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茉香绯舞在线阅读 - 卷二茉香璃曲 第八十九章 揭案赌誉

卷二茉香璃曲 第八十九章 揭案赌誉

        殿内众人循音而望,十多个人从天而降,最抢眼的画面莫过于贺兰鸿琰是抱着人回来的。

        贺兰鸿琰以君子闻名,四千年来从不近女色那是出了名的,自数月之前忽闻他转了性,对某位仙子起了好感,原本道听途说而已,今日一见竟是真的!

        馡涟满腔忿恨:凭什么天底下什么好事都要归你,凭什么别人做梦也得不到的男人也要围着你转!不公平!

        宫孙玉颖心下微松,起码抱着舞寒情的人不是夏侯玄铭。余光不经意间瞥见微微颤抖的宽袖,目光往上移去,衣袖的主人赫然是梦珊仙子。思来也是,贺兰鸿琰好歹也算是她的青梅竹马,而今将她天界第一美人儿搁在一边,跑去其他女人身旁,心里不难受才怪。

        华祯暗暗为贺兰鸿琰竖起大拇指:你小子总算开窍了,追女人就该勇往直前,多用你的美色迷惑她!

        靖文真君则吓得如被蛇咬:我的宝贝徒弟诶,你咋又跟那疯丫头混到一起,别被带歪了呀!

        季家家主季昊廷同样看得不快,姑娘家的知不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众目睽睽搂搂抱抱成何体统!要是让她迈进我家的门,我儿子的名节还要不要哇!

        对于各种怪异的目光,贺兰鸿琰不予理会,堂而皇之地迈入大殿,呵护珍宝一般轻柔地放她坐到空位上,温言问候:“伤口好点了吗?”

        舞寒情灿颜嬉笑:“一路上有你帮我输灵力,已经好多了。”

        “斩杀魔龙不易,数你伤势最重,有什么不舒服就告诉我,千万别忍着。”尽管她的面色好了些许,贺兰鸿琰依旧不放心。

        简单的柔情对话,众耳朵抓住关键要词“斩杀魔龙”,一人惊讶道:“双头魔龙被你们杀了?”

        赵姓少年回道:“那是自然,不杀掉它我们现在还能站这里跟你们说话嘛!”

        一记惊涛骇浪翻滚众人心间。

        “天呐,双头魔龙何等修为,居然被他们杀了!真厉害啊!”

        “能从双头魔龙的手里活下来的确厉害,不过确定他们不是耍手段仅仅拖住它才逃出来的?弄不好过会儿那魔头就杀过来了。”

        “不会吧,你别吓唬我,我胆子很小的。”

        “吓你又怎样,双头魔龙要敢杀来,咱们也不必怕它,有那么多道行精深的长辈在,吃亏的只会是魔龙。”

        一通七嘴八舌,有惊奇、有佩服、有猜疑、有镇定,徐子诚听不下去嚷声道:“吵什么吵,一帮没见识的,不了解寒情姐实力的多什么嘴!”

        “霜姐是为了保护我们才受伤的,魔龙也是霜姐拼尽全力斩杀的,姐姐剑术卓越,最后一波回来的人全瞧见了。”一女弟子帮衬道。

        徐子诚发言时用了点威压,令所有人皆可听清。殿内的嘈杂顿时安静下来,回忆一堆人仓皇逃回来的情景,尤其最后一批回山求援的人,不光年轻弟子,连长老也对舞寒情的剑法赞不绝口。

        他们本欲商议对策前往救人,结果人家还未等到救援反而自己先杀龙归来,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去猜疑。

        可也有人依旧不死心问:“你们是怎么杀死双头魔龙的?肯定用了什么手段吧!”

        “实力悬殊大用点手段很正常吧。不过是把魔龙冻成冰块,再切碎了便是。”夏侯玄铭言简意赅,语气里充满不耐,一张冷脸摆明了谁再多嘴就捏死他的架势。舞寒情的实力毋庸置疑,不过她对付魔龙的手段确实不够光彩。

        殿内冷静下来后,众多目光才肯好好打量这死里逃生的十多个人,哥舒文睿半个身子靠在徐子诚身上,伤势不重却元气大伤,夏侯玄铭与贺兰鸿琰亦是满脸疲惫,想必与魔龙定有一番搏杀,朗琒与徐子诚灵力耗损极大,一干小辈反倒没什么损伤,看样子被保护得很好。

        瞧着自己感情要好的堂妹和好兄弟还跪在地上,姚彬彦顾不得其他:“魔龙死便死了,老提它做什么。哥,你先告诉我雨萌这是怎么了?”

        姚峻烨想要说明情况,无奈嘴巴张不开来,像是含了一枚青橄榄,不知该从何开口。

        舞寒情盯了眼面色扭捏的姚峻烨,朝姚彬彦招了招手:“小彬彦,你过来,我来告诉你怎么回事。”

        望向亲和甜美无公害笑颜,姚彬彦毫无戒心地走了过去。

        舞寒情指着跪地的姚雨萌和洬飞尘有条有理地解说:“你自己瞧清楚,一个衣衫破损的柔弱女子披着心上人的外衣,哭得满腹委屈,看着多让人心疼。再瞅瞅旁边站着装模作样的狗郎君,品行端正得多叫人欠揍,你读了那么话本子,捉奸在床那么明显的经典桥段子你还猜不出来?占卜术都省了好不好!”越说到后面,手里的折扇啪啪啪连敲姚彬彦的脑袋。

        “捉奸在床”四字一出,殿内众人一惊,皆以为舞寒情这是要坐实姚洬二人苟且的罪名。水、步、景、须则未敢放松,那几句提示故意说得阴阳怪气,难保她看不出什么。

        “唉哟哟哟哟哟,霜姐别敲了,我懂啦!”姚彬彦抱着挨砸的脑瓜跳开小段距离。其实脑袋也没多疼,舞寒情根本没用什么力气,就是有点恨铁不成钢。

        瞧着舞寒情嬉皮笑脸还有心情闹腾的样子,众人都怀疑确定她伤得很重吗?好吧,腹部的血迹真实存在。再盯向姚彬彦,挺好奇他的脑袋被敲过之后明白些啥?

        “姓景的,别以为本少爷不知道你早对我妹妹心怀不轨垂涎已久,此次碰上双头魔龙来犯,你就趁大伙儿焦头烂额无暇其他的时候对雨萌下手。成了便木已成舟,成为我姚家的女婿借此上位,倘若不成就盘算后路,让你最大的绊脚石洬飞尘替你扛罪。所以这件事是你奸污雨萌不成反被洬飞尘撞破,然后把事情全推给他们。”姚彬彦指着景楠的鼻子揭露真相。

        “正确,孺子可教也!”舞寒情坐边上摇着扇子助威。

        有了鼓励,姚彬彦继续推测:“姓景的,以你的胆识只敢招惹外面没家世没背景的女人,今日敢如此大胆准定背后有人给你出谋划策,姓水的一定是你!”

        水明杰立即辩驳:“姚二公子,说话要讲究证据,不能光凭推测随意臆断是非!另外舞仙子与我们素不相识,为何要对我们言辞侮辱,现在我要你向我们道歉!”

        “混账!尔等竖子也配得起我妹妹道歉!”华祯怒言驳回。舞寒情什么脾性他最了解,她做任何事都有她的理由,哪怕是歪理。

        “哥,不着急。”舞寒情阻拦道,顺便胳膊肘搁上茶几,坐姿歪了歪添了分懒意。转头对姚彬彦吩咐道:“自家妹妹在这里跪大半天了,还不扶她们起来,这地板硬的,回头别把膝盖跪坏了。”

        “哦哦哦。”姚彬彦朝好哥们使个眼色,将姚洬二人歪歪抖抖地搀起、站稳。

        舞寒情目光转回水明杰四人,含笑而语:“想要道歉,好哇。一个月前,比武台上,你还欠我们家小甜一句道歉,你先还了她的,我再还给你。”

        闻言,陶昕婷立马拽着岳丽姝走出人群,“对诶,时间久了都忘记这茬了,比武台上当众调戏良家少女,这桩前科足够证明你人品有待考量,当时姐姐还夸你名字起得好,侵犯女人就要明目张胆,骚扰手段就要做到聪慧杰出。”

        苦主亮相,身为姐姐的岳瑶珂自然要为妹妹出头:“一个月前的比武我也在场,姓水的不光调戏我妹妹,然后见到陶师姐你也是眼冒绿光,口水直流三千尺,之后再见到舞姐姐,莫不是碍着人多几乎就要扑过去啦!还有那三场比试,老是偷袭耍诈,卑鄙可耻!”

        一个月前的比武闹得哭天喊地,赢钱的输钱的大有人在,当时为何而比,结果如何扎心,依旧历历在目,时隔未远,岂会忘记?

        听完岳瑶珂的话,众人的焦点对准濉州四杰,却未发现哥舒文睿和洮挚眼底潜藏的愠怒。

        三位险些被辣手摧花的当事女主眼下全站在这里,水明杰被揭破事实,周围的碎语豁然炸开,纷纷言论当日四人的卑鄙行径,令四人无可辩驳。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再考虑家中有诸多事务需要景楠他们四人办差,姚峻烨冲自家不成器的弟弟喝道:“彬彦,明杰有一点没说错,判断事务讲究证据,你不曾亲眼所见岂能断言?此事疑点众多,待回去后再议,还不退下!”

        姚彬彦本就敬重兄长,从不忤逆半分,此刻让他家主的气势一压,下意识习惯性地认怂。

        姚彬彦正欲退步,一直静默旁观的霄河却出言阻止:“姚二公子,如果此事回去再议,你的堂妹即便能活,日后也活不光彩,倒不如让疯猴子掺和一手,没准儿姚小姐能浑水摸鱼。”

        舞寒情对眼前四人言辞针对,再有一个月前的比武,要教训人打断几根骨头就好,没必要做到重伤心魂的地步。霄河深知疯丫头浑归浑却知轻重,只为免结仇家招麻烦。现今如此态度,双方必有渊源。若非那四个小子底子好,加之姚家主用药上乘,否则养个大半年吧!

        女子名节大如天,姚彬彦毫不犹豫:“霜姐,我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