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茅山一代在线阅读 - 第二章:进城问事

第二章:进城问事

        张老汉所居住的下平村,在地理位置上属于市郊区,作为众多村子的一个,它的运气比较好,距离秋兴市的中心区域不远,相对于其他村镇来说,从下平村去到城内繁华区域的距离算是很近了,即使下平村有在城市规划方面的先天优势,却也免不了村子被规划为非重点开发区域的尴尬处境,现在住在村里的居民基本都是老人,因为村子离城市热闹地段近嘛,村里大部分的年轻人为了事业上得到更好的发展都跑到市中心及其周边打拼去了,年纪大的老人就留在了村里,再加上村里的郭氏家族强势欺人,就导致其他家族的村民特别受欺负,他们因此都搬家离开了下平村,这就使郭家进一步地把控住了下平村,村里为数不多的外姓人张老汉却一直不愿意离开这里,因为他始终认为这里是他的家,一旦离开了家,便是没有了归宿,没有了归宿,就与大树没了根一样,所以他即便被郭家人欺负,也是强忍心里的愤怒,不与那些人计较,后来那些郭家人觉着欺负张老汉无趣,便去欺负另一户外姓人家了。

        张老汉和他媳妇在生活上还算幸福,老汉在地里弄了个大棚用来种植各种蔬菜,他媳妇接了些针线活的代工赚了点小钱,农忙的时候她也去田地里协助张老汉干活,他媳妇生了一儿一女,现在儿子在上高中,女儿已经嫁人了,张老汉这一辈子没存下多少钱,虽说他平时用钱比较抠门,但对家人需要的开销他可是毫不吝啬,儿子上学需要的东西他都二话不说直接买,即便是他儿子想要些他也弄不懂的小玩意,只要价格别太贵,他都会二话不说买给他儿子。

        这天张老汉在上午忙完地里的活就赶回家了,他准备下午去城里找刘老嬷的堂弟,再加上这一天又是周五,他儿子的学校也在今天放假,他就让媳妇跟他一起进城,媳妇去接儿子,他在中途下车去刘老嬷给的地址找她的堂弟,老两口吃完午饭后就聊了会天,又看了会电视,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是时候出门了,便整理好衣服,拿着钱,锁上门,一起走到公交车站,坐上公交车,随着公交车赶往市里。

        汽车不一会就开到了刘老嬷写的那个小区,张老汉在下车前嘱咐他媳妇到学校门口接到儿子后就在那附近的餐馆里吃晚饭,他今天可能得晚点才能回去,媳妇点头应着,待到汽车停在了站台一边,他便下了车,回头望着公交汽车挥了挥手,就转头走向那个小区。

        张老汉刚想走进这个小区,就被小区的门禁刷卡机给拦住了,他正想给刘老嬷打电话呢,让路过的小区保安看见了,就问:“老叔,你没带卡?”,老汉连忙应道:“啊?我是来看亲戚的,这个,怎么进去啊?我还真搞不明白。”保安就又问:“你是找谁啊?”老汉掏出字条示意:“找这位刘大全,你认识吗?”保安听到他找刘大全,便笑着说到:“哦,找大全大师啊,行,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你进去吧。”只听铁门上的小喇叭发出

        “叮~”的一声,门就开了,老汉向保安道谢后便走进了小区里,向路过的居民打听刘大全的具体住址,这些人一听他来找刘大全,各个都是笑面相应,然后指出刘大全所住的单元楼在哪里,张老汉又谢过他们后便走向了刘大全的居所,他一边走一边小声嘀咕:“这位刘大全,看来是个名人啊,这迁坟的事找他这位大师操持应该能成!”他笑着走向刘大全的住处,突然想到得买箱牛奶当作见面礼物,又走到小区门口那里的超市买了一箱,买完后便进了小区朝那栋单元楼走去。

        刘大全的居住地倒是离小区门口不远,楼道入口斜对着小区门口,其居室就在这栋楼的一楼,他走进楼栋后就闻到了香灰的味道,他下意识地朝这股味道的发散源望去,便看到了刘大全的房门外的一侧放了一个香炉,里面烧完的香灰都把香炉盛满了,一旁还放了不少个装满水果和粮食的瓷碗与盘子,张老汉敲了两下门后,见屋里无人回应,就下意识地拉了一下门把手,便发现刘大全他家的家门是虚掩着的,老汉先是把屋门拉开了一点缝隙看了看屋里面的情况,发现没人后,老汉就又敲了敲门,对着拉开的门缝朝屋里问到:“刘大师在吗?”只听里屋传出一声

        “快请进!快请进!”后,张老汉就看见一位身材精壮的男子笑嘻嘻地从里屋走出,礼貌地推开门,便用后辈的语气谦逊地说到:“是我堂姐让您来的吧?快请进!”张老汉应声受邀进屋,只见一副龙虎相击的大幅水墨画挂于客厅的墙上,十分气派,刘大全家里的座椅都是些精心雕琢的木制品,客厅里的大木桌上放着几张纸符和一些不认识的法器,刘大全指引着张老汉到客厅坐下,老汉紧接着就把手里的一箱牛奶递给他,刘大全奉承了几句,也就收下了,老汉刚坐下,就开始向刘大全诉苦,他把迁祖坟这件事给刘大全说个差不多,求他给自己在广仙山挑个好位置用以迁祖坟,刘大全耐心听他说完后,也是没遮遮掩掩,直接说需要给他5万元,在广仙山找地方迁坟的这些事就全包在他身上,张老汉听到他说出5万元后,思绪一下子就被这个要求给打乱了,有些犹豫地问到:“大师,这,有点贵啊,嗯,钱可不可以少一点?”刘大全坐在张老汉对面的椅子上,一脸认真地说到:“张老兄啊,本质上不是钱的问题,主要是那三家已经把整座山给包了,这五万,基本上都是用来通融的钱,到我手里的其实没有多少,我真心不想要你这些钱,但是我也没办法。”张老汉沉思片刻,他正想要说话时,便听到了一声推门声,他扭头一看,就看见屋门口进来一个壮汉,声音略显急躁地大声说到:“师傅,不好了,广仙山出事情了,一清长老让你过去!”刘大全的面色突然一变,然后迅速恢复到了正常神态,连忙向张老汉致歉:“张老兄,你看这事真不巧,实在是对不住!老兄啊,你把你的手机号给我,我忙完这件事后,就直接给你打电话,真是麻烦你跑这一趟了!”刘大全说完话后,便跟着他的徒弟快步走出去了,老汉想着今天算是没戏了,也就起身离开了刘大全家,待到张老汉快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就接到刘大全的电话,刘大全又跟他说了些表示歉意的话,随后便说明他在这几天有急事需要处理,让他稍安勿燥,张老汉听完他说的这些话,虽说心里有点失望,但毕竟是他有求于人家,也就没多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上了公交车后就叹了口气,找了个位置坐下,便平静地随着汽车的移动观赏着窗外的景色,柏油马路的路边遗留着一些破损的烟花盒子,还有零星火鞭爆炸后剩下的红色纸皮,现在这个时间正好赶上各行各业下午下班的时间,老张因为堵车,等他到了自家门口的时候,天都快黑了,他以为媳妇和儿子已经回来了,再加上他心不在焉地想着迁坟的事情,没看家门的锁开没开就使劲推门,只听小铁门发出

        “咣当”一声,这才发现门还锁着,他便连忙给他媳妇打电话,问她怎么还没回来啊?

        他媳妇说学校得知广仙山允许下葬这件事之后,校方顾及今天因广仙山允许下葬这件事把街道弄得过于混乱,学生在回家的路上很容易出现安全问题,就决定延迟一周放假,也就没接儿子回来,她在学校门口给儿子买了点小炒,她自己没吃,让张老汉在家里做点饭等她回到家一起吃,儿子还让我跟你说一声,他说不用担心他,他在学校过得好着呢,老张听完后就放心了,便开始做起了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