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与知鸟岛的雏偶少女在线阅读 - 33.在祭典,逆飞的天灯(6)

33.在祭典,逆飞的天灯(6)

        弥漫着紧张的庭院中,响起像风琴一般清澈的声音。

        “请你不要乱说,我和江源同学没有任何关系,朝空同学,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当时太晚,我担心路上会不安全所以就让他送我回去,仅送到门口,我们并没有发生其他事情。”

        静海深月挺直腰肢开口解释,澄澈的漆黑双眸浮现出知性的光辉。

        “喔?真是这样?恰好那天我和你说我不在家?恰好你和他碰见了?恰好还来家里?”静海雅人微微仰起脸,故作高深地嗤笑道,“深月你不用撒谎,顾虑这个女孩的想法不是你该做的。”

        听着他意有所指的话语,静海深月眉头一蹙,看向朝空摇杏说:“江源他......”

        “我不用你这个家伙来解释......”朝空摇杏一边痛苦而紊乱地喘息,望向江源慎的双眸水气氤氲,“小慎,你那天晚上真的和她在一起?”

        听着她如同祈求自己否决般的话,江源慎的心脏几乎快跳出来。

        当和瘫坐在角落的梓川孝空对上视线时,他如同影子一般,静静地凝视着这里,脸上看不清任何表情。

        “是这样没错——”

        江源慎的话还没说话,大概很多人都只注意了这一句,很快便有人情绪激动地做出反应。

        只见一道影子推开众人,如子弹一样窜了出来。

        ——啪咚!

        下一瞬间,重重的拳头打在江源慎脸上,响起沉重的声响。

        江源慎整个人往侧边踉跄了几步,直接没站稳,摔倒在砂石地上。

        眼前散落着大小不一的砂石颗粒,鞋内和裤脚都沾满了结块的灰尘。

        江源慎整个人还没晃过神来,就有一个人把他倒着的身体翻正,跨坐在身上,揪住了他的胸口。

        “江源!你这混蛋——!”

        伊藤华堂死死揪住江源慎的衣领,微弱的灯光照亮他双臂青筋的轮廓,脸色难掩憎恶。

        江源慎倒吸一口热气,今晚发生的一切都让他心神不宁。

        伊藤华堂的发怒,让江源慎彷如找到了发泄的出口,肾上激素激增,逆反心理占据上风。

        他心浮气躁地怒视着愤怒到脸部扭曲的伊藤华堂,同样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右手紧紧握拳,狠狠打在对方的脸上。

        伊藤华堂的上半身都被打的倾斜,受到的打击不亚于被人用球棒朝脑袋狠狠来了一下。

        他还未晃过神,就被江源慎一只手死死地掐住脖子。

        “三番五次找我麻烦!你以为没人治得了你是吗!”

        在外人听来,江源慎的音调跟平常不一样,是真的动气了。

        数秒后,火辣的痛楚一阵阵刺激着江源慎的脸颊。

        不管周围人如何投来视线,江源慎完全置若罔闻,将伊藤华堂当做出气筒压在身下暴打。

        穿着警服的伊藤润终于抵达拜殿,见自己的孩子被江源慎压在身下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慌不择路地冲上前来。

        “放开他!快放开他!”

        伊藤润急忙伸出手要擒住江源慎的手臂时,结果这个少年的力道太猛,年过五十的他一个没站稳跌倒在地。

        但伊藤润还没摔稳便快速起身,双手死死抱住江源慎的腰肢,将他往后拉。

        “小江源!小江源!我是伊藤!别打了!华堂是我孩子——!”中年男子脱口而出的台词泛着浓浓的焦躁。

        满是尘埃的空气撩拨着江源慎的鼻尖,他不由得咳嗽起来,喘着粗气被伊藤润紧抱在怀里。

        伊藤华堂整个人蜷缩在砂石地面上,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其他的情绪,早已哭的不成样子。

        “华堂他性格不好我知道,哪里让江源你不高兴可以和我说,我一定会好好教育他,但不要打架,真的不要打架......”

        听着身后伊藤润祈求般的话语,江源慎轻抚着热辣辣的手,调匀紊乱的呼吸。

        心中淤积的负面情绪通过暴力被释放后,理智重新占据上风,他才意识到遗漏了什么。

        他急忙望向朝空摇杏,两人在令人烦躁的气氛中对上了眼神,喉咙和耳根热地像有火焰在灼烧。

        朝空摇杏投来的是夹杂着些许恳求的眼神,她垂下头,紧咬下唇,抬起浴衣的袖口擦掉眼泪。

        “小慎也是......请你们......也为我想想好吗......一个个......都只顾得自己......”

        朝空摇杏脱掉脚下的木屐拎在手里,光着白嫩的小脚从众人身边穿行而过,步履蹒跚地要离开拜殿庭院。

        她的脚丫踩在规则不一的砂石上,独自离开的背影如同随时会碎裂的玻璃,令人胆战心惊。

        江源慎像被农夫伫在稻田里的草人一般,动弹不得。

        重回知鸟岛的那一天,自己本以为知鸟岛上已没有了自己的珍贵之物,但现在对于朝空摇杏的感情却日益深厚。

        可双方好不容易构建起的引力,却被自己切断。

        领悟到这点,江源慎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羞愧难当,呼吸都要压低似的缓缓进行。

        “呜呜呜......我以为只要我将深月视作特别的一般,她也会对我特别以待,我......我对此深信不疑啊——!”

        躺在地上的伊藤华堂突然哭喊出声,他出乎意料的纯情,整个人像小孩子一样哭的泪涕横流。

        而静海深月却始终没看他一眼,只是静静地看着远处灯光扑朔的天灯,仿佛这个世界里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江源慎此刻哪里有心情理会伊藤华堂的哭诉,只想立刻追上朝空摇杏。

        就在他准备起身时,一只手握住了江源慎的肩膀。

        回头一望,是静海雅人。

        他居高临下地仰起脸,冷声说道:

        “你不能走,我怀疑你和梓川有共同破坏这场祭典的嫌疑,同时还涉嫌暴力,我要求伊藤警官立刻逮捕你。”

        江源慎瞳孔一缩,犹如在深夜中潜入了无底沼泽。

        “你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

        “字面意思,我要求伊藤警官逮捕你们。”静海雅人轻蔑地说着,“就现在。”

        伊藤润蹲在伊藤华堂身边,对着江源慎无奈地说:

        “江源很抱歉,我知道朝空现在的情绪不稳定,但我希望你现在能和我们一起回去接受调查。”

        就在这时,天空闪过一道白光,发出轰然巨响。

        大气宛如音箱里的振动板,带动着空间微幅颤动,引得众人都怔了一下,抬起头,纷纷露出惊恐不已的神色。

        如同灰色黏土的积雨云不知何时翻涌上天,明明之前都没存在,好像是一瞬间从大海深处冒出来的。

        轰隆隆的低音鼓声在云层上方缓慢回荡,冷风在海面上扬起涟漪,几滴豆大的雨滴倏然落下。

        全部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时,四周已经被倾盆大雨变得白茫茫一片。

        草与花的浓烈气味混杂着尘土,弥漫了整座知鸟神社。

        静海深月背后丛生于池畔的荷花,在雨滴敲打下猛烈摇晃,卷起的风,伴着细小飞沫一同吹进廊坊走廊里。

        “下......下雨了?!”

        “为什么会下雨?这根本不可能啊!天气预报说了今天一整天是大晴天!”

        “完蛋了!剩下的天灯!天灯——!”

        众人哪怕看过了天气预报也始料未及,突然有人嘴里说出一个词汇,恍然发觉,立刻抬头朝天望去。

        还未飞远的天灯没逃出雨云,薄纸根本抵挡不住硕大的雨滴,燃烧着的天灯,一一在远方坠落。

        它们如同逆飞的流星,化作无数颗小点,坠落到大海、森林、水渠、田野、屋顶......

        天灯沉溺于暗色的海洋,风雨沦陷于漆黑的岛屿。

        豆大的雨水溅落在江源慎的身上,冷流逐渐窜遍全身。

        他下意识地望向静海深月,她的黑眸里溢着神秘,小脸冷清。

        穿着宫廷雏偶服的皇后,宛如飘荡在灰色汪洋中的雪白帆船,耀眼夺目,那副模样真的非常美丽。

        江源慎的脑海里,突然又想起一句话——

        「皇后是知鸟岛的一切,传言她能操纵岛上的天气季节、生物的生死、甚至时间都能掌握,让人抵达过去、以及未来」

        静海深月望着屋檐上随着重力滴落的雨滴,樱色的唇开阖着:“真的......下雨了......”

        她的话语伴随着远处港口客船发出的噪音,传到这里像是呢喃般的微弱。

        雨依然下个不停,众人躲在廊檐下,静海深月则被神社人员和静海雅人带进拜殿内。

        梓川孝空和江源慎待在一起,伊藤润就在旁和两人说着诸如控制火气之类的话,但江源慎是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他抬起头瞄了眼独自一个人蹲在角落,正双臂抱头的朝空政宗。

        “他怎么了?”江源慎对着梓川孝空说,“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身体逐渐好转的梓川孝空瞄了他一眼,长吁一口气说:

        “虽然不风采,但告诉你也不是大事,政宗他喜欢静海深月的母亲,但被明确拒绝,他就找我一起喝酒,正巧中菜也在,结果当晚他误把中菜当做深月的母亲......”

        江源慎淬了口唾沫,一阵恐怖的感觉宛如尖锐的冰箭,从脚底一路贯穿至头顶。

        “中菜阿姨她能接受?”

        “中菜喜欢他好几年了,当时她和我说很开心......”梓川孝空说完后愣了下,像是觉得这句话太过恶心,旋即苦笑道,“不管怎么说,那时候的我们还太幼稚......”

        伊藤润坐在梓川孝空身边,看着没有丝毫减弱的雨说:“可惜,摇杏是个很好的孩子,性格像中菜。”

        江源慎重重咬住唇肉,沉声说:“......开什么玩笑?「那时候的我们」这种借口难道就能酌情减去罪恶感?”

        冰凉而沉重的空气紧贴着皮肤,梓川孝空忍不住搂住双臂说:“你说的没错,任何借口都不行。”

        江源慎的全身像是缺氧般沉重,而且有些失去知觉。

        恰时,兜里的手机响起了。

        他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才发现屏幕的右下角,不知何时开裂了,玻璃的碎屑摸上去像极了海沙。

        屏幕的正中心,跳出来的line信息让江源慎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另一种新生的恐惧和寒意一起涌上来。

        他急忙点进去。

        最近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今天傍晚——

        「江源!我们去祭典!唱歌可妮兔.jpg」

        「朝空!我们去祭典!玫瑰花布朗熊.jpg」

        此时,最新的消息,是五秒前刚发进来的。

        朝空摇杏:「小慎」。

        江源慎的心底忽然升起一股混杂罪恶感的放心,他急忙回了消息。

        江源慎:「摇杏你人在哪里?有回家吗?」

        朝空摇杏:「谢谢你小慎」

        屏幕上的字词太过单一笼统,看不出她的任何情绪。

        一想到朝空摇杏在可怕的雨夜下无助颤抖,如黑潮般的罪恶彷如要将自己的心给击溃。

        江源慎:「摇杏?你人在哪里?真的有回家吗?」

        双手捧着手机,祈求自己发出的话语,能得到回复。

        近乎二十秒后——

        朝空摇杏:「不要感冒了」

        江源慎:「关心下你自己啊!」

        近乎五十秒后——

        朝空摇杏:「没事的,我已经不会再感冒了」

        屏幕夺目的光芒映照在江源慎的脸颊上,看着她发出的消息,内心隐隐约约升起不妙的预感。

        江源慎:「摇杏?你人现在在哪里,把定位发给我。」

        没有回复——

        江源慎:「???」

        依然没有回复。

        江源慎的呼吸愈发急促,摁在冰冷屏幕上的手指,也不由得紧张地直发抖。

        电话拨打过去,静静等待了数十秒,依然无人接听。

        “怎么回事?”梓川孝空察觉到江源慎脸色惨白。

        “摇杏不接我电话。”江源慎急忙站起身,外面雨势不停,“我要去找她。”

        “外面大巴还在运转,她现在估计快到家了。”伊藤润叹了一口气说,“而且等等你还要跟我回警署......”

        “我说了要去找她!”

        无法掌握的事态,让江源慎的呼吸变得沉重紊乱,血液直冲脑门,开始有些眩晕。

        ——不行,现在不是发作的场合。

        江源慎拼死维持着清晰的意识说:“伊藤警官,我已经不可能离开知鸟岛了,因为摇杏很有可能没回家。”

        梓川孝空听着他话愣了会儿,旋即咧嘴道:“伊藤警官,我能做担保,江源不会离开的。”

        伊藤润皱着眉头,抬起手揉着头发说:“你们两人......”

        他话还没说完,江源慎便直接冲进雨幕,大步跑出。

        “谢谢伊藤警官——!”

        身后人的呼喊声,被他全部丢在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