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快穿女神苏炸全世界在线阅读 - 第4章魔界卧底(4)

第4章魔界卧底(4)

        还没等管事调整好表情,少女的身影又出现在他眼前。

        “差点忘了件东西。”

        她一手执剑,另一只手伸向管事:“把他赚来的钱交出来。”

        管事气的浑身发抖,声线都变的尖细:“你把我害成这样,还想找我要钱?!”

        月弦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不给是吧?”

        管事:“……”

        他招来下属,把夜漓击杀魔兽的钱给了月弦。

        月弦拿着步履轻快地离开了。

        管事转头一把揪住下属的衣领,面目狰狞道:“赶紧滚去给我禀告殿下!我一定要杀了那个死丫头!”

        “是是是……”

        下属连滚带爬地跑出去。

        ……

        客栈里,黑衣大汉把夜漓扔在床上,又盯着他的脸看了好几眼,越看越觉得好看,他回头看向月弦:“岚汐,你救这小子该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噗!”

        月弦还没说话,蓝衣男子刚喝的茶便喷了出来。

        他擦了擦嘴,语气笃定道:“我宁愿相信母猪上树都不愿相信岚汐会贪图美色,她救人肯定有原因。”

        “是吧岚汐?”

        月弦瞥了蓝衣弟子一眼,眼中带着明显的嫌弃:“你们没看出来吗?”

        两人皆是一脸茫然:“看出来啥?”

        月弦:“他的长相和魔尊颇有几分相似。”

        “不可能吧!”

        蓝衣弟子第一个不信:“魔界总共也就六位殿下,每位殿下我都见过,不可能认不出来……”

        话音未落,蓝衣男子忽然想起了什么,微微睁大眼睛,猛地扭头看向床上的少年:“难不成,他是传说中的六殿下?”

        黑衣大汉皱起眉头:“好歹也是魔尊的儿子,怎么会沦落到斗兽那种地步?”

        “这件事说来话长,我改日再与你细说。”蓝衣弟子转头看向月弦:“六殿下向来不受宠,为了他得罪大殿下划不来,不如我们把他送去大殿下那儿吧?”

        “不行。”月弦不同意:“他已经答应要做我的下人了。”

        反派就得放在眼皮子底下养才行。

        免得他又被欺负。

        蓝衣弟子一脸‘你在逗我吗’的表情:“他再怎么说也是魔界六殿下,让他给你当下人,魔尊若是知晓还不得扒了你的皮啊!”

        月弦懒的跟他说。

        她起身走到床边,看着少年身上的伤微微蹙眉:“你们谁会医术?”

        原主倒是会,只不过是神界的修炼体系,她若是使用神力替夜漓治疗伤口,难免不会被察觉。

        黑衣大汉不会,蓝衣弟子会,但他不太想插手这件事。

        “几位殿下之间的斗争不是你我这等小人物能插进去的,听我一句劝,把人交出去算了。”

        月弦不想跟他废话:“你救不救?”

        蓝衣弟子:“……”

        黑衣大汉都看不下去,过来劝道:“林松兄弟,人家再怎么说也是六殿下,你替他医治也是你分内之事啊。”

        “行行行,我治还不行吗。”

        林松一脸晦气地过去检查少年的身体,看个斗兽还能引一身骚,他今日就不该出门。

        夜漓身上的伤比他预想的还要严重,全身没一块好的地方。

        林松让黑衣大汉去端热水,先运起魔气替他治疗内伤。

        等黑衣大汉端来热水,林松将夜漓上半身的衣服脱了下来,少年瘦弱白皙的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还有些是已经结疤的陈年旧伤。

        林松知道这六殿下不受宠,但没想到他这些年竟过的这般惨。

        简直比他们这些下人还不如。

        林松一言不发地替夜漓处理包扎伤口,待他将手伸向少年的裤子时,突地转头看向同样看着这边的月弦,有些无奈:“你一个女孩子,就不能回避一下吗?”

        月弦不服气:“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

        话虽这么说,她还是转了过去。

        等处理完夜漓身上的伤口,林松已是累得满头大汗。

        他写下一张药方,递给月弦:“你照着方子去医馆抓几副药,一日三次熬给他喝,这伤自然好的快。”

        月弦可没打算伺候他。

        她随手把药方揉成一团塞进袖子里,看向床上的夜漓,问林松:“他什么时候醒?”

        林松见她这么不在意的模样,一时也是无语。

        既然不在意,干嘛非要揽下这破事。

        “不知道。”

        林松扫了眼窗外的天色,说:“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月弦微微点头。

        林松都走了,黑衣大汉觉得留下来也没意思,也跟着离开了。

        ……

        夜漓醒来时屋里一片漆黑,只有一缕冷白的月光从敞开的窗户倾斜进来,让屋里显得没那么黑。

        他撑起身体慢慢坐起来,看着陌生的房间,幽冷的眸中浮现出一丝茫然。

        但很快,他就想起来了。

        斗兽场发生的一切,一个陌生少女对他说的话。

        夜漓掀开被子,明显感觉到身上的伤口被处理过。

        他垂眸注视着缠上纱布的手掌,眸中瞬间迸发出一股杀意。

        “谁!”

        他话音落下,一道黑影便利落地从窗户翻进来,稳稳落在地面。

        月光正好照在黑影身上,少女那张白皙漂亮的脸在月光的笼罩下显得格外的冷。

        她没看夜漓一眼,径直走到桌边点燃蜡烛。

        夜漓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但也没放松警惕:“你是谁,为何要救我?”

        月弦给自己倒了杯茶,冷淡的嗓音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你是魔界六殿下,我救你不是应该的吗?”

        “呵。”夜漓发出一声嗤笑,觉得何其讽刺。

        从小到大他过的比下人还不如,谁把他当过六殿下?

        夜漓平复了下情绪:“我不知道你有何意图,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你从我身上得不到什么。”

        月弦侧眸看向他,意味不明地问:“还记得你说的话吗?”

        夜漓当然记得,只是……

        他脸色有些难看:“你不会真想让我给你当下人吧?”

        月弦耸耸肩:“你自己答应的,堂堂魔界六殿下,总不能言而无信吧?”

        夜漓:“……”

        早知道就不答应她了。

        月弦道:“我为了你先是得罪大殿下,后又得罪沈意,让你做我的下人已经是便宜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