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猝死后带着APP在古代发家致富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佃农闹事,沈振宇受伤

第三十三章 佃农闹事,沈振宇受伤

        沈老太太被大家抬回了家,好久才平缓过来,大家都嘻嘻哈哈的有说有笑,讨论着沈秀娟的婚事。

        柳诗含看着村口那头,越来越小的沈秀娟的身影,脸上止不住的得意!

        她这几天天天去镇上晃悠,打听了一些蛛丝马迹。

        上次她跑去镇上,将沈秀娟狗嘴里抢食的事告知了崔母后,崔家就动了换人的心思。

        可过了几天还是听说了崔家去了沈家提亲,她不服气,又去了趟镇上,正好看到崔母带着大批的聘礼去了金家。

        这聘礼可比去沈家提亲的厚重的不知道多少倍呢!

        当时她就明白了,崔家打的是什么主意!

        有了金家这个摇钱树,还舍不得放过沈秀娟的这点嫁妆,这崔家,也不怕贪多了嚼不烂!

        不过这就不关她柳诗含的事了,现在她柳诗含依旧是整个村子最有福气的女人!

        今天又听说了沈文俊出了事,甚至还和金小姐有些关系,柳诗含心里更得意,秀才又怎么样?还不如她家的童生呢!

        只是柳诗含眼底的嫉妒、得意太过张狂,一点也没有发现,她身旁的未婚夫,在和沈萍萍挤眉弄眼。

        天色越来越暗,沈家也没有留人的打算,大家都三三两两的散去了,沈云兮也和穆承霖回到了穆家。

        今天晚饭沈云兮打算吃皮蛋瘦肉粥,再配上米糕,加点桂花糖。

        前几天沈云兮就用白糖和桂花,做了不少桂花糖,她又折腾些米糕,软软糯糯的米糕加上香甜的桂花糖,让大家食欲都增加了!

        穆家的小日子过得很温馨,可是沈家却不同了!

        现在沈家没有人做饭,因为谁都吃不下!除了几个哭闹的孩童!

        沈家三兄弟千防万防,也没有防住沈老太太给沈秀娟嫁妆的决心,那个沈家三兄弟替沈秀娟准备的一台嫁妆,还搁在院子里。

        里面是被子衣裳,都是全新的,还有不少首饰。可是这和两百两银子和三十亩地比起来,相差太远了!

        沈大福低沉着脸,看了眼沈二福和沈三福。

        刚刚沈三福将他拉出去说了几句话,让他这个做哥哥的提出来分家。

        沈文俊每年读书要花很多钱,沈秀娟现在成了平妻,估计沈家还要补贴她,这些都是无底洞,他们会被拖累的!

        沈大福想了想,读书的除了沈文俊还有沈振宇,沈振宇每年花的钱虽然没有沈文俊多,但也不算少的。

        沈三福见沈大福没有理会他,也知道这里面的缘由,不过一会儿,他又将沈二福拉了出来。

        “二哥,如果不分家的话,以后这些田,这些银子一点点的都成了沈文俊和沈秀娟的。”

        “你想想你们二房的日子为什么会过成这样?还不是因为沈秀娟看中了崔子轩,故意给你们下套!”

        “沈云兮的聘礼,一百二十两,你们得到了一文钱吗?都进了老太太的口袋,现在又都给了沈秀娟带走了!”

        “后面沈萍萍嫁人还要经过老太太,沈振星长大了要花钱,老太太会给你们吗?”

        “大哥家振宇在念书,他有所顾忌,可是咱俩不一样啊!”

        “要知道上次老太太可是为了三十两银子,就让我去坐牢!”

        “沈文俊回来一趟都能带走十两二十两的,我这一生的清誉连三十两都不值!”

        沈二福听了沈三福的话,皱着眉头,原先的他也很受沈老太太重视,因为苏氏。

        苏氏有钱有颜,知书达理,哪怕在这个家里从来不干活,老太太也把她当眼珠子看,可是苏氏去世后这一切都不一样了。

        特别是刘氏进门后,沈老太太看二房怎么都不顺眼!因为苏氏的钱已经都到了老太太手里了!

        甚至连沈云兮聘礼钱都进了她的口袋。

        沈二福咬了咬牙,他算了下,        家里还有一百亩地,分成四份,他能得二十五亩,减去佃农和税收的部分,他一年也能有二十几两银子的收入。

        见沈二福同意,沈三福也很满意的回了屋。

        沈三福注意到了沈大福的眼光,他回头看了眼沈二福。

        沈二福想了想,这个家里现在就属他二房最亏了,“爹娘既然不能一碗水端平,那就分家吧!”

        这话一出,沈三福松了口气,他和马氏对视了一眼,沈大福闭上了眼睛,有些紧张,其实他比谁都希望分家。

        李氏和刘氏没有说话,先嚎出声音的是沈老太,“你这个不孝子,你说什么?”

        刚刚已经平息过来的沈老太,又被气得上气不接下气,沈老头也指着沈二福的鼻子骂道,“父母在不分家,我和你娘还没死呢,一个个的都想惦记着我们的财产?”

        沈老太太顺过来了气,喘着粗气说,“沈家的一切都是我老太婆的,我老太婆想给谁就给谁!”

        沈老太太比谁都清楚,沈秀娟去了崔家的日子不会好过,所以以后她还要不断地接济她。沈文俊那里的钱也不能少,那就只能家里节衣缩食了!

        沈大福抿了抿嘴,他想分家是因为沈佳佳今年十四岁了,马上也要说人家了,要是不分家,沈佳佳到时候收的聘礼肯定又被老太太拿走,老太太又舍不得给沈佳佳嫁妆,沈佳佳嫁出去日子肯定不好过。

        再者,沈云兮都能拿到一百二十两的聘礼,沈佳佳又不比沈云兮差多少,要是沈佳佳也能找个好人家,那沈振宇的读书钱就不愁了!

        也好过眼睁睁的看着老头老太把钱财都补贴给了沈文俊和沈秀娟。

        沈二福被沈老头沈老太这么一呛,脸色很不好。沈家靠什么发家的?他前妻苏氏的嫁妆!

        苏氏去世后,按照常理,这钱应该是留给沈云兮的,可是沈老太太却以沈云兮还小为由,将所有的钱财全都撸走了!

        沈三福摸了摸鼻子,他知道今天此事肯定不成,但至少沈二福这么一提,以后沈老头沈老太再这么过分,他们也好顺着今天的话题,继续将分家提出来。

        沈老太太中午饭没有吃,现在早已饿得不行,三个儿媳没有一个愿意做饭,只好自己颤颤巍巍的去做饭了!

        沈秀娟走到崔家的时候,腿都要断了,她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

        崔家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宾客满堂,新娘和新郎正在拜堂,有人看到她的穿着,好奇的多看了几眼,一个丫鬟看到了她,立即将她带回了后院。

        沈秀娟一天没有吃饭,早已饿得不行,院子里饭菜的香味远远地传了过来,这味道和穆承霖做出来的很像。

        沈秀娟没有忍得住,从后院冲了出来,看到桌上的一只鸡,拿起来就咬!

        这边金小姐已经被送入了洞房,崔子轩在敬酒,谁也没想到沈秀娟会来这一招。

        金员外脸上已经挂不住了,崔母连忙喊人将沈秀娟带下去,沈秀娟走的时候还不忘了抓紧手上的鸡。

        立即就有人将这只鸡补上,大家看到金员外的脸色,都很有眼力见的没有过问,镇上就这么大,崔家出现的这个穿着喜服的胖女子是谁,过几天就都知道了!

        沈秀娟三两口就将鸡吃完了,她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然后再将油手擦在了衣服上。

        这时她想起了沈老太太前几天教她的闺房之乐,她重新给自己带上喜帕,安静的坐在床沿上,等待着崔子轩晚上来找她。

        很快秋收就结束了,沈家和崔家的事也成为整个凌阳镇饭后的谈资,就连沈云兮也经常被人提起。

        很多人都开始怀疑这个秀才榜首的人品。

        这天沈云兮烤了红薯,又让穆承霖做了大肉和煎鸡蛋,去田埂上给杨小米、黄婶还有村长家送饭去了!

        这几天沈云兮时不时的过来投喂他们,可是今天去的时候,却没有看到村长,也没有看到杨叔和黄叔。

        黄婶吃了一口烤红薯,直点头,“云兮啊,幸亏你嫁出来了!”

        黄婶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让沈云兮二丈摸不着头脑,“婶儿,到底发生什么事啦!”

        “哎!听说沈家苛刻佃农,说好的给四成,现在就给两成!”

        “四成就勉强糊肚子,两成还不要将这些佃农逼上死路!”

        “可是沈家人坚持不给,这不打了起来!”

        “沈家几个兄弟常年不劳作,哪里打得过这些佃农,都受了伤,最倒霉的是沈振宇,本来今天要去镇上书院的,被人打断了右手!”

        “沈老太太还不想带他去医馆,还非要等到佃农赔了钱才愿意去,沈振辉过来喊了村长,村长带着人拉住了佃农,沈大福才带着沈振宇去了镇上。”

        沈云兮没有说话,她默默地给黄婶夹肉。

        “哎,这读书人写字可都是靠的右手啊,沈老太太在想什么啊!”黄婶摇了摇头。

        “她要放弃沈振宇,支持沈文俊!”沈云兮头也没抬,“沈家没钱了,要供两个读书人压力太大了,不然沈家也不会将主意打到这些佃农的头上。”

        “沈文俊已经考中了秀才,沈振宇才是童生,所以沈振宇就被沈老太太放弃了!”

        “沈振宇做为童生,受的伤越严重,这些佃农得到的惩罚就越大,沈老太太的计谋就越容易得逞!”

        “不是吧!”黄婶嘴里的肉都要掉下来了,“沈振宇可是长子长孙啊!”

        是啊,子在前,孙在后,孙子再好,哪有亲生的儿子好呢!

        “不过我听村长说,佃农的租子四成可是上头规定的!”黄婶又说道,“所以这件事分明就是他们沈家有错在先!”

        “沈家有错,但是佃农也不能打人,所以这事还是让衙门去判决吧!咱们还是种好冬麦最重要!”

        “哈哈!云兮你这丫头说的没错!哎哎哎,别夹了,一会儿我家老大媳妇要来送饭,我要吃的少了,她还要不开心呢!”黄婶笑呵呵的阻止了沈云兮给她夹肉。

        沈云兮拎着空食盒往家里走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了那辆骚气的马车,肯定是夏逸帆来了。

        沈云兮推开院门,夏逸帆和穆承霖坐在院里的凉亭下,喝着桂花茶,说着话。见到沈云兮回来,夏逸帆连忙站起,让沈云兮坐下。

        “夏老板,今天这么有空,亲自跑一趟,不知道所谓何事!”沈云兮不客气的坐了下来,这个家伙,不会是因为她这段日子没有新鲜的食谱推出,就过来找她的吧!

        她不敢像之前那样搞了,她可没忘记夏逸帆当时看她的那个眼神。

        “沈家和佃农闹事的事,你听说了吧!”夏逸帆一眼就看出了沈云兮所想,果然,这个丫头还有不少食谱,是自己太沉不住气了,把人给吓住了!

        “刚刚听说了,不过具体怎么回事还不太清楚!”沈云兮如实回答。

        “沈老头沈老太仗着自己是地的主人,私下里克扣佃农的租子,于是佃农就上门闹事,双方发生了争执。”

        “在争执过程中,大家都有些擦伤,但是最严重的是,沈振宇的右手腕,粉碎性骨折!”

        “本来这事不算大,各有各的责任,相互赔偿就行了,可偏偏沈振宇是一个童生,他以后算是不能拿笔写字了!”

        “那这也用不着惊动夏大老板吧?”沈云兮看了眼夏逸帆,夏逸帆喝了口茶,说道,“可如果这是有人故意为之呢!”

        故意为之?

        沈云兮想起了刚刚和黄婶的对话,沈老太放弃了沈振宇。

        “难道说,沈振宇的手腕?可那么多人在,怎么做到的?”众目睽睽之下,沈老太是怎么让沈振宇受伤的,又是怎么让沈振宇本人同意的。

        “沈振宇受伤后,一直不吱声,哪怕痛的满头大汗,也毫无表情,最后,是他的妹妹沈佳佳说出了实情!”夏逸帆说道。

        原来佃农只是和沈家的男人起了冲突,沈振宇做为读书人一直都被保护着的,可沈老太突然走到沈振宇身边说道,做为家里的男人难道不应该保护家里的女人吗?

        沈振宇没有沈文俊那么多的心眼,再加上沈老太在旁边推着他,他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这时一个佃农拿起了板砖,正准备拍过去的时候,他认出了沈振宇,准备收手。

        可就在这个时候,沈老太太一把抓住了沈振宇的右手腕,直接迎了上去。

        一个是向上的力,一个是向下的力,板砖还很硬,沈振宇的右手腕当场就不行了!

        “沈佳佳说出这些的时候,沈振宇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沈老太不承认,佃农、沈振宇的父母都要找沈老太算账,整个医馆都是乌烟瘴气的!”

        “所以就惊动了衙门,他们想要来现场看看,正好沈家还有几个不太懂事的孩童,孩童一般不会撒谎。”夏逸帆说完,又喝了一口桂花茶,满意的咽了下去。

        “衙门那里你很熟?”

        夏逸帆愣了下,“我们酒楼有个小二,特别八卦,衙门的捕快刚出门,他就跑过来告诉我沈家的事,我这一听青木村嘛,好久没来蹭饭了,顺便吃个瓜!”

        沈云兮眯了眯眼睛,这家伙是在告诉她,如她所愿,他盯上了沈家了,所以,她也要拿出诚意吗?

        wap.

        /90/90646/19903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