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鲁智深在荣国府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北静王推心解愁,贾智深双送吴杨

第三十一章 北静王推心解愁,贾智深双送吴杨

        这般场景,叫水溶看来实在是诡异,贾琏是大房的嫡子,却好似不受贾赦的待见,反倒是和二房的贾政相善。

        水溶自然是不知。贾琏早上打府中的下人,下午斗府中的主人,抢了通灵宝玉,推了大老爷贾赦,将荣国府上上下下都闹了一顿。

        若不是水溶来的快,事情可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贾母这边警告完贾赦后,重新朝水溶说笑道:“王爷,琏二到底是年轻,在宫中无人帮衬怕是会惹祸,请王爷掌眼看看我贾家子孙可还有成器的?若有,老身就舍了这脸,也去进宫去求个龙禁尉或东宫伴读的差事。”

        在座的贾家子孙中,除了贾琏和已经袭了宁国府爵位的贾珍外,其余人都年纪尚小,只有贾宝玉已近十岁,勉强足以自理。贾母说请水溶掌眼,实际上只是看贾宝玉一个而已。

        水溶闻弦歌而知雅意,他早就听说贾家老太君极宠溺那衔玉而生的宝玉,当下就把贾宝玉也是夸了一顿,称他‘如宝似玉’。

        不过当今东宫太子之位不稳,水溶不愿沾染,话里话外的提醒了贾母几句,叫贾母只得作罢。

        水溶这次来贾家的原因是一时兴起为贾琏撑场子的,如今见目的达到,坐了不久后便说不愿打扰老太君休息,同贾母告辞。

        贾母带人将水溶礼送出荣禧堂,又叫贾赦、贾政以及贾珍带人再接着送出府。

        宁荣街上摆着北静王的浩荡车驾,水溶离了荣国府,在登车之前,把贾琏唤至身前。

        荣国府为迎接水溶到来,贾家众人都换了衣冠,独有贾琏依旧还是下午见水溶的那一身。

        这般情况下,就是水溶这外人,也看得出贾琏在荣国府处境不是很好。

        水溶打量贾琏两眼,见他脸上未有异色,笑道:“贾兄,我等生于官宦之家,既享得人间富贵,也受着礼仪拘束之苦。所幸你我都是男儿,若是掌权在外,则家宅自宁。宫中龙禁尉一事,翌日可来王府详谈,言尽于此,世兄当勉励。”

        贾琏点头应了,同贾家的几位当家人目送水溶上车,随王府车驾远去。

        待北静王车驾出了宁荣街,两府的人才各自散去,贾赦看了贾琏一眼,想起贾母警告的眼神,冷哼一声,当下转回花园东院,竟是不再去同贾母复命。

        贾政见了,未有多说什么,也轮不到他来管教兄长,便招呼贾宝玉等人回府。因见贾琏还停在原地,贾政便笑问道:“琏儿在想何事?可是忧心龙禁尉的差事难做?”

        贾琏闻言,转身摇头道:“回二叔,我只是觉得北静王年纪轻轻,却也忒老成了些。”

        贾政愕然。

        不多时,荣国府众人都收了,重新关闭中路大门。贾政贾琏等人回复了贾母,然后各自回去住处不提。

        王熙凤在家中洗了澡,往自己身上喷了香。因想起贾琏下午一直未曾用餐,就叫厨房办一桌酒菜备上,自个点起灯烛,披着衣裳等着。

        不知过了多久,平儿在门外道:

        “奶奶,二爷回来了。”

        霎时,灯烛照着王熙凤的脸又红了几分。

        …………

        三日后,朝廷派遣江南余杭将军府的钦差队伍南下,杨志领了六品营把总官身随行,去余杭将军府衙听令。

        吴用则补上江南海宁州知县,即日上任。说起来海宁州县治和余杭隔得不远,不过吴用因不便和钦差队伍同行,只能去到江南再同杨志相见。

        如今但凡知县、知府、道台等地方主官上任,必定先广而募集僚属,以防到了地方后无人帮衬,被衙门佐官吏员蒙骗。

        吴用同贾琏交好,贾家祖籍江南金陵,因出了两支国公,显赫一时,如今纵然国公府后人都在京都过活,贾家在金陵地界势力也依旧根深蒂固,这些本都是吴用在江南为官的助力。

        但吴用不愿接受荣国府馈赠,自己联络了科举时的座师,请了几个同门秀才后便要去上任江南。

        贾琏先送了杨志,再送吴用,直出了京都三十里外的驿站。兄弟交心数月,一时分离,都有些伤感。

        不过两人都不是什么伤春悲秋的风雅墨客,吴用在离去时只依旧不忘叮嘱贾琏道:

        “我南下后,哥哥当小心府中情况。两房老爷就罢了,我借住在荣国府中数月,看了个仔细,荣国府中只有女子端的是厉害。我见过的,嫂子、二房王夫人、还有那老夫人,都是手段过人之辈。便是下面的丫鬟,如鸳鸯、平儿,也是个惯会做人,挑不出差错的。还有我曾偶然见过府中大姐元春,好个端庄的人,只是一番心思,直教人琢磨不透,她若是男儿,我倒该惭愧了。”

        吴用这般谈及别家内宅的话,实则有些唐突。好在贾琏是个不拘小节的,只点点头道:“学究放心,俺已经拿到文书,明日就去宫中侍卫营报道,如今老太太正忙着巴结我嘞。”

        超品国公夫人巴结五品侍卫,这话也就贾琏说的出口。

        “哈哈哈…”

        吴用一阵长笑过后,终是拱手,正式作别道:“哥哥大智若愚,终究是吃不了亏的。但若是真有哪天受了鸟气,哥哥只管砍他娘的就是!我自来接应。”

        言罢,两人分别。吴用南下,去东南看海,贾琏归京,到帝京见龙。

        如今贾琏手续都已经办理妥当,龙禁尉腰牌服饰都下来,只等明日去侍卫宫廷。

        上一世他造皇帝的反,然后招安吃皇帝的饭。这一世却是先吃了皇帝的饭,至于日后还会不会造反,就要看郑屠夫几时出现…

        送走吴用翌日一早,贾琏在平儿的伺候下穿上龙禁尉服饰,拿着腰牌和文书就出了荣国府。

        赵天梁赵天栋两个早就备下马车,将贾琏一路送到皇城午门外。贾琏下了车,便打发赵家兄弟回去,自个昂首挺胸的大步过去。

        午门的羽林卫检验了贾琏的腰牌,便放他进去。进了午门后,贾琏连转协和门,景运门入内廷,到了乾清宫广场。

        乾清宫,就是皇帝的住处。

        贾琏早在水溶那处将位置记清,这时才没有迷路。乾清宫广场左侧有一片连房,每日都有内大臣和笔帖式在那办公,贾琏此行报道的侍卫处也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