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茉香绯舞在线阅读 - 卷一霜舞斩尘 第二十八章 访信议兵

卷一霜舞斩尘 第二十八章 访信议兵

        晚宴露天而设,座席与下午长公主游戏时的设座一样,男女分席而坐,男的在左边女的在右边,中间由红毯隔开。

        今日的晚宴招待的不止有朝臣还有溪扬国的来访使臣。

        安陵国国君坐在让人仰视的高位上,皇后坐与侧席,居高临下地看着使臣一步一步踏足红毯走到自己的坐席之下。

        溪扬国使臣面色平淡,走到台阶下没有立马跪下,只行了简单一礼,看不出半点对大国的恭敬反而还有一股傲气。正如众人所想,溪扬国使臣一开口就给众人出了一题。“臣的手上有一封国主写给贵国皇帝的拜访信,上面写的是我溪扬国文字,贵国乃泱泱大国人才济济,不知谁能译出信中内容。”

        全场鸦雀无声,安陵国以武立国,能读好圣贤书修身养性追上瑢乐国和泓渊国就不错了,哪儿还有闲功夫研究其他小国的文字。

        武官看向文官:你们平日里不是老吹嘘自己学富五车嘛,现在该发挥你们的才学了。

        文官则看向武官:你们平时不是老嫌弃我们文官只会咬文嚼字,酸文酸诗嘛,现在你们倒是顶个看看。

        武官再看回去:他娘的,你们舞文弄墨的都不会,我们能会个屁啊!

        溪扬国使臣把众臣的窘态全收入眼里,心里略微得意,如果安陵国答不上此题,待会儿议事的时候会顺得多。“难道贵国无人能看懂我溪扬国的文字吗?”

        国君扫视全场又气又急,面色跟开了染坊似的,青了白白了红红了黑黑了再青,极不好看,臣子也就算了,看着他的一群儿女气不打一出来,平日里争权夺利一个比一个狠,此刻关乎国威之际一个个全傻得没声了。

        “哟,哪国的语言呀让我也瞧瞧,我最喜欢研究外国文学啦。”欣长身影一掠而过,一把拽过使臣手里的卷轴。“原来是借兵攻打水陀国,作为条件愿意上供牛羊各一百头,上等绸缎三百匹,美女……五百!”

        瞄到最后一个条件,舞卿霜眨了眨眼皮,睁大眸子看个清楚,确定没看错,真的是五百!卷轴一收塞回使臣手里,抬眼瞄向他:“敬献美女一两百还说得过去,送五百个,你们国家是不是在人口生育上男女比例不协调,女多男少嫁不掉,所以送来安陵国卖新娘子赚钱呀。”

        使臣诧异万分,一没料到会杀出个小丫头识得他们的文字,二没料到对方张口就是嘲讽般的质问。谁国家的男女生育比例不协调,若非被敌国骚扰得头疼犯得着做这亏本买卖!

        国家形象要紧,使臣压住情绪向皇帝问道:“陛下,这位姑娘是……”

        “她是朕六子的义妹。”皇帝如实回答,至少可以勉强给自己留点颜面,毕竟此女与老六沾边,老六也代表了皇室的颜面。

        使臣恍然“哦”了声赞叹道:“姑娘年纪轻轻能懂两国语言实属不易,日后有空可以来我国游玩,如何?”

        舞卿霜嬉笑道:“使臣大人说少了,因为生意需要我会的语言不止两国。以前去过你们溪扬国,牛肉烤包子味道挺好的,正想着什么时候再去你们那儿品尝烤肉呢。”

        能得到他国使臣的赞许,皇帝顿觉颇感欣慰,原先不看好此女,现在莫说当个妹妹哪怕儿子说纳了当侧妃都行,比那些争风吃醋的贵女名媛强多了,下午的事他多多少少也听说了。

        使臣折服,再无先前的傲气,乖乖坐到属于他的席位上。

        舞卿霜无意解围,却在无形中助长了魏华祯的威望,非但人长得漂亮还有才学,实在令人看得眼气。

        收到二皇子投来的眼色,蔡相公子会意当即发难:“放肆!哪来的乡野女子胆敢在陛下面前随意来去,殿前失仪藐视皇族,其罪当诛!”

        “我呸!”嗓音清悦如银铃,冲蔡相公子反驳道:“好一出过河拆桥,方才怎么不见你出头替陛下解围,现在倒有脸嚣张了?”

        娇小身影飘然落地,衣袂飘飘犹如仙女下凡。来者正是安陵国贵族中唯一被收入仙门大派的传奇人物——昕婷郡主陶昕婷。

        陶昕婷朝皇帝皇后参拜一礼转头就对舞卿霜道:“舞姐姐好功夫,我都追不上你。”

        “准是你贪玩练功不够勤快,所以功夫不到家。”一盆冷水从后面浇来。“两个小丫头瞎跑疯玩够了没有,坐自己位子上去。”

        面对魏华祯的管束,舞卿霜和陶昕婷乖乖道了声“遵命”寻到坐席挤一桌,谁叫陶昕婷回来得突然,事先没有准备。舞卿霜的坐席很好找,位置较偏有空缺的肯定就是她的坐席。魏华祯特意安排的,谁叫那丫头以前参加宴会不是缺席就是迟到,位置偏些方便她悄悄入席少丢脸。

        拜见过皇帝皇后取过使臣送来的书信,看过内容向皇帝提议道:“启禀父皇,借兵一事你不妨听听卿霜的建议,她领兵打仗的本事不比男儿逊色。”

        大臣们不禁为之一振,皇帝也不由哑然,完全没料到他最善于打仗的宝贝儿子会如此说。扫视下方一周想听听大臣的意见,谁知捧在心尖的齐大将军此刻俩眼睛牢牢盯着舞卿霜不肯移开半分,估计没啥心思考虑借兵一事,算是没戏了。再看看其他人不敢言语的样子合该也指望不上,至于一旁的女眷则更不抱希望。

        而坐于席中的姜将军刚看到舞卿霜时略感眼熟,此刻多看几眼后终于确定了九分。他知晓贸然借兵必有不妥,而其中缘由他却道不出所以,附议道:“臣愿闻舞姑娘高见。”

        如今朝野之中,除齐大将军之外,武官里当属姜将军讲话最有分量,带兵打仗最有发言权的人一个两个都提议让外人开口,他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舞卿霜知道义兄有意当陪衬为自己扬眉吐气呢,人家良苦用心,她怎能轻易浪费,岂非寒了人家的心?“借兵之事简单,地上走的步兵骑兵使臣大人想借多少有多少,兵力绝对充足。但我只问一句,水陀国与贵国一样地势以水域为主,使臣大人确定一帮旱鸭子当真斗得过水里的一群鲨鱼?”

        溪扬国使臣一噎,皇帝则心里唏嘘:讲话真够一针见血!

        使臣道:“照姑娘的意思此次借兵恐怕要延后了,那何时再来借兵合适?”

        舞卿霜道:“这您得问陛下,如果陛下愿意明日起建立水师,那么使臣大人就等到明年的今天再来借兵。水陀国全民皆兵好战弑杀,至少经过严格训练一年的精锐之师方可与之背水一战。到时候您还可以提要求,到底要打疼他们从此俯首称臣不敢再犯,还是要他们彻底从地图上消失。”

        最后一句话从笑容明媚的樱唇里说出来,包括皇帝在内的众人背后莫名发寒,忽然有种随时会被此女取了性命的危机感。尤其是下午听过子女诉苦的齐夫人。

        不愧是我妹子,魄力不减当年!魏华祯淡笑依旧,唇边则尽显得意之色,时不时瞄向齐大将军,眼神似在挑衅:现在该后悔了吧!

        又有人忍不住双目充血,冷哼一声道:“你一个女子不在闺中练习书画修身养性,反而在外头学做生意抛头露面,如今更是打打杀杀,戾气浓重,简直不成体统!”出言打压的是齐长公子,下午的事他同样有所耳闻,当然要趁机消磨舞卿霜的气焰,否则日后进了门还不把所有人踏足脚底。

        “不成体统说的应当是齐长公子自己才对,溪扬国的书信译不出来,借兵的看法又说不出来,舞姐姐回答完了你却在旁边冷嘲热讽,你究竟想过河拆桥还是有意让天下人看皇族的笑话!”陶昕婷言辞凿凿,将齐长公子的怒气硬压了回去。

        皇帝心口凭白堵了一口气,小丫头解围给安陵国长脸,而几个不识大体的东西没事偏要杀出来拆台,存心给国威抹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蔡右相,你的权势是不是已经足够让你不把朕放在眼里了?

        不管舞卿霜为谁,此时谁给他这个皇帝挣脸就得保。“舞姑娘所言颇有道理,看来溪扬国借兵之事得缓缓,需要从长计议。”

        皇帝已然认可舞卿霜的提议明摆着要保,还打算唇唇欲动的众官员不能再拿此事做文章,莫忘了舞卿霜目前同时有六皇子和昕婷郡主力挺,一个陛下爱子,另一个仙门高徒,勾勾手指即可灭门一个家族,哪边都不好得罪。

        蔡相公子照旧一副瞧不起女人的姿态,道:“臣等不敢。只是微臣认为女子有才虽好,但不宜过于有才,否则容易傲世轻物擅专太过,不像昕婷郡主好习武、心思单纯,方可入得仙人的眼。”

        此言明褒暗贬,嘲笑陶昕婷好武厌文,头脑简单四肢发达,顺带暗讽舞卿霜“女子无才便是德”,然而末尾的“仙门”二字连带其师父也骂成粗俗之辈。

        “放肆!师父乃堂堂仙尊岂是你可以随意诋毁的!”陶昕婷拍桌清喝,气鼓着腮帮子一时找不到词骂回去。

        蔡相公子料准陶昕婷找不到词反驳自己,听过且过,刚搏回点面子正觉小得意,谁知“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把人打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