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茅山一代在线阅读 - 第四章:异事突发

第四章:异事突发

        刘大全带着郭萧宇上山时正值深夜,迎面吹来的阵阵寒风让郭萧宇不停地打着寒颤,他向前探头对刘大全问到:“师兄,师傅那边到底有什么事找我?”刘大全听到他说的话后,就把头歪向郭萧宇说话的那一侧,提高嗓门跟他说到:“萧宇,你现在说话我听不清,你先别问,等你到了地方自然就知道了。”郭萧宇听后也就没再继续追问,他调整呼吸,平静情绪,让身体不至于一直在打寒颤。

        “今天晚上真是冷啊!”郭萧宇自言自语地说到,他今天在手机上是看了今晚的天气状况的,知道今晚会降温,所以在今天傍晚去吃酒席前就把厚褂子放在汽车后座上了,他原本是打算等到自己吃完酒席后,回到车里再穿上这褂子,没想到酒席还没吃完就接到了刘大全的电话,他便向亲戚们表示歉意并离开了饭店,他刚走出饭店的大门时,体感温度还不是很冷,再加上他去车库取车,车里的温度稍微比外面暖和点,因此就把穿厚褂子这事给撂下了,在他开车来广仙山的途中,突然想起这件事,便想着一会到了山下停下车后,先穿上厚褂子再上山,没想到中途碰见了如此奇怪的阴物,还发现了一个跟在自己身后不知道在做什么的人,这两件事直接把他给整懵了,再加上刘大全走到他身边还没聊两句呢,就直接把他拽上了摩托车,这才使得他没穿上厚褂子,进而导致他在摩托车的后座上只能紧紧抱着刘大全不松手,如此才能使他的身体稍微暖和点。

        刘大全骑了一会摩托车就觉出郭萧宇的行为有些不对劲了,他怎么抱我抱得这么紧呢?

        难不成是他被冻成这样的?刘大全猛然想到郭萧宇在刚坐上摩托车的时后,他的上身只穿了件长袖衬衫,难怪他使这么大的劲抱着我,刘大全赶忙停下了摩托车,略带歉意地对郭萧宇说到:“萧宇老弟,真对不起,我没在意到你没穿外套,我一心想着赶紧带着你上山了,对不住,对不住!”说罢,刘大全就摘下头盔,把自己身上穿的保暖外套脱下来披到郭萧宇的身上,郭萧宇谢过刘大全的好意,却把这外套拿起来又递给了刘大全,微笑着说到:“大全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衣服你不用给我穿,我估计咱们现在的位置离半山腰不远了,你直接跟我说师傅在哪里等着我就行,他要是在半山腰,你先骑车过去,我走过去就行,他要是在山顶的小庙里,我走石阶上山就行,到了半山腰,你开摩托车到山顶的时间,不一定比我爬石阶到山顶的时间要早。”刘大全听完后,便接过了自己的衣服并穿上,随后他就表示萧宇老弟的想法很好,上山这事就按照郭萧宇说得方法来办,他向郭萧宇指出一清大师现在的位置后,他就先骑着摩托车上山了,郭萧宇看到刘大全已经走了,自己便想着先下山去车里穿上他的厚褂子,顺道再捡起丢在汽车旁的锁阴盒,虽然他知道自己下山一趟不会耽误太长时间,但是转念一想,刘大全和一清大师又得在山顶等自己好一会,再加上他根据刘大全略显急躁的语气,感觉到一清大师肯定有急事要找自己问话,罢了罢了,还是赶快爬到山顶去见师傅吧,之后他就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打开了其自带的手电筒,用右手拿着手机照向地面,朝着山顶的小庙那里跑去。

        郭萧宇快要跑到半山腰时,就看到路旁有个人向他招手,看样子这人是遇到麻烦了,能在夜晚停留在广仙山上,并且到现在没回家的人,多半是被刘大全安排的负责在山上检查磁场稳定的阴阳法师,郭萧宇用手机的手电筒朝他挥了挥手,就跑到了他的身边,此人看到郭萧宇走近他后,便急忙地说到:“萧宇师兄,我害怕,在这附近,有,有阴物!”由于这人说话时的情绪很激动,郭萧宇在听他说完这句话后,有一瞬间感觉出这人的语气之中有一丝撒谎的味道,虽然在这时郭萧宇有怀疑过这个人的动机,但是这人既然认识郭萧宇,那他大概率是一位阴阳法师,或者是一位郭氏族人,因为郭萧宇是郭氏长支长子,在郭氏家族里的地位非常高,再加上郭氏家族现任的族长就是郭萧宇的爷爷,所以郭萧宇在秋兴市里根本就遇不到什么难处,郭家的长辈为了磨砺郭萧宇的性子,很少让他在当地抛头露面,因为郭萧宇本身就不是一个喜欢显摆什么的人,所以能在夜晚的山路上认出他的人,除了阴阳法师,就只有郭氏族人了,在这里顺带说一下,郭萧宇的父亲去了外国打工,这就使得郭萧宇的爷爷更加疼爱他的这个长孙了。

        再加上郭萧宇自己也亲眼见到了一个行为怪异的阴物,因此他就没想太多,准备向这人询问有何事需要他帮忙。

        这人见到郭萧宇有帮助他的意向,便急忙地说到:“萧宇师兄,我看见了一个阴物!就在前面!”这人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比划着这个阴物出现的具体方位,郭萧宇在了解到这个阴物的大概位置后,他为了防止这个阴物突然发起攻击,还没等这个人接着说话,就迅速地吸了一口气,使得脑部供氧量短暂增加,增强自身脑部磁场对周围磁场的感知,从而更清晰地判断出阴物出现的具体位置,此术乃是阴阳法术定位,这个法术是阴阳法术的基本功之一,要想学习类似郭萧宇和刘大全他俩所使用的特殊法术,这种基本功必须得练到熟练才行。

        郭萧宇这种老手对于基本阴阳法术的使用那自然是易如反掌,他迅速侦测明了自己周围的磁场波动,却并未感受到那人所指出的草丛里有何异样,他正疑惑之际,就见他身后的那人突然跪倒在地,双手捂着头并且表情十分痛苦,郭萧宇来不及多想,上前帮助其平躺在地,并在原地大声呼救,没想到这人刚躺下,就突然站起来了,他突然站起来这一下,可给郭萧宇整懵圈子了,郭萧宇正想着去问这人是不是身体出现问题了,没想到这人却是像见了鬼一样开始乱跑,郭萧宇一边追着他的脚步,一边用手下意识地去拽他,可是禁不住这人力气大,只听呲啦一下,郭萧宇就把这人的衣服给撕破了,郭萧宇一个踉跄便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他在这种情况下来不及多想,便急忙起身,紧接着去追这人。

        郭萧宇跟在这人的身后,就听见这人的嘴里一直嘟囔着听不清的词汇,郭萧宇在后面叫他停下,他也毫无反应,因为郭萧宇在刚刚帮助其平躺在地时,把手机放口袋里了,现在夜已深,再加上在树林里追他,确实有点力不从心,广仙山山坡上的植被虽是长得略显稀疏,但一些老树的根茎突起,再加上山坡路面坑坑洼洼,在这样的境况下跑着追人,还没有手电筒的加持,就很容易把人给绊倒,郭萧宇一个不小心,又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幸好他练过体术,要不然刚刚摔的这一下,他的头部会不偏不倚地磕碰到地上的岩石,郭萧宇急忙起身,正欲继续去追那人,他刚跑了两步,就突然察觉到有人在他后面跟着他,郭萧宇急忙呼喊跟着他的人过来帮忙,结果他却听到了朝着反方向跑走的脚步声,郭萧宇的额头上瞬间就流出了些许冷汗,忧虑夹杂着恐惧冲进了他的思绪,他意识到自己被跟踪了,可是,为什么要跟踪我呢?

        来不及多想了,救人要紧!就在这时,郭萧宇就听见

        “哇呀!”一声,他听出这一声是疯跑那人发出的,他循着声音找到了躺在地上的这人,郭萧宇也是略懂些医护的知识,他小心地把这人向下趴着的身体调整到仰面朝上,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用手机的手电筒检查这人的身体受损情况,没想到这人竟被摔得翻起了白眼,郭萧宇被他吓了一跳,他心想着这人难不成把自个脑子摔坏了?

        来不及多想了!得赶紧打急救电话!郭萧宇正拨号时,发现手机就在这时没了信号,真该死!

        都什么时候了,我竟然被这手机针对了!他急忙在这人的周围来回走动,寻找能接收到信号的地方,他紧张地握着手机并且高抬手臂,拿着手机来回晃动,尝试着让手机接收到信号,他刚走了几步,手臂还没晃上两下呢,突然就感觉到有一股气流飞到了他的脸上,只见一记重拳打到他的面部,萧宇此时的思绪直接被这一记重拳打乱了,他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刚想起身就看见这个袭击者准备按住他的腿,但萧宇也算是练过的,急忙翻滚躲过,他睁大眼睛仔细看到底是谁袭击他,只见一位身材窈窕的人沉着冷静地向他袭来,虽然由于天黑的原因,看不清这人的面目,但是他隐约地通过被揍的手法,就觉察出此人是自己的师姐青龙侍伊云,他在小时候就与伊云在一清大师与缘起大师那里一起学习阴阳法术和体术,所以郭萧宇对她打人的手法很是熟悉,便大声对袭击者喊道:“云姐,你打我做什么?”伊云这时绷着脸,也没说话,继续狠揍郭萧宇,由于郭萧宇小时候比较调皮,他在儿时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体术训练,再加上他从小到大一直很反感他爸妈逼他练习体术,就导致他的体术水平在众侍位里算是最差的,面对在阴阳法师内部以体术出名的伊云而言,郭萧宇没撑到十个回合便被伊云捆得结结实实,伊云把他脸朝上,让他平躺在地上,又把反钉铁箍给他戴在头上,这个铁箍是阴阳法师常用的器具之一,由于其特殊的构造,你在戴上它后,无论使用任何阴阳法术,都不会对周围的事物起任何作用,所以这东西就一直被用于逮捕非法阴阳法师和一些作恶分子,专门从事调查不当使用阴阳法术的相关工作人员,就是青龙馆的侍位和她的弟子们。

        伊云冷静地对着郭萧宇说到:“为什么要追这人?你有什么目的?”郭萧宇不明所以,疑惑地看向伊云,迷迷糊糊地说到:“伊云,你说什么呢?我干什么了?哎,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郭萧宇的表情由疑惑转向欣喜,伊云的脸色则由平静变得有些疑惑,她伸直胳膊用手指向那个倒地的人,对郭萧宇问到:“那里躺着一个人是怎么回事?还有,一清大师在山上布下定魂阵,正在做法为此地调整阴阳平衡,正到关键时刻,被人给打破了,是你搞的吗?”郭萧宇被这几句话给吓住了,回过神来正想说话呢,就隐约听见了摩托车的引擎声,现在还在山上开着摩托车的人,大概率是刘大全,伊云通过郭萧宇的面部表情及动作,察觉出给师傅搞破坏这种事,不像是郭萧宇这种人能做出来的,便给郭萧宇松了绑,拿下了他头上的反钉铁箍,又把他拉了起来,郭萧宇躺在地上时,还在思考着定魂阵被人破坏的事情,他被拉起来后突然回过神,急着对伊云说:“云姐,赶紧打急救电话救人,那边躺着的人快不行了!”伊云在这时也想着先查看那人的情况,听到郭萧宇这么一说,便急忙用对讲机向山顶的徒弟发起了指示,郭萧宇则是拿起掉在地上的手机,去那人的身边查看其身体状况,摩托车的引擎声离郭萧宇越来越近,就在伊云与弟子通话的期间,刘大全也赶到了这边,郭萧宇看到刘大全来了,便跑向刘大全的身边,刘大全下了摩托车,用略带急躁的语气,对这郭萧宇说到:“萧宇,这是怎么回事?伊云,你也在这啊,话说,是谁扰乱了师傅布下的阵法?”郭萧宇急忙地答到:“大全兄,赶紧打急救电话,我刚刚在路上遇见的小师弟把脑子摔坏了!”刘大全不敢耽搁,急忙上前查看这人的情况,看到其奄奄一息,也急忙拿起对讲机向山上和山下的众人通报了这一情况,很快,几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就抵达了广仙山的山脚下,那人倒地的现场被警方迅速封锁,警官们有条不紊地把留在山上的众人全部集中在了山顶,要求所有人配合此案件的调查,等待警方做出进一步的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