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与知鸟岛的雏偶少女在线阅读 - 2.天体间的引力(求收藏推荐~~)

2.天体间的引力(求收藏推荐~~)

        听到她带着敬语的回答,江源慎觉得这句话不符合数年未见的开场白。

        “朝空,我已经是个青春期的男生了。”

        “啊?”

        她的表情里写满了惊讶,有些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

        “这意味着我长期被海啸般的复杂想法包围,需要持续不断地去做其他事情来转移我的注意力,但我碰到你的那一刻,我的思想就又出问题了。”

        听着江源慎的话,朝空摇杏秀气的眉梢微微上翘,动作就像树下的猫围着江源慎转圈。

        被风微微撩拨的裙下,是隐约可见的匀称长腿,无比可爱的笑容都让树叶娇颤不已。

        “你真的是江源!”

        他说话的态度,让朝空摇杏无比心安。

        “「真的是」?你哪里来的评判标准?”江源慎好整以暇地问。

        朝空摇杏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说:“说的有理有据可又令人感到恶心,除了江源你,没有一个正常人能做到。”

        “我终于明白你是怎么看我的了。”

        “你长的好高!声音也变了!头发也留长了!”

        朝空摇杏一边说着,一边在江源慎面前抬起手不停比划着,

        “你走的时候比我矮一个头,现在竟然比我高了两个头!已经是个稳稳的大帅哥了!”

        她纤细的脖颈内发出没有任何私欲、清澈透亮的声音。

        接着,朝空摇杏伸出手臂和江源慎的手臂贴近,隔了半掌的距离。

        “你看!连皮肤都比我白!太过分了!我才是女的!”

        “我经常在家里没有去晒太阳,朝空你一直有在锻炼吧?比如游泳?”

        朝空摇杏有些意外地望着他说:“嗯,你怎么知道?”

        “因为抱你的时候,你的腿摸上去有运动的感觉。”

        “......”朝空摇杏望着他的双手,小脸一红,尴尬地抬起手搔着脸颊说“啊~真是的,你太糟糕了~~”朝空摇杏脸色通红地抱怨道,“和城里人学坏了,成了坏痞子。”

        江源慎心情舒畅,觉得她还是小时候的朝空摇杏。

        “你在这里干嘛?想变成猫?”

        “不是,是女儿节的游街。”朝空摇杏那双水灵的眼睛望向前方,手指着一条街道说,“她们会从这里走过去,我本来想在这里看的。”

        江源慎望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

        一条笔直的柏油小道,两侧长着高矮不齐的野草,风拂过时,腰弯下去的弧度都亲密的一致。

        其中绚烂的春花,宛如静谧的火焰,闪闪发亮。

        江源慎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姿态优雅的皇后,在灿金和湛蓝相融的空气里,他呼出了一口热气。

        “我说完了,你呢?”朝空摇杏问。

        “出来买内裤。”

        “穿破了?”

        “嗯?”

        朝空摇杏愣了会儿,脸色红润地窥视着他说:“......男生不是会将内裤穿到泛黄才换吗?甚至破洞的那种。”

        “你见过那样的内裤?”

        朝空摇杏那张小脸蛋呆滞了会儿,接着肉眼可见地涨红。

        “怎么可能——!”

        “抱歉,我没有将纯棉内裤一直穿到变成薄纱内裤的兴趣。”

        “算了,内裤什么的不重要,现在要不要来我家?你还没来过我的新家吧?”

        朝空摇杏的小手握拳轻轻打在他的手臂上,微微噘起嘴看着他。

        “我记得是出来买内裤的,而且你不是要看游行吗?”

        按理来说,她应该在这里静静等着游行队伍走过来,然后拿出手机拍照,留下美好的回忆才是。

        朝空摇杏微微歪着头,修剪至双肩的短发轻轻滑落,阳光透过她的发隙,在肌肤上筛落光影。

        “不来吗?其实游行也没那么好看。”她的视线显得忸怩。

        “行吗?”

        “没问题啦。”

        “朝空。”

        “怎么了?”

        “你对我发情了?”

        朝空摇杏倏然间涨红了脸,双手捏着裙摆往下拉,慌慌张张地说:“——你来不来啦!现在这个岛上除了我还有谁会陪你玩!”

        她故作泄气的别开身体,不给江源慎看那张红透的脸蛋,但耳垂却艳红的仿佛能挤出血。

        江源慎觉得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

        “没问题吗?让一个青春期男生去你家,有一种你默许我能做很多事情的感觉。”

        “我才不是那种色女!”

        灿金的树叶在阳光里明晰可见,在两人的视野末端缓缓地摇摆着。

        ◇

        去公交车站的路上,江源慎简洁地和她讲诉了去东京的生活。

        总而言之就是过着普通人在东京的生活。

        上学,搭电车,吃拉面,按时完成课业,认真参加学校的活动……

        “我就知道江源你会过得愉快的,这些场景我都想象过。”

        “嗯?你有想过吗?”

        “倒不如说,我觉得江源你是一个能很快走出阴影的人。”

        “为什么?”

        “因为和你相处过,我想任何人都会有这种感觉。”

        “我都不清楚,话说回来,你现在也有在画画吗?”

        “没有。”

        “也是,我总感觉你的画很无趣。”

        “你这句话好狠......”

        “因为是过去,所以说出来也没关系。”

        “可是我心会痛耶,本来就因为「命中注定」的人逃跑而感到疼痛了耶!”

        “我没有逃跑。”

        “明明就逃走了。”

        朝空摇杏微微吊起眉梢,浅褐色的眸子盯着他看,仔细一看像布偶熊的眼睛。

        她的眼睛是透视的,其中略见清烟般的惆怅。

        令人窒息的沉默降临了。

        察觉到她神态的微妙变化,江源慎的眉头不经意间拧紧。

        当初的知鸟岛在自己的眼中仿佛成为一座阴险的怪物岛,无论景色多么优美,他都会无意识地灌输「这里不是好地方」。

        自己不觉得故乡知鸟岛有多么惹人怜爱,在地震后,这里也不存在足以挽留自己灵魂的重力。

        也就是说,知鸟岛上,已经没有了自己的珍贵之物。

        也就是说......

        在短时间领悟到这一点后,江源慎下意识瞄了下身边的朝空摇杏。

        地球和月亮之所以能在宇宙中相濡以沫,是因为它们之间有足够的重量吸引。

        原来她是在说对于她自己吗?

        “嘛——!但我们是青梅竹马啦,有这种关系完全没问题,接下来的时间就让我们旧情复燃吧!”

        朝空摇杏忽然伸出手不断拍打着江源慎的背部,一脸得意地笑着说。

        像是在转移注意力,她拍打的力道很大,没有丝毫留情。

        “摇杏,你还挺有气场的。”江源慎感觉吐出的词都带着她的气力。

        “诶?是吗?真的?”

        “嗯,能感受到某种才能。”

        ◇

        两人坐上开往知鸟镇中心区方向的公交车,约莫十五分钟下了车。

        来到朝空摇杏家,是一栋新建不久的房屋。

        因为上次的地震,知鸟岛上的房屋基本都被推翻,政府给予补贴,让留下的岛民建造起有抗震能力的屋子。

        “欢迎——”

        朝空摇杏微笑着把江源慎迎进家,叶片随春风发出沙沙声。

        就在江源慎穿上拖鞋踏上地板时,在客厅遇见了一个和气氛全然不符的人物,让他没忍住皱眉。

        闻到了一阵浓烈的酒气,一个脸颊病态红的男子窝在沙发上。

        身边的拖鞋发出声音,朝空摇杏忽然伸出手,拉住江源慎的手臂默不作声地往楼上走去。

        印象中她的父亲是个精干的渔夫,还会些木工活儿。

        至于为什么买醉,江源慎没有询问,一路跟随着朝空摇杏踏上楼梯,来到二楼。

        一扇门,是一个刻有「朝空摇杏」的手工木牌,名字扭来扭去的。

        “进来吧。”

        “打扰了。”

        走进房间,嗅到小苍兰的淡淡香气。

        房间靠墙有一个巨大的书柜,上面有各社的文库书和漫画,甚至猎奇书籍都有。

        学习桌上特别凌乱,大到开封的快递盒,小到橡皮碎屑。

        朝空摇杏这才开始收拾桌面,顺带揶揄地笑着说:

        “怎么样?到青梅竹马的房间会不会让你的心toki一下?”

        江源慎站在原地苦笑。

        “对你的房间抱有太多幻想是我的错。”

        “拜托,怎么可能会把难为情的东西亮出来,又不是小时候了。”

        “不然我付钱好了。”

        “千金难见我的贴身物~~~”

        “我是不是要去深山里拔出巨剑,再喝下魔法水,一路屠杀小怪,最后斩杀恶魔才能见到?”

        “这是什么东西?没这么复杂吧。”

        “我也觉得,为了看色色的画面就要打好几个小时的rpg游戏,简直太不合理了。”

        江源慎明确说完后,朝空摇杏喷笑。

        “但也不会那么容易被你看见的,多多努力喔。”

        “说的也是,简单明了。”

        听见「滴」的一声,空调运转的声音分外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