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龙诀之九龙剑诀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华陀寺一战

第二章 华陀寺一战

        七月十五天气格外的炎热,太阳像一个大火球不停地炙烤着大地,地面上极其滚烫,枝头上的枝叶发出啪啪作响,路上的行人在路上急速穿行。

        此时此刻,从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荡起地面尘土飞扬,一切都被尘土所笼罩,行人匆忙的躲闪,骑马领头人三十出头,英姿飒爽,玉树临风,身着一身绸缎长袍,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可谓是英姿潇洒,身后有顶柳字旗,此人正是威振八方的武林盟主柳乾坤,后面紧跟着崆峒,峨嵋,苍山,逍遥等诸多门派的掌门和弟子。

        他们马不停蹄地来到华陀寺门口,各自翻马而下,蜂拥般地闯入华陀寺大声喊道:“秃驴,给我出来,给我滚出来,不要在里面做缩头乌龟!”此声浑厚响亮,在整个庙宇间不停地回荡,不绝于耳。

        华陀寺的六位高僧听到大殿外的喧闹声,不知使用是什么样的步法,如鬼魅般从殿堂内走出,眨眼间已走到柳乾坤的面前。

        领头的高僧单手抬起道:“阿弥陀佛,不知道各位施主远道而来华陀寺有何贵干?华陀寺乃是清修之地,绝不允许你们在此大声喧哗,扰乱清修。”

        柳乾坤微微一皱眉冷声喝道:“清修,好一个清修之地,我看这里藏污纳垢,广结妖僧之地,谈不上什么清修之地。你们不在佛堂里面念经诵佛,广结各地的番僧在此用自己的心德和心法谱写一本什么《神龙诀》秘笈,在此兴风作浪扰乱江湖,引起江湖各门派的共愤,我今天就代表武林为民除害。”

        高僧道:“我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地域,在这里整天理经诵佛,从未有过兴风作浪,更谈不上扰乱江湖,引起共愤。”

        柳乾坤道:“只要交出秘笈将其毁之,一切将会风平浪静,否则,顷刻间我就将华陀寺夷为平地!”

        高僧讷讷道:“这本秘笈是我们六人用多年的心血谱写而成,岂能将它毁掉,二十年后要靠它来拯救整个江湖的安危。”

        柳乾坤大声笑道:“荒谬,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有谁这么大的胆子来扰乱江湖,让各门派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高僧点了点头道:“俗话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至于谁能扰乱江湖,天机不可泄漏,又向四周看了看道:这本秘笈的主人不在这里。”

        柳乾坤大声喝道:“简直就是一派胡言乱语,在这里煽动人心,实在可恶至极,话说功夫出少林,少林的功夫也称泰山北斗,我今天倒要请大师赐教。”

        高僧道:“柳施主柳家独创的碧月旋风剑在整个中原勘称一绝,和你论功夫实在让老衲汗颜。今天老衲也想领教领教柳盟主的真功夫,如果柳盟主赢了这一仗,我便把这本秘笈交还于你,若是输了,立刻带走人马离开华陀寺,从此不准踏入华陀寺半步。”

        柳乾坤一笑道:“此话当真,我若是输了,一定会带走这些人,从此不再踏入华陀寺半步,但大师所说的话一定要兑现。”

        高僧点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绝不食言!”话说完,双掌在面前不停迅速的摇摆,忽然在他面前形成一股极其有力的气流,气流猛然向后殿堂门中罩去,禅杖从殿堂中飞出,双手紧握禅杖向柳乾坤面前横扫。

        柳乾坤连退数步,忽然从腰间拔出利剑,弹身跃起,向高僧迎头砍去,剑气夹杂着风声,快,急,猛。

        高僧感到对方的功夫实在是锐不可挡,于是转动身躯,如在地面上旋动的陀锣,手中的禅杖被震得发出强烈的响声,嗖的一声,直射苍穹。

        二人在半空中打得难解难分,难分胜负,突然间二人融为一体被真气所包围。看见这种情景,各门派的人都惊诧不己,没有想到这和尚的功夫如此了得,和柳乾坤交战几十个回合,都难分出胜负,照这样下去,谁才是真正的赢家,这秘笈又会落于谁手?

        就在此时此刻,半空中轰的一声巨响,两人在气体中一分为二,分别被震退数丈之远,柳乾坤见势,立即旋转剑势,瞬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让人无法站稳,眨眼间,剑势幻化成千上万把利剑,直向高僧扑面而去,众人惊呼:“没有想到这招就是万剑齐飞,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却见高僧没有半分胆怯之意,只是淡淡一笑,手中的禅杖已经狂舞起来,抵挡飞来之剑。

        柳乾坤看到此景一怔,没有想到这老和尚的功夫如此之高,自己所发之功却对他毫发未损,于是不断的提升功力,暴喝一声,剑在手中旋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快得无法叫人看得清楚,剑势在半空中如旋风般直接把方丈整个身躯卷入这剑阵之中,剑阵急速的收缩,威力惊人,高僧就算有再大的本领恐怕也难逃此劫!高僧从丹田聚气向体外排出,竟在身体周围形成一个保护层,这就是元气护体,身体在剑阵中穿梭自由,未受任何伤害,禅杖在内力的催动下,发出强烈的啪啪作响,突然九条金龙从剑阵中腾飞而出,呼啸不停,不停的盘旋,金龙的双眼闪烁着凶悍的目光,仿佛要把他吞掉。

        柳乾坤心忖道,难道这就是秘笈的精髓所在,此时若不将这帮和尚除去,以后定是祸害无穷,说不定这武林盟主之位,会被他们撼动,柳家的剑法从此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想到于此,他不断的施加功力,使自己的剑阵变得更加密不透风。可出乎意料的是就算把全身的功力都施展出来也于事无补,九条金龙依然不停地盘旋;盘旋。

        二个时辰过去了,剑阵逐渐由强转弱,高僧缓缓收起元气,金龙也消失在天空之中,只见柳乾坤身体一阵摇曳,虚汗淋漓,整个人在半空中向下直坠,高僧急速移动身躯,顷刻间就来到了他的跟前,抱起他的身体,缓缓地向地面落去,口中问道:“柳盟主你没事吧?”

        柳乾坤感激道:“多谢高僧的救命之恩,若不是高僧的出手相救,我柳某早就粉身粹骨了,我今天所说的话一定会兑现的,从今以后,不再踏入华陀寺半步!”

        高僧听到此话微微点头道:“柳施主刚才在施展功夫时,内力耗损太多,才导致身体虚脱,”于是从怀中掏出一药瓶,拔开瓶盖,倒出一粒药丸,塞到他的嘴里,“施主放心只要吃了它,只需盏茶的功夫,马上就可恢复体力,损耗的内力需要数月之久才能恢复。”

        柳乾坤吃了药丸,运气调息,果真半盏茶功夫就觉得眼睛明亮,体力恢复七八成,站起身来作揖道:“在下就此别过。”话罢,带领所有人离开了华陀寺。

        二十年后,柳乾坤站在方亭,手扶亭柱,望着远方,二十年前的往事不堪回首,历历在目,最让他想不通的谁是这本秘笈的主人,谁又能拯救江湖于危难之中,这些难题一直困扰他二十年。

        柳其宝走到他的跟前道:“爹你在这里想什么问题?想得这么入神,只从记事以来,从来就没有见过爹脸上有过笑容。”

        柳乾坤道:“小宝,这些年来我每天都在想那位高僧的话,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柳其宝道:“爹你又何必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不能释放,如果他所说的话是真的,二十年已过去,早就应验了,况且华陀寺六位高僧早已不知去向,这也足足证明他们所说是虚。”

        柳乾坤沉默了半响道:“但愿所说是虚,如果所说是真,这武林盟主之位就会被取而代之。江湖又会卷起一场轩然大波。”

        苍山派坐落于九华山的一块平壤之地,这里的风景独特怡人,怪石嶙峋,草木繁森,,花香扑鼻,时而夹杂着清香。

        苍山派的大门口两旁站立着两排人,站姿严肃,脸上没有一丝的微笑,额头上的汗珠如豆粒大,他们都没有用袖套去擦拭,这就可以看得出苍山派的派规之严格,不许任何人有任何的怠慢。

        突然门吱得一声打开,走出来是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人,两鬓白发,步伐稳重,腰间悬挂着一把青龙宝凤剑,这把宝剑乃是苍山派掌门的信物,他就是苍山派掌门林悦喜。

        林悦喜来到一个小头目面前轻声道:“子林你和我到聚义厅来一趟,我有要事与你商量。”

        子林应了一声,随即跟他走进了聚义厅中,道“掌门不知叫我有何事?”

        林悦喜道:“子林你立即到营帐把四位护法召唤过来,说我有要事和他们商量,不可有任何耽误。”

        子林道:“掌门请放心,您所吩咐的事,绝不会出现任何差池。”

        说完话直向大院走去,来到一棵大树下,解开枣红马的缰绳,翻身上马,离开庭院,在道路上急速奔驰,荡起尘土飞扬,一切都笼罩在尘土之中。

        眨眼间已经到了帐门口,子林急速翻身下马,走入营帐之中,只见四位护法正在那里讲最近江湖所发生的事,谈得津津乐道。

        ”子林由于冒着炎热赶路,一路奔程,喉咙干燥无比吃力道:“四位护法、、、、、、、掌门、、、、、、立即召唤你们过去,有要事和你们商量。”

        胡锦从水壶中倒出一杯水,道:“小师弟先喝一杯水,润润喉脖,再慢慢道来。”

        子林接过水一饮而尽道;“掌门叫你们四位护法立即到聚义厅集合,有要事和你们商量。”

        龙啸云道;“小师弟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们四人稍为准备一下,”说完到帐房中穿上整齐的服饰走出来道:“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赶到聚义厅。”

        五人分别翻身上了马背,马不停蹄在路上狂奔,转眼间已经到了苍山派大门口,下马向聚义厅走去

        。

        林悦喜看见四位护法,立即喜颜逐开道:“终于把你们给盼回来,你们一路风尘朴朴,辛苦了。”

        龙啸云道:“请问掌门今天叫我们过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和我们商量。”

        林悦喜道:“今天你们四位护法都在,我就一针见血,开门见山,这件事是关系到整个苍山派,可以光大门楣,在整个江湖也有立足之地。”

        龙啸云道:“是什么事情如此事关重大,掌门直说无妨。”

        林悦喜道:“叫你们四位护法到华陀寺走一趟,帮我去查找一下失落二十多年的《神龙诀》秘笈。”

        四位护法听到此话,神情一征,相互看了一眼。

        徐飞达道:“这一本秘笈不就是六位高僧用自己的心法和心德谱写而成的秘笈,在整个武林中掀起漩涡,人人都想占为已有,号令群雄。”

        林悦喜道:“小达你所说的没错,想当年柳乾坤的碧月旋风剑法,在整个中原来说是顶尖的功夫,闻者丧胆,又有谁能与他抗衡,他万万没有想到在华陀寺一战,输得脸面无存,还元气大伤,半年才完全康复。”

        刘欣道:“就连当今的武林盟主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们又从何着手拿到此秘笈?”

        林悦喜道:“这个四护法就不必担心,六位高僧早已绝迹江湖,从此再没有谁见过他们,至于这本秘笈也跟他们消失得无影踪,什么线索都没有,后来仔细推敲,二十年后这本秘笈就有他的新主人来掌管,来维护江湖正义,来拯救整个江湖的安危。”

        “所说的这个人一直都没有出现,江湖又没有什么动荡,这本秘笈肯定就在华陀寺什么地方所隐藏?”

        胡锦道:“掌门请放心只要这本秘笈在华陀寺,就算翻个底朝天,我们一定会把它找到的,完整交还给掌门。”

        林悦喜笑道:“你们不愧是苍山派的四位护法,处处都为本派着想,实在难得,这个兵器室里面的兵器摆放的琳琅满目,这里都是上等的兵器,你们只要觉得满意,就随便挑选。”

        龙啸云,徐飞达,胡锦信手挑选流星锤,扑刀,方天画戟,可刘欣东挑西选,无不中意,一个劲的摇头,“没有想到这个若大的兵器室里却没有一把让我称心如意的兵器。”

        龙啸云笑道:“小师弟你的眼光实在太挑剔了吧,这样精致的兵器却一样看不中,平时做事粗心大意,在这件事上却在我们的意料之外,精中有细。”

        刘欣一脸严肃道:“在选择兵器上来不得半点马虎,必须精挑细选,这样用起来才能得心应手,随心所欲。”

        林悦喜微微点了点头心忖道:“刘欣此人以后可是苍山派可造之才,远远超越他们三人。”

        刘欣在兵器中翻来覆去,突然抓起一把利剑,眼睛一亮,“灵心剑,好名字,”于是拔出剑刃,剑气流光飘逸,“果真是一把好剑。”。

        林悦喜振振有词道;“四护法果真好眼力,这把剑的确是一把好剑,销铁如泥,吹发断丝,杀人不见血,世人再强的功夫却无法驾驭这把宝剑,从今以后你就是这剑的主人。”

        “事以至此你们都选中了兵器,也该出发,时间越早越好。”

        四位护法一一向林悦喜拜别,翻身跨上坐骑,急速奔驰,尘土飞扬,一切都笼罩在烟尘之中,还马不停蹄的向华陀寺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