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在末世学斩神在线阅读 - 第54章 间接杀人

第54章 间接杀人

        “惹恼了我,砍死你个瓜娃子。”

        谢少坤满脸凶狠地说道。

        配合着他刚刚杀死数只异变者的战绩,倒是颇有威慑力。

        所有人一惊。

        光头男的理智也是回归了一些。

        夏语根本没有心思去搭理这些人,目光微闪,她先是看了一眼小男孩和小女孩躺的位置,回忆了一下,发现他们最后停下来的位置,和《秋山渔夫图》的距离一样。

        大概是成年人的三步远。

        也就是说,必须在三步之外想到办法。

        她暗暗记下这一点,目光再度投向这幅画。

        依旧是。

        山。

        水。

        树。

        人。

        船。

        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可是仔细看会发现,和刚才又有了变化。

        “把你们的手电筒对准这幅画!”

        夏语脱口而出。

        谢少坤当即照做,赵相赫等人一愣。

        “踏。”

        就在此时,凌乱男动了,面色悲苦。

        像极了借一大笔钱押在一场球上,结果输了,走上天台的那些人。

        唰。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此人身上,没有谁按照夏语所说的去做。

        下一刻。

        “嗯?”

        借助谢少坤的手电筒,夏语发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画上的人,变了!”

        其中一名渔夫,变得和刚刚那位小男孩有些像!

        小女孩死后,她感觉这幅画有了变动,虽然当时没发现具体哪里有了变化,但是刻意记住了所有细节。

        这种能力不是末世必备技能,夏语却将其练到了极致。

        因为,身为弱者,有太多的人是不能得罪的,有太多的怪物是打不过的,有太多的……总之,想要活命必须尽可能地避开一切危险。

        所以,她将这些全都记住,避之。

        这种训练出来的能力,是她能在末世生存十年的关键因素之一!

        眼下。

        这种能力再度发挥了作用。

        此时再去看另一个渔夫,发现原本粗犷的面孔竟然有些女性化,夏语美眸一凝:“他似乎和刚刚那位小女孩有些像?!”

        这个发现,让人细思极恐。

        要知道,小女孩和小男孩正躺在地上,他们又怎么会出现在画中呢?

        幻觉?

        她摇了摇头。

        这种级别的幻术她不费力气就能看破。

        所以,还是规则!

        “新形成的规则,可以让死去的人的样貌融于渔夫的样貌中?”

        夏语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小女孩和小男孩,这两人的死状也很诡异,前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死得透透的。

        不对!

        前一秒,他们也不是好好的。

        而是双眼呆滞,面色各异,这……

        “难道是……灵魂?”

        “画,夺走了他们的灵魂?”

        “他们的灵魂赋予了画中渔夫生命?”

        夏语有个大胆的猜测,心头愈发惊骇:“这么说,死去的人真的死了吗?”

        竟然能够影响灵魂,这新形成的规则有些恐怖啊。

        “嘭。”

        就在她分析出这一点的时候,凌乱男已经倒地不起。

        依旧是距离《秋山渔夫图》三步远。

        除了脸色不同,其它死状一模一样。

        “到底怎么办啊,这么下去我们都会死的。”

        “快想想办法,我可不想成为下一个,呜呜。”

        ……

        其他人顿时慌了。

        因为,按照之前的规律,很快就会有第四个人被画‘引’过去,然后死掉。

        “踏。”

        不出意外,第四个人动了。

        “小妹。”

        光头男彻底发狂了:“她刚刚明明被吓晕了过去,根本没有看画,怎么还能被选上?”

        “为什么!”

        “为什么啊!”

        他们一家四口过来玩。

        老婆变成了怪物,被杀了。

        儿子也死了。

        现在连自己的亲妹妹也要死了吗?

        不!!!

        “呼。”

        见状,其它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虽然危险尚未解除,但是最起码这次死得人不是自己。

        “丢你老母。”

        光头男猛地拎起一旁的凳子,朝着柜台狠狠砸去。

        哗啦。

        柜台碎裂。

        所有人吓了一跳,胆小的更是尖叫出声。

        夏语的思路也是被其打断,皱眉看了过来。

        只见得,光头男直接从干碎的柜台中拿出一把生锈的剑,朝着《秋山渔夫图》狠狠掷去,同时嘶吼出声:“老子毁了你,看你还怎么作恶。”

        住手!

        夏语刚想阻止,却已经晚了!

        “咄。”

        无巧不巧地是,那把生锈的剑正中其中一名渔夫。

        而且正是和他儿子有些像的渔夫!

        下一瞬。

        诡异的一幕出现:画中的渔夫,样貌迅速发生变化,恢复了以往模样。

        “咳咳。”

        小男孩醒来,只是脑门上有着一把剑刺出的血洞,伤口处正‘汩汩’地流淌着鲜血,他的身体抽搐着。

        再一次死去。

        ???

        见状,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是浮现一连串的问号。

        这又是为什么?

        光头男也傻眼了,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儿子,整个人如遭重击,暴躁的情绪消失无踪,只有颤抖得越来越厉害的手,显示着他此刻内心的不平静。

        “摸一摸他们是不是还有心跳!”

        夏语急忙说道。

        “快!听她的!”

        “谁离得最近,一定要听她的,求求了。”

        “呜呜。”

        ……

        处于极度恐慌中的人,听到这句话,宛如找到了希望,全都积极响应。

        “我……我试一试。”

        其中一位年轻女子染着白毛,戴着耳钉、鼻钉、舌钉和酒窝钉,一身的装扮很潮,她距离‘死去的小姑娘’比较近。

        “有。”

        “她有心跳。”

        她此时很配合,拼命地弯腰,勉强摸到死去小姑娘的手,顿时惊喜地喊道:“只是……其它人我够不到了。”

        心跳?

        还活着?

        不是已经死了吗?

        到底是死是活啊!

        所有人都感觉脑子不太好使了,一脸懵逼和错愕地看向夏语。

        “果然!”

        夏语美眸一亮,开口说道:“这么说的话,另外一个人也活着。”

        这一刻,她彻底确定,‘死去的人’只是灵魂被画夺走了,并没有死,他们和画中的渔夫‘绑定了’!

        这……

        怎么破局?

        难道要将所有渔夫全都杀了?

        “你刚刚怎么不说?”

        “是你害了我儿子!”

        光头男双眼血红,死死地盯着夏语,仿佛要择人而噬。

        “汝他么……”

        谢少坤直接怒了:“你他么是不是找死?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还想赖别人?”

        “一直听你哔哔哔,如果不是你鲁莽,说不定你儿子还不会死!”

        “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

        光头男可不会管这么多。

        “滚。”

        他冲着谢少坤吼了一声,骂道:“你给老子少管闲事,你是通缉犯,老子也能成为通缉犯,谁怕谁啊?”

        “我一家人都死了,我也不活了!”

        谢少坤刚想再度开口。

        “你妹妹还有机会。”

        夏语突然出声。

        唰!

        所有人死死地盯着夏语,瞪大眼睛。

        有办法救人?

        “我不管,就是你杀死的我儿子,老子弄死……嗯?你说什么?”

        光头男愣住了。

        “再往前走两步,她就会死。”

        “你确定还在这里无能狂怒,耽搁时间?”

        夏语冷冷地问道。

        “我……求你救救我妹妹。”

        光头男神色瞬变,疯狂扇自己的脸:“我错了,我他么就是个不识好歹的畜生,您别跟我一般计较,我……”

        夏语懒得听他废话,看向谢少坤:“杀猪刀给我。”

        “好。”

        谢少坤果断将其扔向夏语。

        夏语看了一眼光头男的妹妹即将踏出最后一步,美眸一凝,手腕一甩。

        杀猪刀脱手而出。

        更快一步地击中画中渔夫。

        也是唯一一个,样貌没有变化过的渔夫。

        “好准!”

        所有人心头一惊。

        没有想到这位高冷的女神,竟然有这么好的手法?

        尤其是赵相赫,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女邻居如此厉害,不仅飞镖玩得好,而且观察分析能力极其出众,这简直颠覆了他的认知。

        “出去以后,一定要追她,大不了以后喝中药或者吃西药,一起吃都行啊。”

        他生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与此同时。

        光头男的妹妹猛地一滞,右脚停在空中,这最后一步并未踏出,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整个人向后倒去。

        光头男面色大变,愤怒迅速爬满整张脸:“你又耍我?”

        “闭嘴,蠢货。”

        谢少坤恨不得一刀捅死这个家伙,骂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你妹妹还在被吓晕的状态当中!”

        光头男愣了愣,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

        此时,她双腿站立,上半身向后仰着,姿势怪异,像极了瑜伽的某个动作,呼吸平稳,胸膛微微起伏。

        活了?

        “呜呜。”

        光头男当场痛哭:“谢谢……谢谢……”

        心情几起几落,让他彻底崩溃,哭成了泪人。

        “呼。”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活下来了。

        很好。

        我们也能活命了。

        等等!

        “为什么我们还不能动?”

        赵相赫望向夏语,仍旧担忧不已。

        夏语再度盯着那幅画,双眼眯起,开口说道:“如果所料不差的话,我们需要将画中的四名渔夫全都‘杀’了。”

        “快!找尖锐的武器,然后交给夏语。”

        赵相赫果断开口附和。

        众人纷纷四下寻找,其中一人距离柜台比较近,砸开柜台,找到了两支生锈的利箭,高举着:“这个行吗?”

        夏语点头,接过这两支利箭。

        赵相赫看了一眼光头男儿子脑门处的恐怖伤口,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弱弱地问了一句:“‘杀’了另外两个渔夫,另外两个人也会死吧?”

        “这相当于……”

        “间接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