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与知鸟岛的雏偶少女在线阅读 - 5.雏偶少女

5.雏偶少女

        至于他为什么打架,江源慎也懒得去问——

        被打了还嬉皮笑脸的人,心中应该有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

        “话说回来江源,你马上就要在这里读书了需要多少零花钱?我还有点钱,从东京回来可不能让人看扁了。”

        “基本的生活费就足够了。”

        主要是自己哪怕在岛外也没什么需要大开销的娱乐,外出的活动地是公共泳池和体育馆,还有去附近的公园看老年人下棋。

        ——而且这家伙难道没发现,被打就是说明他已经被看扁了吗?

        梓川孝空坐在沙发上,从口袋里取出香烟。

        “岛上的女孩都很漂亮喔,钱多些能带她们出岛玩,说不定还能帮你破处喔。”

        “你真直率。”

        “这有什么,你的年龄要大于100当中的前15,已经很大了。”

        江源慎从购物袋里取出口香糖盒,咚地一声扔在他身边。

        “在家里麻烦嚼这个。”

        “安眠药?”

        “里面大概是胶基这一类的玩意,死不了人吧。”

        梓川孝空将烟收起来,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看着忙起来的江源慎。

        “未来你哪怕读不好书,说不定也能很快就找到一个家政活儿。”

        “梓川。”

        “嗯?”

        “静海家的事,没问题么?”

        “......”

        梓川孝空用有些动摇的视线看着江源慎,像是要说什么却语塞了,恐怕是想说「没问题」却失败了。

        “没事。”

        音调变高,强迫自己保持正常笑脸的梓川孝空,表情已经十分僵硬。

        江源慎瞄了他一眼说:“我只是不想出校门的时候,被人莫名其妙地打一顿。”

        “到时候打电话给我,我会掐掉烟,抄起棒子来救你。”他笑着说。

        “我真是被你爱的一塌糊涂。”

        “听你这样说,我心情也有点复杂。”

        ◇

        知鸟岛本岛上只有一条电车线路,名字就叫知鸟线。

        但江源慎上学不会选择去坐,因为他买了辆自行车。

        轻盈的底框轮组,44∶17的齿比,速度不慢,上坡也不会费劲,重量在10kg之内。

        特别在知鸟岛这个上坡下坡多的地方,骑行很爽。

        坡道上,能看见海崖和朦胧的水平线,海面宛如覆载着大片水晶状的物质,反射着刺眼的光亮。

        对于回到知鸟岛上学这件事,江源慎并不是很在意,哪怕家人都在这座岛上离自己而去。

        既然现实无法改变,那就必须前进,自己已经决定不会再停下脚步。

        要面对现实,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

        骑行来到知鸟公立高中,校内种满了樱花树。

        樱色在一片葱绿的知鸟岛上留下痕迹,在向阳处、树荫下光影斑驳。

        不管在哪所学校都不允许骑车进学校,江源慎也老老实实地推车进去。

        走在仿佛要将蓝天都点燃的樱花道下,来到尽头的停车棚,听见了几名少女在说话。

        知鸟高中的女生制服是白色水手服,在外面开始千篇一律的西式制服的光景下,少女的水手服显得尤为可贵。

        “你有看之前女儿节的视频吗?”

        江源慎的心神一动,对这个词起了反应。

        “一般般吧,我觉得还是真美酱你更漂亮!”

        “嘛别这么说!听说当天还有人跑去静海家求爱被打了呢,也没见有男生向我求爱呀。”

        “真好,如果我是她的话,一定很羡慕发生这样的事情,有男生围着自己转。”

        “说到男生,听说今天来转校生,也是男生!”

        “欸?真的吗?来这里?这个破岛?流放?”

        “嗯,听说还是从东京那个大城市来的。”

        “好强!东京!”

        “一定在东京是边缘人,想着来这里就能成为人群中心嘛。”

        “也对,我们毕竟是没见识的岛人嘛,哈哈哈哈哈——”

        两名少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江源慎暂且装作没听见。

        刚锁好自行车,就听见精气充沛的呼喊声。

        “江源——!”

        刘海整整齐齐地拾缀在眉毛附近,携着樱花香味的风,吹起朝空摇杏的及肩短发。

        少女身穿淡烘托身材的水手服,饱满的卧蚕笑起来很是可爱,宛如春日蓝天的一角。

        “摇杏。”

        “摇杏,早上好~~”

        先前那两名少女满脸笑意地和朝空摇杏打着招呼。

        “早上好~”

        朝空摇杏双手捏住江源慎的手臂,像对客人展示物品一样露出恶作剧的笑容说,

        “这是江源慎,我的青梅竹马,是个超级大帅哥,从东京转学来在这里读书,多多关照。”

        听着朝空摇杏的介绍,两人都呆呆地注视着江源慎,接着有些尴尬地笑了。

        她们脸颊羞的发烫,但很快就调整过来。

        “你好,我是春芽真美。”

        “泷光尚子,梦想是成为知鸟岛最美的美少女。”

        “尚子,今后别再做这么恐怖的梦了,怪吓人的。”

        “哈哈,在我梦里你也只比我丑一点——”

        “是吗?光从现实看我的身体都比你sexy~~”

        “呕~~大木瓜,我捏——!”

        “呀~~hentai!”

        这两人像是把之前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又开始互相打趣。

        “在男生面前矜持点啊......”朝空摇杏嘀咕着。

        就在此时,耳边传来其他男生的些许碎言,听的不太清晰,但从语气上听来都小心翼翼。

        江源慎注意到了樱花道上似乎有什么引人注目的人在,目光下意识地挪去。

        春风吹起少女柔亮的黑长发,白色水手服包裹着纤细却又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

        遮着臀部的裙摆下,是白皙优美的修长双腿。

        她的肌肤,宛如是从未见过阳光,单纯是用水培育而成的花朵,樱色的嘴唇,好似藏着钻石的光。

        江源慎的瞳孔闪烁了下,呼吸的热气溶解在春天的空气中,怪异的感觉刺激着腹部。

        ——静海深月,知鸟岛的雏偶皇后。

        一个人行走的她看上去很孤独,而其他学生宛如是彷徨于平凡高中的子民,不敢上前,只能任凭目光被俘虏。

        朝空摇杏注意到江源慎的目光全然被吸引时,内心的感性顿时被扭曲。

        “江源,跟我走。”

        她突然紧紧地抓住江源慎的手臂,并没有多做停留,快步朝着往教学楼走去。

        绕过楼梯口,换上室内鞋,爬上被清晨的太阳晒得暖洋洋的楼梯。

        在楼梯间,窗户挂着黑漆漆的遮阳帘,两人停了下来。

        “你在看什么?”

        “什么?”

        朝空摇杏不甘心地咬紧下唇,水润的眼眸凝视着他。

        “我看见了,你一直在看她。”

        江源慎尴尬地笑了,有些心虚地说:“大家都在看她吧,如果就我一个人不看,不显得我在装蒜。”

        “你看的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我看上去像欲求不满的人吗?”

        “像。”朝空摇杏微微眯起眼睛。

        在她过于兴奋的眼神注视下,江源慎抬起手捏住鼻子说:“......那先说好了,我一直盯着她是事出有因,绝不是我变态。”

        “什么?说给我听。”

        “去静海家求爱的人,可能是我的养父。”

        “.......啊?”

        朝空摇杏呆呆地注视着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