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鲁智深在荣国府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杨志军拳打吴用,贾琏舍命折倪二

第十八章 杨志军拳打吴用,贾琏舍命折倪二

        贾琏哪里忍得住倪二这般挑衅,更别说上月被倪二追打了半日,他心里也正窝着火,当下一手摁住吴用,拦下赵天梁赵天栋,即刻撸着袖子出去,怒道:“好啊!洒家今个就看看,你醉金刚是不是真个就是金刚!”

        倪二早就不耐多说,见贾琏过来,当先就吼了一声,已经一拳赶上,直往贾琏心窝里搠。听这劲力,这一拳若是砸得实了,管叫人期年下不得地。

        贾琏浑然不怕,抖索拳脚,将这搠心拳招架开来。倪二混迹市井,凭的就是一腔勇力,手中章法就着实乏善可陈。但奈何贾琏也是如此,与倪二半斤八两,他消磨了月余,左右寻不到良师,只每日自个瞎打熬身体,此刻只能将一手王八拳使得虎虎生风。

        待得两人你来我往十数个回合后,贾琏到底压不住倪二功夫老道,脸上已经教生受了几个拳印,却是苦也。

        “野道士,现在可知道爷是真假的金刚?”倪二喜道,他虽挨了一脚,但已然是占了上风。

        贾琏何时受过这般欺辱,登时气急,也全然不答,只舍命的扑上,一手揪着倪二就打。倪二因措不及发被抓住,走不开身,只得及时还了几拳回去,砸在贾琏头上。

        贾琏此人乃是天孤星魔君转世,浑身萦着一腔凶气盖世,他也任由倪二打,死命不放,发起了狠要同他一拳换一拳,拳拳到肉,叫旁人看来都只觉得生疼。

        铺中的茶客已经尽数出了看热闹,便是往来京都的游人都远远驻足来观望,各自惊了。“这个是哪里来的凶人?”

        吴用在旁,见贾琏身上已经见了红,已然不愿再看着,忙招呼赵天梁赵天栋动手。

        那与倪二同行的那汉子早有预备,提前将三人拦了,道:“几位且住了,你们若挨得住我三招,我放你们过去,若挨不住,且回去坐着,教他们恩怨自个处理。”

        吴用听了此话,仗着己方三人,免不了一番嘲笑,道:“说来好大的话,当心十月冬风冻了舌头,倪二是金刚,你还是佛陀不成!”

        见着贾琏挨打,吴用三人浑然不顾甚么江湖道义,一齐拥上。三人中,赵天栋最晓得打人事,他便先去抓那汉子的两手,暗想只要将手锢了,身上再压着个人,凭谁以一敌多都不过是笑话。

        赵天栋眼看着要捉住那汉子时,只见他微微侧身,竟直接避过,又一脚,将赵天栋绊倒在地。

        赵天栋讶然,还待要起,便觉得身上已经压住了两人,正是吴用与兄弟赵天梁。

        只一个回合,三人便被齐齐撂倒。

        吴用深埋八股文章半生,哪里见过这般的真功夫,估摸了一下敌我,顿时只觉得一股凄凉涌上心头。

        幸见这汉子未再有动作,吴用方才挣扎着站起,忙问道:“你是何姓名,似你这般的人跟着倪二未免可惜了些!”

        这汉子正是见贾琏穿着富贵,吴用如今穿着清高,所以才不愿太过得罪。见吴用发问,他便拱拱手道:“我乃辽东军户出身,姓杨名志,因这青色胎记,在老家得了个诨名,唤做青面兽。”

        赵天梁赵天栋此时亦是起了,因杨志下手极有分寸,所以身上都未有伤势。他们见杨志现下漏了姓名,便齐齐骂道:“兀那青面兽,可晓得我家二爷是何人!你今个敢这般举动,怕是寻死不成!若是二爷有甚损失,保教你阖家登时暴毙!”

        贾琏他是何人。荣国公府嫡子嫡孙,世袭一等将军之子,朝廷候补五品同知。

        贾家纵然是衰落,往来的也仍是四王八公的勋贵人家,岂是常人所能比?

        “家中只我一人,你等若来,我自受着就是,值甚么!”杨志听了赵家兄弟这般喝骂,回了一句便也不再答了。他虽不愿意再招惹权贵,但既然受了倪二恩惠,今日若是弃了倪二离去,岂是大丈夫所为!

        杨志仍然是拦着,横竖不叫三人过得去。

        不过,场中只说话的功夫,吴用同赵天梁赵天栋本来正有怒气,但这会儿却已然是不急了。他们不再想着撩拨杨志好过去,脸上都显出笑意。

        “二爷好威风!打死那厮!”

        杨志听得此言默然回头,只见贾琏不知何时已然是将倪二压下,竟占了上风!

        这两人方才纠缠多时,也不知各自挨了多少拳脚,贾琏凭着一身凶煞忘命的顶住,倪二却是一时气力不济事,以至身形不稳而倒地,叫贾琏瞅准了机会,上前用膝盖顶了倪二肺腑。如今倪二哪里还起得来。

        待贾琏往自个脸上砰砰两拳,倪二终于挡不住了,欲要讨饶,他终究是市井流氓出身,几时同人这般玩过命。

        倪二两手护头,慌声道:“野道士莫再打,上月的事情揭过便是了!”

        “呸!撮鸟!你叫停就能停手不成!”贾琏吐出一口血痰,又是一拳补上,才骂道:“直娘贼!上月我手脚不便才叫你追打了一阵,今番却是服也不服?”

        “服也服也…”倪二只顾护头,哀声答道。

        “这般,洒家方饶了你…”贾琏站起,他伤势也不小,浑身青肿,嘴角迸裂,此时放松后脱了力,只觉得头重脚轻。

        贾琏虽说凶狠,但亦是个有智慧的,早就瞅见杨志解决吴用三人的场景,见他尚在盯着,贾琏只得这般饶过倪二,没有再下死手。

        因担心杨志发作,贾琏从腰上掏出一银锭,扔在倪二身上,道:“记得今个这一遭打,我也不欺你,我吴用兄弟的账我替他平了,今后你这厮也莫再因此事纠缠,不然便小心我这拳头!”

        放下银锭,贾琏转身招呼吴用三人,赶着马车踉踉跄跄的就走,唯恐杨志出声留人。走出不过半里路,贾琏便已然是头一歪,因伤昏了过去。

        再有倪二这一边,他直起身坐在地上,握着手上沉甸甸的银子也不知是哭是笑,吴用先前借了他二十两,如今九出十三归的话倒差不多是手上这个数。

        半响,倪二爬起,也是吐了一口血痰,招呼杨志道:“兄弟你看,今个又是好开张,且来喝酒哩!”

        说着,倪二便进了铺子,喊店家上酒。

        这醉金刚,也是个浑人,虽处于红楼中,身上却竟带着一番水浒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