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等你一世一生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逐渐的失去

第六十二章 逐渐的失去

        自从那日回来后,白若渠便抓紧时间起来查案。叶风还没醒过来,牢里司马烨已经打点完了,太医也去看了

        明扬得知事情后,便派人来到牢里准备要杀了她,但是只能默默的准备着

        这几天白若渠寸步不离的保护叶风,叶风缓缓醒过来:

        “咳咳,公子,我好像看到了叶将军还有一个蒙面女子,可是不知道是谁”

        “蒙面女子,?看来这个女的是见不得人了,至于叶明德他们,我知道,你先好好休息吧”

        “多谢公子,”

        白若渠便出去了,

        叶明德知道事情瞒不住,便早就跑了,明扬也在烧信封,

        这时,司马烨立马带人来搜,因为白若渠已经知道事情了,

        明扬急急忙忙的,手忙脚乱,突然门被踹开:

        “啊!”

        “明扬郡主?你可真大胆,来人把她带走”蒋岑

        白若渠他们晚去一步那边都没有人了,只能拉着明扬回去

        大牢里,傅允清靠着墙壁,这时一个官兵走了进来,傅允清睁开眼:

        “看来,你是忍不住来杀我灭口了吧”

        “哼,傅大人,只能怪您这辈子投错胎了吧,下辈子找个好的人”

        “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那个人立马开锁冲进来,傅允清忍着痛,站起来,跟他打起来了,那个人手拿着刀,一直砍她,傅允清只能躲,突然,她捏着住了那个人的手脉,用力一拧,那个人痛的立马刀掉下来了,

        傅允清把那个人踢到一边去,捡起刀,后退两步,摆出姿势,

        “怎么,你已经要输了,还打吗”

        “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

        那个人冲过来,傅允清本想留活口也就没有下死手,谁知,那个人突然从另一个袖子里掏出匕首,傅允清来不及躲闪,闭上眼睛

        “刺”的一声,傅允清睁开眼睛,感觉不到疼痛,她往旁边一看,原来是白若渠,他握住了匕首,差点就插进去傅允清的腹部

        白若渠一脚把那个人踢到墙上,他快速的拿着棍子夹在那个人的嘴上,怕那个人自尽顺便拿着旁边的被单,给他绑起来

        又迅速来到傅允清旁边,紧张的关心她:

        “怎么样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哪里痛啊”

        “我,我我没事,啊渠,你别太紧张,把他带过去见安王吧”

        “恩,我扶你,来,来人,把他带走”

        “是”

        大殿上,明扬跪在地上,低着头,傅允清被白若渠扶着进来,安王气愤的问:

        “明扬!你做了什么事你自己说”

        “圣上明鉴啊,臣根本就是被冤枉的”

        “是吗,冤枉你什么了,这些信封,难道是假的吗”

        便把那些信拿下来给她看,原来倩安早就偷偷的换掉了,

        “不是的不是的这些不是”明扬

        “父王,明扬勾结外党陷害离国的朝廷命官,理应处死”司马烨

        “烨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这么爱你,你不能这么对我的”明扬已经急的眼泪要掉下来了,

        “明扬,寡人问你你认不认罪,”

        “父王再问你话,认不认”

        “呵哈哈哈,认,!我怎么能不认,只要是你说的,我都认,烨哥哥,我从小到大,我都这么爱慕你,只要是你说的,我都听,自从这个傅允清的出现,你变了,你变了”明扬

        白若渠扶傅允清扶得更紧了

        “你错了,我对傅允清,从来就没有感情,只有救命之情而已,是你自己的心永远看不到光明罢了”司马烨

        “明扬郡主,只要你交代出背后的指使者,安王会从轻发落的”傅允清

        “你给我闭嘴傅允清,就是你,”

        “明扬郡主,请你放尊重点,你已犯下如此滔天大错,理当反思,”白若渠

        “明扬,你勾结外党陷害他人,又买通牢狱的人欲杀害他人,寡人念在你家满门忠烈,赐你全尸,如果你说出背后的人,可饶你不死”

        “呵呵,就是我,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干的,没有人帮我”

        明扬便拿着旁边的毒酒喝下去了,口吐鲜血没了

        傅允清看到这一幕,其实是她自己不想看到的,白若渠觉得惋惜的,没办法

        这时,安王走下来,一步一步走向傅允清他们:

        “白将军,傅大人,让你们受委屈了,没想到西域人居然如此的胆大妄为,来到我安国边境了,看来这盟不得不接了”

        “多谢安王”傅允清跟白若渠

        三天后

        这边事情终于是告一段落了,傅允清伤也养的差不多了,她也没有看到倩安,可能是被赶出去了吧,便也没怎么多想,

        包袱也收拾的差不多了,白若渠把那些东西各个都放在马车里,傅允清走出来,司马烨也跟出来了:

        “白兄,允清,那我就不送你们了”

        “司马兄,留步吧,如今安国跟离国已经结盟,回去事情也很多,有空来离国玩啊”

        “好,放心吧有空一定去,”

        “那我们先走了”傅允清

        “一路平安,保重”司马烨

        “放心吧告辞”傅允清

        “告辞了”白若渠

        两个人便上车了,白若渠扶着傅允清上车,便走了,司马烨看着车的背影也是有些失落的

        兰慎祈本来要去找傅允清的,结果路上又发病了,便在邕城停下来养病了,可是没想到一来这里却是长期干旱,没有粮食,可是朝廷本来就有分发,兰慎祈因为病便还没展开调查,

        这时,傅允清的车辆刚出城,有些是南下的流民,也有一些是因为土匪横行才被迫赶出来的

        傅允清看到这一幕触目惊心,白若渠握着她的手:

        “好了别看了,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很难受,别看了”

        “这些流民应该是从西域过来的,这个碧莲真的是疯了”

        “好了,反正人在做天在看,终有一天她会有报应的”

        这时,傅允清还是忍不住掀开帘子,看到了一个女子正在被几个男的围着,她立马喊到:

        “停车,叶风,”

        白若渠也看到了立马从车上跳下来,直接用轻功飞过去,把那些人踢开拿着刀示威着,傅允清立马跑过去,拿着斗篷围着她:

        “没事了没事了,姑娘安全了”

        “你们谁啊,少管闲事啊”其中一个男的

        “我还就爱管了怎么着,我看你们也不是什么流民吧,”

        那些人都有点心虚,拿着匕首出来,

        “我告诉你们在不让开,杀了你们”

        “我看你们是找死”白若渠

        叶风第一个冲,一个剑似的飞过去,那些人直接被打趴下,

        这时,傅允清仔细看了看,是倩安,她更紧张了:

        “倩安!你怎么这”

        “姑娘,?我不是,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便要跑,傅允清一把拉住她:

        “倩安,你别动,让我看看你受伤在哪里了”

        那些人被拿下后,叶风拿着绳子全部绑起来,

        一会儿后,倩安换上了好的衣服,脸上的土也擦干净了,

        傅允清走过来拉着一个人问:

        “我问你,谁派你来的”

        “什么什么,我们就是普通流民,”

        “好,还嘴硬,”便拿起叶风的剑放在他的脖子上

        “说不说,!”傅允清

        “说说说,我说,是一个男的蒙面的,他拿银两给我们,让我们这么做的”

        “在哪给你的,”白若渠

        “在前面的小树林里,其他我都不知道了”

        这时,五个黑衣人来了,其中一个放了毒箭,那些人全死了,就其中一个,傅允清把他拉起来然后把他扔在草丛里,

        黑衣人被叶风还有白若渠挡住了,那个人也跑了

        傅允清一个翻跟斗冲过去,帮着白若渠,一个人打一个,叶风打两个,白若渠也打两个

        这时,另一个黑衣人要放毒箭,倩安立马跑过去给她挡住了,立马口吐黑血,倒在地上

        “倩安!!”傅允清

        黑衣人看到了事情完成也跑了,傅允清一把过去搂住她:

        “倩安,倩安,你别说话了,怎么样”

        “咳咳咳,姑娘,咳咳,我这辈子遇到你,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了,我,我咳咳,我如果,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我一定要在遇到你”

        “好了,你别说这么多了,我带你去看大夫,”

        “没用了,我早就不想活了,我背叛了你,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咳咳,他们骗我说我的弟弟还活着,要我给他们做事,咳咳,我弟弟才能活,其实,我弟弟早就被她们害死了”倩安忍不住流下泪水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要说话了,我知道,我带你去看大夫,我还没带你去看京城呢”

        “我,我知足了,姑娘,你一定要一定要提防着你们离国的叶叶将军,他他咳咳,他就是咳咳”

        手便滑下去,没了,

        “倩安,倩安?你醒醒啊倩安,不要离开我,你醒醒好不好,你看看我啊,”

        “允清,允清,人死不能复生,允清”白若渠

        “为什么,啊渠,啊啊”

        傅允清痛哭着,便把她安葬在离国的边境内,她给倩安嗑两个头,“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你白白冤死的”

        白若渠也帮忙的收拾一下

        离国,傅允清第一个就是去她父亲的陵园,傅东海这辈子最爱的就是这个女儿,也最不放下她,

        傅允清想不到自己出去一趟回来就天人永隔了,

        傅允清换上了白净的衣服,头饰就一朵白色的花,也没怎么化妆,她烧着纸钱,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想好了要说什么了

        可是,她现在只有难过,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她一直哽咽的,她不想她的父亲看到她这么狼狈的样子,可是自己就是忍不住,

        天下起了缓缓的小细雨,本来就是冬季,下雨天更寒风彻骨,可是她好像感受不到了,她就是麻木的,

        这时,白若渠撑着雨伞一步一步走过来,给她遮雨,傅允清感受到了白若渠在,

        白若渠不说话,他只想安安静静的陪着她,他知道傅允清现在心里肯定很难受

        “以前,父亲在的时候,他总是拿啊姐跟我比,我还以为他不爱我呢,可是,他走了,我,我,我怎么就这么难受啊”。

        “没事了,有我在,以后有我陪在你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