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茉香绯舞在线阅读 - 卷二茉香璃曲 第七十五章 雷劫出妖

卷二茉香璃曲 第七十五章 雷劫出妖

        “谢啦,美人哥哥。”

        “安心渡劫,我会一直陪着你。”

        黑云漩涡愈发压抑,云层间电光流闪。“轰!”一道天雷瞄准渡劫之人当头劈下。

        幸而有法阵防护挡去部分力道,落到舞寒情头上时力道已消减许多,浑身一阵酥麻。若能抬头望之,可看到阵法展开的屏障裂开多道细纹。

        未几,“轰”第二道天雷接踵而来,力道只增不减,多道细雷如绵绵细雨般落下。

        防御法阵自动启用额外布置好的加持法术,奋力硬扛。一击之后,屏障上的裂纹好似被巨大的拳头猛砸一般扩展大片,以至于蔓延到底部,状如蛛网。

        痛与麻遍布全身,向来没心没肺追崇快乐的俏颜此刻紧紧皱起了眉头,面色如纸般苍白。

        隆隆雷鸣在耳边嘶吼,刺激着她的耳膜,消磨着她的意识。舞寒情绝不会让自己轻易倒下,调转周身灵气全力运转功法,保持头脑清醒。

        云海滚滚,电芒闪烁,这次似乎不急着草草落下,有心给渡劫之人稍作准备。而这刚好给贺兰鸿琰一个稍加修补阵法的机会。

        贺兰鸿琰一边观望天雷的变幻,一边加快动作布置法阵,只怕天雷酝酿得越久威力越是巨大。

        如他所料,静待良久的第三道天雷猛烈劈下。

        “轰隆隆!”雷鸣炸响,山脉动荡,天雷仿佛发怒的神兽一般要将整座山头震塌为平地。

        就在天雷落到阵法前的最后一刻,贺兰鸿琰持剑插地,将自己的灵力源源不断地输入阵法提高防御。

        “咔、咔、咔、哗啦啦……”阵法屏障终于支撑不住崩塌破碎。无数道细雷犹如大雨倾盆,周围焦黑一片,难闻的焦灼之味弥散开来。

        “噗……”两个人同时喷出一口血来。

        贺兰鸿琰的状况还好些,阵法残破分担不了多少天雷的力道,再到他身上威力减免大半,不过这一记也够他受的,浑身震颤气血沸腾,鲜红的液体同细汗一般从肌肤毛孔流了出来,染红了衣裳,染红了雪白的手臂,周身的力气也好像被榨干似的。

        舞寒情早有心理准备,直接以躯体硬扛,痛楚钻入四肢百骸,加之气血翻涌,浑身经脉都要被震断一般。冷汗淋漓,浑身湿了个透彻,仿佛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外寒内热,犹如夹在冰与火之间煎熬,难受得想喊却喊不出声来。

        脑海混沌,痛苦正在吞噬愈发模糊的意识。舞寒情硬撑起残余的清醒睁开眼睛,抬起头望向劫云未散的天空。真身未现,原以为能逃过一劫呢,何曾料到云层之中竟流窜着绯色电流,难不成还得再挨雷劈?

        贺兰鸿琰也看呆了:两百年前我所历的飞升上仙之劫威力与她旗鼓相当,不曾有多加一道,之后华祯亦如是。怎么回事?

        莫提他了,被阵法拦在山外数十里的赶来之人遥望天上闪动的绯色电芒眨白眼,什么情况?天雷通常不都是白的或蓝的嘛,何时出现过红的?雷声震响,声势浩大,隔着百里开外望不见也该听得见,三声已过了吧!

        转念一想:来得好诶,有刷新眼界的好戏看喽!

        上一刻是兴致勃勃,下一瞬心又凉了,有结界把他们挡在外头,他们该怎么过去呀?

        夏侯玄铭离开时给偏殿设下结界好阻拦众人一阵拖延时间,可惜殿内人多力量大,未隔多久便破解了。众人刚要追出去,一道无形屏障又将众仙弹了回去。

        我嘞个去的!哪个王八蛋多布置了一道结界!然后费了好大一番周折终于把它给破了。

        多番阻拦必有蹊跷!众仙满怀好奇循着三人身影消失的方向追来,追至半途脑袋瓜子再次撞上结界拦路。我擦!有完没完!

        云层上,绯色电芒越闪越亮,第四道天雷怕是酝酿得差不多了。

        某道算得上救星的身影疾飞而至。

        “帝君,你来得是不是慢了些?”贺兰鸿琰急着吃力布阵,话归话说,没多余的功夫瞥来人一眼。

        “你飞得太快,我追偏了,绕了点路。”夏侯玄铭回答得有点不好意思,“回来时顺便加固了外围设下的结界。”

        环顾一圈碎不成形的法阵,再瞧贺兰鸿琰执着的动作,夏侯玄铭立即猜到他的打算。“你已受重伤灵力不支,再用肉身硬扛必将伤及神魂非去掉半条命不可!第四道不如我来吧!”

        话说罢之时正是法阵完成之际,情况紧迫,夏侯玄铭由不得贺兰鸿琰同不同意一把将其拉开,接替他运行阵法。

        雷云滚滚,轰鸣震耳,红色雷光捏准时机一般霹雳击下。

        击落的同一时间,两件灵器法宝霍然飞出与劫雷对个正着。

        “嘭嘭”两声炸响,两件法宝光荣地炸了个粉身碎骨。

        劫雷威力消去一半,再由夏侯玄铭运行阵法引去大半,待落到舞寒情头上时力道不再那般恐怖,好似在饶痒痒。

        而事实上,红色劫雷观似威力惊人,实则伤害性比起第三道雷要轻得多,意在其他。舞寒情脑海中闪现出一连串陌生的画面残片,可谓是某段记忆的碎片。

        画面里红发水瞳的女子是谁?怎么瞧着像是自己?那个银发银瞳的男子又是谁啊?英俊的脸庞好生熟悉,那不是华祯老哥嘛!

        舞寒情来不及思考太多,体内灵力暴涨,经脉膨胀,估计人形姿态再也无法维持。

        “呖!”声如凤鸣,红芒兴盛,使得黑压压的天空亮堂许多。

        劫云减退,寒风狂啸,映红的浮云飘下片片绯色霜花,绯红蝶翼振翅高飞,盘旋长空。

        距离遥远,空中之物一闪即逝,刚破解结界追上来凑热闹的众仙家未看清那真身为何物,山上的景象已渐渐趋于平静。匆忙之间捕捉到一丝模糊的印象,那东西的形状仿佛是一只蝴蝶。

        “你们怎么样?还好吗?”在劫云聚拢之时华祯察觉不妙,一群学子通通扔给陶昕婷和朗琒后匆匆赶来。

        “快接住她!”贺兰鸿琰握剑硬撑无法动弹的肢体,只能用眼神告诉他。

        “接住丫头!”那记雷劈夏侯玄铭也挨得不轻,浑身巨震,彻骨冰寒犹如醍醐灌顶,眉宇间结了薄薄一层浅绯色薄霜,血液冻得都快凝固了,四肢僵硬得动不得半分。人家的雷劈下来是痛,她的雷劈下来是冻,这到底是天雷还是妖雷?

        作为现场唯一行动自如的人,华祯依言飞向刚恢复人形的绯色霜蝶,伸手去接徐徐落下的清丽身影。

        落入信赖的怀抱,舞寒情微微睁眼,朦胧中见到华祯的轮廓,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有欣慰、有感动:“哥,谢谢你……来……找我。”最后一丝气力用尽,俩眼一黑昏了过去。

        谢我?难不成小丫头记起了什么?那么方才的雷……

        当前状况华祯不愿多想,也没功夫多琢磨。

        恰逢需要人手的此时,某个不正经的声音自告奋勇冒了出来:“小情情,你要挺住哇,千万别丢下为师一个人呀!”

        来人一现身,贺兰鸿琰和夏侯玄铭全明白了,方才及时掷出法宝挡雷的正是舞寒情那位看似不靠谱的老顽童师父逍海上神。后面追来凑热闹的众人现在才爬上山头,合该从中作梗的也是他吧!

        答案是肯定的。一帮人在偏殿吵闹时他的确溜开了,却未跑远,隐了身形而已。在夏侯玄铭离开后多加一道结界为徒弟争取时间,数十里开外的结界同样如此。

        本想着有贺兰鸿琰与夏侯玄铭两个帅小伙儿在不必忧心,只管高跷二郎腿拦住后面追来的人即可,结果天晓得会出意外。当他望见第四道天雷时才吓得爬上山来。距离过远生怕赶不及,急忙掷出灵器挡雷。

        华祯立马将冻成冰棍的舞寒情交到逍海手里,他是她师父自当会照顾好她,另外两位伤友都需要查看情况。

        光看某人苍白虚脱的脸、成片染红的衣裳,以及灵力枯竭的绵软状,华祯便知他伤势极重:“璃辰,你不要命了嘛!”言罢立即取出一只小瓶,一颗药丸滚落掌心,给贺兰鸿琰服下。

        “我要她平安。”贺兰鸿琰吃力回答。

        华祯无语,转而望向夏侯玄铭,伤倒是没有就是寒气极重,“玄铭帝君,多谢你替小妹护法。”

        “不必客气,我与她旧识,朋友间帮个忙而已。”夏侯玄铭答得认真,不似撒谎。

        “有意思,一个两个全不要命了!能不能让老子省点心!”华祯真想一掌一个拍晕拉倒。然而终究忍了下来,一手给贺兰鸿琰输送灵力,另一手为夏侯玄铭化解冰寒之气。

        不多时,众仙破解外围结界赶上山来,赶来的人里多了一些其他闻讯前来的,比如见不惯舞寒情处事风格的素灵族小帝姬馡涟、追随夏侯玄铭身后的玉颖元君、与贺兰鸿琰深交的梦珊仙子,以及担忧弟子安危的靖文真君。

        众仙刚爬到山头就瞧见五个人昏迷的昏迷,重伤的重伤,治伤的治伤,周围一片狼藉,法阵破碎,草木枯槁,粗壮大树成片折倒,地面、枝干呈现多处灼烧后的焦痕。

        乍看之下,好好一座茂密的苍绿山而今成了秃头山,可见天劫的威力非比寻常,以及最后一道出妖的红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