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被弃养后,我靠玄学直播爆红了在线阅读 - 第390章 阿茵也是你能觊觎的?

第390章 阿茵也是你能觊觎的?

        沼泽底下,几双阴冷的手猛地拽住了明濯的脚,将她往更深之处拉去。

        明濯越是动弹,就陷落得越快,沼泽渐渐吞噬了她的腿、手、桃木剑,很快要淹没到脖子。

        她像是完全没有了办法,整个人被动地等死。

        鬼蜮之主这才出现在岸边,欣赏着明濯那张脸,“你放心,就算你死了,我也会让人把你的尸体挖出来,不会让它就这么腐烂的。”

        明濯:“你可真是想得美,不过你也就现在想想,马上没机会了。出来!”

        桃木剑猛地劈开一条裂缝飞了出来,然后被一双手接住。

        明濯身上还带着泥泞,周边气流却急剧流动起来,吹拂着她的发丝,那一刻她目光冰冷仿佛杀神现世。

        然后她一剑劈了下去。

        无形的剑气激荡之下,直接把周围的鬼影都劈得灰飞烟灭。

        鬼蜮之主惊恐之下,拼命调集所有的力量来抵挡这一剑,无数的鬼手想抓住剑刃,都被劈得烟消云散。

        那一剑终究是劈到了鬼蜮之主身上,鬼蜮之主惨叫着,拼了命地侧过过身,才躲过了致命之处。

        到饶是如此,他的小半边身体也没了。

        这一剑居然恐怖如斯!

        鬼蜮之主慌忙转头朝着黑暗中掠去,明濯才想补上一剑,忽然周围空气变动,一股不属于鬼蜮的强大气息出现了。

        她抬头看向了来人,对方缓缓降落,身形优雅,和鬼蜮之主的故作姿态不同,自带古韵和贵气。

        “是你?”明濯抬剑指着对方,“你也是来送死的吗?”

        沈若棣:“阿茵,我没有再滥杀无辜。”

        既然前尘过往一笔勾销,他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分辩一下。

        明濯:“你要是杀了,你觉得你还逃得过我手中的剑吗?”

        沈若棣叹了口气,怎么还是喊打喊杀的。

        “他已经受了那样的重伤,活不了了,不如交给我。”他干脆直接说明来意。

        明濯:“不行,谁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沈若棣微微一笑,眼底黑雾弥漫:“我要亲手杀了他。”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他忽然出手了,翻涌的黑雾化成一只手,掐住了鬼蜮之主的脖子。

        鬼蜮之主大概还心存侥幸,以为来了帮手,所以躲在了沈若棣的侧后方。

        猝不及防之下被抓,一脸惊恐地看着沈若棣,求饶:“我可以把这片鬼蜮送给您,以后奉您为主,求求你不要杀我……”

        沈若棣眸光幽暗,冰冷而噬血,“你是个什么东西,阿茵也是你能觊觎的?”

        鬼蜮之主:“谁是阿茵?”

        他看着明濯,恍然大悟,“你喜欢这个人类?我可以让给您……”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惨叫了起来。

        那种灵魂被生生撕扯的痛苦,让他几乎要崩溃!

        明濯也不明白沈若棣哪里来的火气,这已经是虐杀了,虽然鬼蜮之主盘踞在这栋大楼里,不知害了多少性命,但也没必要这样吧?

        “你要杀就直接给个痛快,叫成这样真的很吵。”

        沈若棣怔了一下,笑着说:“阿茵,抱歉,吵到你了。”

        那些黑雾将鬼蜮之主席卷到更深的黑暗中,直接捏碎了灵魂,惨叫声戛然而止。

        明濯:“好了,现在该算一算我们的账了。你庇护的那几个族人,是不是该交出来了?”

        电梯井的方向忽然传来了动静,明濯也一剑刺了过去。

        她之前由着沈若棣杀鬼蜮之主,是嫌弃丑东西太臭了,她都快要吐了,现在对沈若棣动手却没有这种负担。

        沈若棣早就预料到她会动手,身形倏忽飘远,“阿茵,再见。”

        他遥遥看了明濯一眼,她脸颊上沾着几滴泥点,可惜不能替她擦拭。

        他的身影隐没在了黑暗之中,恐怖的气息消失了。

        ——

        唐振和程景如攀着电梯引绳,追到了这一层。

        “小心,这里恐怕有埋伏。”程景如提醒道。

        唐振郑重地点了点头,他虽然听到了惨叫声,可同时也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

        “目前为止没有听到阮顾问的声音,她应该还是安全的,我们要快点追上去帮忙。”

        他担心明濯一个人对上鬼蜮之主没有胜算,才提议让元慧大师守着电梯,自己追上来看看,没想到程景如也主动要求一起。

        这让他对程景如刮目相看,这次可不是以往那些任务,危险等级大幅度提升,程景如还能如此,可见以往真的不是作秀。

        两人走了没一会儿,就看见黑暗之中有个人影走了过来。

        唐振带了手电筒,灯光打过去,“阮顾问?”

        程景如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你没事……太好了!”

        唐振打量着明濯身上的淤泥,顿了顿才问,“阮顾问,您这是……”

        “没事,刚刚调入了陷阱里,不过我是为了引对方出来的。好了鬼蜮之主已经死了,我们破开结界出去吧。”

        唐振点了点头,跟着明濯的步伐折转回去。

        到了楼梯口,明濯按了电梯键,忽然抬头看了眼电梯顶上的楼层数字。

        她想到了什么,无声地笑了一下。

        “阮顾问您在看什么?”唐振不解地问,下意识地顺着明濯的视线照过去,上面赫然是个4字。

        “这里居然是4楼?”唐振有些诧异。

        程景如才反应过来,微微瞪圆了眼睛看着楼层数字,喃喃道:“难怪预告里,我会坠落到4楼摔死。”

        唐振本来心里有所怀疑,见程景如完全不知情的样子,倒是打消了疑虑。

        “可能四楼有特殊含义?或许鬼蜮之主觉得四和死同音,才故意这么做吧。”

        但凡看过几部灵异片的人,谁不知道一些特殊的字,比方说4、13这样的数字不太吉利。

        虽然在唐振看来这都是无稽之谈,4就不说了,13不吉利完全是西方的说法,是舶来品。

        明濯一直没有说话,电梯门叮地一声打开了,里面的人惊喜地看着他们。

        这个时候,明濯忽然开口了,“对了,鬼蜮之主告诉你的逃生之策是什么?”

        程景如猝不及防,一时没能回答上来。

        而直播镜头忠实地将她脸上微妙的变化记录了下来。

        一片安静之中,程景如咬了咬牙:“它说……”

        “该不会,你才是那个被它真正挑中的幸运儿吧?”明濯没等程景如说话,紧跟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