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鲁智深在荣国府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贾智深凶相几露,通灵玉拉回人间

第二十八章 贾智深凶相几露,通灵玉拉回人间

        原来贾宝玉以往哪次不是府中上下的焦点,这次一是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贾琏身上,他心有不满,二是见美人熙凤垂泪,他便连带着嗔怪贾琏几分。

        贾宝玉天生异象,受着贾母万般宠爱,以至于阖府上下都顺着他的脾气,庶出的贾琮贾环在他面前,竟好似奴仆一般。

        不过贾琏是个不管那些苟且的人,见贾宝玉撩拨自个,当即训斥道:“好孽畜!就是这般同兄长说话的?”

        这话要放在别家,贾琏身为兄长骂一句下面的弟弟,自然没什么错。但这里是贾母主导的荣国府,贾琏这话一出,直叫满堂的人都惊了:元春、迎春、探春目光闪烁,贾琮、贾环瞠目结舌。

        王夫人听贾宝玉被骂,正想要出面替儿子撑场子,但立刻想到宠爱宝玉的贾母正在旁,便冷笑着看好戏。

        场间人多怪贾琏说话不妥当,一时间竟然只有二老爷贾政见贾琏教训宝玉规矩,在心中叫了声好。

        因贾政虽是宝玉生父,但平日自诩是书生君子,故一向看不惯宝玉这个只在道在脂粉里面混的儿子,此刻甚至想跟着训斥贾宝玉几句。

        这边贾母眼睛一瞪,已经指着贾琏鼻子开骂,怒斥道:“我还未曾死呢,哪里轮得到你在这摆这架子!再说难道宝玉说错了不成,你就不是个浑货?”

        贾琏眉头皱起,不做回答。

        贾宝玉是个无法无天的,以往在宁荣两府,除亲爹贾政外他怕过哪个,见今夜贾琏毫无顾忌的骂他,贾宝玉的脾气也是起来了,回道:

        “老祖宗说的正是嘞,本来女儿就是水做的骨肉,男人只是教泥做的,琏二哥却还不晓得温存,真个越发浊臭了…”

        “孽障!”

        贾宝玉还未说完,就有一声怒喝传来。这声孽障却不是贾琏说的,而是一旁的贾政见贾宝玉还在一味朝贾母邀宠,终于再也忍不住的出声。

        “不着相的东西,尽晓得说这等混账话,你自个就不是男子不成!”

        贾宝玉最怕贾政,当下唬得话也不敢答,只往贾母怀里缩。

        贾政还要发作,却被贾母喝止了,他这才只得垂了头,叹气收声。

        宝玉缩在贾母怀中,偷偷来看旁边的贾琏,眼中全然是不满。

        今天挨了贾政的骂,宝玉将贾琏给记恨上了。

        贾琏在旁自然看的是分明,他来了这边后顶上都是长辈,叫他发作不得,已是憋屈不已。眼下贾琏见贾宝玉还敢瞪自己,贾琏当即就恼了。

        “腌臜儿!再看时,我便叫你面上只剩得两个红窟窿!”

        想起贾宝玉往日作风,贾琏愈发看他不耐,又骂道:“平日只管叫嚣,你自个闻自个却不是浊臭么,都已近十岁,仍是在老祖宗怀里赖着,传出去好不知羞哩!还甚么‘莫失莫忘,仙寿永远昌’,倒是白糟蹋了那玉!”

        “你!”

        贾母一个不留神,贾宝玉已经是从他怀里出了,气鼓鼓到了贾琏面前。

        看着连头冠在内才只是四尺的小人,贾琏懒得和他动手,奚弄道:“你待如何。”

        倘若贾宝玉再年长几岁,就方才瞪他那眼神,贾琏少不得先报之一顿老拳再说。

        贾宝玉脸胀的通红,他几时被这般挤兑过,发了一声喊,竟将身上的宝玉摘下,直直的往地上一摔,哭喊道:“我不要这劳什子了!你这般说,我扔掉就是…”

        这番变故,惊得鸳鸯同琥珀鹦鹉等贾母侍女一拥争去拾玉。

        贾母看得贾宝玉动作已经是来不及拦,忙起身搂了贾宝玉道:“你也是成个浑货了!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

        因贾母起了身,陪坐的众人都起了,一发是过来围着。贾琮贾环挤着周端家的和王善保家的身边,瞅那玉碎了没有。

        那块玉全府上下都盯着,生怕有个闪失。以往贾宝玉但凡有脾气了,就作势要发作那玉,非叫旁人顺着他才是,贾琮与贾环不知吃了它多少苦头。

        没成想今个真的摔了!

        贾母忙着哄贾宝玉时,场中大老爷贾赦先发作了,对着贾琏破口大骂道:

        “狗东西!谁给你的胆子故意激他!”

        说着,贾赦上前两步,抬手就要来扇贾琏。

        “咚!”

        这一下未能扇成,贾赦的巴掌叫贾琏一手攥着,好似一把铁钳一把,叫贾赦进退不得,只觉得手腕生疼。

        贾琏眉间带煞,玉是贾宝玉自个扔的,关他何事?就只准贾宝玉撩拨他,不许他还几句么!

        贾赦纵是贾琏之父,贾琏又岂会受这一巴掌,他松开手一推,叫贾赦踉跄着后退,被刑夫人慌忙扶了,方才站稳。

        眼前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直教贾琏憋屈万分。此刻推开亲爹贾赦,他已然是发狂,将一干鸟事抛到脑后,终于不再顾忌任何干系!

        场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贾琏推开贾赦,这般已经是大逆不道,众人还未来得及因这行为吃惊,就又见贾琏上前几步,满脸凶相喊道:

        “宝二要摔了这玉,你叫我这做兄长的帮忙就是了!”

        说着,贾琏竟一把将鸳鸯拾起的通灵宝玉抢在手中,高高举起。

        通灵宝玉方才未坏,只是贾宝玉力气小,但叫贾琏这粗手粗脚的扔了,谁知道会裂成几瓣。

        一时间场间众人心都慌了,二房王夫人已经是哭喊着来扯打贾琏,并着一大家子无论男女一发上前,要抢回这玉。

        乱了,彻底乱了!一旁的王熙凤看着眼前这般乱象,心中后悔万分。

        贾琏发狠了要先摔了这玉,再直接打出府去,便是真个寻甄道长出家了,也好过头上终日顶着这一干狗屁长辈!

        但是,待拿住那通灵宝玉一瞬,贾琏只觉得一股清凉从头淋到脚。他一腔凶心竟是忽的消融了,教他直愣在原地。

        连贾琏举起作势要扔玉的手,也僵在半空中,将它保下。

        这般变化,全是因贾琏手中的通灵宝玉而起——原来,这通灵宝玉不是凡物,它同贾宝玉都是女娲补天石感悟红尘后转世而来,故通灵宝玉又名红尘宝玉。但碰了它的,便是积年和尚,心死尼姑,也要伸出爱慕红尘之心来。

        贾琏此刻便因碰了这玉,身上涌出的天孤星魔君凶气被它压下,将贾琏性情重新拉回人间。

        趁着贾琏愣神时,一道红装倩影扑入贾琏怀中,将他死死抓住,哭道:“你个天杀的,怎生的就要做这寻死的事!还不收手同我回去……”

        这人正是王熙凤,她没料到机关算尽,却几乎算了卿卿性命,今日贾琏要是真摔了这玉,引得金陵王家和贾母一同发难,往后府中哪里还有贾琏容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