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茉香绯舞在线阅读 - 卷一霜舞斩尘 第十九章 寻门闯宴

卷一霜舞斩尘 第十九章 寻门闯宴

        墨竹山庄宾客众多,来赴宴的人中自然不乏正值花季的青年才俊,见到舞卿霜这样的妙龄少女,出于长辈的期许也好,出于自己的意愿也罢,哪个不想与之交好?哪怕仅为生意场上的朋友。

        客房小院,舞卿霜一手持书卷,一手落子摆弄棋谱,恬静而认真,与平时暴力傲娇的她判若两人,像一对性格截然相反的双胞胎。

        魏华祯默默靠近,安静地端详她的一举一动。少顷,不见来人有动作,舞卿霜随口说出惯用语:“公子有何事?除了婚嫁之事,其他的一切好商量。”

        魏华祯将展开的折扇一合,道:“无关婚嫁,即便是,看到你半个时辰里赶跑三个少年郎,谁还敢上来与你搭讪。不对,不是赶跑,是让你吓跑的。理由我全听说了,简直乱七八糟!”

        三位少年是如何垂头丧气离开的魏华祯全看在眼里,他一直掩藏声息隐于暗处,亲耳听见她是如何忽悠人的。什么脾气暴躁,婚后肯定会殴打丈夫,做出让丈夫跪搓板的荒唐事。接着是什么婚前必须写下类似卖身契的契约,婚后若敢三心二意就得净身出户,所有家产归入她的名下。之后是男人必须做到三从四德、赚钱带娃,至于她自己负责吃喝玩乐、貌美如花。

        魏华祯揉揉太阳穴,这都啥跟啥呀?犯浑得比她上辈子还不靠谱!思绪回转,也罢,也罢,瞎胡闹总比让别的傻小子拐跑好,否则不好交代呀!

        “大哥,你这算撩妹的新方式吗?”舞卿霜淡定调侃。手照样落子,双眸专注棋谱,抬都未抬一眼。

        “撩你个头!”魏华祯翻个大大的白眼,“你这丫头就是欠管教,反正我闲人一个,刚好管管你少犯浑!”

        “啊?”落子的纤手不由一顿,抬眼打量面前的俊逸少年,“你谁呀,你又不是我后爹,凭什么管我!开玩笑。”

        “凭什么?就凭我年纪比你大,修为比你高,相貌不比你逊色,足够给你当哥了!况且,刚才你自己也叫了。”魏华祯深吸一口气,差点没把他憋死。

        舞卿霜自由惯了,自诩做事懂得分寸,不需要有人教,更讨厌被人管头管脚,没有规矩能够束缚她!

        舞卿霜“切”了声,傲慢道:“喊你一声大哥是出于礼貌而已,修为高顶什么用,功夫学不好照样打不过认输。”

        “你……”魏华祯气结,一张脸青得足矣挤出颜料来作画用。笑话,凭我的修为造诣想拉拢我的家族门派也多了去了。“功夫好除了证明你厉害又怎样,一手破字白瞎你这张脸!也不想想传闻里是夸你厉害的多还是夸你美貌的多!”

        “你……”这回轮到舞卿霜指着魏华祯说不出话来。哪儿来的混蛋居然直戳姑奶奶软肋!冷静,冷静。“你想管我对吧,给你个机会。明日开宴,那个叫‘霜斩情’的必会带人来捣乱,到时看你表现,不拖后腿就姑且认你这个哥哥。”

        “一言为定!”魏华祯咬牙答应,姑且便姑且吧,先把人看牢了再说。斜眸一瞥指着桌上未摆完的棋局提议道:“这盘棋别摆了,我们直接把它下完如何?”他太了解她心高气傲的性子了,不先露点本事难入她的眼。

        魏华祯对自己的棋艺极有自信,连下三盘,意料中的与舞卿霜打成平手。八千年前,舞卿霜的棋艺也在天界堪称一绝,不投其所好怎么把人栓回来?

        墨竹山庄景色怡人,庄里庄外皆有翠竹环抱,小桥流水假山凉亭,绿荫花草曲折回廊,庄里的景物无不派人精心打理,布置得极为考究。

        硕大的厅堂布置得体,更有喜庆的味道,摆了二十来桌,冷盘佳肴精致美味,一看就很有食欲。排场之大,可见即墨老庄主挺注重面子,也很重视他可爱的小孙子。

        修仙者寿命要比普通人长得多,但能飞升渡劫位列仙般的可就凤毛麟角了。墨竹山庄人丁并不算兴旺,如今好不容易新添了个男丁自然要好好庆祝,还是次子一百多岁才老来得子。

        宾客陆续入席向老庄主表示衷心的祝贺,随后各自找个合适的位子入座,与左右的熟识或初见的嘉宾打个招呼。

        一回生二回熟,你来我往,很快打成一片,气氛热闹而和谐,颇有几分逢年过节的喜庆味道。

        魏华祯入席时有意把位子挑在舞卿霜旁边,一来算拉拢感情,二来把关上来搭讪的一些傻小子,明知她不会被轻易拐跑,终究仍有点不放心。

        二人边吃边聊,同时也听听宾客们讲述各种趣闻。中间也不知道谁起的头,聊着聊着便提起近几日上山拦截之事,受难者们被提起伤心事,心里压下去的怒火蹭蹭蹭地往头顶上窜。从一开始的恶言恶语迅速发展成骂骂咧咧,更扬言要大家伙联起手来讨伐贼寇。

        正情至高处,某个稚嫩的童音好奇一问,而这一问则显得有点突兀。“那个叫霜斩情的人很厉害吗?我们有没有比他还要厉害的人?”

        众宾客面色一变,貌似对方真的很厉害,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人遭难。转念再思,对方下手可全挑在众家落单的时候,现在则不一样,高手齐聚,还怕拿不下他一人?那贼子还能通天不成!

        “说得对,咱们人多,不怕降不住他一个!”

        “话是没错,我就担心他现在反而怕我们人多不敢来,没准儿已经卷铺盖跑其他山头为恶了。”

        “我猜也有可能趁我们分批下山又落单的时候再对我们动手。”

        见气氛渐缓,听了大半天的舞卿霜很无奈地问了声:“请问诸位,除了他自称自己是‘霜斩情’之外,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真的是霜斩情?”

        一声音反问:“舞姑娘此言何意?”

        舞卿霜正色道:“请问大家有谁见过霜斩情本人?”

        众人摇头。

        舞卿霜接着道:“在下听闻霜斩情退隐后再无半点消息,近年来假冒名头作恶的人反倒不少,所以诸位怎么肯定那贼子不是假冒的?”捉贼归捉贼,不过先得把名头纠正过来。

        众宾客一下子冷静些许,这的确是事实。正因为“霜斩情”的名号过于骇人,令人闻之色变,于是冒用名号作恶之人不在少数,为的就是事过之后无人敢上门算账,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嫌命长啊!

        兴许是看宴会气氛稍冷,有意调动气氛回暖,一道张狂的嗓音传入厅堂,挑得正是时候。“你们不必麻烦了,本人亲自来赴宴让你们好好欣赏我的风姿,辩一辩我霜斩情的真伪。”

        闻声,众宾客放下手里的碗筷,齐刷刷冲向厅门外,一道魁梧身影悠悠飘下落于宽广的空地,明目张胆地出现于众人视线。

        “大胆狂徒,劫持宾客货物在先,扰我孙儿满月宴在后,你究竟意欲何为!”即墨老庄主怒喝。

        “即墨老庄主与你无冤无仇,你却咄咄相逼,山道上拦路打劫财物,存心拿我们当猴耍嘛!”有宾客仗义道。

        “霜斩情名号响亮,但我们都未见过其本尊,而且从未听闻他当年做过什么鸡鸣狗盗的恶事。反倒如今假冒者众多,你凭什么证明你是真货?”

        “霜斩情”让人指指点点的,不急也不恼。一字一句有条不紊地道:“我与墨竹山庄并无仇怨。之前山道拦截仅仅跟你们打个招呼。现在赴宴当然是为了挑战你们,给自己挣个响亮的头衔。你们说没见过霜斩情本人,又凭什么证明我不是真的。”

        众人一噎。

        “霜斩情”继续放话:“要证明我是不是真的还不简单。传闻霜斩情剑术无双,你们派人与我对战一场,一试便知!我若赢了,你们要奉上白银千两,再让我挑选十件法宝。若我输了,当场磕三个响头,从此归隐。”

        “好大的口气!”说罢,一名中年面相的宾客飞身而出,手持利剑朝壮汉刺去直逼罩门。

        “霜斩情”横剑抵挡,剑身微转,使刺来的剑锋往上偏侧,身形向后微仰躲过一击。

        铮、铮、锵、锵,二人忽高忽下一连对打十几招,中年宾客剑法老练纯熟,却剑路保守。“霜斩情”招式大胆苍劲有力,稳占于上风。

        似乎不屑与弱者多做纠缠,“霜斩情”最后一剑斩向中年宾客右臂,对方极快作出反应避其锋芒,却还是划破了衣袖,败下阵来。

        第一个没过十五招就输了,看上去修为还不低呢。首战告捷,“霜斩情”士气十足:“还有谁不服的,尽管站出来与我一决高下。”

        “竖子休要猖狂!”人群中二人对视一眼,一齐拔剑攻向“霜斩情”。出列的是一对师兄弟,上下夹击,二人配合默契,看样子平日里关系应当不错。

        “霜斩情”身形瞧着粗壮,动作倒是灵敏得很,不论上下齐攻亦或左右夹击,他都能应对自如游刃有余,更多用巧力化解。这次坚持的时间长了点,二十多招将二人打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