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与知鸟岛的雏偶少女在线阅读 - 29.在祭典,逆飞的天灯(2)

29.在祭典,逆飞的天灯(2)

        清水健揣紧了钱留下衷告,就嬉皮笑脸地跑过去找泷光尚子两人。

        恰时,泷光尚子抬起手拍了下朝空摇杏被和服包裹着的圆润屁股,一脸淫笑地走了。

        朝空摇杏的手捂住臀部,咬着牙低声抱怨:“这家伙.......”

        “我们也上去吧。”江源慎走到她身边说。

        朝空摇杏瞥了眼转过头来露出揶揄笑意的泷光尚子。

        “嗯......”

        两人穿过神社鸟居,来到神社境内。

        踏上石板阶梯,石缝间被清理的一丝不苟,没有一株杂草,黑的深邃。

        放眼望去,动听的音乐不绝于耳,人群宛如一条喧嚣的河流,小摊位是河床上的沉积石,

        远方时不时传来太鼓击打的声响,与发簪、木屐、碎言重叠在一起,时而高涨,时而飘散。

        “好多人......”

        朝空摇杏一脸惊愕地望着眼前的景象,挂在木柱上的灯笼散发出的光亮,映在她的脸上。

        “很多都不是本地人吧。”

        江源慎这么说着环顾四周,发现清水健正在一个摊位前结账,泷光尚子和春芽真美一脸开心地吃章鱼烧,一口半个。

        「啊,好烫好烫~~」

        「哈哈哈,你慢点吃啦」

        两人都笑了,算了,你们开心就好,记得给清水健留一点。

        “要不要吃些什么?”江源慎望着朝空摇杏那樱红色的侧脸问。

        朝空摇杏目不暇接地看着眼前的摊位,最终落在了一个苹果糖的摊位上,迈开步伐,踩着木屐走了过去。

        “这是苹果糖——?”

        朝空摇杏站在摊位前,小手抵住下巴,视线在摊位上四处摸索。

        “对,是从群马县来的黄苹果!”商贩大声回应,就怕朝空摇杏听不见。

        “这样,感觉好小。”

        “小小的也很好吃喔!”

        朝空摇杏在摊位上巡视着。

        “那请给我来个大的。”

        “有已经做好的,自己拿一个走。”

        “多少钱?”

        “800円。”

        朝空摇杏的手指已经捏上插进苹果糖的木铅,一听见竟然要800円,如碰到油锅一般,急忙收回手。

        “不好意思,是800円吗?”她再次出口确认。

        “是800円,是从群马县来的黄苹果!”商贩熟练地吆喝。

        朝空摇杏的下巴微微耸动,露出洁白的牙齿,有些望而却步。

        然而很快就有外地人走过来,买了两颗苹果糖并付账,速度快到她怀疑这是不是商家的托。

        “怎么了?”江源慎站在她身边问。

        少女就像花田中盛开的纯白木莲,唯有透过灯笼的微弱光芒,在她滑嫩的皮肤上筛落光影。

        朝空摇杏抿起嘴,脸上露出的神情是肉眼可见的心疼。

        “太贵了......”

        她苦笑着,有些不好意思地往后退一步。

        “是从群马县来的黄苹果。”商贩瞥了江源慎一眼。

        朝空摇杏的声音如隔着一层水膜,迷迷糊糊的说:“就算是从群马县来的黄苹果......可是要八百円......”

        “因为是从群马县来的黄苹果。”商贩说。

        “......对不起。”

        朝空摇杏被商贩一句话反驳的无地自容,想要拽着江源慎离开。

        江源慎立在原地,笑着对商贩说:“那买一个好了。”

        “不是,很贵啊!你听到了要八百円!和外面差太多了!”

        朝空摇杏焦躁地抬起手,摁在江源慎的手臂上。

        “因为是从群马县来的黄苹果。”商贩说。

        “所以只买一个。”江源慎说。

        朝空摇杏看向江源慎,他的表情和商贩一样,在那里露笑。

        她樱桃般的小唇无奈地张开,叹了口气——

        外面小摊只要300円的苹果糖,在这里竟然要800円。

        在祭典之类的场所,商贩售卖的通常会比外头高两倍多,可哪怕知道自己被宰,还是会选择去买。

        难道,这是类似于仪式一样的东西?

        “真是的,说了不要买了,省出来的钱能买新鲜的蔬菜水果,再说了哪里有苹果卖这么贵的,哪怕是从群马县来的也不行吧?黄苹果就很好吃吗?仔细想想我们很亏啊,江源你有好好听我说话吗?”

        江源慎没理会朝空摇杏的牢骚,将已经买好的苹果糖递给她。

        “我们吃一个,这样就不会亏了。”

        甜蜜的味道窜过鼻尖,风吹过浴衣的袖口,孩子们在面前欢快跑过,世界美好的恐怖。

        朝空摇杏一下子绷紧脸,灯笼昏黄的光线从指缝间洒落,他清秀的侧脸剪影,在光芒中熠熠生辉。

        “好......”

        她小脸一红,嘟囔着低下头来,遮住鬓角的发丝,在脸上筛下一块影子。

        ——他真的比小时候好看了许多,身边的男孩子都在长大,为什么唯独他会这么好看?

        眼前的苹果糖,宛如一颗精致的魔法球。

        撕开透明的包装袋,轻咬一口。

        覆裹在表面的糖衣迸散,储藏的甜蜜在唇舌间绽放,含在嘴里的黄苹果肉块,荡漾开的是淡淡的甘甜。

        朝空摇杏看着苹果糖上的小小缺口,轻声说:

        “......皮挺脆的,”

        “因为是从群马县来的黄苹果。”江源慎好像是炫耀一般地笑着说。

        朝空摇杏静静地点头,浓密的睫毛轻轻摇动着,将手里的苹果糖递给江源慎。

        “怎么了?”

        “给你吃吃从群马县来的黄苹果。”

        她有些羞涩地笑着,如小鸟般微微歪着头,指尖涂着水色的指甲油格外显眼。

        江源慎也没有客气,直接拿过来,在另一边咬下一口,比她咬的要大上一圈。

        “像糖葫芦。”

        “是呢,但是这个黄苹果比超市里卖的好吃多了。”

        “可还是像糖葫芦。”

        “但是它皮很脆呀,味道很清淡。”

        “闭上眼睛就是糖葫芦。”

        “......好扫兴。”

        两人将大大的苹果糖轮流吃,在神社境内漫步行走着。

        一直到江源慎咬了一口,感觉不对劲。

        “等等这是什么?虫子!”

        “哈哈,你吃的部分是残次品!”

        “什么玩意?这是头部吗?!”

        “是能补充能量的蛋白质!”

        ◇

        嚼口的虾子、脆嫩的乌贼、覆有美乃滋和橄榄油的蔬菜沙拉......

        被薄薄的蛋饼仔细包裹着的醋饭,好吃到能紧紧揪住胸口......

        还有松软的康吉鳗、碎栗子......

        咬下椎茸的瞬间,在嘴中爆出的美妙汤汁......

        不知不觉中,江源慎和朝空摇杏认认真真吃起了祭典上的食物。

        因为比以往还贵上两倍有余,但又想现在就吃,两人通常都是能一起吃的就买一份。

        小时候不敢向店家多拿一双筷子,现在敢直接开口多拿一双筷子。

        “这里的刨冰怎么样?”

        “对我来说太甜了。”

        “那你还吃?”

        “钱都花了,当然要全部吃光。”

        两人沿着一排排的摊位走,她炯炯有神的眼睛一扫江源慎前些时日的焦躁,水嫩皮肤承载着昏黄灯光,在她身上周围染上光晕。

        “我们去玩会儿捞金鱼吧?”朝空摇杏笑着说。

        江源慎说:“行,但如果捞到的话,你要负责养。”

        “好!”

        向摊位的老板付了六百円,拿到了四个捞网。

        朝空摇杏侧身蹲下,捋起浴衣的袖子,眼中薄薄的水膜在水反射的灯光下一闪一闪。

        “不过我应该捞不上来了......”

        她低喃细语,小心翼翼地把薄如蝉翼的网子放进水里,屏息凝神,似乎害怕自己的呼吸吵到了金鱼。

        江源慎低头看向朝空摇杏,浴衣包裹着的玉体线条凛然,从脖颈沿着背部一路往下,是圆润诱人的臀部曲线。

        ——真是长的越来越水灵,自己离开的时候,她还是一个瘦竹竿。

        一想到这里,江源慎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蹲下身低声说:

        “朝空,你的屁股什么时候变成了蜜桃形的?”

        “——欸??!!”

        耳边充满恶作剧般的话语让朝空摇杏全身一颤,没入水中的网泛起波澜,盆里静静龛动的金鱼一哄而散,有的直接撞破水中的捞网。

        “你、你、你说什么???”朝空摇杏的耳朵都红了,脸红的像新绽的红玫瑰。

        江源慎看着破掉的网,苦着脸说:“完了,一百五十円没了。”

        “是、是你的问题吧?这不是我的错!”朝空摇杏双手放在身后捂住屁股。

        “你的技术还真差劲。”江源慎在旁笑她。

        “所以说我很久没捞过了......”朝空摇杏极其不愉快地嘟起嘴。

        “可是你的技术以前也很差劲。”

        “你别把那么久的事情翻出来说!”

        少女气冲冲,眉梢都在生气,再次蹲下身来,抬眉红着脸刻意瞪了他一眼,似乎在警告他别再乱人心绪。

        江源慎默不作声,十秒后,她的网又破了。

        “捞金鱼是有技巧的,你看这网,纸黏上去的是表面所以不容易破......”

        江源慎蹲下身,拿出自己的捞网。

        他的目光锁定了一条尾鳍飘逸,游姿优美的琉金。

        “左手先拿着碗等着,捞网要斜放进水里,位置差不多的时候就立马把鱼捞起来......”

        只要技巧到位,捞出金鱼并不是一件难事。

        一晃眼,江源慎的碗里就有了一条红色琉金。

        朝空摇杏的眼眸中呈现出孩童般的纯真,她看着在碗里游荡的琉金,发出由衷的感慨:

        “江源你抓鱼好厉害,难道经常在东京下海吗?”

        “我只是捞个祭典的小金鱼,这和下海有什么关系......”

        “我也试试。”

        朝空摇杏又拿起捞网,按照江源慎所说的,开始捞金鱼。

        用和他一样的技巧,捞到了体型差不多的红色琉金。

        “天哪!我好强!”

        灯笼的光芒照映着朝空摇杏天真的脸庞。

        恰时,太鼓和竹条拍打的清脆声响传来,游走于摊位上的人都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

        有人立马掏出手机,开启摄影模式,小孩在腰间囔囔,要骑在家长的脖颈上看。

        江源慎站起身来,发现一些穿着短罩衫的男子组成的队伍,正扛着形似稻穗的竹竿踱步而来。

        每一个高达六米的竹竿上,都镶挂着不下三十盏尚未点燃的天灯。

        他们一出场,整个神社境内倏然弥漫着沉重的氛围,但仅限于岛民之间。

        “我们正处在知鸟岛的知鸟神社,您现在看见的是知鸟岛一年一度的盛事采灯祭,也是让游客最为着迷之处......”

        “据了解,每一个竹竿加上天灯,最大的重量达到了30公斤,如果没有一定的技巧和劲道,是无法担任担任竿手这个职位的......”

        “皇后会在知鸟神社内的展台点燃天灯,从目前的场景来看有不下二十五架木竿,预估放飞的天灯在七百五十盏左右......”

        “每一盏天灯上都写有在地震中遭遇不幸的逝者名字,因此在知鸟岛岛民眼里,每一盏天灯都是独一无二的.......”

        “当然最引人注意的,也便是引起巨大争议的皇后,据了解,她由岛上最美丽的少女担任,传言皇后是知鸟岛的一切,能操纵生死、时间、让人抵达过去和未来......”

        “虽然我们无法靠近,但神职人员允许游客在附近看她在露台放飞天灯的场景......”

        “我们的入场是免费的,但也有近距离的付费观赏席,每一个位置售价高达五万日円,但很多人想近距离目睹皇后的容貌,这么一想想五万円确实物超所值......”

        这时,在摊位上吃喝玩乐足够的记者们开始火急火燎地工作,扛着摄影机的师父在一群和服中格外显眼,嘴里还在咀嚼着食物。

        江源慎倏然怔在原地,大脑如同被喷了一层擦不干净的油渍,过分庞大的情感不计后果地流淌进来,令人头晕目眩。

        自己的妹妹,江源京子的灯笼也在竹竿上面。

        可到底是哪一盏?这么多盏天灯,静海深月放飞的时候,到底能不能看见?

        队伍在眼前穿行而过——

        “父......父亲......?”

        这个时候,江源慎的耳边听到了梦呓般的低语。

        那是稍不留神,就会被风偷走的声音。

        朝空摇杏整个人都呆呆地,睁大了双眼看着进行的队伍,她手里抓着的,是在透明袋子里游动的两条金鱼。

        她的样子看上去很不对劲,江源慎立刻将目光在队伍内寻找着,很快,在队伍的中间找到了一个看上去瘦弱的身影。

        朝空政宗穿着白色短罩山,正用双手和双臂死死地抓住竹竿,一步步地往前走去,和其他人比起来相当笨拙。

        他的身高差不多在一米七,可是在高耸的竹竿和三十盏天灯下,却显得那么的矮小无力。

        “为什么......”朝空摇杏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恐,“为什么现在要做这种事情......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