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鲁智深在荣国府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吴学究会面贾琏,将军府整兵预发

第六十三章 吴学究会面贾琏,将军府整兵预发

        薛蟠和李逵打斗翌日。

        杭州城,知府衙门。

        北静王水溶去年领钦差队伍南下,落脚在这里面,占去了大半个府衙,至今,已经是三月有余。

        上午,杭州府后衙中石秀兴匆匆来寻贾琏,笑道:“今个段将军又接了圣旨!”

        早间时石秀同水溶去了余杭将军府,正好看到了段奂规接旨的一幕,回来后便是同贾琏念叨开来。

        贾琏此时才刚起不久,闻说也是笑了,道:“又是朝廷来催他进兵的?他要是真动一动也好,省的我们在这闲得整日挺尸。”

        在杭州待了三月,终日只守着水溶在知府后衙晃荡,也难怪贾琏待得厌了。他原本还想着寻在余杭将军府当值的杨志吃酒,但打听到扬州早被段奂规派去湖州守备地方了,无奈作罢。

        因余杭将军府原本的水军尽灭,连太湖里驻军的东庭岛都被抢去做了贼窝。故待新任余杭将军段奂规上任后,便先只管埋头操练新兵,调遣地方,由着偌大的太湖叫水贼占据。

        初时还好,但一连如此过了数月,京都中的雍隆皇帝便是不耐了,已经下来数道旨意催段奂规进兵,剪灭水贼。不然叫太湖周边数万鱼户依附着一群水贼过活,说出去朝廷颜面何在…

        也正是因要等着段奂规和太湖水贼做过一场,才轮到水溶行那招安事宜,段奂规不动,水溶和贾琏石秀这些人就只好再在杭州待下去。

        石秀此刻见脸上的兴奋不是假的,笑道:“我听得王爷说,这次那段将军已经准备动手,他围了太湖,叫里面的水贼连啃了数月的鱼,吃得脸都酸了,最近已经有几股水贼忍不住上岸来。”

        太湖中水势复杂,素有‘七十二峰’、‘四十八岛’的说法,叫水贼们上来,总比官兵们进去要好打的多。如今水贼憋不住要出来,正是动手的好机会!

        石秀和贾琏聊着战局,都是手痒,也想去会会那些太湖水贼。

        这时,水溶忽叫了人来传令,让贾琏过去说话。水溶乃是钦差主官,贾琏听得传令,不好怠慢,便同石秀拱手离开。

        贾琏出屋,经门外走廊,过一道垂拱门,转到水溶所在处。进了门,堂前敞亮,屋中先有一中年男子在水溶左首坐了,同他谈话。

        这人贾琏也认识,正是金陵王家三老爷王子胜,王子腾之弟,贾琏要跟着王熙凤喊一句三叔。

        贾琏当即上前一一拜见,然后在右首坐下。

        水溶脸色带着阴郁,见贾琏落座了,叹道:“贾司马可知,那宋江前些日子上岸,抢了海宁州钱粮后扬长而去,已然不知下落。”

        宋江有心投诚的事,贾琏这几个月里已经和水溶说了。水溶初听时大喜,想着要从宋江那边做突破,便送了信去和宋江接触,只是却一直未有回音来。

        如今见宋江冒头出来,还打破海宁州去,水溶对宋江难免是失望了。

        贾琏听得‘海宁州’三字时,还不以为意,只是也厌烦宋江错过林如海留信的一番好意,便皱着眉说道:“太湖里水贼那般多,怎就他先忍不住上岸来,还跑去了海宁州…”

        忽的,贾琏止了声,想起来那海宁州好像便是吴用上任之地?

        一旁的王子胜尚且带着笑意,出声道:“宋江那等蟊贼想来是个吃不了官家饭的,这才白白错过王爷好意……”

        王子胜和水溶是有其他话要说,贾琏忧心吴用情况,便要起身离开。水溶叫他来本就是告之宋江先出头打朝廷县城的事,未再留他。

        贾琏连忙出得门来,身边的长随赵天梁赵天栋两人也不去叫,自个火急火燎的跑到马厩牵了马,出了知府衙门。

        余杭将军府也坐落在杭州里,海宁州失陷的事情应是军情。贾琏翻身上马,就想要去将军府那边打听海宁州具体情况。

        这时,路边却是有一个穿着破烂的人正好赶至,眼尖的瞅见贾琏上马,忙伸手高呼了一声:

        “哥哥且哪里去!”

        这人正是吴用,他昨夜从李逵手中逃得性命后,今早和薛蟠一齐进杭州城,一路摸到了知府衙门这里。

        贾琏耳听八方,及时驻了马,扭头来看。

        吴用之前为了从李逵手下逃走,撕了衣裳裹上泥尘,混迹在难民中。如今贾琏再三看了,才看出吴用模样。

        贾琏喜出望外,下马过来,哈哈笑道:“好啊,原来你竟在这,我听得宋江破了海宁州,正要去寻你下落哩!”

        吴用苦笑道:“唉,一言难尽啊,总之是劳驾哥哥挂怀了。”

        说来他们倒是经年未见了,只通过些书信,此时相会,竟未有半分生疏。

        贾琏当即一手牵马,一手扯着吴用进知府衙门,饶是吴用好似乞儿,因贾琏亲自领路,府衙门人不敢拦下,任他们进去。

        到了后衙,吴用先去洗去身上尘土。贾琏见吴用脸色蜡黄,想来是饿了几日,便安排人摆下桌子,抱了盆饭,并着一碟酱牛肉,加几样菜蔬来伺候。

        吴用换了衣服出来,即是风卷残云般用了饭,聊慰一番自个肚皮。贾琏在旁陪坐,吃了几盏酒,待吴用饱食了,方是来问他为何落魄至此,竟比去年见面都有所不如。

        吴用闻言,也是感怀良久,才将失地的事慢慢道出。

        他这几日实在没有想明白,明明中间还隔着两三个县,余杭将军府又布下兵力封锁太湖,但宋江就是偏偏要来打他那座海宁州,莫非真的是爱他才华,要赚他入伙?

        天可见怜,但凡宋江是在他发达前寻来,吴用说不得就从了,但如今他怎么说也是一方知县,民间所谓‘百里侯’,如何还愿去做那要命的事!

        吴用心中暗恨不已,朝廷律法中,知县作为一方主官,有守土之责,如今海宁州破而他没有殉职,已然算是戴罪之身。

        现下投奔到贾琏这边,吴用暂且安定下来,他有心要将功赎罪,便向贾琏问起杭州城里现状。

        贾琏自然不会隐瞒,将自个知道的事情细细说了。

        待听得余杭将军段奂规近日要大举出兵,吴用眼珠一瞪,恍然站起身!

        “原来如此!宋江这厮是要出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