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惨遭陷害

第五十章 惨遭陷害

        今天黛杏回宫了,傅景萧就回家里去了,去看看父亲母亲,傅允清也早早起来准备这些事情,

        看着他们回来,兰慎宇格外开心,毕竟要过年了,回来热闹,傅允清忙完了便想要回去,白若渠直接去请旨,来到了,傅允清的司里,看到她坐在上面没有精神,白若渠拿着令牌晃了晃说:

        “是谁在上面,没有精神啊”

        “啊渠,你怎么来了”

        “哎呀,这是什么东西啊。啧”

        “令牌啊,你这什,,”

        突然想到了,拿着令牌就是要带她出去,她便笑了笑说:

        “你去找皇上了”

        “当然了,看到了某人每天对着桌子发呆,看得我心疼,走吧,带你回家”

        “嘻嘻嘻,,谢谢你,啊渠”

        他便扶着傅允清起来,然后准备回家了

        纯贵妃站在外面的亭子下面看到了他们走过去的时候,她便笑了笑:

        “真好,找一个一生一世相爱的人,真的很好”

        她脑海里想到了第一次遇到了兰慎祈,那时候她就已经确定了他,可是后面自己的失误,弄错了,

        这时淳儿走过来,拿着衣服给她披上,纯贵妃说:

        “淳儿,你也快到年龄了吧,看来本宫得帮你找一个夫君了”

        “娘娘,奴婢不想嫁人,娘娘,奴婢已经认定了娘娘,自从那次娘娘救下奴婢,奴婢就已经发誓这辈子就伺候娘娘一辈子”

        “傻淳儿,哪有女孩子不嫁人的,放心,本宫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谢娘娘”

        傅允清回到了家里,看到了家门口干干净净,家里的管家早就换人了,一个中年的大叔走了出来,行礼一下:

        “见过二位,请问二位是?”

        “傅叔,他们是我二姐跟我二姐夫,”傅景萧

        “拜见王爷,尚司大人”

        “傅叔,您不用多礼”

        “三弟你怎么出来了”傅允清

        “这不是怕你们回来了,我可是每天都等着”傅景萧

        “走吧,我们进去吧”

        傅府也不算小,毕竟太守的府邸,一进去家里早就变样子了,傅允柔早就到家里了,已经坐在喝茶了,还有她的儿子,余烨荣,已经开始会学走路了,但是还是被抱着

        看着一家人幸福的在一起,傅允清多么希望这一刻就这么停止,余少时走了过来揽住白若渠肩膀,要带他去喝酒,要好好灌他

        傅允清笑了笑把他推出去,随后便走过去加入一起聊天

        兰慎祈毒性又发作了,特别难受在地上打滚,于太太医连忙给他施针好多了

        “王爷,您为什么要这么硬撑”苏较

        “闭嘴,把药拿来,拿冰水,,,,快!快点!!啊啊啊”

        就这样,他躺在了冰水里,冰冷刺骨,他还是忍住了,为了能每天看到傅允清,他很开心

        傅允清坐在傅允柔的旁边,陈秀霞也坐着笑了笑:

        “难得这太守府这么热闹,允清你都好久没来了”

        “是啊,想想也快一年多没有回来了,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了”傅允清

        “就算再多事情,也要照顾好自己,允清,别太累了”傅允柔

        “是啊,在怎么样,身体最重要的,待会我叫人熬了参汤,要多喝点”

        “知道了,谢谢娘,”

        “该吃饭了,三位夫人”白若渠大喊

        “来了来了!”傅允清

        于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吃饭,白若渠也打算好了,等这次事情过去后,就要提亲了,他从小没有父母,孤孤单单在自己的府邸长大,因为他的父母都是英雄,战死沙场,那年才五岁,所以这次他要风风光光的把傅允清娶进来

        夜晚降临,兰慎宇在宫里突然梦魇了,晕晕沉沉的,曹公公已经叫人来看了,宫里没几个人知道,兰慎宇:

        “沈太医,孤问你,孤还能活多久”

        “皇上!这”

        “但说无妨,孤不会怪你”

        “回皇上,一年多余,可是这药效为何没有起作用,反而加重,皇上这!”

        “看来孤已经知道了,这宫里已经有人不想让孤活下去了,今晚的事情不许传出去,”

        “是,臣遵旨”

        第二天,傅允清回来了,花麒被抓了,抓去,傅允清一进宫就被抓走了,听说昨晚皇后喝了花麒拿过去的人参汤就中毒了,昏迷不醒

        白若渠听到这个消息立马赶过去,路上遇到了兰慎祈,两个人就一起过去了

        颖妃在照顾她,贤贵妃过去书房,傅允清被压在书房里,所有的文武百官都在,贤贵妃愤怒:

        “大胆傅允清,居然敢对纯贵妃下毒,你该当何罪”

        “微臣没有,这件事情,还请皇上明察”

        “允清,不是这种人,皇上,臣妾可以担保,认识她这么久以来,做什么事情,皇上您知道的”纯贵妃

        “纯贵妃你不能偏袒啊,后宫人人都知道你跟傅允清关系很好的,她现在能下毒害皇后,说不定下个就是你”

        “贤贵妃娘娘,您口口声声说是微臣下毒害皇后娘娘,那么请问您亲眼看见了吗,您有证据吗”傅允清

        “你,本宫,本宫确实没有亲眼看到,但是花麒是你的人,一看就是你指使的,傅允清你还敢狡辩”贤贵妃

        “皇上,微臣,臣弟拜见皇上”两人同时进来异口同声

        “皇嫂,您口口声声的说允清下毒,您没有证据,又没有证人,口说无凭,只凭一个花麒,您就这么断定吗”兰慎祈

        “皇兄,证据这不就是来了吗,”

        黛云带人去搜傅允清的房间,结果,搜出来了小玩偶,上面还有针插着,还有生辰八字,

        这摆明了就是要害她,兰慎宇已经不知道怎么救她了,白若渠看到后,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皇上,微臣没有做过此事,有人要陷害微臣,没想到已经万事俱备了,”傅允清

        “傅允清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物证都在了,你还能怎么说,皇兄,这个是臣妹去傅允清房间里搜出来的”黛云

        “皇上,这个玩偶微臣从来没有见过,也不是微臣的,微臣是冤枉的,求皇上明察,”

        “傅允清你怎么证明这个不是你的”兰慎宇

        “皇上,众所周知,微臣不会女工,那么这个娃娃微臣怎么可能会做出来,微臣虽然不懂女工,但是针线还是看得出来,这明明就是绣何针,在整个皇宫里,没有什么人会的,只要找出来,问一问就知道了”傅允清

        “万一是你找人做的呢,傅允清你这人心思缜密,何尝不会这么做呢,而且你说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谁信啊”黛云

        “微臣冒着生命危险找人做一个绣何针的娃娃,这不是不打自招嘛,宫里没几个人做,微臣故意漏这么大的破绽吗,公主,您好像有点刻意了”傅允清

        “公主,就算允清,要害一个人,也不会傻到自投罗网吧”白若渠

        “黛云,不要胡言乱语,闭嘴”兰慎祈

        “你,傅允清,皇兄”黛云

        重重,先把傅允清关进慎刑司,”兰慎宇

        “皇兄,你这”黛云

        “退下,不许再说了”兰慎宇

        “皇上,皇上求皇上,请皇上给臣一点时间,臣一点能找出凶手”白若渠

        “皇兄,臣弟愿意协助啊渠一起找出真凶”兰慎祈

        “这件事就交给你们去办,务必找出来,就这样退下吧”兰慎宇

        傅允清就这样被,压走了,白若渠一脸担心,他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个人

        相看一眼,仿佛在说别害怕,可是傅允清走后才发现自己真的怕了,

        兰慎祈一把拉住黛云,把她拉到后面的殿里低声的说

        “黛云,你是我的妹妹,你做什么事我都知道,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明白了吗,如果是你,我

        “”一定不会放过你”

        “皇兄,你也不相信我吗,这件事明明是她傅允清!”黛云

        “允清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不许胡言乱语”

        “这个贱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皇兄我才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

        “你闭嘴黛云你怎么变这样了,看来你还是老样子,”

        “皇兄,我们才是兄妹,你不能受了外人威胁,这个傅允清,一定要除掉。她是个祸害,是个狐狸精,我就应该那天把她推下水里,活活淹死她”

        “什么!你对她做什么事了”

        便给她一巴掌,就这一巴掌,黛云都没想到,从小到大兰慎祈都没有打过她,她也没有挨过打没想到今天居然为了一个傅允清,

        “皇兄,你打我,你,你,你居然为了一个傅允清打我”

        兰慎祈也后悔,可是她居然说出这种丧尽天良的话,忍不住了

        黛云,直接跑开了,回到房间里,愤怒的把桌子翻掉,狠狠地说:

        “傅允清,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来人,吩咐下去,慎刑司对傅允清用邢,哪哪都可以,就是不能断气!”

        “是,公主”

        傅允清穿着白色的衣服,首饰都没有了,关在牢里,跟花麒一人一个房间,

        傅允清就坐着呆呆的看着,她在想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害她,

        花麒站起来向她走过来:

        “大人,我们会不会死啊,”

        “不会的,傻花麒,别乱想,好了,好好休息吧,要相信啊渠,他一定会找出证据!”

        “嗯,我相信,王爷一定可以的”

        这时,一些嬷嬷走过来,还有几个慎刑司的侍卫,应该是说好的

        对开门,把她拉出去,花麒一旁大喊着:

        “住手,你们干什么,皇上没有说用邢哪你们干嘛,放开我家大人,”

        “放开我,放开我,我的皇上亲封的尚司你们敢动我嘛”傅允清

        说这句话出来停下来动作,崔嬷嬷走了过来:

        “尚司大人,是,奴婢们不动你,那奴婢就动她”

        便走过来,把花麒拉过来,一把摁在水里,两个人把她摁进去,其他三个人站在旁边看

        傅允清被关在牢里,大声喊着:

        “不要,放我出去,皇上没有说可以滥用私刑,你们这是屈打成招”

        “大人,您怎么说就不对了,奴婢们是奉旨刑事,把她拉出去,快说的到底是谁指使你害皇后娘娘的”

        “不是,不是,不是大人,我们,我我们没有做过这件事情”花麒

        “不要,花麒,不要啊,放我出去,花麒住手,”傅允清

        “来人,在摁下去,小贱人在不承认,弄死你”秦嬷嬷

        “秦嬷嬷,!!今日之事,来日,本座定会百倍奉上!!!!!”傅允清

        她发怒了,她忍不住了,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些嬷嬷有点害怕,秦嬷嬷走了过来挑衅说:

        “哟,尚司大人,如今您都自身难保了,还能怎么样啊,拉出来,邢棍棒”

        便把花麒平放在椅子上,然后把腿绑在椅子上,用棍打她的腿,在打她的腹部之类

        她直接吐出血来,哭着说:

        “真的,真的不是我们家大人,不要冤枉她,”

        “花麒,不要,不要!!!”傅允清

        “嘴真硬,来人,接着打!”秦嬷嬷

        白若渠带着人来到了御膳房,发现了参汤里面,都是好的,没有什么药品,可是为什么中毒

        而兰慎祈来找宫里的绣何针工法的婢女,可是都发现那些都已经出宫了,没有在了,那这个从哪来,而且昨天刚好傅允清出宫

        这不刚好对上,已经计划好了

        纯贵妃跟颖妃两个人也不是闲的,也开始查找宫外的人,。

        就连曹公公,也在帮忙

        /133/133768/32127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