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鲁智深在荣国府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贾智深进县伯府,王子胜商待客事

第七十二章 贾智深进县伯府,王子胜商待客事

        京都,王家。

        作为金陵四大家族之一,这金陵王发迹于本朝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现族众分有十二房,其中十房守金陵,两房在京都。

        而都中王子腾王子胜一支正是县伯王公嫡系后人,金陵王长房。

        与贾母在荣国府将下面一干文字辈老爷痛骂相比,王府这里当下的气氛却是要欢快许多。所谓疏不间亲,贾王两家再亲,到底还不是同姓,王家家主王子腾得享圣恩,升任了九省统制。若是再立功劳,将王家祖上的县伯爵位挣回来,那可真是足以开祠笑慰先祖了。

        相比之下,贾家琏二爷被放到了神机营养老的事,又算得了甚么。

        王子腾自打那日领了升任圣旨后,接连几日都忙着在兵部、吏部、礼部报备,一面是交接京营节度使之职,另一面也是在准备巡边的仪仗和佐属。

        王子腾奉旨查边,便相当于是朝廷钦差。而既然是钦差,那就如水溶前番南下江南那般要有仪仗同行。

        且王子腾身居九省统制一职,此职足以开府建衙。虽说因要巡查边关,王子腾不能固处一地,随行人员可以精简些,但九省统制下面的长史、车尉、行军司马等佐官和一干做事的僚属吏员还是要齐全的。

        王家三老爷王子胜虽然出仕,但一直是在兄长王子腾身边打下手帮衬,如今二老爷王子腾升官要去查边,三老爷王子胜自然早早预备下九省统制下面的车尉官职,也要一路随行。

        正因两位老爷马上都要北上,要带走一大批人伺候,所以近些日子王家极为忙碌,一时竟有举家搬迁之感。

        ……

        这日,贾琏觉着自个在神机营安定下来,便偷闲出营,趁着王子腾还未走时,按照前几日所言跑来王府拜访。

        报上名字,正经递了拜帖,贾琏被王家门房带入。

        他沿路瞅着王家这忙碌之景,不禁在心中暗道:“王家到底是兴盛…真个是比荣国府里一潭死水强去甚远。”

        王家中三老爷王子胜知道贾琏入府,一面下令带去客厅招待,同时自个忙拿着贾琏拜帖过府来兄长王子腾家商议。

        见了兄长当面,王子胜便是先笑呵呵道:“兄长,真正的苦主今日终于上门来了。”

        苦主不是贾琏还是何人。

        王子腾正在写着交接的公文,忽闻得王子胜闯进书房这般说,便是先止了毛笔,置在砚上,袖手走出书案。

        王子腾此时看着兄弟王子胜,已是有了些埋怨,叹道:“自那日从金銮殿退下来后,我现在才算是想明了。贾家琏二和缮国府的长孙石光珠都是跟着水王爷南下沾功,结果偏偏回来后那石光珠升到了我京营里,琏二却被扔去了神机营里堆灰,这其中我不信水王爷不知!定是你前番去江南时得罪了水王爷不说,还拉上了当时水王爷的卫营首领琏二作底子!”

        王子腾还有一句话没说:贾琏若没有因此得罪水王爷,而是有他在雍隆皇帝面前说情的话,那结果就算是不让贾琏入京营,雍隆皇帝也不至于把贾琏扔到神机营里面去。

        王子胜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不好反驳兄长王子腾的埋怨,只是讪笑道:“如今四家里面都靠兄长顶梁,贾家一时吃些亏又能如何,还是想个法子将那琏二打发了去罢。”

        昨天贾家宁国府的大老爷贾敬被贾母逼来王家,指桑骂槐的把王家两位老爷说了一顿,偏偏王子腾王子胜还不好在贾敬面前高声。因贾敬虽和王子腾王子胜同辈,但年岁却比他们要大一截,打年少时起就是金陵四家里面的老大哥。

        且王子腾算是贾敬老子贾代化的门生,贾代化死后贾敬就平升了半个辈分,王子腾官位再高面对贾敬也只能供着。

        正是经由昨日贾敬来闹了一顿,今个王子胜见贾琏过来才头疼得先来找兄长王子腾商议。

        在过去见面前,还是先定下章程出来好些。

        是好言宽慰,还是仗着辈分和王子腾的官威把贾琏敲打一顿,也好叫贾家老实点…

        以三老爷王子胜的想法,自然是兄弟两人板起脸,将贾琏搪塞出府便是。贾家二房的王夫人都传了消息,他知道里面的老太君发火了,但昔日金陵四家排名是贾史王薛,如今却已经是变成了王史贾薛。

        等过几日他们都北上查边,贾家老太君去哪里怪他们去,说不得没了兄长王子腾坐阵京都后,老太君过两个月就该念起王家的好处了。

        王子腾听了兄弟王子胜的想法,却不甚赞同,他在书房中踱步了几个来回,终是道:

        “这般不妥,那琏二我知道,他不似一般贾家人,乃是个直性子——人情世故不能通达,莽汉一个!你若是此时训了他一顿,他本就觉着吃亏,说不得一腔火气上来,仗着年轻体壮便要上手。你我年近五旬,哪里招架得住?”

        王子胜皱眉道:“兄长好似在唬我?我在江南杭州城时同那琏二相处过一段时日。我等又身为长辈,此刻又地处在王家,一言就能聚齐百众,他有这般的胆子?”

        去年贾琏兵部之事王子腾尚且隐下未提,免得兄弟跑去贾府告诉王夫人挑事。是以此刻王子腾才是首次将那事说出:

        “贾琏去年上任途经兵部时,当众殴打一司郎中至残,我王家比兵部衙门如何?”

        王子胜顿时默然无语。

        王子腾看着贾琏拜帖内容,心中已经拿定主意,负手走出去见贾琏,一面唤王子胜跟上,道:“莫要心慌,也莫要想甚么乱棍打出的荒唐事,随我来便是了。”

        ……

        王子胜寻王子腾商议的时间不过一刻钟,贾琏在客厅未有等太久。

        不过待两位老爷过来时,正好看着贾琏出了屋,站在走廊上抱胸看着王家下人繁忙。

        余光瞥见王子腾王子胜过来,贾琏方是转身,见礼道:“侄儿见过王家二叔,三叔。”

        王子腾点头笑道:“王家风景远比不上贾家,琏儿怎么上了心,竟留在屋外?”

        说着,王子腾唤贾琏进去客厅说话。

        王子腾这话不是自谦,贾家虽说有些落败了,但两座国公府是实打实的传下来,规格不是王家这座县伯府能比的。

        不过贾琏看的不是王家奢华,而是兴盛之景。

        论起来荣国府中贵奢之物自然是远胜于王家,但贾府中莫管是主子还是下人却是都好似掉进了钱眼里,捞十分的钱不肯出一分的力。而王家这边欣欣向荣,家主高升,正是一日千里之时,连带着一干下人唯恐干活也落后于人,叫主人家看不上眼。

        不过说来也是贾琏不识得这其中的门道,王家贪钱的下人亦有,只是未叫他看见,于是此时便觉得王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