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与知鸟岛的雏偶少女在线阅读 - 13.打折便当不被承认

13.打折便当不被承认

        在前往学校的路上骑行。

        “知鸟岛感觉还挺小。”

        “确实,小到我都感觉有点对不起你,在东京的时候你都住在哪里?”

        “普通的出租房吧,我想我住的地方,没你在电视上看的那么舒服。”

        “那你放学后会和朋友一起去新宿或者秋叶原玩吗?还有坐特快列车去千叶的迪士尼?”

        “会,但很少。”

        “喔......”

        “你呢?放学后做什么?”

        “嗯......看网上的动物视频,或者看食谱,偶尔去港口看大叔们钓鱼。”

        “你会煮饭?那改天我们能切磋切磋。”

        一路上没有遇见佐藤警官,安稳地来到学校。

        将自行车推进车棚,还有十分钟就到了早班会的时间。

        两人一进到班级,朝空摇杏就快步走向女生堆里,很快就融入进话题。

        江源慎回到座位上,看见清水健正在趴着睡觉。

        “清水,早。”他打了个招呼,“你昨晚没睡觉?”

        “嗯,超困的。”清水健频繁的大哈欠,“为什么早班会的时间不定在九点十分?八点三十分好早啊。”

        “其他国家的人七点就开始了喔,你昨晚做什么去了?”

        清水健略显尴尬地揉着眼睛笑着说:“说起来很不好意思,我在意y。”

        江源慎回以淡笑:“像你这样坦率地说出肮脏的事实,我不讨厌。”

        “巧了,我也爱我的全部,但你估计误会了。”清水健的手心撑起脸颊说,“我只是在睡前想了很多事情,然后激动地睡不着觉。”

        “比如?”

        “船见老师是我的女友,静海同学是我的女友,我是知鸟岛的皇帝,被大乃罩脸,有超能力去为非作歹,疯狂纵欲——”

        班上的一些女生投来无比鄙夷的视线。

        “没事,偶尔妄想下还挺重要的。”江源慎从包里拿出教科书说,“而且我没误会。”

        “哎,我好后悔,为什么我就没有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呢?”

        “你现在的补觉不就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说来也是,船见老师来了拍我下。”

        说完,清水健就又埋头一动不动,江源慎一个人在桌子上玩填字游戏。

        早班会的铃声响起,船见明里走了进来。

        江源慎拍了拍清水健,但是他似乎睡的太深,根本就没抬起头。

        “安静,下周是月考大家不要懈怠,不合格的人要补考,同时按照往年的惯例,这个月的月考结束后,五月三号放一天假......”

        知鸟岛大地震发生在五月三号。

        在这一天,生活在岛上的居民都会歇息并举办祭奠,告慰在地震中去世的岛民以求平安。

        而据说当天的重头戏,是扮作皇后,为亡者祈舞的静海深月。

        “好耶——!”

        “连放三天啦~~”

        “我一定要睡到下午!”

        班级里的学生传出欢呼声,放假的含义随着时间的无情推动,显得不那么重要。

        江源慎转动着手里的自动铅笔,他从未参加过这个祭奠,不知道规模怎么样。

        “清水!你怎么还在睡觉!”船见明里突然提高的音量,惊的清水健一哆嗦。

        “对不起——”意识到错误,清水健的脸上显露出少年独有的腼腆。

        紧接着,他又急忙瞪向江源慎,咬牙切齿地说:“为什么不拍我?”

        “我拍了。”江源慎冷静地说。

        “那为什么我没醒?”清水健摊开双手。

        “说不定你的身体需要缓冲时间?”江源慎皱了皱眉头。

        清水健的手摆出意大利手势:“我没醒的话,那我让你拍我有什么意义?要拍醒我!”

        “我怎么在拍了你却没醒的情况下把你拍醒?”

        “.......你明白我意思就行了,使劲拍我就是。”

        “行。”

        “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沟通依旧毫无隔阂。”

        “你说的对。”

        ◇

        早上的课程很快结束,随着月考逼近,班级内也终于流淌出了「认真学习」的气氛。

        江源慎完全不担心自己的学习成绩,哪怕在东京,他的成绩也是排名前几的存在。

        “江源,你有带便当吗?”

        少女的声音宛如富士山冰雪融化的水,在大地的打磨下变得清澈透亮。

        抬起头,是朝空摇杏正转过头看着他,唇瓣缓缓弯成弧形。

        “嗯。”

        江源慎从背包里拿出昨晚从超市里买的打折便当,银鳕鱼套饭,还有早上做好的海苔米团。

        朝空摇杏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一脸惊愕地看着便当上明晃晃的「二折!超实惠98円!」便当。

        “不是吧!你中午就吃这个?”她的声贝徒然提高。

        江源慎拆开贴膜说:“嗯,捡漏还挺爽的。”

        “吃的东西不能捡漏啊......”朝空摇杏双手撑住他的桌面上,宛如老母亲般敦敦教导,“你现在还是长身体的阶段怎么能吃这个?你是笨蛋吗?”

        “这不是还有新鲜的吗?”江源慎指了指海苔米团说。

        “所以你觉得偶尔吃下不好的食物也无所谓咯?”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在旁啃面包的清水健插话道:“没事啦,男生偶尔拉一次肚子对身体也没坏处,相信我们的身体吧。”

        朝空摇杏的视线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清水你身体要坏自己到一边坏去,别把江源带坏。”

        清水健:“(;′⌒`)......”

        “等等,没事的,我在东京经常吃这些。”江源慎苦笑道。

        “不行!”

        “没事的。”

        “有事!”

        两人在教室里你一句我一句,特别是朝空摇杏的语气显得激烈,引来不少学生们的围观。

        在一旁啃面包的清水健憋屈着脸不说话。

        “呦呦呦,夫妻在班上吵架是吧?真让人羡慕~~”

        “亲爱的,你这么心疼我,今后每天为我做爱的便当吧。”

        “好呀。”

        “哦,亲爱的,你真好~~~今晚,好好爱你——”

        “讨厌!”

        泷光尚子和春芽真美站在门口,看向对方的双眼在闪闪发亮,调皮地聒噪个不停。

        两人的台剧太过羞耳,本在贯彻底线的朝空摇杏宛如触酸即炸的气球,小脸通红,全然没了先前的强硬态度。

        “才不是!”

        朝空摇杏对着正用一副油腻大叔语气对白的两人喊,心跳无比沉重且快速,就像有一只蜷缩的刺猬,正发了疯的在体内乱撞。

        “摇杏生气咯,快跑快跑!”

        泷光尚子两人嬉笑着跑出去。

        江源慎看见朝空摇杏的喉头在微微耸动,窗外照进的阳光勾勒出她的轮廓,吸黑如墨的影子,在裙底下的柔嫩大腿上一寸寸扩大。

        “你中午吃什么?”江源慎笑着问道。

        朝空摇杏回过神来,红着脸轻声说:“我......”

        可是她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喉咙里要吐出的词汇又被吞下。

        “我早上起太晚,来不及做便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