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茉香绯舞在线阅读 - 卷一霜舞斩尘 第十三章 退贼生谣

卷一霜舞斩尘 第十三章 退贼生谣

        未等多时,又两名刺客从窗户杀入房间,这下路全被封死,唯有另外想办法冲出去。

        贺兰璃辰没指望会有人出去报信,但凡在房间周围的人早就被他们撂倒了,不死也得昏厥。到底是人来常往的地方,不宜把事闹得太大。

        其实两个月前事已经扯大了,瑢乐国平乐王世子领兵剿匪,军队尚未出师反倒先把身为主帅的世子弄丢了,下落不明踪迹全无,惹了好大一场笑话。

        皇帝闻讯,龙颜大怒,派下好几拨人四处寻找,我朝第一大才子,兼当世第一美男子,突然这么没了,今后谁给国家撑颜面呀!一帮饭桶!

        房间里越发的热闹,无奈那么大动静没有人能够注意到,反而吸引来其他更多的刺客。宫孙琬霜与他离得较远,未必能发现此处异常。思及此,面对刺客,贺兰璃辰只好独自硬抗。

        贺兰璃辰不再与之缠斗,将刺客往温泉池边引,找准时机往某个刺客身上给一脚猛踹。刺客预料中的重心不稳,跌了下去。

        贺兰璃辰动作连贯,稍微一偏错过斜后方偷袭的一剑,借力打力。刺客一击未中反被擒拿,顺着身体前冲的惯性一扳,于半空打了个滚翻落水池。另外两个很快也相继被打落水中。

        贺兰璃辰直奔大门,不再多看他们一眼,并非求生意切,而是不忍直视一个一个落汤鸡的惨样。估计这一架是他从小到大打过的最无赖的一架。

        池子不深,最先落水的扑腾几下总算从水里爬了出来,站稳身形正要有所动作,熟料,一个黑色的背影撞了过来,摔得俩人痛叫连连。

        水里三个循着黑影飞来的方向看去,窗户整个大开,地上落有窗扇碎片,他们敢确定,那同伙绝对是让人从窗户外生生踹进来的。“有高手!”

        三人相互交换个眼神,不敢贸然追出。世子受创都这般难对付,再加个高手,冲上去岂非作死?

        刚踏出房门,贺兰璃辰就碰见俩捂着吃痛部位躺在地上打滚不起的。没猜错的话,一个胳膊骨折,一个肋骨骨折,痛得连落在边上的兵刃都没力气去拿。那画面光瞅着都能感到疼。

        再回头,宫孙琬霜披着件单薄的衣裳来到贺兰璃辰的面前,调皮一笑:“来得刚刚好,就知道你扛得住。”说罢,匕首往他手里一塞,“给你,防身用。快走。”

        贺兰璃辰任由她抓着自己的手跟随她的步调离开。宫孙琬霜一路往人多的客房位置跑,一边放声大喊:“救命啊!有贼啊!打劫啦!”

        闻声寻来而未见同伙惨状的其他刺客三五成群纷至沓来,途中走一段打一拨,起码解决四五拨。

        宫孙琬霜一路打,一路不忘把刺客往有人的地方扔过去,目的就是求几个人证,免得贼落跑之后没留下什么有力证据,反被说成无理取闹。

        赤手空拳把人撂倒已属不易,可她残暴的打斗招式着实把一旁的贺兰璃辰给吓了一跳:揍人就揍人,怎么还挑男人的某部位猛踢啊,应该没废吧?不过听那凄绝的惨叫,也许……大概……真的……救不回来了。

        “有贼啊,抓贼啊!”

        “有色狼啊!救命啊!”

        撞见刺客的一起头,听闻呼喊的受惊吓一起跟着喊,惊叫声有男有女,飞快连成一片,此起彼伏。

        客房一带极快热闹起来,看戏的、打探的、观摩的、寻人的、别有用心的等等纷纷跑出房间看个究竟。

        经如此一折腾,若干潜伏在屋顶正欲动手的夜访之客不得不计划作罢,待回去从长计议。

        “怎么啦,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我们家小姐也在温泉池那里,出什么事了吗?”

        “我家老爷跟几个朋友也在那里沐浴,没出什么意外吧?”各种询问云云。

        未久,掌柜带领一干人手与几名从温泉池回来的客人来到众人面前,安抚众人。“大家稍安勿躁,我们已经向温泉池的客人逐一核实过,大家都安然无恙,也没有任何财物损失。幸好有人发现及时,贼人已经全数离开,我们刚才也派了人下山报官,所以请大家莫慌。”

        听闻“报官”二字,说明官府的人很快会到,会保障所有人的安全,众人提着的心放了回去。

        说服是一回事,有人提出疑惑是另一回事。“那伙贼徒谁发现的?”

        “管他谁发现的,打跑就行,我看到的贼徒鼻青脸肿的,貌似刚挨了顿揍。”

        “这么一说我也是,感觉贼徒不像自己跳下来的,倒像被丢进来的。”

        “那么厉害?掌柜的,泉庄内竟有如此高手当护卫?”

        “不对吧?记得有一名贼徒是瘸着腿跑的,护卫是贼徒逃离后来的,那之前谁打的?我觉得应该是与我们同样在温泉池沐浴的客人。”

        听到屋外杂乱的声响,雅间里的青年眉头皱起,向属下询问门外的状况。本已做好御敌的准备,但埋伏外面的人迟迟没有动作,猜测必与屋外之事有关。大概知晓情况后,青年对别人的事没有太多兴趣,在房里继续歇着,让两名属下留在外面静观其变。

        一通众说纷纭,掌柜尽量将面色保持正常,有高手解围自然是好,可他不敢贸然居功,万一再有人提出要引见,他得拿得出人呐。吹牛也要打草稿滴!

        掌柜顺了顺气,正色道:“请问诸位,可有人瞧见是哪位高人出手相助?”

        在掌柜问出这句话之前,围观群众里早有个别习武之人打算冒认,没准儿能趁此挣个名头,想前途似锦必先有个台阶。

        一言问出,谁知一道悦耳的嗓音冒了出来:“掌柜,把人打跑的时候出手重了点砸坏了几扇窗户,大概要赔多少钱?”

        啥?众人一愣,这话说的怎么跟个认错的小孩似的。刚觉得好笑,思绪急转,等等,明明砸坏人家家里东西这种理亏的话为什么听不出半点道歉的感觉,反而有些理直气壮?仿佛在说“爷有的是钱,爱怎么砸就怎么砸”。

        再等等,窗户是她砸的,人是她打的?这话无疑是证明了贼徒是她赶跑的。众人立马反应过来,循着声音,目光全聚集到宫孙琬霜身上。

        当看到出声的是个约摸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再一瞥,边上站的是个同龄的少年,一个纤弱一个文质彬彬,怎么瞅都跟“武林高手”四个字沾不上边。

        几个想争名头的稍微放心些许,不就是赔点银子,我也有!“小姑娘,贼徒有二十来人呢,不是两个三个,你当在玩捉贼游戏呀!”

        某一人赞同附和:“小姑娘,那些贼徒个个精壮魁梧,别说你了,加上你身边的小哥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二人言之有理,众人也觉得宫孙琬霜不可信。掌柜也不好判断,保持沉默,再者人家是出手大方的财神爷,哪敢轻易得罪?即便说的真话,也不会要她赔,事急从权罢了,毕竟万一闹出人命案,损失的何止是银子?而是招牌!

        宫孙琬霜不予理睬,全当耳边风,继续认错道:“掌柜莫急,我知道做生意的都忌讳见血,所以他们一个都没流血,顺脚踢废了好几个太监,即便有血还在胸口憋着呢。”

        太太太太太——太监!众人一个个眼睛嘴巴张得滚圆,耳朵没毛病吧?言辞骇人了点,却只有交过手的人才讲得出细枝末节。

        “小姑娘莫要胡言,架有那么打得嘛,出手竟如此阴狠!贼徒手里都有兵器,岂容你近得了身?”

        “切。我看不然。月黑风高夜,持刀又拿剑,最是杀人时。当真是打劫,而非暗杀?”仍有人不愿放弃争名头的机会故意挑刺数落。

        宫孙琬霜从容回答:“怎么不是打劫?他们是劫色!也不想想出事的地方在哪儿,温泉池是宽衣解带的地方,多适合办事。”

        “噗”某位拿着茶壶观戏的仁兄竟是将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周围众人霎时间如击惊雷,险些惊掉下巴。

        “我有说错吗?如果是劫财,动手的地方就该是客房,而不是温泉池了。”宫孙琬霜理所当然地分析道。

        “……”众人绝倒。小姑娘,能好好说话吗?能不能不要把夸张又令人羞涩的话说得这般直白?我们信你还不成吗?

        掌柜听了半天,孰真孰假心中了然。从商多年,形形色色的人见得还少?足以猜得一分籍籍无名之辈的心思。整了整声色,问道:“敢问霜姑娘是如何碰上贼徒的?”

        宫孙琬霜回以正当的理由:“小哥哥最近染上风寒,身体欠佳,我怕他温泉泡久了晕池子里,所以前往查看,没想到一过去就撞上这档子事。”

        “贼徒全是男人啊!”争名头已然希望渺茫,但还是弱弱询问。言下之意,劫你的色可以理解,打劫男色有点说不通。

        宫孙琬霜道:“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小时候被自己老娘非礼过,之后烙下阴影,导致心理扭曲、变态,对女人又爱又恨的同时还生出龙阳之好!”鬼扯,她最在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