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在末世学斩神在线阅读 - 第53章 画中人

第53章 画中人

        二楼。

        其中一面墙,挂了两幅画,下方的柜台摆放着各种珍贵的古玩:玉镯、拂尘和夜壶……

        看起来年份久远。

        价值不菲。

        黑暗中,一块玉佩莹莹发光,夺人眼目。

        不过,此时的主角并不是它。

        而是那位小姑娘。

        她一步步走向一幅画。

        众人怎么喊,她都没有反应,甚至有人专门用手电筒照她的眼睛,她都没有感觉,双眼呆滞无神,面带喜悦。

        这一幕处处透着不对劲。

        联想到刚刚的红绣鞋。

        所有人面色惶恐,心中恐惧。

        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去,结果相同的一幕出现了:动弹不得!

        而且这次,不仅仅是脚被禁锢,连同整条腿都无法移动。

        唰。

        所有人紧张地看向夏语。

        可见,夏语之前的表现,赢得了所有人的信任。

        “夏语,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赵相赫出言问道。

        “我不是神。”

        夏语头也不回地说道,目光仍旧在观察着小姑娘的神态、举止,试图分析新的规则是什么。

        鬼族杀人和规则杀人都有迹可循,找到规律有极大可能存活。

        不同的是,鬼有思想,可以改变杀人的条件,也可以战胜。规则更偏死板,一旦彻底形成,无法改变杀人规律,无法战胜。

        呃。

        赵相赫顿时有些尴尬地收回目光,鼓足勇气,说道:“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大家一起想办法。”

        “兄弟,你离小姑娘最近,试试拉住她。”

        他看向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此人带着金边眼镜,梳着三七分正装发型,即便此时的发型有些凌乱,仍旧有着成功人士的气质。

        赵相赫劝道:“这次大家一定要团结,积极想办法。否则的话,就会像刚刚在楼下遇到红绣鞋时一样,一个个死去。”

        “没错。小伙子,你试一试能不能拉住她。”

        “你要是怕的话,我们拉着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是啊,现在可不是怕的时候。”

        ……

        众人纷纷出声。

        凌乱男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退缩,他犹豫了数秒,猛地一咬牙,抓住了小姑娘的衣服。

        “好大的力气。”

        凌乱男憋红了脸,硬是阻止不了小姑娘前进的步伐,他倒是尽心尽力,并没有松手,而是选择求助:“帮我,我快抓不住了。”

        他伸手去抓身旁的光头男。

        “别碰我。”

        光头男吓得一巴掌打开凌乱男的手掌,上半身向后靠去。

        “你……”

        凌乱男瞪大眼睛。

        说好的一起手拉手。

        你却抛弃了我?

        “那就一起死!”

        他猛地发狠,松开了手。

        赵相赫眉头一皱,看向光头男,责怪道:“你怎么回事?”

        “你他么闭嘴。”

        光头男满脸凶狠地呵斥道:“少在这里站着说话不腰疼。”

        赵相赫瞬间怂了。

        其它人也不敢说什么。

        “嘭。”

        就在众人争论之际,小姑娘走着走着,突地倒地没了动静。

        而她的嘴角,却露出更灿烂的笑容。

        “死了?”

        所有人脸色一变。

        包括夏语!

        怎么死的?

        没有外伤。

        没有惨叫。

        连人体死亡后自然地抽搐都没有,也太诡异了。

        “踏。”

        又一人动了。

        这是一位小男孩,和小女孩年纪差不多大,只是发量有些少,秃鬓角。

        “儿子,你干什么?你醒醒!醒醒啊!”

        “别过去!”

        光头男满脸惊恐,拼命地拉拽小男孩的衣服。

        小男孩双眼呆滞无神,和刚刚的小女孩一样,只是脸上浮现的是新奇之色,仿佛看到了什么新鲜玩意,并且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他对父亲的喊声充耳不闻,继续前进。

        很快。

        “刺啦。”

        双方互相拉扯,力量极大,将黑色的羽绒服撕裂,露出里面蓝色的毛衣。

        “不。”

        光头男前扑,下半身一动不动,上半身完全呈九十度向前趴着,死死地拽住小男孩的手臂。

        然而,小男孩在神秘力量的驱使下,仍旧一步步向前行进着。

        反倒是光头男被扯得手臂生疼,他满脸乞求地看着一旁的人:“求求你,帮帮我,救救我儿子。”

        周围的人纷纷扭过头去。

        没有一个伸出援手的。

        刚刚光头男袖手旁观的情况寒了所有人的心,不少人心中甚至快意无比,就差在脑门上写两个字:活该!

        “咔嚓。”

        下一刻,小男孩被拽得脱臼,仍旧没有反应,继续前进,速度不变。

        这么下去,这条胳膊都会被硬生生地拽掉!

        吓得光头男赶忙松开了手。

        可是这一松手,却再也够不着自己的儿子。

        “美女,你救救他,他还是个孩子啊。”

        “求求你了。”

        他痛苦无比,也懊恼无比,最终将目光投向了夏语。

        夏语给出自己的判断:“要从这幅画上找出破局点。”

        画?

        众人从恐惧中回过神来,想到了刚刚那位小女孩就是被这幅画杀死的!

        这是一幅绢本水墨画。

        一笔焦墨和浓墨直扫而下的长皴,绘出屏风一样陡峭的壁崖,江水依山而流,曲折迂回,群山之上,树干不皴,枝似雀爪,叶如墨滴。

        远峰之下开阔江面上有着数只渔船,每一只渔船上都有着一名渔夫在辛勤捕捞,脸上洋溢着满足和幸福的笑容。

        即便不懂得鉴赏的人,都觉得这幅画的画风简快劲挺、豪壮而有气势。

        “似乎没什么异常?”

        众人看不出所以然来。

        夏语察觉到这幅画似乎有些许变化。

        可是具体有什么变化,又一时间找不出来。

        “关于这幅画,你们知道什么?”

        她开口问道,想尽可能多地了解关于这幅画的信息,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众人思索着。

        “还请大家帮帮我儿子,求求你们了,我可以给你们钱,甚至给你们跪下。”

        光头男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这种诡异的情况让他极其无力,满脸的乞求和卑微。

        “大家放下成见。”

        赵相赫也是开口:“这个时候不要耍脾气,搞内讧。”

        “谢谢,谢谢。”

        听到赵相赫竟然帮自己说话,光头男意外不已,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道歉道:“刚刚的事情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不用这样。”

        赵相赫赶忙摆手,说道:“唉,大家都是为了活命罢了。”

        “我知道这幅画的一些信息。”

        就在此时,一道弱弱的声音响起。

        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投了过去。

        “李浩然?”

        “快说。”

        赵相赫没想到最后一位活下来的朋友,竟然还知道关于这幅画的信息,赶忙催促道。

        “这是《秋山渔夫图》。”

        “据传。”

        “它是由一位八十岁高龄的大师所画,内蕴一生所悟的佛法,高深莫名,每个人看到这幅画都会有不同的心境,有不同的收获。”

        “这也是它价值极高的原因所在。”

        李浩然语速极快地说道:“曾在国外被一神秘的国人以八千万的价格拍走,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幅。”

        一旁的光头男心中焦急万分,却不敢打断李浩然,等他说完之后,赶忙看向了夏语,问道:“美女,这些信息有用吗?”

        “有。”

        夏语美眸一闪,说道:“怪不得那位小女孩和这位小男孩在靠近的时候,会流露出不同的脸色。”

        “原来如此。”

        “这必然是规则之一。”

        规则?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

        光头男虽然也没听懂,但是看到夏语说得煞有其事,心中有了希望,忍不住再次开口,问道:“这么说你有办法救我儿子了?”

        夏语摇头。

        这还不够。

        还需要有人试错,试出更多的信息。

        “你耍我?”

        光头男瞬间暴怒。

        此刻,他的心态爆炸,完全被情绪所支配。

        “可以遮住他的眼睛,试一试。”

        夏语根本不会在意光头男的态度和言辞,她只是不想放过眼前这次试错的机会。

        正所谓,幻由心生,如果每个人看到这幅画真的会生出不同的心境,那么……

        不去看呢?

        试一试,就知道了。

        “谁帮帮忙。”

        光头男即将爆发的情绪猛地‘刹住了车’,再度露出乞求之色:“求求你们了。”

        最终。

        赵相赫想出办法,将衣服脱掉,扔给距离小男孩比较近的人,让他盖住了小男孩的头。

        所有人都紧盯着小男孩,期待小男孩能够停下来。

        小男孩脚步一顿。

        “停下来了!”

        众人瞪大眼睛,纷纷流露出狂喜之色。

        光头男更是激动地大喊:“儿子,爸爸在这边,你快过来,离那幅该死的画远一点。”

        唯独夏语脸色平静。

        她觉得,规则不可能如此简单地被试探出来,这次失败的几率很大。

        果不其然。

        “嘭。”

        下一刻,小男孩直挺挺地倒地,没了动静。

        头上盖着衣服。

        和小女孩并排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四周一片死寂。

        一股绝望的情绪蔓延开来。

        “不。”

        光头男当场崩溃,双手抱头,发出怒吼声:“啊!!!”

        “是你!”

        “是你害了我儿子。”

        “老子要弄死你。”

        他猛地看向夏语,完全没有了理智,宛如一个疯子。

        “你给老子闭嘴。”

        谢少坤可见不得语姐被欺负,顿时挥舞了两下手中的杀猪刀,大喝道:“知不知道我是谁?”

        “吾!乃!谢!少!坤!”

        “通!缉!犯!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