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茉香绯舞在线阅读 - 卷二茉香璃曲 第七十二章 识才借徒

卷二茉香璃曲 第七十二章 识才借徒

        徐子诚眉梢嘴角齐齐抽搐:“小霜霜?这称呼好奇怪啊!”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怎么称呼我家闺女与你这小娃娃何干!”逍海一句顶回。

        此言一出足以证明逍海上神挺爱护他的小徒弟,不过,贺兰鸿琰仍有一事不明。“之前我听闻逍海上神曾与人打赌,赌输了就把寒情抵押出去替人打仗,这是何用意?”

        “小霜霜经常翻阅颇有见地的兵书,我那是给她制造机会磨刀啊!”

        “啪”拍桌!逍海转头望去正好对上夏侯玄铭愠怒的俊容:“荒谬!你当打仗是过家家嘛!打仗是会流血的!”

        “莫急莫急,我对小霜霜很有自信哒,她可是修仙的命硬着呢,谁那么大本事能伤到她呀!”

        咦!好心宽的师父!

        小辈们默默为舞寒情感到同情,同时庆幸一叹:幸好那不是我师父,不然几条命都不够玩儿的!

        桑游神君猛怕桌面,愤愤不平道:“荒唐!从未见过像你这般栽培弟子的,修为封印与常人无异,面对千军万马,凶险程度比起对战妖兽只高不低,简直闻所未闻!”

        修仙之人不得随意干涉凡尘俗事,若必须为之,务必封印修为,否则搅乱命数后患无穷。

        华祯在坐席上宽心地打个哈欠,他和逍海抱着同样的态度,半点也不担心她会因此丢掉小命。她是谁啊?天界第一战神,战场才是她最适合的历练。

        作为被师父虐待的苦主,舞寒情脸上非但没有半丝生气的情绪,反而笑呵呵的。等等,为何那笑容中带着三分奸猾?

        “桑游神君如此仗义,不如回头商量下借你家徒弟徐子诚的事吧!别看我师父典型一棵这辈子都别指望情窦开花的老铁树,其实他也有温柔的一面,见不得女孩子伤心,不忍心拒绝姑娘们的好意,所以需要徐公子那样的好口才帮忙。”

        大殿里黑线成片,丫头,你到底是找法子帮师父解忧还是借机损你师父的名声啊?

        与徐子诚关系最为要好的哥舒文睿,颇有涵养的他忍不住笑道:“哈哈哈哈,子诚,恭喜你啊,今天难得有第二位伯乐赏识你的才华!”

        若要问第一个挖掘徐子诚替人挡桃花的才华的伯乐是谁,哥舒文睿和舞寒情的答案会非常一致。

        “文睿,你胳膊往哪儿拐啊!”徐子诚仿佛被踩住尾巴的狐狸,当即炸毛。

        舞寒情接着夸赞:“子诚兄不必谦虚,你评判女人的好口才远非常人能及,风采不输当年。你放心,忙不会让你白帮的,有整条吉乐坊保底,还怕报酬不会优厚?”

        微顿,转而向桑游神君打包票:“神君,我可以向您保证别人家做父母的如何宠爱自家珍珠宝贝儿的,家师就如何拿他当干儿子疼。您不用立马回复我,考虑些时日呗。”

        无数双手按住怦怦乱跳的胸口,好心动的生意啊!此时此刻许多双眼睛向徐子诚投去艳羡的目光,为啥那张不讨女人喜欢的嘴没长在自己脸上?原来随便动动嘴皮子也能招揽大生意。

        桑游神君可不这般思量:你作为逍海的“干女儿”被他宠爱如斯,我家的徒弟哪有你命硬,够那不着调的“义父”宠着玩!

        桑游神君傻了,徐子诚跟着傻了,但很快徐子诚捕捉到一丝疑问回过神来。“所谓‘当年’乃何意?难道舞姑娘认得我?”他可不认为自己这张批判女人的嘴足以名扬四海。

        糟糕,夸得太兴奋了说漏了嘴。舞寒情思绪急转:“当当当,当年是哪一年我忘了,反正当时对你略有耳闻,如今一见名不虚传。”

        好吧,徐子诚认栽,毕竟自己这张对女人不讨喜的嘴确实小有名气。

        见对方不再追究,舞寒情算是勉强蒙混过关。

        一边的贺兰鸿琰双眸微眯:小丫头回答牵强,其中定有曲折,说不定他们还相互认识。

        表情僵硬的某位神君此刻当真是想哭哭不出,想笑笑不得。“名不虚传”,好端端一个夸人的词落到自家徒弟头上咋就用在歪斜的地方,别扭死了。

        大概瞧出桑游神君犯别扭的心思,舞寒情宽慰道:“桑游神君不必这么苦恼吧?至少迄今为止你徒弟没拽个男人回来对着你二拜高堂,你就该感谢苍天三拜九叩啦!”

        殿内挺尸大片。姑娘,你好重的口味啊!能不能让咱们好好吃顿宴席呀!

        华祯一个头几个大,终于按耐不住一把将某个语出惊人的犯浑女拽走。

        望着远去的背影,馡涟与邱梦珊眸中含着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怨毒:无论过去多久,你还是一样的胡来。

        宴会上风流趣事乱七八糟,然而丝毫不曾影响长辈们把自家小辈托付给舞寒情调教。足以容纳几百人的广场上站满百家子弟,个个身姿笔直。

        教学的第一步,先将男女弟子分开。男弟子由舞寒情亲自负责,另外找来朗琒当助教,毕竟百余号人而非一对一教学,得管得过来。女弟子则由陶昕婷负责,岳瑶珂做助教,华祯从旁监督陶昕婷,以免教着教着就歪了。

        舞寒情立于高台上俯瞰下方列队整齐的学子们,先给他们发个糖衣炮弹,不大的声音传遍角角落落使每个人都能听得清楚。

        “本次受训为期一个月,练得好,我会请来山下最好的酒楼大厨为你们准备豪华大餐,菜品丰盛鲜香味美,保证让你们大饱口福流连忘返。”一道精致菜品呈现在舞寒情手上,扇子轻轻摇曳,佳肴的美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香飘四溢,馋瘾重重。

        眺望下方一张张享受的脸舞寒情非常满意,收起菜品继续道:“但如果练不好,我也会予以你们鼓励,而你们将要享受的是无敌黑暗料理身死魂消酸辣汤。”

        身死魂消酸辣汤是啥玩意儿?底下的人巴登巴登眨白眼,懵懂不明。莫说他们,多位同样站在高台观摩教学的长辈们亦感好奇。

        舞寒情于此故意停顿卖个关子,先布置今天的内容。“今天是受训的头一天,先来点简单的,所有人绕着这座主峰跑三十圈,途中严禁使用灵力和法术,一旦发现再加十圈。不信,你们可以抱着侥幸心理大胆一试。”

        所有人张大嘴巴,修仙之人体魄远比常人坚实,可整座主峰也挺大的好不好!锻体也不带这样哒!

        好看的唇翘起邪恶的弧度:“做不到没关系,你们的午膳和晚膳只会剩下我手里这碗酸辣汤。”言罢,一把揭开汤碗上的盖子,刹那间恶臭熏天,众弟子们忍受不住刺鼻的气味纷纷捂住口鼻,眨眼之间尘土飞扬。

        刚才还站满人的广场,转眸间逃得空空荡荡,独留残卷而过的荒凉。

        成功激起弟子们的“勤奋努力”,舞寒情相当满意,回眸一望,只见观摩教学的长辈们统统捏紧鼻子往后跳出十余丈之远,个个忍臭忍到窒息。

        姚峻烨面色熏到扭曲,强忍着道:“这么味儿的东西,你怎么闻着没事?”

        “我有绝味丸嗅觉款,可暂时让人失去嗅觉。”舞寒情拇指与食指之间夹住一枚碧亮的药丸,“你们需要来一颗吗?”

        “不用啦!”全体异口同声回绝,扛不住呛鼻的刺激一溜烟也逃个精光。

        众人原本以为区区一碗酸辣汤而已,口味无非酸了些辣了些,只要下料别太狠均可受得住。可谁又晓得那碗天杀的酸辣汤必杀之处竟在于气味,那股臭味到底搁角落里发霉了多少年啊!要喝下它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眼一闭、鼻子一捏,直接瞄准喉咙灌下去。

        我嘞个去!这算哪门子的鼓励,分明就是惩罚!

        如果众人真这么想可就有点天真了。

        最让某犯浑女头疼的六个盲厨此次意外地齐聚一堂。调教学生一事,舞寒情事先并不知情,昨日的宴会上才刚被挑明,对她而言,有钱可赚一切好商量。随后,舞寒情灵机一动,召集咸、辣、酸、甜、臭、发六位一起烹饪这碗酸辣汤。

        咸和辣分别是青之澜的弟子洮磊与洮挚。酸和甜分别为丹之霞的弟子岳瑶珂和岳丽姝,二者乃同胞姐妹。姐姐性子跳脱直率,妹妹外表柔弱,性子更柔弱,正是先前在比武台上被水明杰调戏的姑娘。

        前四者不过是盐、辣椒、醋、糖放多了而已,后两位来自青丘的臭和发可就厉害多了。

        一个喜欢凡间的臭味料理,比如臭豆腐、臭鳜鱼、臭冬瓜之类,不知道他调制臭卤的时候是怎么配料的,味道比正常版的重了太多太多,足够覆盖方圆几十里,久久不散,好在做出来的东西吃在嘴里咸淡适中,口感过关。

        另一个做菜时选用的食材全是鸡啊、鹅啊、海鲜、香菜、香菇、花生、鲫鱼、羊肉之类的发货或者不大利于健康的食材,不过做出的菜品精致鲜美口味颇佳。

        尽管臭和发手艺过关,舞寒情仍不建议他俩参与厨艺比赛。他们俩上场,大概比赛未进行到一半全场的人就该熏翻白眼。其次,鬼知道评审官里哪个身有隐疾,品尝之后当场病发身亡算谁的?

        修仙者则不然,体格健壮百病不侵,舞寒情是做生意的懂得节俭,自然有办法变废为宝,难得的怪才有机会借来使唤绝不能白白浪费啊!

        人全跑光了,她也没必要傻站着等弟子们跑完全程,回房里好生歇息,剩下的只需用法术观测他们的训练状况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