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之鲁智深在荣国府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八皇子夜邀贾智深,吴学究趁时发凶事

第八十一章 八皇子夜邀贾智深,吴学究趁时发凶事

        施恩情知难以报仇,但埋怨一通还是不虚的,当下将那日赵家兄弟讨钱的事说了,其中少不得添油加醋一番,定上面贾都司一个纵奴行凶之责。

        薛永听了后勃然大怒,登时骂道:“就是这干鸟人占了高位,迫害施恩大哥这般的贤良,叫我以往竟报国无门,我且砍了他去!”

        说着,薛永就要转身。

        施恩其名,意为施人恩惠,教人效死。

        薛永的态度叫施恩心中满意,忙好说歹说将薛永安抚了,上面那个贾都司对他来说位高权重,虽然深恨,但实在是不好招惹。

        薛永虽然暂时忍了,但一颗凶心却是按捺不住,兀自骂道:“暂且饶那姓贾的一遭,莫叫他落到我手里!”

        ……

        翌日,逢先皇祭辰之时,太子仪仗正式踏足帝陵,一路拜祭了高祖并几位皇后和太妃,最后停在先皇陵前。

        由太子主祭,登高台。礼部官员与几位老翰林陪同,一边记录文书,一边指正太子殿下拜祭过程有无逾礼之处。

        贾琏因在帝陵驻防,虽然今日被太子带来的一干皇城羽林卫等挤开了,但仍然可以看见高台上的场景。

        他见太子被礼部官员和几个老翰林里里外外唠叨了一天,不禁暗道:“若我是太子,怕是要烦躁的打翻这几个多嘴的老货……幸好我家未有这等麻烦事,每年给上面老国公上炷香,磕几个头,再听别个念几句悼词也就是了…”

        太子带着人忙碌了一天,叫随行老学究都累倒了好几个,这场前后耗时将近一个月的先皇祭辰之礼才总算是结束。

        祭礼毕,太子即领东宫上下退出帝陵,先皇陵寝再度由守陵卫封锁。

        贾琏领本司兵马最后一批从帝陵出来,他眼看着点兵时一人不落,方是松了口气,去向上司左哨营协领报到。

        祭礼结束时已经是黄昏,待全部人马都从帝陵里撤出来后更是入夜时分了。太子传令,叫各部歇息一日,明个再成行。

        这份命令下达的理所当然,贾琏先使人去解散了本部人马,叫他们归营。

        贾琏则被左哨营协领留下同另外两位都司议事,定下了回京途中的神机营护送划分,大抵还是照来时一般,三司人马各司其职。

        待事情都商议妥当了,贾琏才打着哈欠从主账内退出。

        等候在外的赵家兄弟早牵了马来,教贾琏代步用。出行时因左哨营三司要护送队伍周边,故而是分开驻扎的,贾琏那一司的军帐离这里并不近。

        贾琏上马,即出了主账这边的营门——说是营门,其实不过是几道木桩罢了,反正左哨营驻扎在这的时间拢共没有几日,不需要准备太多。

        趁夜而行不过半里路,贾琏前方影影绰绰显现了些人影。

        贾琏及时止了马,眼神死死盯着前面。

        “…哪个敢在帝陵外乱窜?”

        京都首善之地都有泼皮敢杀人,更何况帝陵这边。贾琏悄然放低了身子,又叫一旁的赵家兄弟戒备,以防万一。

        少倾,贾琏前方的声响放大,十几骑众星拱月的护住一人过来,停在他面前,这群人中有一人正是吴用。他此时脸色带着几分无奈,只是在夜色中看不太清。

        吴用出列,当先拍马过来招呼贾琏,人声马嘶中贾琏未有听清吴用说的是什么。夜色中他也不怎么看得起对面的人,但对面当中一人身上的衣服直叫贾琏心神一震。

        帝皇专用——明黄色!

        对面不是太子,话说就是太子也该不敢穿着明黄色的衣裳出来才是!

        吴用见贾琏死死盯着对面衣角,便只好再靠近了低声说道:“对面是八皇子,身上是橙黄色而已,只是夜色中明黄不亮,那衣裳就与明黄色有几分相像,我初时见到也是大惊。”

        贾琏这时也看出些端倪来,见了吴用眼色,便翻身下马,过去拜见。

        八皇子今年不过十五六岁,不过已经练得是一身好骑术,此时稳稳当当的坐在马背上,受了贾琏拜见。

        待得礼毕,八皇子唤贾琏起来,自个也跃下马,叫旁人牵了缰绳去。

        八皇子笑道:“我趁夜看些晚景,瞻仰两任先帝,不想倒是在这里碰见了贾都司。”

        “贾都司,可愿随我走上几步?”

        见眼前八皇子态度倒是和睦,贾琏点点头,也不露怯,只管叫赵家兄弟牵着马在后面。

        八皇子见状大为满意,与贾琏并同走着,好似真个是偶遇一般于贾琏闲谈。

        这些时日八皇子随太子仪仗在外,见识了另外两处未封闭的陵寝——太上皇和雍隆皇帝的。

        这无需忌讳,皇帝的身后事重大,历代皇帝都是从登基的那一刻就开始挖掘陵寝,本朝也不例外。八皇子此时挑些适合跟贾琏这般外臣听的见闻说了,倒是不至于无话可说。

        贾琏亦是如此,说了前几日礼部和翰林院的官员在帝陵内搭建高台时因‘礼’字争吵的事。

        礼部享着‘礼’字,只管依旧例而行。而翰林院里的都是皓首穷经的老学究,冷不丁的扔出些古籍段落反驳礼部,劈头盖脸的喷洒口水,要礼部按照古礼进行。

        这事在贾琏这般不重礼的人看来实在是好笑。

        八皇子听得不住的点头,他的老师就是一位翰林,这些个夫子越老脾气越犟,饶他皇家嫡子也拿他们无可奈何。

        八皇子眼见聊得兴起,便同贾琏笑道:“我喊这‘贾都司’实在是有些生分了,按照母后那边来说,我该喊你一句‘世兄’才是。”

        八皇子系水皇后所出,而水皇后出身北静王府,北静王府又与贾家交好,同为四王八公之列。故而真要攀扯些干系,八皇子和贾琏那也是能攀扯到的,此时唤声世兄,不算出格。

        不过贾琏闻言,眉头便是微微皱起,这‘世兄’之称哪里是那么好受的,旁人如何能与他们这般皇子皇孙比?他便是再三的推了这‘世兄’称呼。

        八皇子见贾琏推脱自个的亲近之意,心中油然升起些不悦来,只得先将话收回。

        此时随行八皇子左右的有十数侍卫,都出自宫中,至于赵家兄弟则早已经被挤到了末尾,场间显得贾琏一人好似是处于弱势一般,

        八皇子这次起意来寻同贾琏见面,不是真个来看夜景的,随着心中不悦八皇子便止了步伐,他身边一干侍卫跟着一齐停下,寂静无声。

        八皇子问道:“我那三哥名声不小,贾都司在朝野中可曾听说?”

        三皇子任职户部多年,各部官员但有走三皇子的门路从户部要钱,少有不能成事的。偏偏三皇子能左右逢源,与户部同僚的关系也处的极好,故而朝野上下都称之为‘良皇子’。

        但贾琏身为外臣,在八皇子面前怎么评价三皇子都是不对的,话若出口,必然会落人把柄。

        吴用离贾琏和八皇子不远,他也是半路被八皇子截住的。此时听得八皇子图穷匕见,吴用忙闪过身前侍卫,高声喊道:

        “都是住了!有反贼!”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哗然!谁是反贼?

        吴用趁机上前来扯了贾琏,绕过几个侍卫就要跑路。八皇子气急败坏,挥挥手,叫人拦着两人,大喝道:

        “吴大人未免也太不懂规矩,难道是不知我在说话!”

        吴用扭头答道:“有何不可!下官忽然想到此行出京众人中有一人形迹可疑,怕惊扰了诸位皇子,这才要唤神机营都司去处理!”

        左右的八皇子侍卫已经收得指示,一发上前就要拿下吴用。

        但贾琏正在吴用身前,此时手脚并用,一牵一拨一推,叫众多侍卫又倒插葱的栽了回去,三步之内哪个能近得了身。

        贾琏自恃乃是皇城侍卫中的前辈,谓及周边道:“再莫来拦路!花花架子徒惹人笑,你等且再回皇城练几年去。”

        吴用也一脚踹翻一个,转到贾琏耳旁低声道:“皇家之事我等万勿参和,这八皇子个性桀骜无能,真要有夺嫡之时则必是死人矣!”

        贾琏微微点头,唤来战战兢兢的赵家兄弟,几人不待八皇子出声留人,拍马就走。

        “好胆!”八皇子见得贾琏一溜烟的走了,恨恨吐出两字,也不晓得是说吴用还是贾琏,亦或是二者皆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