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鲁智深在荣国府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贾蓉卖妻成好事,尤姐思出救可卿

第四十八章 贾蓉卖妻成好事,尤姐思出救可卿

        秦可卿无奈回转后,时间转至下午。

        贾家,宁国府中。

        尤三姐和宁国府尤大夫人虽然都姓尤,但其实是同母异父。当年尤母生得尤氏后改嫁,之后再生,方是得尤二姐、尤三姐。

        现尤父已逝,尤母便带着尤二姐和尤三姐依附着出家的尤氏过活,住在宁国府后廊里。

        尤氏既然已经出嫁,便难以兼顾婆家,加之宁国府上下一向以贾珍为主,尤氏这个大奶奶也实在是说不上话。故而,尤母住在宁国府中时,一干下人并不十分拿她当亲家婆婆看待,尤家过得也是有些拮据。

        这般情况下,贾珍本来就有意,又许是开头为了生计,亦或是为了富贵,尤母便为自个的女婿贾珍拉皮条,将尤二姐尤三姐尽数送上,供贾珍享乐。

        打这之后,尤母和尤二姐尤三姐每月都能宁国府中拿到例钱。

        尤二姐尤三姐两人起初懵懵懂懂,待得事到如今,便都是厌恶了这层不正当的关系。只是尤二姐个性逆来顺受,依旧无言承欢,而尤三姐越发泼辣,有了脱身之意。

        但宁国府上下具以贾珍为主,脱身不易,同时尤三姐也还未有找到离开后足以许身的良人,这事也就耽搁下来。

        这日,尤三姐从家里走出,心中一阵腻歪,只觉得身上又脏了几分。

        今日宁国府小爷贾蓉来了尤家,送上礼物,引得尤母哈哈大笑,立马叫尤二姐尤三姐陪坐。

        贾蓉那赤裸裸的目光落下,尤三姐怎能不晓得意思,但贾珍那边没有说话,尤母亦是巴不得,哪里能叫尤三姐说个不字。

        贾蓉面容清秀,待他拉着尤二姐尤三姐左一句好姨子右一句好姨子,带她们去说话,尤母又在后推波助澜后,终于是将事办了。

        尤氏只是贾蓉的继母,故而寻尤二姐尤三姐这两位年轻貌美的姨子快活,贾蓉未有觉得丝毫不妥。

        “唉……”

        尤三姐离家后在宁国府走着,最后倚靠在一间红漆抱厦外坐下,默然长叹。

        每天贾珍都会来这间屋子里面看账簿,现在也应该在里面。尤三姐失身贾蓉,有心要去寻贾珍问个明白,但临了了,不免索然无味。

        即便她算是贾珍的女人又如何,无名无分的,早该料到有此一朝,寻贾珍做主不过是个笑话。

        平心而论,以前贾珍若是要收尤三姐,她是愿意的。这偌大的宁国府都是贾珍一人的家私,贾珍本人长的不差,而且他还是宁荣两府并贾家二十房的族长,身份实在是高到没边了。

        但是如今,贾蓉向她伸了手后,尤三姐已是将这念头抛下。贾家的爷们喜新厌旧,大多真是一个样…

        尤三姐终究是没有进去寻贾珍闹。她在抱厦外坐了一会儿后,待要离开时,斜眼瞅见入门不过数月的蓉大奶奶从抱厦里面出来,低着头急走,叫人看不清面容。

        “是了…”

        尤三姐见到这般情况,立刻就有了明悟,现在哪屋里头可是有贾珍!

        贾珍是个枉顾伦理的,简直就是yin史里头的隋炀帝,怎么会不对秦可卿下手?

        同是苦命人,见秦可卿要落水,尤三姐徒然生出些快意来。人总是下意识见不得别个好的,尤其是在自个不如愿的时候。

        半响,尤三姐才将这股快意压下,在心中啐了自个一口:“莫不成你真的犯贱了不成…”

        看见秦可卿这般,尤三姐转而想起一人来,那人是当初往秦可卿家里下聘礼的,那天也是尤三姐第一次见到他——西府的二爷,贾琏。

        贾琏和贾珍一样,也是个不守规矩的,只不过是另一个方向。

        尤三姐暗道:“若是叫那人知道自个聘进贾家的媳妇被如此对待,怕是要来东府这边出头了。”

        尤三姐想到这,便起了身,朝着秦可卿那边追去。

        尤三姐跟上来的动作很快就被秦可卿身边的人察觉,小丫鬟宝珠脚步未停,悄悄对秦可卿说道:“奶奶你看后头,尤家的三姐追了来。”

        秦可卿入门数月,已经将宁国府上下的情况摸清,尤二姐和尤三姐与贾珍有染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太深的秘密。

        而正因为尤二姐尤三姐和贾珍的不洁关系,所以尤二姐和尤三姐虽然算是府中的半个主人,但稍有身份的人都是不愿靠近她们,例如那日贾蓉的奶娘李嬷嬷,今日的秦可卿、宝珠。

        但既然现在尤三姐追来,虽未出声留步,秦可卿也只好停下等着,免得旁人见了说她傲人。

        待尤三姐走近,秦可卿微微欠身,道:“见过尤三姨。”

        尤三姐见秦可卿这般生疏,也见怪不怪,笑道:“我们去你闺中说话,这个时候蓉爷是不在的。”

        贾蓉在哪儿,尤三姐心知肚明。

        一旁的宝珠护主出头道:“哪有见面就要往别个闺中去的,要是染了什么东西怎么办?”

        宝珠比秦可卿还小,不过十三四岁的豆蔻丫鬟,尤三姐不对她上心,又怎会把她的辱骂放在眼里。

        尤三姐也不回宝珠,只对秦可卿道:“我听书里说,但凡世上妇人,由你十八分的精细,被小意儿过纵,十个九个着了道儿。”

        这番话出自《金瓶梅》,指的就是勾搭女子那等事。男人若要采一朵野花,便为花儿遮阳、捧土,待花儿离不开了,事情也就成了。

        身为过来人的尤三姐一眼看破秦可卿的处境,此时说这话的意思是在骂——你也是个不干净的,在这里立什么牌坊?

        《金瓶梅》虽是禁书,但凡识字的都知道看,哪里禁得住。秦可卿现在听得尤三姐这话,浑身恍若雷击,幸现在还未真有事发生,不然待尤三姐叫破,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尤三姐见秦可卿眼中聚了水气,眼看就要梨花带雨,她便上前牵了秦可卿的手道:“走,只我俩知道,我同你闺中说话,你要听我的,我保教救你!”

        秦可卿这下方是点头,制止了小丫鬟宝珠的阻拦,两人一同去了秦可卿那边。

        秦可卿房中,一股香气弥漫,袭人而来,叫人眼饧骨软,横生倦意。

        不过现在尤三姐和秦可卿都不是睡的着的,秦可卿叫亲信丫鬟宝珠端珠去把着门,里头只留她们两人说话。

        待两个丫鬟离开后,秦可卿已经是泣不成声,趴在尤三姐身前,握着她的手哀求道:“三姨救救我!那等脏事若成,我…我还不如死了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