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1805在线阅读 - 第六一二章 社会经济基础和新时代的文化倾向

第六一二章 社会经济基础和新时代的文化倾向

        大明1805正文卷第六一二章社会经济基础和新时代的文化倾向到了大公三十年下半年的时候,朱迪镧开始稍微有点纠结了。

        按照以往的惯例,皇子实训的过程中,要分别管过两个省级行政区。

        而且要求两个行政区的环境和生活习俗截然不同。

        如果朱迪镧的普鲁士的参政,能够算是省级实训的话,再加上西域布政使,就算完成了两次省级实训。

        那年底应该拿到尚书任命诏书了。

        但参政毕竟不是布政使,当初的朱靖垣的参政就没算,后面又当了两次布政使。

        如果普鲁士参政不算省级实训,朱迪镧就有可能要再跑一个省。

        结果还没有到年底,大公三十年十二月初的时候,朱迪镧就收到了朝廷和宗人府的消息。

        让自己直接回京。

        朱迪镧有点忧伤,难道真的要去当吏部尚书了?

        朱迪镧带上自己的家人,道别了自己曾经的同僚,乘坐高速火车前往应天府。

        朱迪镧在成年之前就离开了京师。

        没有出宫就直接出京了。

        所以原本在京师是没有自己的院子。

        不过既然要回来,那宗人府就得专门给安排院子了。

        安顿下来之后,朱迪镧马上进宫去见父亲。

        朱靖垣这些年已经很少去三大殿了,也没有在京师周围修建另外的行宫别院。

        平时就住在原有的紫禁城里面,办公室直接放在了乾清宫。

        朱迪镧被乾清宫的仆人带进办公室。

        朱靖垣从自己的椅子上站起来,来到朱迪镧身边上下打量一下。

        这孩子现在已经完全成年,身高来到了一米七八的程度,体型倒是不胖也不瘦的匀称状态。

        二十四岁的青年,总体看上去颇为沉稳成熟。

        朱靖垣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表情和语调都满是感慨的说了句:

        “当年那个熊孩子现在终于长大了……”

        朱迪镧不知道如何回答,心中念叨的是我宁愿不长大的,也不想你给我额外安排那么多活儿:

        “儿臣觉得……觉得继续当个孩子也挺好的,不用为天下事忧虑。

        “不过既然生在皇家,儿臣也不敢逃避责任。”

        朱靖垣听了前半句就无语,听了后半句之后颇为满意:

        “算你有自知之明,你跟我来看看这些……”

        朱靖垣招呼朱迪镧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这个堪称巨大的桌子上面摆着三面颇为巨大的显示器。

        都是6400x3200的分辨率,72分的显示器。

        七十二平方分米,长宽比是二比一,宽度相当于45英寸显示器,长度相当于55英寸的显示器。

        三个巨大屏幕上现在显示着一大堆各种各样的……东西……

        有的是最新的电影和游戏,有的是玩家在公开玩竞技游戏,还有绘画人物在跟观众聊天。

        有人在内陆荒野探索,有人在深山老林隐居,有人在经营家庭农场。

        朱靖垣等朱迪镧看清了屏幕上是什么之后就问他:

        “你觉得这些东西如何?”

        朱迪镧知道这是在考校自己,不过朱迪镧也没有深入的思考。

        反正自己不求拿高分,没有竞争上岗的意识。

        直观的说明自己的想法就行了:

        “儿臣觉得挺好的,是有益于百姓舒缓精神,有益于天下稳定的。

        “现在的大明已经没有了外在的敌人,内部的天下社会整体上也是高度稳定的。

        “在这种状态下,内部阶层和群体之间的矛盾,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了。

        “普遍的乃至过量的简单娱乐产品,是非常重要的平复和淡化矛盾的工具。

        “而依靠厂商,哪怕是体格庞大的官厂,也无力提供近乎无限的娱乐产品。

        “民间百姓自己的创造力,通过互联网平台创造的文化娱乐产品,很好的填充了这部分需求。

        “而这种创造行为本身,也在满足创造者自身的需求。

        “我大明已经实现了全天下的普遍工业化。

        “社会生产力相比十年前有了巨大的提升,相比三十年前更是有了天翻地覆的提升。

        “普通百姓的收入相比几十年前翻了十几倍。

        “普通百姓日常生活中的基础需求,基本都已经得到了非常充分的满足。

        “根据儿臣的了解,在全天下最为富裕和均衡的地方,金钱的影响力甚至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消退。

        “就连商人都开始攀比书画和文艺作品,开始攀比互联网追随者的数量。

        “就和古代士人比拼诗词曲赋一样……

        “大众百姓已经开始普遍产生更高级别的需求,也就是取得成就并获得社会认可的需求。

        “这种简单的民间艺术创造,让人获得社会认可的难度,降低很多个层级。

        “虽然出现了少数哗众取宠者,但是朝廷的引导和管理很到位。

        “父皇的指点更让朝廷规避了大量的负面影响。”

        大明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面,科技和工业发展长期处于严重偏科状态。

        在地域和门类上也不均衡。

        因为朱靖垣这个引导者本来就不是全知全能,对于行业的指引就不可能面面俱到的。

        最初主要是拉着钢铁、军事、化工、半导体等关键行业迅速向前。

        这些产业首先爆发出了远超正常时代的发展速度。

        然后它们再去带动其他的相关产业,带着受到间接影响的产业,加快各自的发展速度。

        最近的二十年,尖端产业当然还在继续发展。

        但是技术密度越来越高,前沿的研究越来越深入,也越来越难以直接普及。

        除了微处理器等少数产业外,与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远。

        这就让其他常规工业逐步追了上来。

        直到大公三十年代的时候,才真正实现了全天下的普遍工业化。

        就算是北殷洲和西墨洲,也有了大量的常规工厂和商行,能够生产具有地方特色的工业产品。

        大明现在工业品的供应数量是异常充沛,产品类型相对丰富,价格也颇为低廉。

        现在全天下都是统一的市场,没有出口导致的外来货币冲击。

        大明也不重视甚至压制金融产业。

        没有全面的自由的证券交易市场,不鼓励也不支持发展各种借贷产业。

        大明的工厂和商行无法获得超过注册股本的贷款和订单。

        工厂和商行有多少资产才能去做多大的生意。

        禁止和打击任何形式的金融杠杆。

        所有人要赚钱,就只能搞实体工厂和商行,而不能炒作金融产品。

        保险行业都不对民间开放。

        这一系列的政策和规定,在朱靖垣前世的人看来,肯定是严重限制经济发展的。

        没有自由的民间投资的驱动,各种产业怎么建设和发展起来呢?

        从金融的角度看,大明存在一大堆的问题。

        很明显是一个持续通货紧缩,民间投资持续低迷,行业经营限制众多,完全不正常的市场。

        但是这个世界生产出来的物资异常丰富,还能够正常的在全天下流通。

        四大产业集团甚至会赔钱运输货物到需要的地方。

        因为他们不是常规的纯粹的商业集团,而是朝廷管控的社会基础物资保障机构。

        大明本来就没走金融和投资驱动的美式自由市场的路。

        而是类似苏式计划经济作为绝对的主体,加上局部私有市场作为补充的形式。

        特别是在天下全面统一之后,四大产业集团的统计口径也在变化,越来越注重最终产品数量和质量。

        而不再以产业盈利能力和物品的市场价值为首要目标。

        因此大明也没有大幅度的通货膨胀,同样也从未出现过大规模的货币贬值。

        大明官厂正式工,月工钱起步一百银钞,按照以前的购买力折算的话,似乎相当于一万元人民币。

        但是拿到一百银钞的大明工人的生活水平,肯定是远超前世有一万工资的工薪阶层的。

        大明工人首先基本都是没有房贷的,市场上也没有价格高昂的进口产品。

        大明的工业生产能力与朱靖垣前世全世界加起来基本相当。

        但是全部原材料来源和市场都在“国内”。

        无论是传统的汽车和家电,还是新兴的计算机和手机,都在迅速变成“廉价工业品”。

        类似朱靖垣前世那种十万以内档次的汽车,平时也就卖三百银钞的价格,相当于前世三万人民币。

        官方工厂的顶配计算机,现在的发布价格都已经降到一百银钞以内了。

        产品清仓的时候通常会直接再打个对折。

        主流产品只有三十银钞左右,而且能运行市面上几乎所有程序。

        智能手机通常都在十银钞以内,跟朱靖垣前世两千块的手机没啥区别,最高端产品不超过四十银钞。

        大明在全天下的大工业化,建设的大量工厂吸纳了海量的普通人当工人。

        更重要的是普通工人就能维持体面舒适的生活。

        大部分普通人的孩子,只要在免费的小学时代,发现天赋不是特别好的,从一开始就不考虑大学。

        最大量的普通工人子弟,在小学毕业之后就直接去学工匠了。

        普通人没有形成一定要上大学的认识,学生从小学毕业就开始大规模的分流了。

        再加上朝廷格外注重教育事业,在全天下普遍建设公立学校。

        升学和教育压力自然也就高不起来了。

        大明人没有普遍的强制医疗保险,但是大明的医疗也是社会基础保障产业。

        费用比朱靖垣前世医疗报销后高不了多少。

        前世美式的市场化医疗,是先拉高医疗基础费用,再用医疗保险压下来,产生了高额的gdp。

        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金融产业。

        大明的天下是一个基本不依赖金融产业运转的工业化世界。

        是一个基本没有资本泡沫的世界。

        现在甚至出现了朱迪镧所说的,在大明最核心的普遍富裕的地区,金钱影响力开始消退的迹象。

        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投资当东家。

        有能力当东家的,投资的产业发展起来之后,也很容易被四大产业集团入股乃至收编。

        这些创业者手里留下一大笔钱,然后就没有什么好做的了。

        关键是大明还不鼓励他们搞金融,他们的钱只能用于实际生活上的花销。

        大明的传统文化,还不鼓励无限制的铺张浪费,而是鼓励搞慈善和回馈社会,鼓励追求文艺水平。

        他们这群人成了这个世界上最新一代的有钱又有闲还有能力的人。

        所以开始追求其他层面的成就。

        大明的传统文艺体系,存在天然的竞争和娱乐性质,也很快就被很好的发掘了出来。

        在这样的社会发展阶段,对于互联网上出现的各种新东西,朱靖垣要求朱迪镧来评价一下。

        朱迪镧比较随意的概括的说了几句,但是没有继续往更加具体细节上做分析。

        朱靖垣对朱迪镧选的角度还算满意,对几句话就结束了不满意。

        朱靖垣抬起右手,指了屏幕上的几个动画人物:

        “你说的具体一点,比如说这种电子皮影……

        “最初说是参考了皮影戏的形式制作做出来,通过互联网在计算机屏幕上表演用的程序。

        “就像模拟世界始终以互动和参与为最高目标一样,它也迅速超脱了皮影戏原有的单纯表演的形式。

        “开始以相对固定的人,扮演相对固定的虚拟角色,与互联网上的观众直接互动。

        “戏曲应有的故事情节,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变化,甚至开始衰退。

        “特别是相关技术公开,大量的普通人参与其中之后,很多个人扮演者的表演越来越随意。

        “很多已经完全没有剧本了,就是单纯的跟观众们聊天,或者随便看点什么东西。

        “在我看来,这种人已经不是传统演员了,而是在玩虚拟角色扮演。

        “最离谱的是,有男人在男网扮女人,也有女人在女网扮男人,还受到了非常高的追捧。

        “但是我查了一下户籍,大部分皮影表演的人的形象……一言难尽。

        “同时在调查中发现,还有女人用亲属的男人账号,在男网说自己是男人然后扮女人表演。

        “当然也有反过来的,男人用女人的号,在女网说自己是女人,然后假扮男人。

        “对于这种事情你怎么看?你觉得朝廷应该用怎样的态度对待?”

        大明的网络登记和使用是实名制的,但是这个实名制是用户对服务商和管理机构的实名。

        但是普通用户之间交流时,也是没办法直接看到对方的真实信息的。

        相当于车管所和交警,看到了一辆车的牌子,就能直接查数据库,得到车的信息和主人的信息。

        但是普通人看车牌就是几个数字,无法直接了解所有者的其他信息。

        普通人绝大多数时候连车牌都看不到。

        基本没有人直接用身份编号当网络昵称,绝大多数都会另外取一个字号。

        就像朱迪镧常用的互联网昵称是金陵六十四公子。

        别人一看这名字,就觉得他肯定是全家族同辈兄弟中排六十四。

        知道身份的人就明白他是亲兄弟中排六十四。

        但是,大明的互联网,仍然是男女隔绝的。

        所以在一个性别的互联网里面,是没有正常的合法的另一种性别的。

        公开假扮异性和假扮自己在假扮异性的事情也就出现了。

        就像大清京城内最初是不准有娼妓的,结果就出现了用男人接客的青楼。

        只不过互联网上没办法做生意,现实中也不需要找同性。

        所以大明的互联网上只是异性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