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茅山一代在线阅读 - 第五章:集会议事

第五章:集会议事

        伊云与郭萧宇一起朝着山顶前进,在他俩的身前和身后一起走着的,除了几位警官,大部分是今天晚上留在广仙山上的阴阳法师,还有个别几个留在山上看场子的年轻小伙,他们越是走近山顶,山风的力气也就越大,郭萧宇在上山的途中,一直在思考着刚刚发生的这些离谱的事情,直到他的身体被寒风冻得哆嗦了一下,才从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中摆脱出来,伊云在警方开始组织众人上山时,就想着在上山途中问问郭萧宇这起案件的具体细节,刚刚情况紧急,没在意到他的上身只穿了件长袖衬衫,于是伊云就联系留在山顶上的徒弟们给他腾出了一件大褂,她在交代完了这些事情后,便走到郭萧宇的身旁,正想开口问他,但是一看到郭萧宇认真思索的模样,她心里就想着还是一会再问吧,现在问他这些事,反而会使他更加迷糊,还容易扰乱他的思绪,不若自己也在路上仔细想想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郭萧宇在这时已经回过神来了,冷风吹得他又打了个寒颤,此时,郭萧宇的心里升起来一个阴暗的想法,毕竟自己的爷爷是郭家的族长,再加上自己在秋兴市的地位,也算是个有点话语权的人,向身边人借个大褂,等一会下了山再还给他不就好了?况且有多少人想讨好我还正愁没机会呢,在这会儿给他们一个面子不就好了?再加上……此时的郭萧宇猛然察觉到自己把事情想偏了,速即把自己的思绪拉了回来,心里暗自谴责自己,怎能这般意志薄弱,我岂是这种趁势弄权之人?若是我开了这个受人巴结奉承的口子,日后被人反加利用,属实是得不偿失,罢了罢了!这点小风算什么?忍了!他露出了坚毅的眼神,但很快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这风,真的好冷啊!他在心里叫苦不迭,想着要是有人主动给他一件大褂子就好了,最好是里面有毛毛的!就在他来回瞎想的途中,身体开始不自觉地用手掌去搓小臂,还没搓两下呢,跟在他身后的一位小弟子便觉察到自己的机会来了,急忙殷勤地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郭萧宇的身上,郭萧宇没有想到有人连问都不问,直接就给他披上了外套,心里是有些感动的,便急忙转身推辞,这人哪能让郭萧宇推辞掉呢,便开始说起了一大堆套话,是死活都不肯重新穿上,郭萧宇身边的众人一看有人行动了,也附和着他奉承着郭萧宇,大家都知道以后郭氏家族的族长,一定是他郭萧宇的,没办法,在众人的推辞下,郭萧宇只好谢谢人家,随后看向伊云,这时伊云也在笑着看他,郭萧宇便苦笑着对着她着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外套,又摇了摇头,继续朝着山顶走去。

        经过郭萧宇礼让外套的这件事后,上山的众人连连称赞郭萧宇真乃君子也!大家很快就从刚开始的沉默不语,转变到了现在的七嘴八舌地聊天,有的人就开始认真地分析起了这个案件的起因经过,跟在他身边的都是连连点头认同,有的人就走在自己的朋友身边,一起聊聊最近各自的境况,还有人抱怨着这起案件出现的真不是时候,有可能影响到自家的迁坟事宜,反正上山的这一路上没啥事,大家就越聊越热闹,伊云这时也与郭萧宇聊了有一会了,在伊云问到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细节时,郭萧宇分析出了最让他在意的一点,就是他在追这人时身后有个人跟着他,他便让跟着他的那人赶紧过来帮忙一起追,没想到那人听到他说的话后,竟然调头就跑,郭萧宇说到这,面容便露出了忧虑的神色,伊云一边安慰着郭萧宇,一边思考着郭萧宇给她提供的种种信息,眼看着众人快要爬到山顶了,伊云的对讲机里就响起了一清大师的声音,说是让不属于侍位的阴阳法师全部去半山腰接受警官调查,山顶有重要事情需要讨论,三大家族的话事人也要到场,让她抓紧准备,刘大全也接收到了这一讯息,因为刘大全是一清大师直接任命的广仙山相关事务的负责人,所以他一直走在众人的前面,收到这条消息后,刘大全便令众人停止前进,他迅速跑到了一位警官的身边说明了缘由,警官又请示了上级,在确认了一些与之相关的事项后,便把不是侍位的人组织在一起,排成了两条纵队,郭萧宇听闻此事后,赶忙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还给人家,众人见状连连称赞郭萧宇的品性高尚,郭萧宇听闻后就笑着对众人点了点头,目送他们井然有序地往半山腰走了一小段距离,之后就由刘大全带着郭萧宇和伊云,再加上一位一同上山的警官共同朝着山顶走去,不一会他们就迈上了前往山顶的最后一阶石阶。

        庙门外的篝火的火焰被山风吹得左右摇摆,郭萧宇的肚子被山风吹得疼痛难忍,他们四个人刚爬上山顶,郭萧宇就向刘大全打听了厕所的位置,然后就慌着跑去了厕所,刘大全和伊云看见他夹着大腿跑步的样子,都抿着嘴,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俩原本想着等郭萧宇上完厕所后,三人再一起进入庙里去面见一请大师,但是在刚刚问他时,他就一直重复说着让他俩先去,自己得上好大会呢,不能让师傅等急了,就这样,刘大全与伊云并列走进了山顶的小庙内。

        这座小庙也有些年头了,其形制颇有些北京四合院的味道,仔细打量片刻,就能看出此庙除了房子大点,院子大些,外墙再高一点,真就跟四合院没啥区别了,唯一可以挑出毛病的一点,就是这座小庙在整体上年久失修,有些地方可以明显地看出其破败的痕迹,庙的管理者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道士,庙外与庙内被打扫得很是整洁,不管是谁进了庙门,都会有畅然通达的感觉。

        大院的中央,是一个大号的篝火,正对着庙门,坐在篝火边的一位硬朗老人,便是一清大师,高墙挡住了山风,火焰烧的很旺,院内洒满了火光,暖洋洋的很舒服,刘大全与伊云二人走近一清大师后,便恭敬地用双手握住侍位腰牌,对他抱拳行礼,一同说到:

        “晚辈青龙侍伊云拜见一清大师!”

        “晚辈烈鼬侍刘大全拜见一清大师!”

        青龙侍是近一百年前新创立的侍位,主要负责的事务,就是处理一些与阴阳法师有关的犯罪案件,在没创立青龙馆之前,当地大部分的阴阳法师做得都是些坑蒙拐骗的勾当,有些人甚至都做到了杀人放火的程度,在当时可谓是凶残到了极点,再加上大部分的受害者完全看不穿这些唬人的伎俩,因此对他们是又害怕又尊敬,这便使得这些阴阳法师们更加肆意妄为,很多受到他们蛊惑的人都对其产生了狂热的崇拜,有人甚至被他们骗到家破人亡反而对他们更加感恩戴德,直到行走于江湖的伊家祖上游历至此,看到此地修行法术的人们都被强烈的贪欲所操纵,下定决心在本地整治风气,最终以极大的代价接管了当地的阴阳法师队伍,紧接着又在阴阳法师的管理层内部整改体制,广纳人才,成效显著,现在所实行的侍位制就是当时的伊家所制定的,由于当时的伊家在整治不良风气的做法上雷厉风行,不出意外地遭到了当地黑恶势力的强烈反抗,伊家人手就此损失大半,之后又在其残余势力地长期迫害下,这支从外地而来的伊家家族里,竟只剩下一位老者,老者大义凛然,在本地广收孤婴,散尽家财,让这些婴儿们得到了很好的生活保障,又精心地教育并抚养他们,刻苦传授给他们阴阳法术,又得到了几位义士的帮助,这才使得伊家的阴阳法术及其特殊器具流传至今,说到这阴阳器具,这老者传下来的阴阳器具中最为厉害的法器便是磁石剑,传闻此剑由铁块掺上磁石煅制而成,剑刃锋利无比,其剑格的中央处预留了一个专门用来安装小型锁阴盒的区域,便使得这把剑既可以与阴物战斗,又可以找准机会检测出此阴物的磁场,用剑锋挥击阴物,利用磁石剑的特殊构造,就会使剑格处的锁阴盒可以较为准确地检测到剑锋处的磁场,要注意的是,锁阴盒的通病是标准磁场不稳定,切记要在不使用时盖上盒盖,据说此剑的煅法为青龙侍所单传,除非万不得已不得外传。

        此时的一清大师面色略显阴沉,认真地看着火堆上的飞焰,有些不安地对刘大全说到:“我昨日便命你守卫广仙山,今日为何会出现如此大的乱子!你到底在做什么!”刘大全面容羞愧,回答到:“大师,下属无能,没能发现破坏定魂阵的恶人,也没能理清此次案件的来龙去脉,不仅惊动了警方,还让一位毫不相干的人殒命于此,我已经把此事的消息通知了所有的侍位馆,并在近日迅速调查存在作案嫌疑的相关人员,并逐一排查他们是否参与了此次案件,这些案件的发生,完全是我的失职,请大师明断。”一清大师有气无力地说到:“在秋兴市里的阴阳法师当中,你的本事算是顶尖了,能让你出现如此大的失误,我有些不能相信。”刘大全听完一清大师的问话,便挺直了腰板,坚定地回答道:“大师,我一向秉公执法,不负您的教诲,我定要将这群贼人捉拿归案!”一清大师在听完刘大全说的话后,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心里已经乱作一团,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他扭头看向了刘大全与伊云,忽然发现郭萧宇到现在还没来到着里,便向伊云问到:“伊云,郭萧宇怎么还没到?你们三个人应该是在案发后一起朝着山顶走的啊?”伊云连忙回应道:“萧宇今日着装轻薄,身体受了凉,肚子疼痛难忍,先去厕所方便去了,一会就会回来。”一清大师朝她点了点头,接着说到:“原来是这样,你俩先听好了,三大家族的话事人已经不打算来山顶参与会议了,也不再允许我参与广仙山的各种事项,等王信到了这儿,他会着手处理广仙山接下来的事务,你们接下来就听从他的指挥吧,也没什么事了,伊云,你就在这等着王信到这吧,大全你跟我来,我要加急去处理定魂阵出现的岔子。”伊云这时正想开口说话,只见一位身着藏蓝色西服的男子缓步走进庙门,看到一清大师后,敬重地向其行了礼,尊敬地说到:“大师,晚辈给您行礼了。”根据这人高挺的身材,再加上他到哪里都穿着西服这件事来判断,伊云确定此人就是囚狼侍王信,王信紧接着说到:“此事有我王家族人丧命于此,那凶手便是与我有血海深仇,现在刑警队的队员们也已经到了现场,结果不一会便可确定,现在我想问一下伊云,你认为郭萧宇有没有可能参与这起案件?”伊云说到:“我可以确定郭萧宇不是这事的参与者,通过我刚刚与他的交手以及他对这起案件的态度来看,绝不可能是他。”王信对着伊云微笑了一下,之后便对着刘大全问到:“大全兄,你对这起案件怎么看?”刘大全回答道:“我也肯定不是郭萧宇,他根本就没有动机去杀人,或者是破坏师傅所设下的定魂阵。”王信听他讲完,接着说到:“嗯,你说得没错,还是等到明天调查结果出来再做定论吧,我觉得……”还没等王信说完,他们四人就都察觉出了此地的磁场有强烈的变化,王信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问到:“一清大师,这是怎么回事?”此时的一清大师面色红润,眼睛亮得甚至可以发出光芒,他看向手中已经失效的锁阴盒,略显兴奋地对着他们说到:“没想到啊!没想到定魂阵的损毁竟然扰乱了此地的磁场!这等大事我只是在书中见过,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这辈子能亲眼见到此等事件!徒弟们,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破阵之处必属阴,阴极出现之所必定在这广仙山之中,我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相对的,由于阴阳失调,阴极所对应产生的阳极必然会出现在这座城市的任意地方,阳极啊阳极,你们速速在山上寻找阴极,应该很好找!快去快去!切记,阴极的磁场太过强大,不可在其周围使用阴阳法术!快!现在用阴阳法术定位!快去找阴极!”一清大师说完,就拉着刘大全朝着阴极跑去,剩下的二人在听完一清大师情绪激动的讲话后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刘大全一边跑,一边想着用对讲机联系半山腰的弟子们,却发现对讲机没了信号,王信此时打开手机一看,竟也没了信号,没办法了,他为了避免伤及无辜,便决定先与伊云找到阴极的位置后,再讨论其他的事情,伊云也表示赞同,俩人很快就辨认出了前往阴极的路线,位置就在半山腰的一侧,他俩心中暗道不妙,果不其然,那里很快就发出了阴阳法师们的哭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