连连点头。

        一点不情愿的沈二福突然闯了进来,“穆承霖,五天后我家妹子要成亲了,你来掌勺!”

        沈二福的态度很不好!

        “不去!”穆承霖直接拒绝了沈二福的提议。

        “你敢不去?”沈二福本来想用长辈的身份来压一压穆承霖的,谁知道他竟然这么无视自己!

        最近的田里,一个在干活的村民插话道,“我说沈老二,你喊人家去掌勺,开多少钱啊!菜谱是什么,需要准备的东西都准备了吗?”

        “就是!”旁边又有村民说道,“人家小穆家里的生意那么忙,干嘛要去接这种掌勺的生意啊!吃力不讨好!”

        沈二福不干了!

        “我可是他老丈人,结婚的可是沈云兮的亲姑姑,他敢不帮忙?”

        “再说了,菜谱不应该由他来定,要准备的食材不应该也由他来买吗?”

        沈二福只是觉得,菜方子由穆承霖掌握在手里,他不可能告诉别人要准备什么食材,所以肯定会自己去买。

        但听在别人耳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沈秀娟抢了沈云兮的婚事,现在还想让沈云兮的夫君免费做她的婚宴掌勺?”

        “这婚宴的菜谱,食材竟然由掌勺自己去买,还不给菜钱不给工钱?这沈家结个婚都这么算计的吗?”

        大家一边干活,一边议论纷纷,沈二福嘴笨,他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解释。

        穆承霖拒绝了沈二福后就带着弟弟走远了。

        转眼就到了沈秀娟结婚那天。

        沈家张灯结彩,大红色的喜字贴的满院子都是。

        沈老太太一大早就笑的合不拢嘴,这几年她的心头病就是沈秀娟的婚事,如今终于达成愿意了!

        可惜就是沈云兮卖的太便宜了,不然她还能给沈秀娟更多的东西。

        比如她身上这身喜服,不是自己亲手缝制的,而是去县城买的!

        当时沈秀娟看中了一款二十两银子的喜服,可沈老太太预算有限,只能连哄带骗的买了这套十两银子的喜服。

        沈老太太看中这套喜服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沈家三兄弟不同意沈秀娟带走这么多的嫁妆,所以嫁妆单子上并没有两百两银票和三十亩地。

        但这套喜服有个暗扣,沈老太太将银票和地契藏在了喜服的暗扣里,让沈秀娟自己收好。

        由于家家户户都在秋收,再加上沈家这些年的为人处世,没人来帮忙,就连沈秀娟也没有一个姐妹来送她出嫁。

        不过沈家儿媳妇多,她们一大早就起来做宴席,还不忘骂穆承霖几句。

        快到饭点的时候,田里干活的人才回家换了身衣裳,陆陆续续来到沈家大院,沈云兮和穆承霖也跟在人群里。

        进门的时候,他们就交了人情钱,村里其他村民的人情大概都在二十到五十文之间,沈云兮直接给了二钱银子。

        杨家就来了杨小米和杨小周,他们和沈云兮一起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沈云兮第一次见到古代人结婚,她不免有些好奇,四处张望。

        待客人做了差不多了,沈家几个儿媳开始上菜了。

        沈云兮看着这饭菜,差点没有笑出声!

        整鸡,少了一个鸡腿;蹄髈,上面的猪皮少了一大半;炖大肉,被翻得乱七八糟……

        要知道沈老太太为了这顿喜宴能超过穆家上梁的席面,费了很多心血!家里的猪都杀了好几头,鸡少了一大半。

        再回头看看沈家的几个孩子,一人两手都是鸡腿,还有沈二福沈三福,满嘴都在流油。

        沈家三个儿媳妇平常做饭的时候,经常会给自己的孩子吃小灶,所以他们养成了习惯!

        可今天这是喜宴啊!

        大家看着这饭菜,饶是忙了一上午,已经饥肠辘辘,也少了几分食欲。

        沈老太太压低着声音,将几个儿媳骂了一遍,要不是今天沈秀娟结婚,她估计会上手!

        沈云兮也不着急,她从怀里拿出这几天捣鼓出来的米糕,分给了杨小米和杨小周,让他们先吃点垫垫肚子。

        可是米糕都吃完了,这新郎还没有来!

        wap.

        /90/90646/19903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