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鲁智深在荣国府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贾母召宴荣国府,贾琏对质王熙凤

第二十七章 贾母召宴荣国府,贾琏对质王熙凤

        贾琏当先大步到了门口,见兴儿还捂着半张脸跪着,贾琏瞪了打人的丰儿一眼,教她低眉顺眼的跪下。

        今天跪明天跪,你又不欠我的,跪起来有个鸟用…

        贾琏看着两人跪着只觉得烦躁,锤了自个额头两下,才说道:

        “兴儿你下去歇着,明个我拿银子给你养伤。”

        兴儿支支吾吾的应了,捂着脸下去不提。

        贾琏懒得处罚打人的丰儿,只回头看了王熙凤一眼,随后自个大步往贾母那边走,竟是不等了。

        未几,两人前后到了贾母这边,鸳鸯完成了任务,自个回贾母身后侍奉。

        贾琏到了后才恍然发现,今夜好似过年一般,荣国府上下的人竟然在贾母这边聚齐了。只较过年的不同的是,众人未有分桌坐,而是都在一副圆桌前坐着,都拿眼来打量进来的贾琏和王熙凤。

        大房老爷贾赦在贾母左手边肆意坐着,眼神神游,旁边站着继室刑夫人——贾府规矩,媳妇不能上桌。

        大房下面的长子贾琏、贾琏妻王熙凤刚来,正向长辈请安。未有成家的二姑娘迎春,她挨在贾母身边坐着,目光低垂。最后是贾赦庶出的二子,一向没有存在感的贾琮,坐在靠门边。

        二房老爷贾政在贾母右手边端坐着,看贾琏道目光带着几分审视,旁边站着王夫人。

        二房下面长子贾珠早逝,其妻李纨挨着王夫人站着,李纨身前坐着儿子贾兰。二房的大姐贾元春同庶出的贾探春都在贾母身边坐着,至于贾宝玉,依旧是在贾母怀中赖着,他佩在腰间的通灵宝玉,此时发着细细荧光,只是无人能见着。

        最后是贾政庶出的三子贾环,他同贾探春同为贾政的妾室赵姨娘所出,因赵姨娘身份低下,所以今日未有来此处。贾环同贾琮一般,在靠门边坐着。

        荣国府主子齐聚,照例还是得贾母先说话。

        贾母见贾琏和王熙凤跟两个闷葫芦似的,请安后都不开口,便将他们两人唤到身前来,先发作贾琏道:

        “你倒是也还知道回来,早上将自家的人竟打伤了数十。也莫叫别人说我蛮横,我此刻叫你说出个好歹来,若说不出,你受顿家法,去祠堂里面跪两天,请教一下祖宗什么是规矩!”

        贾母说完,搂着宝玉叹道:“大房都这般不成器,日后承了府中的爵后要是败了基业,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贾母声音不大,但也被大老爷贾赫听到。

        自个无故被骂,贾赦不敢同贾母发作,只冷哼一声,看着贾琏心中暗骂:“这混账东西……”

        贾琏哪里愿受这家法,真要去对着几块破牌位跪两天,怕是出来后人不傻也呆了,正和贾母的心意。

        贾琏自打进门后脾气就消去了大半,此时听得贾母发作了,他个性虽直,但也非是愚笨不知变通的人,脑筋一转,当下不再冷着脸,而是赔笑道:

        “老祖宗,今早是蒙北静王爷相约,所以我才出门的急了,而一干蠢物又只顾来拦我,不说是老祖宗的命令,若早说了,我定然来同老祖宗说清。”

        “北静王府?”贾母闻说一愣,她身后的鸳鸯上前,在贾母耳边说了一遭。兴儿是在何处把贾琏找回来的,鸳鸯方才已经打探清楚了。

        贾母听着皱了眉头,有些不满,冷哼道:“待我同北静太妃会面时会问的,若有假,便仔细你的皮。”

        反正如今祸首吴用和杨志都已经赶出去了,贾母将此事揭过,暂且不提,留着日后发作。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经过今日这么一闹,荣国府中上上下下都听到了风声,知道贾琏和王熙凤怕是夫妻不合。

        这事本不应该。不论是贾母还是王夫人,都是知道贾琏同王熙凤打小就要好的,如今顺势成了婚,本来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怎么反倒是不合了?

        贾母、王夫人,以及做样子的刑夫人,都是拿话来问王熙凤,想着把话说开了,免得扰得家宅不宁。

        王熙凤对着贾母微微躬身,当面抹了眼泪,然后才望着贾琏冷笑道:“还不是他,从年前住着书房到现在,真个是拿我当仇人看。”

        王熙凤原本以为自己服软,贾琏也该回屋了,不料今日吴用同杨志被赶出府后,贾琏竟然也打将出去,浑然没有顾及到她一番苦心谋划。

        贾琏见贾母看来,忙叫冤:“我如今要用心武功,再说了,最早还不是凤哥儿把我气出走的不是。”

        王熙凤回道:“我气你,不已经是同你赔了不是么!看样我到底是未有说错,你是真个小气。”

        这话叫贾琏几乎气到发笑,道:“我小气?谁家赔不是的人鼻子是翘到天上的,叫我伸手去捞都捞不到哩。”

        贾琏夫妻两人一时旁若无人的说着,教一旁同样是站着的王夫人忍不住了,当下冷哼一声,道:

        “莫嚷!长辈面前,哪里是你们放肆的地方。”

        贾琏夫妻是大房的人,但大房的刑夫人一向是个尴尬说不上话的,只王夫人积威甚久,叫王熙凤收了声,贾琏见状,便也是停了。

        贾母看这乱剧已经是捂了额头,叫鸳鸯揉着两侧。

        贾母心想这叫什么事,从来只听说府中的爷们管不住自己四处寻欢,害得妻子发作的,没想到还有因太能管得住自己,从而闹将起来的。

        最终贾母拍了板,将两人各打五十大板,呵斥道:“你们也真个是不叫人省心!现在那书屋拆了就拆了,琏二内书房不要了就是。反正我们这般人家不必去跟读书人抢功名,琏二你来西路这边重新挑一间作外书房。”

        “凤辣子回去给琏二认个错,请他回屋。左右不过是那两个通房闹起来的罢了,她们都是我早年的丫鬟,哪里是不知分寸的人。反正我不准你们再分房睡,真要闹得外头人尽皆知,你们还能和离不成!”

        贾母说了一通,场间人都静静听了,不敢打搅,见琏二和王熙凤两人都低着头,看样子是服了,贾母才满意。

        这时,眼看事情好似要落幕,人前忽的传来一阵嗔怪声:

        “琏二哥也真个是大煞风情的,留着凤姐儿这般的好人守着空屋。”

        贾琏听这话生疏,抬眼来看,正是在贾母怀中的贾宝玉嘟嘴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