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寡妇开局我养活了全家在线阅读 - 第41章 村长撑腰

第41章 村长撑腰

        男人面色冷峻,一双眸子似是利剑。

        冷峭刺骨的寒风吹在脸上,男人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钱建国说完周家的事情后就不知道再说点什么了。

        这小伙子听说是新来的书记,好像还是定点的,就是不知道怎么个定点法。

        小伙子年纪轻轻,一看就没结婚。

        他猜想这小伙子长得挺男人,能穿的起军大衣,骑凤凰牌的二八大杠自行车。

        家里一定是有钱的,至少条件比他们村里人好一百倍。

        肯定也是读过书的。

        他早就听说过别的地方有知青下放,要不然就是南边城市或者东北边地方来的人,来他们这里支援建设。

        听说了这么多年,但从来没见过有什么人来他们这里。

        头一次看到这样的人,钱建国心里是有怀疑和猜测的。

        陆言没想那么多,他就想在干工作之前,提前了解下下面的情况。

        今天是他第一天出来,因为下面的人给他的名单上第一个就是望水村,所以他就直接来了。

        要不是司机把他送了半截,光靠着他骑自行车,他是绝对不会这个点就到了这里。

        陆言知道这里偏僻,除了山还是山,但到了地方,真的亲眼看到后,才知道这里远比自己想象的要落后偏僻多了。

        想到以后的工作可能会很难展开,陆言就不自觉皱起眉头。

        两个各怀心事的人,飞快的往周家去。

        快要到跟前,听见女人的哭声,钱建国心道糟了,他下意识的看了旁边的小伙子一眼。

        “陆书记,农村人吵架常有的事,您别见怪!”他先给陆书记打预防针。

        陆言没什么情绪的嗯了声。

        钱建国心想着周家人又是怎么了,听哭声好像是周来运刚过门没多久的小媳妇。

        哭就哭,可千万别出什么人命关天的事情就行。

        钱建国对陆书记虽然心里怀疑,但毕竟人家是上面派下来的书记。

        他不想陆书记第一次来,就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他小跑着往周家去。

        “让让让,大白天的你们一个个都不去地里干活,不在家干活,都聚在这里干啥?”

        有人看到是村长了,忙让出一条道。

        “村长你来的正好,你快看看,周老三两口子太不是东西了,把周老二家的鸡圈给端了!”

        “那两口子说是把毛驴拉回去过给他们家老爷子看病,怕是拉回去就不还给他们了!”

        村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给村长告状。

        顾林也偷摸着看了大家口里的村长一眼。

        她来这么多天还是第一次见村长,也不知道这村长是个啥样的?

        想着头一次和村长见面,不能给人家留下泼妇的形象。

        顾林立马从扯着嗓子嚎啕大哭变成小小的抽泣。

        听到大家说周军两口子,她还小声为他们辩解:“村长,您别怪大家和您告状,他们是心疼我!我奶说周家没人了,我作为孙媳妇该孝顺他们!”

        “不就是几只鸡,几个蛋,三叔三婶拿走了就拿走了,我们以后不吃就是了!”

        “家里还有白菜土豆红薯,用我奶的话说省着点吃吃能吃好久呢!

        “来运媳妇,你快别说了,人家都要把你们家最值钱的东西拿走了,你还为他们说话!”

        “他们周家还那么多人,怎么就要你这这个刚刚过门没多久的孙媳妇孝顺他们!”

        “就算要孝顺,表示一下心意就得了,哪有他们这样做的!”

        大家又你一句我一句的说顾林。

        顾林眼泪汪汪的看着大家:“婶子嫂子们,我谢谢你们的好意!虽然我们已经分家了,但是我奶说说我们家还还是他做主!”

        “我要是不给的话,他们会说我小气,会把我从家里赶出去的!”

        村里人又开始七嘴八舌的说。

        钱建国听清楚事情的缘由,站在大门口呵斥周军两口子:“周老三,你们两口子还要不要脸?侄子刚走没几天,就跑到寡嫂家抢东西,你怎么不去镇上那大街上抢?怎么不去公安局抢?”

        “咋的,来运不是你们周家人啊?你他妈的就不是个东西,你二哥没了欺负你二嫂,好不容易来运大了能当家了,你不敢欺负了!来运刚走,你就来欺负他媳妇!”

        “你干的他妈的这叫人事吗?你们周家男人死完了吗?要人家来运媳妇孝顺你爹娘!

        “我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自己的爹娘不孝顺逼着侄媳妇孝顺!”

        “别说是你们周家的脸,我们望水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钱建国气的想打人。

        这两口子太不是个东西了。

        周军对这样的事情早就习以为常,反正骂几句又不会掉块肉,让他把毛驴和鸡放下。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态度。

        “村长,随你怎么骂!反正我是不会把东西放下的,再说了谁也没规定,儿子没死,孙媳妇就不能孝顺自己的爷爷奶奶了!

        “我们家就这规矩,来运媳妇是替她爹还有来运孝顺我爹娘!不过就是几只鸡,至于那么小气吗!”

        “放屁!”

        钱建国已经冲进院子里。

        他气的满院子转圈,想要找个东西把周军打一顿。

        转了好几圈没找到顺手的东西。

        他又说:“你眼瞎了啊!你看看你车上拉了多少只鸡,那是几只鸡吗?

        “我现在去你家把你屋里东西全拉走,行吗?

        “那可不行,我们屋里都是值钱的东西,谁要是拉走我就和谁拼命!

        躲在车后面的周娟,一听村长要拉自己物屋里的东西,冲出来了。

        钱建国说:“你们也知道不行,也知道值钱啊!那你们拿人家东西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了?”

        钱建国指着来运媳妇的时候,忽然就想起来他还带了人来。

        一下子就慌了。

        立马往周军跟前走了几步,命令似得说:“上面派了书记来查看各村情况,就门外面穿军大衣的那个!”

        “你赶紧把东西给我放下,要不然新书记要是怎么收拾你,我也帮不了你!”

        周军听到钱建国的话,下意识的往大门口看。。

        顾林看周军看她身后,她也往后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