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不负韶光在线阅读 - 陈年往事

陈年往事

        “姨母,我是真心喜欢陌尘哥哥的,但求姨母成全,予以赐婚。”次日一大早溶月便跪在华裳殿内声泪俱下,丝毫不顾及她姨母的伤病。

        华裳也被她哭的心烦,无奈的轻摁了两下太阳穴。

        “溶月啊,并非姨母不成全,婚姻大事吾还是希望你们自己做主。”

        “姨母,自古都是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陌尘哥哥这么孝顺肯定会听您安排的。”只见她仰起头,眼里饱含泪花娇滴滴的说道。

        “溶月你先起来,到姨母这来。”华裳似有些心疼,到底还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她抬起手唤着溶月。

        溶月见状麻利的直起身,小跑到华裳身边,半蹲在她的身侧,双手轻轻的摇着华裳的手臂:“姨母,您这是答应我啦?”

        “溶月,姨母自是希望你们这些孩子都能幸福美满,但感情之事强求不来。”华裳握住溶月的手,语重心长道。

        “说到底姨母还是不答应喽?”溶月抽出华裳握着的手,神色瞬间变的有些吓人。

        “这不是吾答不答应的事儿,如若你俩当真是爱慕彼此,姨母自会替你们操办。但若一味的强求,最后受伤的还是你。”华裳紧盯她的眼睛,希望她能真心明白自己的意思。

        “月儿不怕受伤,但求姨母成全。”溶月双膝跪地,语气中带有一丝威胁。

        “无需多言,此事吾万万不可顺你心意。你自己想想清楚吧。”华裳失望的站起来准备离去。

        “你不答应我无非是为了那个叫墨苒的狐狸精,你可还记得我母亲!!当初我母亲为了救你命丧古林,她若看你如今这般待我,定会后悔当日之举!”溶月疯了般拉住华裳。

        华裳被她拽的一个踉跄,难以置信回过头。

        “溶月姑娘这是作甚。”燕子赶忙迎上去,想要打掉她拽着华裳的那只手。

        “你闭嘴!我们主子说话,你个下贱的奴婢插什么话!给我滚下.....“

        ‘啪!’华裳抡圆了手臂狠狠的打在了溶月的脸上,并打断了她的话。“你才应该给哀家滚出去!”

        燕子自小服侍华裳,从未见过这般的她,就连老城主离去都不曾这般模样。她定了定心神,赶忙上前搀扶着华裳。

        “你...你...”溶月捂着左脸难以置信道:“是我戳到你的痛处了吧,你当真是对不起我母亲。我定会如实告知陌尘哥哥,想来他也会怕这天下人耻笑素日里常以温柔贤良冠名的太后娘娘吧。”

        “够了。”华裳冷冷的开口:“当日之事,没人比哀家更清楚。吾今日就全都告知于你。”

        燕子搀扶着华裳走到青鸾牡丹团刻紫檀椅上。溶月听之冷哼了下,直直的盯着华裳,仿佛要在她身上戳出个洞。

        “这本是华家一大丑闻,如今便告知于你。你要知道哀家不欠你母亲,更不欠你。”华裳轻叹口气,想着这个从小在自己身边长大的侄女,如今却成了这个模样,心中难免一紧。

        她顿了顿紧接着开口道:“想当年,你母亲还未嫁于你父亲时也是有位心上人的,奈何你祖父早就给你母亲定下了娃娃亲。无论你母亲怎么哭闹甚至于用性命相逼,你祖父始终无动于衷铁了心的要将她嫁于你父亲。有句话你没有说错,自古都是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最终他们俩还是成婚了,你的父亲也成功的入赘我们华家。”

        “等等,为什么我父亲是入赘呢?”溶月一脸难以置信。

        “因为你父亲穷苦,家徒四壁,只得入赘。”华裳一字一句的回复道。

        “可是...可是,既是这样祖父为何还要逼着母亲下嫁呢?”溶月喃喃道。

        “你太公曾救过你祖父的命,就因此定下娃娃亲,也葬送了你母亲一生。”

        溶月愣在原地,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听吾说完就能明白了。”华裳别过头轻抚掉脸上的泪珠随即说:“你母亲婚后的日子并不好过,你父亲惦记着你母亲成婚前的那段缘分,对她更是动辄打骂。你祖父碍于曾经的救命恩情也未曾多加阻拦。时间长了也自然觉着是自己没有教好女儿才会出先前那档子事,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吾那时已经出嫁,且怀有身孕,也不能时常回去看你的母亲。偶尔过去,她也总是嘶喊着让吾滚出去,哀家知道,她那是为了保护我。后来就有了你,起初大家都是很开心的,觉得前尘万事似乎都告一段落了,可我们终究是低估了你那父亲疑神疑鬼的毛病。记着那是个冬天,你母亲抱着不过才几个月大的你光着脚跑到我的夫家,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哭着说她坚持不下去了,她要逃离这里,求哀家照顾好你。还未等吾反应过来,她便已然跑远了,你父亲也带着好多个家仆也追赶了去。哀家见状把你交给家里的下人也跟着去了。”

        华裳说到这儿便泣不成声,好似又回到那个寒冷的冬天。这么多年,她把溶月视为己出,也是想告慰自己姐姐的在天之灵。

        “然后呢,发生了什么?”溶月颤抖的问道。

        “哀家一路跟着他们到了古林,恰巧看到你父亲失手把你母亲推下山崖。吾毫不犹豫的冲出去,你父亲自然也是看到了吾,满身戾气的朝吾走来。吾自知硬拼不过,求生的欲望使得吾转身就跑,好不容易冲进家门想要告知你祖父事情的经过,却因体力不支晕了过去。醒来时身边围着好些人,他们都哭着握住哀家的手,说吾有个好姐姐,为了救吾,被山贼掳了去。哀家立刻便知这是你父亲编造的谎言,强撑着走到你祖父房内,跪求你祖父报官查明真相。你祖父却甩了我一巴掌,说还嫌家里不够丢人,想把你母亲与人通奸私奔闹的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哀家难以置信,哭着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你祖父却一口咬定是哀家想加害你的父亲。”

        “我为什么要信你所说?”溶月不敢相信。

        “你可以不信,但这么多年你都未曾见过你的父亲,你不觉着奇怪吗?”华裳站了起来走向溶月:“你从小跟在姨母身边长大,就算你母亲是为了救哀家而亡,那你的父亲呢?”

        “我...我不相信,都是你,就是你,都是因为你!”溶月双手抱着头跌坐在地上。

        “孩子,哀家没有必要骗你的。当时吾派下人在山崖下找了好久,终是找到了你母亲残缺的尸体。吾把她带到你祖父面前,又一次说明此事。这次你的祖父才觉着哪里似乎不太对,如若她真的跟人私奔,尸骨又为何会在山崖下发现。他叫来了你父亲,最终还是知道了事情真相。后来你父亲被官兵抓走处置了,你的祖父也因内疚之心,身体状况急转而下。最终还是在愧疚中去世了。”华裳蹲下身子,拉过溶月的手。

        “从小你就将养在吾的身边,也是跟着陌尘一同长大,吾自是希望你们能幸福快乐。但是强加的感情,彼此都不会善终的,再者你是真心喜欢陌尘还是把他当成依赖呢?吾希望你能想明白此事。”说着华裳直起身摸了摸溶月的头,转身离去了。

        溶月跪坐在地上,恨恨的握上了拳头:我自是真心喜欢陌尘哥哥的。若真如你所说,凭什么你能嫁得良人,而我的母亲却...溶月没有继续想下去,爬起身看着华裳离去的背影,心中又起一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