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与知鸟岛的雏偶少女在线阅读 - 10.今后请每天都给我米粥吃

10.今后请每天都给我米粥吃

        犬在附近的田野里吵吵嚷嚷地吠叫,风掠过树梢发出的声响,让江源慎的脖颈感到冰凉的寒意。

        黑到令人厌恶的春季天空宛如纯黑色的颜料,渗透进他的视野。

        “你也不问问我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还有现在的体温、湿度......”

        尽管江源慎装出一副理发师的样子和静海深月开玩笑,可内心实际上无比忐忑。

        静海深月的脸色比以往更加柔和,乌黑柔亮的长发宛如浸透在名为黑夜的水里,脖颈白皙无比。

        腰身和长腿的曲线,在衣物的贴合下显得莫名诱人,柔嫩的小嘴点缀成樱。

        ——世上有不用人奋笔疾书,仅仅是见面就能动人心弦的存在。

        “奇怪,我有说喜欢过你吗?”她笑着说。

        静海深月在他的眼中突然变得楚楚动人,那么的惹人怜爱。

        ——这难道是传说的力量?还是她本来就是这样?

        “那你不喜欢的话,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江源慎忽然没了不去在意这件事情的从容。

        静海深月恬静地微笑着,撩起肩膀上的黑长发。

        她正准备开口说话时,伴随着清脆的声响,二楼的花盆出乎意料地坠落,在地面化作零碎。

        黑色的土壤,碎裂的陶瓷,在干净的石板上格外刺眼。

        江源慎回过神,发现有人从二楼的阳台俯视着他。

        他的双肘撑在扶手上,像是探出身子般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两人。

        如碎银般的落地灯射出暖和的光束,让江源慎看清了他的脸庞。

        那中年男子的脸上尽是一副深感意外的表情,在银色眼镜框下的,是一双读不懂情绪的双眸。

        江源慎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而静海深月也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我以为今晚就我一个人在。”

        静海深月深深地叹了口气,比起意外,那是更能让人感受到她娇柔的身体深处,不断堆积疲劳的苍白叹息。

        “我回去了。”

        感受到阳台的那个人正死死地盯着自己,江源慎抿了抿唇。

        ——难道她在玩仙人跳?

        可觉得如果询问的话,那就是自己输了。

        “嗯,有人在我们也做不了什么,下次吧。”静海深月轻轻颔首,忽然想起了什么笑着说,“对了,我和你聊天还蛮开心的。”

        ——那是什么,她一脸得意的样子。

        “有必要特意说明吗?”江源慎问。

        “因为隔了很久才跟不是知鸟岛的人说话,果然不管是什么,还是活生生的好。”

        知鸟岛的夜已深,她的身体在光亮中延伸出的阴影,如同海底一般深邃。

        宛如将周围的空间给尽数扭曲的黑洞般,也将江源慎的思考也尽数扭曲,哪怕转身离开,也忘记说出——

        「我也是知鸟岛人」。

        ◇

        江源慎居住的地方离静海深月的住所有些距离。

        街道上盖着冷色灯罩的路灯们像闹分手一样,光芒只留给自己。

        远处传来风的嘶叫,偶尔感觉会有小动物和多脚怪从车轮下窜过的感觉。

        江源慎在这种环境下,用手机的手电筒挂在自行车前,坦白来说,真的非常可怕。

        回到家,还是黑的,只有放在桌面上的笔记本在散发着刺眼的光芒。

        自己也没对梓川孝空在家抱有希望。

        他是一个连开家长会都要在前一天喝的伶仃大醉,第二天跑去学校把全教室搞的臭烘烘的家伙。

        就像一个摸不着,猜不透,甚至靠不住的影子。

        但江源慎并不讨厌他。

        “小子,以后要跟我一起生活吗?”

        光凭这一句话,就足以让自己无法生出讨厌的情绪。

        将新买的食材和打折和牛放进冰箱,明天早起做饭。

        第二天,江源慎七点二十分起床,果不其然,来到客厅就嗅到了刺鼻的酒味。

        梓川孝太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凌乱的头发脏的扎人,身上的衣服倒是有换新的。

        江源慎瞄了他一眼,来到厨房富有节奏性的切着菜,鸭儿芹和捣碎的蒜沫颜色很是鲜艳。

        砂锅里的米粥蒸腾着热气,米粒晶莹饱满,令人食指大动。

        香气四溢,梓川孝空像是被重新启动了般,眼神立刻睁开,看了下四周。

        接下去,他全身的骨关节十分流畅地进行起身、行走、再到餐桌前坐下的动作,一气呵成。

        “又吃到你煮的饭了啊,江源。”

        江源慎没理会他,但还是会帮他盛好米粥,将烤肉放在他的盘子上,然后将昨晚买的打折便当热一热,准备当午饭吃。

        “跟以前认识的人交谈很开心吧?”梓川孝空的双手放在腿上摩挲着,望着江源慎笑。

        “还行。”

        江源慎用勺子慢慢地边搅边喝,米粥的温度恰好。

        “有和女生玩色色的事情吗?摸了她的mimi吗?”

        “没有。”

        “我说和摇杏啦。”

        “摇杏的话就没问题这种想法本身就有病。”

        “所以说要努力啊,你又不是小孩子。”

        “那你做了什么努力?”江源慎问道。

        “这个嘛,首先,我会把自己打扮的很帅气——”

        江源慎难掩笑意地看着米粥。

        “这不是第一步就完蛋了?”

        “才不是,我认为摆出一副「对啊,我就是很丑」的人,才是最丑的。”梓川孝空笑了,抬起汤勺摆出一副长者的姿态说,“人可以摆烂,但不能太长时间,如果一直觉得自己没救了,是废物,那就绝对改变不了。”

        “这种话不像是刚来岛上又被揍又是彻夜不归的人说的话吧。”

        “那是因为我个人也改善的不是很完美就是了,到现在我也觉得自己很废物,很没用,只是怀疑自己的次数变少了。”

        梓川孝空那张油腻的脸带动着胡渣露出苦笑,让江源慎也不由得跟着笑了。

        “其实我一直觉得你更了不起,很多人都被永远留在了那一天,只是在时间的无情推动下恬不知耻地活着而已。”

        江源慎瞄了他一眼。

        ——别在这时摆出严肃的表情好么。

        “不就是给你煮了碗粥吗,给我奉承的。”江源慎说。

        “哈哈,被你发现啦~~~今后请每天都给我煮香喷喷的米粥喔。”

        “感觉每天都给你煮的话会想死。

        “你的意思是,现在的我很恶心咯?”

        “我的意思是,你必须改变这个想法。”

        之后两人继续聊消极又积极的话题聊个没完,散会时才发现,聊的话题和「如何努力」的话题,完全不沾边。

        只能说是毫无营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