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鲁智深在荣国府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王熙凤竟做贤妻?吴学究恨离贾府

第二十三章 王熙凤竟做贤妻?吴学究恨离贾府

        见王熙凤还巴巴的看着自个,贾母将她拉近几分,笑道:“琏二如今不是终日同那姓杨的教头相处么,若要叫他归屋,你可顺着他些,待他们闹得累了,你送些吃食去,将那两人都夸几句,老话都说夫妻未有隔夜仇,不管琏二往前为什么搬去书房,你这样做他怎么也要念着你的好才是。”

        王熙凤见贾母叫自己先服软,有些不满,但又恐贾母细究贾琏搬进书房的原因,不免心中讪然。

        贾母接着道:“你也莫急着因这事郁闷,待这样几日后,我再把那姓杨的,还有那个姓吴的赶出府去,给你出气,然后拘了琏二在家收心。他要问起,你就推说不知,叫他都怪在我头上。等他无处可去时,再念起你的好来,自然就同你和和美美了。”

        王熙凤眼前一亮,及时应了声。没想到自个郁闷了几个月的事竟叫贾母这般解了。

        贾母见状,笑着点头,然后松开王熙凤的手,歪靠在身下的软榻上,道:“这事过后,你同琏二可要好好过活,别叫我这上了年纪的人天天为此操心。”

        王熙凤忙说不敢,又上前为贾母捶肩,小心侍奉。

        贾母当年从史家嫁到贾家,也是从孙媳妇熬起的,熬到成了贾府的老祖宗,熬到如今金陵四大家族的当家人都做了她的晚辈。若说起内宅手段,贾母哪里会比王夫人差,不过是因老了惦记着要享乐罢了。

        ……

        王熙凤听了贾母的话,心中大定,上午去东跨院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早早做完了差事,陪王夫人说话。王夫人见王熙凤恢复如常,也是高兴,心中隐隐猜测的那些事也不再提了。

        到了下午,王熙凤按照贾母说的,叫平儿捧了一份温热的莲子粥,两人一起到了大房的花园东院。

        贾琏去年请来杨志后,在花园中开了一片校场使用,叫身边的小厮都跟着操练,每日人声鼎沸,好不热闹。独有大房的刑夫人心疼那些被除去的花草,叫贾琏送上了两百两银子孝敬才罢休。

        王熙凤不喜这等场合,只面上不动声色的忍住了,将莲子粥摆在校场一边的桌子上,先呈了一碗,招呼贾琏过来。

        贾琏见王熙凤今天突然来了东院这边,心中也是纳闷,但下午操练了多时,此刻也有了胃口,过来后不用调羹,几口就将一碗下肚。

        见王熙凤拿了不少来,贾琏刚要开口,就已经见王熙凤笑道:“琏二,你那两个兄弟呢,我正好带了三个碗,唤他们也用些罢。”

        “他们两个都是粗汉子,便是连盆吃也使得。”贾琏笑着道,转身高声招呼吴用和杨志过来,自个陪王熙凤站着。

        吴用和杨志少顷都过来,各自从平儿手里拿了粥,吴用是个知道王熙凤的,笑道:“谢过嫂子了。”

        杨志还是第一次见王熙凤,也一口气喝了粥,拱手附和道:“谢嫂子送的吃食。”

        王熙凤微微躬身,未有逾越,一副贤妻做派,道:“不碍事,我听说两位都是有本事的,平日还请多担待琏二。”

        当下,由平儿分粥,王熙凤陪着,贾琏三人将一盆莲子粥都吃尽了。

        过后,王熙凤带着平儿收拾东西告退,说免得打搅他们。

        杨志未往王熙凤走的背影那边看,只摸着肚子感叹道:“以前不知,智深兄弟竟娶得这般贤惠的妻子,端得是福气啊。”

        贾琏只当他是在夸自个,哈哈大笑。独吴用摸了摸下巴刚养的胡子,面上不置可否,心中若有所思。

        之后七八日,王熙凤寻了贾琏数遭,或送些吃食,或送些醒酒茶。教旁人看了,只道他们夫妻和睦。

        贾琏依旧如往常般,回家进了书房后倒头就睡,浑然不知道自家妻子和贾母的谋划。

        这一日,杨志在外头用了早饭,甩着两只手雄赳赳的就往荣国府走。但这次到了黑油大门前,他还未进就被拦下。

        今日门口来了个尖嘴的管事,他见了杨志,已经先骂道:“你是哪里来的丘八,瞎了你的狗眼不成!知道这是什么人家吗,就敢往这闯!”

        杨志一时郁闷,也回骂道:“你又是哪里来的蠢物,满嘴喷粪,爷爷在这早进晚出的时候,你怕是不知还在哪里掏厕哩!”

        “你!”尖嘴管事气急,仗着站在荣国府门前,呼喝左右道:“来呀!给我打这不开眼的东西吗!”

        门口的人一时未动,他们如何不认得杨志是琏二爷的座上客,若是得罪了琏二爷可如何是好。

        尖嘴管事见半响无人动,直接骂道:“拿着府中的花销竟不晓得办事,只晓得挺尸。待等我告诉老祖宗,就请令打死你们中最后动的!”

        门口的人被管事一逼,只得动了,齐齐来打杨志。杨志眉头皱起,也上前就要动手,嘴中骂道:“一干不长眼的东西,今个也叫你们知晓我手段!”

        “杨志兄弟且慢动手!”

        一声大喝,叫众人都停了。杨志寻声去看,见正是吴用从黑油大门里出来。

        吴用匆匆上前,扯过杨志,低声道:“今个荣国府有了变故,里头老太君好似要发作我等,若不是我提前得了消息,恐怕随后就要被乱棍打出。如今消息我已经叫赵家兄弟去告知智深哥哥,我俩先去你那院子等着就是。”

        杨志听完,沉吟良久,终是离了虎视眈眈的荣国府门庭。

        门口管事见杨志识相离开,这才得意洋洋的吩咐了门口的人几句,转身踏入府中。

        两人回去路上,杨志心中郁闷,对吴用叹道:“如何突然就累及你我?此等大家,也端的是是非多。”

        吴用在旁,他之前虽表现的不甚在意,此刻却是冷笑道:“荣国府老太君竟敢小觑于我,却不知她那偌大的门庭中,除却智深哥哥外,全然没有一个男儿能看。区区如此人家,以我的手段,定要将他扰得天翻地覆!”

        杨志见吴用空口白牙这般说,当下就有些不喜,道:“吴用兄弟终不过一介举人,如何倒要国公府翻天?”

        吴用只是这般说,摇摇头,将话题揭了,并不作答。

        两人到了杨志家中,里面由贾琏调来的两个小厮还不知何事,见杨志突然归来,都惊了一跳。

        杨志在荣国府门口吃了瘪,看的这两人便已经碍眼,便将他们赶开,自个拿了壶酒陪吴用坐着。

        不多时,贾琏从荣国府中硬闯出,来到杨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