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茉香绯舞在线阅读 - 卷二茉香璃曲 第八十五章 谈昔忆趣

卷二茉香璃曲 第八十五章 谈昔忆趣

        众人沉默,诧异的同时必须佩服,舞寒情的决定无疑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杀父弑母可不是什么好名头,无论缘由如何。她的绝情与对利弊的权衡必须折服,而且他们坚信凭舞寒情的手段,一定会把事做得干干净净。

        “卿霜,你不会真的……”于情于理,贺兰鸿琰不反对她与生母决断,可仍不希望她做出有违天理之事。

        舞寒情明白他要问什么,轻松道:“我还没来得及动手,已经让异父同胞的妹妹代劳啦!”

        “啊?!”小伙伴们全听呆了。

        “谁叫那个女人一成不变,跟当初对待我一样成天不是骂她愚笨就是抱怨她没出息,管头管脚毫无自由可言,甚至到了不允许她有自己思想的地步。于是嘛,那位可爱的妹妹终于受不住那个女人的责骂式教育,亲手杀了她。”说到后面,语气里流露令人怵然的兴奋。

        惊吓归惊吓,然而众人莫名觉得那位母亲死得其所,做母亲能做到让两个女儿都想杀了她的地步,也真够不容易的。

        “那后来,你那位妹妹怎样了?有没有被抓?”一名女弟子发问。

        “不知道,我忙得很,没空留意。没被人抓是她的本事,抓出来了是她的命数。她和我素昧平生,走在街上相见不相识,若非有意打探过那个女人的讯息,估计我永远不会知道有她这个妹妹,所以我没有照顾她的义务。”

        舞寒情意思明了,加上适才徐子诚的说法,那位妹妹一出生便享受衣食无忧的富裕生活,而舞寒情自小苦寒,之后的财富也是靠她自己的努力和智慧挣来的,与他们毫无干系。故此,互不相认也在情理之中。

        答案揭晓,众人皆为她松一口气。

        “你倒是豁达,恶名背多了债多不愁是吧?”夏侯玄铭一半心酸一半嘲讽,真搞不懂小丫头是怎么想的,性子与上辈子差了好多。

        “帮朋友忙,背习惯了。”舞寒情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不过,我也是有底线的好不好,起码你们从未听过我有和什么男人孤男寡女同居一室、同床共枕之类的谣言吧!”

        “我去,你男男女女关系不清不楚搞暧昧的谣言还嫌不够乱呐!话本子都能写上十几本啦!”夏侯玄铭没好气道,全然一副兄长教训妹妹的口吻。

        舞寒情吐吐粉舌,活似一个调皮的小孩,对什么都满不在乎。转而脑海里某个念头闪掠而过,对啊,她是个有底线的人,固然谣言纷乱,却独有两次打破了这层底线。当年杀死柳琴馡的夜晚,她只知对方从来不是个安分的人,却不知她还藏着其他恶心的手段。

        见她面色微沉,夏侯玄铭问道:“你怎么了?又想到什么不开心的?”

        舞寒情面容带了丝肃然,沉声道:“不,是你提醒得好,柳琴馡又多了一个让我杀她的理由。”

        “柳琴馡是谁?你为何如此恨她?”贺兰鸿琰很想知道自己没能陪在她身边的日子里究竟经历过什么苦难。

        后面的听众也很好奇,刚才都清楚地瞧见她梦醒时的情绪有多激动、恨意有多强烈,倘若贺兰鸿琰躲闪不及迟了半分,恐怕不死也得重伤,吓坏了他们脆弱的小心脏啊!

        “她是谁?”舞寒情轻哼,“她就是个婊子!”

        “啊?”吃瓜听众们再遭惊雷。没事,雷砸多不怕,很快压住情绪洗耳恭听。

        当初在舞寒情与柳琴馡相识之前名声已然好坏参半,好在均停留于朝三暮四此类层面,而在认识柳琴馡之后发生过两次有陌生男人大清早躺在她枕边的案例。第一次发生在结识她的第三年,第二次发生于认识她的第五年,同在这相识的最后一年二人同归于尽了。

        柳琴馡结识她正是为了杀掉她,然而凭她的脑壳也没用多高明的法子,无非下毒外加塞男人,所下的八味毒药一半索命一半催情。年代久远,舞寒情懒得往事多思,故而从未将这三件事串联到一起,如今思忖,她竟要自己死得身败名裂,真不枉费自己的一番教导,可笑之极!

        再回忆那三次被柳琴馡找来的男人相貌一次不如一次,舞寒情的总结是:哪个审美正常、脑子也正常的女人敢对那些歪瓜裂枣下手,绝对属于巾帼英雄!

        全体绝倒。“巾帼英雄”四个字有这么拿来形容人的嘛!

        “她为何要杀你?你跟她有仇不成?”姚彬彦不解。

        “我哪儿知道。临死前那婊子硬说我抢她男人,可她身边的男人我全查过底细,没一个是她愿意嫁的,也没哪个是和我认识的。”舞寒情至今也没想明白这一茬。

        收集情报是一回事,认识与否是另一回事。吃瓜听众们听得明白,脑海里只飘过一个念头:那女人脑子有病吧!

        夏侯玄铭捕捉到某个重点,瞄了眼贺兰鸿琰的表情,向舞寒情打趣问道:“那个柳琴馡没有想嫁的男人,那你有没有瞧上的男人?”

        “没有。”舞寒情脱口而出。

        “当真没有?”夏侯玄铭挑眉,故意加重尾音吊下贺兰鸿琰的胃口。

        “肯定没有。”舞寒情斩钉截铁。“一是真没有瞧得上的,二嘛,出于身体原因。两年的药水灌下来谁知道身体被改造成了什么样?天又晓得会生出什么鬼东西!”

        舞寒情是有事实根据的。昔年活下来的五人清楚自己的体质于是很早就决定好此生顶多只成婚不要孩子。长大后,第一位哥们儿先成了家,两年后其夫人瞒着他怀了身孕,临近三个月的时候,那个腹中的怪物居然自己撑破母体爬了出来,还伤了人。那哥们儿为了解决风波与那只怪物同归于尽了。

        第二位哥们儿好不容易克服心理障碍,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和心爱的人成亲,可结果呢?新婚第二天,早上醒来,本该娇滴滴的新娘变成一具仿佛被吸干精血的干尸。那哥们儿受不了打击自戕殉情了。

        “两个血淋淋的例子就在眼前,你们认为我还有心思谈情说爱吗?”舞寒情有意反问。

        听众们吓得根根汗毛竖起,冻得直摇头。前车之鉴如斯,大概换做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恐怕也会在感情之事上选择怯懦吧!

        听了这么多,哥舒文睿也是心思敏捷之人,隐约猜到舞寒情名声好坏参半的用意。“舞姑娘,你如此不在乎名声,任由谣言四起,可是有别的用意?另外,你通常给朋友帮些什么忙,能帮出那些稀奇古怪的名声?”

        “厉害呀!这问题算你问到了点上。”舞寒情高高地翘起拇指为他点赞。“那些乱七八糟的名声不正好让人敬而远之吗?天底下有几个蠢男人会娶一个名声有损的女人为妻呀?”

        果不其然。哥舒文睿猜中了。

        “至于帮忙嘛,全是些家长里短、小两口吵架、替人求爱,再有替一堆没心没肺的家伙带孩子。”舞寒情实话实说。

        “啊?!”全体傻成一片苍白纸人。你在外头到底还经历了些啥?

        能有些啥,就字面意思呗。比如某对小夫妻大半夜不睡觉非要吵架,寅时跑到舞寒情家里找人劝架。那个时候,犯困的她真想把人一棍打出去。最后硬是忍住了那股冲动,男的睡楼下大厅,女的随她睡楼上客房,有什么事等她睡醒了再说。

        再譬如学堂一放长假,出于各种理由没空自己带孩子的就把照料费跟孩子一并丢给她,小至未断奶,大的十三四岁,为了那帮调皮捣蛋鬼衙门都去了好几回。不单被街坊邻居举报扰民休息,还被疑似拐卖孩童。

        再例如死缠烂打、威逼利诱找她支招求爱、假扮恋人挡桃花的大多是些一举一动都会招惹舆论的风云人物。忙帮好了后遗症不断,时常传出什么情郎半道上移情别恋而冷落她、由于情郎突然跟人搞断袖而闹掰,再有她对男人大失所望变成磨镜伤透大片男人心等等各种乱七八糟的风言风语。

        全场石化:苍天呐!那是什么重口味话本子剧情?

        “姐,你都摊上的什么倒霉事儿呀!”朗琒听得欲哭无泪,真想给舞寒情叫屈。

        “无妨,但凡欠人情的自己心里记住就好,日后该帮的忙该做的事好好照做就是。”舞寒情一副气定神闲、运筹帷幄的表情。

        “霜姐姐,我算听明白了,难怪你写的话本子那么受欢迎,原来是你的生活够多姿多彩呀!”一位与姚彬彦交好的赵姓少年赞道。

        另一位同样和姚彬彦交好的方姓少年勾起一丝好奇:“霜姐,你刚说替人支招求爱,那一般你会支些什么点子呀?”

        “简单,最常用的就是烛光晚餐。”这问题问她就问对人了,舞寒情得意道。

        徐子诚眉头苦了下来:“烛光晚餐?难道要点着一堆蜡烛吃饭?蜡烛都长一个样有什么特别哒。”

        “如果长这样呢?”舞寒情手里多出一支仿佛经过一番精雕细琢、含苞待放的玫瑰蜡烛,颜色并非常见的红色或白色,而是由淡雅的浅粉渐变到艳丽的玫红,色泽剔透如玉。随之又多出一个造型别致的烛台,两者相搭,美感远胜寻常,给房间增添别样的韵味,且蜡烛本身散发出幽幽的芳香。

        此外,菜品的装盘也有讲究,餐盘什么的未必要华丽花哨,但必须比平常的多一分别出心裁。房间里再摆几株好看的花,最好挑选对方喜欢的,还有桌子够大的话,烛台旁也摆上几朵。

        届时,男子深情款款地说上一句“姑娘,嫁给我吧”,事儿不就成了?

        “哇喔!好感动啊!要是我有心上人,他也这么布置,我肯定嫁给他!”

        “我要是个女的,我也嫁给他!”后面的小辈们心醉倒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