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茉香绯舞在线阅读 - 卷二茉香璃曲 第八十六章 威吓而战

卷二茉香璃曲 第八十六章 威吓而战

        徐子诚、哥舒文睿、贺兰鸿琰、夏侯玄铭全惊呆了:苍天呐!她随便扔个点子出来就能把人唬弄成那样,这姑娘不好追啊!

        “你不是最喜欢赚钱嘛,怎么还钻研这个?”夏侯玄铭吓了大跳,怎么几千年不见,小丫头变情场高手了?

        “是啊,我打小就喜欢赚钱,当年在凡间学堂的时候没少帮人代抄情诗代写情书来挣零花钱。再说了写话本子空有故事没有文笔可不行,文学功底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嘻嘻。”舞寒情说得眉飞色舞,颇为得意。

        “嘿,修炼没见你多勤快,旁门左道倒没少学啊!我以前怎么没发觉你这么浑!此时此刻我格外佩服华祯,他的命可真够硬的,给你当那么多年义兄居然没被你气死,以后出去千万别说你是我皇妹!”夏侯玄铭轻戳了戳某女的脑门。

        “大哥,你气傻了吧?你的皇妹此刻在苍之尘快站成望兄石了,盼君归来呢!”舞寒情好心提醒。

        皇妹?贺兰鸿琰见二人嘻哈斗嘴的模样颇有兄妹的形容,不知二人曾于凡间经历过什么。

        夏侯玄铭吃瘪,清了清嗓子,故意换个问题转移话题:“人生百态你已见过许多,对于感情之事可有什么看法?”这也算替贺兰鸿琰探探口风。

        舞寒情略微思索,答:“感情之事也算是人生的赌局之一,赢了是幸福的甜,输了是悲伤的苦。若注定是苦,又何必去赌。”说到末尾,不免带了一分淡淡的凄凉。

        贺兰鸿琰明白,最后那句合该说的正是她自己,苦涩潮水翻涌心间。“曾经的苦莫再追究,今生的你无需再选择害怕。”

        已将“怕”成为习惯的她未料到他会忽然这般慰藉,一时默然。

        夏侯玄铭这位当兄长的也难免为她掠过一丝心疼。

        闲聊这么久,拂生阁一名弟子才发现一个问题,感觉空气里的味道淡了,摘下面具,果然难闻的臭味淡了许多。糟糕,没了臭味阻拦,双头魔龙铁定会冲出湖面候着他们做大餐的。

        而今他们唯一的获救办法合该只有等其他修为卓越的长辈们来救。不过敌人可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双头魔龙,实力在三界中也是排名靠前的。对付它,估摸着长辈们不光在救援的人选上要斟酌半天,应对计策也必须仔细考量。等长辈们来救,起码得耗上一天。

        众人正做着最坏的打算,冷不丁传来魔龙悠闲的嚷嚷声:“小娃娃们,龙爷爷我有的是时间陪你们耗,要么出来和老子痛痛快快打一架,要么就一辈子缩在洞里当乌龟!”

        洞内无人回应,一旦出声就证明所有人都在,假若不出声,没准儿它会以为岛上的人趁它躲湖里之时全逃光了,然后觉得自己唱独角戏无趣,便自行离去。

        “最厉害的三个小娃娃,龙爷爷我保证只要你们出面跟老子认认真真比胜负,老子一定不为难那群小辈!”

        沉寂依旧,照样无人回应。双头魔龙好战嗜杀的名头不是白传的,别以为开出好听的条件就真拿它当成神经大条、说话算话的打架狂。退一万步,它或许真会放过那帮小辈,那么打输的贺兰鸿琰三人怎么办?仍会沦为它的盘中餐。

        嚷嚷半天无人响应,双头魔龙不得不怀疑那些人是否已经逃跑。不过它没那么容易死心,最后试图威逼道:“不理老子可以,可老子没那么好的耐性,顶多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考量,再不给老子一个满意的答复,老子就毁掉整座岛!到那时,你们全是老子的食物!”

        “怎么办?怎么办?等长辈们来救也来不及了。”姚彬彦胆小,急得发慌。

        被他那么一起头,其他小辈跟着发慌,甚至病急乱投医,忽然觉得苍之尘的长辈们也没几个能跟双头魔龙抗衡的,撑死斗个势均力敌,如果能把天界的三大战神请下来一位就好了。

        琉月帝君向来贪玩经常闹失踪,行踪不明。银龙神君身为其义兄,跟随下凡大海捞针去了,行踪飘忽不定。朱雀神君则常年驻守南煌净土,确保天界安宁。

        舞寒情则给他们浇盆冷水醒醒脑,双头魔龙的实力就摆在那里,除非他们有绝对的把握拖住魔龙不损伤任何人性命,然后悄无声息地飞去南煌净土把朱雀神君请下来,用他的荧璃真火烧死双头魔龙。

        听得此言,贺兰鸿琰面色如常,心下却尴尬,以他如今的修为即便使出荧璃真火威力也会大打折扣,仅够重伤于它。

        小辈们吃瘪,双头魔龙实难对付,他们能活到此刻已属命大福大。

        “这也不行,那也行不通,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徐子诚本就性急,现在想不出好办法,心下更急。

        若徐子诚处在火里,那么舞寒情则出于水里。“办法并非没有,为今之计就是多做点好吃的,摆上供桌,再点上香炉。”

        朗琒懵然,隐约嗅出一丝不正经,斜着芝麻眼睨她:“姐,如此做你是要叩拜谁呀?”

        “当然是给双头魔龙跪地求饶用啊!”舞寒情理所当然道。

        “噗……”全体喷血昏倒。

        “喂喂,你们这是什么反应?现在我们伤的伤弱的弱,拿什么拼啊?魔龙肚子里有几个胃袋我不知道,可那两张血盆大口在外头候着呢,就咱们几个细皮嫩肉的,给它塞牙缝都嫌不过瘾。”

        贺兰鸿琰听得出来她一半玩笑一半实话实说,心思回转,双头魔龙并非什么说话算话的好汉,小丫头也不是好惹的性子,她的示弱不过是一时的隐忍,待时机成熟必会给予致命一击。

        “卿霜,你手里稀奇古怪的东西多,不妨看看有什么用得上的。”贺兰鸿琰提议,“硬拼无异于死局,智取方可一搏。”

        生死关头,大家的脑子转得很快,立马会意。对诶,舞寒情残次品多,双头魔龙杀不死它也能磨得它半残,然后好趁机逃走。

        舞寒情本就不是吝啬的主,正好嫌兜里杂货太多快溢出来了,消耗些,正好腾点地方。随即一地杂七杂八的物什跟摆地摊一般铺开,就差当街吆喝两声“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之类的叫卖形容。

        夏侯玄铭抓起一叠绘有方格且折叠整齐的方布,他立马联想到什么,展开一观,果然是博弈用的棋谱。棋谱也能当法宝?

        舞寒情表示当然,布制的棋谱方便随身携带,哪怕是普通人也可以衣袖或怀里一揣即可。闲时它是一张普通的棋谱,对战时它可作为网子用,而且多张棋谱可叠加使用,使它张得更大,东西抓得越多越牢。

        姚彬彦撑开一把油纸伞,一股暖流萦绕周身,暖洋洋的非常舒服,感觉特别适合下雨天用。

        舞寒情给个大大的赞,有眼光!此伞作用简单,正是拿来用于阴冷、下雨的天气,不单可以取暖,还可以烘干衣服。

        徐子诚则随手拿了把迷你小伞,感觉它撑开的大小也就跟斗笠差不多。

        “别打开!”

        舞寒情见徐子诚要撑开的动作,赶忙出声阻止,可惜仍是慢了半拍。伞花绽放的刹那,“轰”一记火光劈头砸下,轰得他一脸灰黑,嘴里飘出几缕轻烟。

        见他那副滑稽的囧状,众人没能忍住,很没义气地哈哈大笑起来。

        好吧,舞寒情这把小伞的用途仅仅是恶作剧用的。

        徐子诚欲哭无泪,仿佛受了委屈的小孩儿:“寒情姐,你太调皮了!”

        有此先例,大家哪儿还敢随便乱拿宝贝,乖乖在边上听铸造者逐一讲解吧,以免把自个儿给伤喽!

        挑挑拣拣大半天,无论正品还是残次品能用到的实在不多,要么品阶太高,姚彬彦他们修为低得驾驭不了,品阶低的又因为这些小辈修炼不够尚不足以达到同时御用三个法宝以上的水准。而能做到的人恰恰是与双头魔龙硬碰硬的,不宜太快消耗灵力。胜算本就不高,不能再打折扣了。

        硬碰硬死更快,大伙儿还是听舞寒情的另择方案。而舞寒情只问一句:“你们敢不敢信我?”

        众人诚恳点头:“敢。”于是乎,通通依照吩咐煮汤煮水忙活起来。

        舞寒情非常满意学生们的回答:“放心啦,你们都是讲义气的小可爱,我不会让你们死的。”这不光是她的保证,必须说到做到。

        嘴上说“信”,可对手毕竟是魔族一霸的双头魔龙,姚彬彦和徐子诚心里没有半分犹豫谁信呀?

        舞寒情理解他们的心思,对姚彬彦唯一的提议便是:“小彬彦,一月之期已满,濉州四个蠢货也该下床了,你觉得你那位忙成老糊涂的哥哥舍得用普通的药给他们疗伤?光靠你身边的那位小总领真能保住你可爱的堂妹?当然,真把人逼急了洬飞尘也会跳墙,而你又确定他一张嘴抵得过几百张嘴?”

        姚彬彦戳中神经,哑口无言。

        对付徐子诚更容易,一柄噼噼啪啪闪烁电丝的匕首不知不觉架上他的喉边,笑容可掬道:“再啰嗦,我先把你打成半死扔在这儿给魔龙作伴。”

        “不要啊!”徐子诚立马乖顺求饶,他敢肯定舞寒情绝对比魔龙更可怕!

        观众们无语:要不要这么怂啊!

        哥舒文睿心曰:画面好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