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龙诀之九龙剑诀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偶得秘笈

第三章 偶得秘笈

        四位护法一路奔驰,抵达华陀寺已费用四五个时辰,已经疲惫不堪,饥渴难耐,打开水囊的盖子,狂饮水源,没有想到饮这水酣甜可口,实在叫人感到舒服。

        龙啸云用力一推门,门砰地一声倒下,弄得他们一身的灰土,四人走进去一看,到处都是蛛丝马迹,每一样东西上面都蒙上一层灰,东西凌乱不堪,一片狼藉,看样子这里有很多年没有人在这里居住过。

        龙啸云道:“我真的想不到,像这寺庙中破旧不堪,上面全是灰尘所掩盖,哪有什么样威振江湖《神龙诀》秘笈,要想找到它,我看比大海捞针还难。”

        徐飞达道:“这里虽破旧不堪,其脏无比,师命难为,我们还是仔仔细细的翻找每一寸地方,说不定能找到一些线索,就算找不到,我们也尽力了。”

        四人于是各自分开寻找,到处翻来覆去,却没有一点线索,一个劲的摇头。

        刘欣这里敲敲,那里摸摸,心想这本秘笈如此重要,江湖人物必争之物,想必一定把它隐藏在一个比较隐藏的地方,还是仔细找找比较好,于是俯下身来,用手敲打面前的柜子,敲到中间发出清脆的声音,这种声音好特别,与众不同,这里面一定有玄机。

        蹲下身体,用双手慢慢的抽开隔空的抽屉,里面布满了灰尘,中间放置着一本书,把书拿出来,用手拍了拍,拍去上面的尘土,定睛一看,原来是《神龙诀》秘笈,这一本原来就是江湖各道用尽心思,梦寐以求想得到的秘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信手打开一看,上面的功夫层出不穷,高深莫测,倘若练得此等上层功夫,就连柳乾坤也不放在眼里,武林盟主之位唾手可得,又何乐而不为,立刻脸上浮上喜悦之色。

        徐飞达道:“小师弟你在那里发呆了半天,是不是找到了什么线索了?”

        刘欣连忙把秘笈塞到怀里,摇了摇头道:“二师兄我们什么线索也没有找到,我在想掌门今天所吩咐的事,我们没有找到一点线索,不知如何向掌门交待。”

        龙啸云道:“这个不必要担心,我们四人在这件事情已经尽力了,找尽了华陀寺的每一个角落,却一无所获,相信掌门也是一个通情达理之人,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趁早回去吧!”

        刘欣附和道:“大师兄所说甚是,就算把华陀寺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什么名堂。”

        说完话,四人已经走到寺院外,分别骑上马匹,急速向往返的路程奔驰。

        翌日晌午,林悦喜在聚义厅中不停来回走动,“四位护法这个时间也该回来了,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人影,希望他们能够顺利带回秘笈,到时候我能练成九龙飞天的功夫,一统江湖,众望所归,谁人能敌,武林盟主之位唾手可得,整个天下就在我的掌控之下,”整个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子林急匆匆的跑进大厅中,道:“启禀掌门四位护法已经快要到大厅门口。”

        林悦喜拍了一下子林的肩笑道:“子林我要和你一起去迎接四位护法的到来,”他们刚走出大门口,四位护法已经纷纷地下马,来到林悦喜面前躬身行了一下礼。

        林悦喜道:“你们四位护法一路奔波劳累,这些礼节就免了吧!到大厅中好好地歇息,”说完话,四人紧跟着他来到大厅中,“这是为师亲自为你们沏的一壶茶。”

        龙啸云道:“掌门对我们四位护法关心备至,我们愧不敢当。”

        林悦喜道:“大护法此话何出?”

        龙啸云道:“掌门所吩咐的事,我们搜遍了华陀寺的每一个角落,一无所获,却空手而回,林悦喜一听到此话暴声喝起:“叫你们四人去华陀寺一趟,却什么线索都找不到,你说你们还有什么用,等我百年之后,我又如何在你们四人中挑选,将苍山派掌门大位传让于你们,为苍山派发扬光大,”四位护法战战兢兢一语不发.

        林悦喜接着又道:“我就不相信这本秘笈在人间蒸发了,你们日夜兼程赶路`,也算辛苦,各自回帐房中休息吧!”

        龙啸云捂住嘴巴不停地打着呵欠,今天感觉真的好累,掌门今天所说的话,你们猜猜等师父百年之后,会在我们之间挑选谁能胜任掌门,

        徐飞达笑了一声道:“大师兄你发现没有掌门这两天喜乐无常,我看他就拿苍山派的掌门作饵,让我们好好的效忠于他,为他办事,他的主要目的还在拿到《神龙诀》秘笈,为以后一统江湖作铺垫。”胡锦轻轻地嘘了一声:“小心隔墙有耳。”

        刘欣道:“只要我们以后,处处小心谨慎,预防不测,这样我们才能平安无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

        刘欣来到自己的房间,从怀中慢慢地掏出一本秘笈,打开序幕看到,二十年后,只有手持灵心剑者,才是这本秘笈的主人,才能拯救整个江湖的安危,化险为夷,让世间的苍生得以解脱,但千万牢记为人不要生此贪恋之心,否则功练其反,伤人伤已,切记,切记。

        刘欣用手摸了摸灵心剑,“没有想到我就是这本秘笈的主人,实乃天注我也,一统江湖,整个江湖都在我的管辖之下,将来也是江湖的救世主。”

        没有想到上面的功夫高深莫测,精妙无比,堪称一绝,的确是六位高僧武学的精华所在,要学会上面的一招一式,也要循序渐进,慢慢地领会其中的内涵。

        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被掌门知道我私藏这本秘笈,必定会招来杀身之祸,这该如何是好,哪里比较隐蔽?不能被发现,这个地方实在太难找了,想到这里眼睛突然一亮,柏树林的确是一个好地方,人迹罕至,既隐蔽,又安全。

        刘欣在柏树林坐在一块巨石之上,左思右想,这些天都在精心地学上面的功夫,每招每式,都没有任何进展,原因究竟在哪里?是不是这本秘笈不归于自己所拥有,而上面注明手持灵心剑才能拥有它,是不是别的地方出现问题?

        于是把秘笈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翻看了一遍,原来原因就在这里,上面每招每式的功夫,都要赤裸着上身,让上身的肌肤直接和空气接触,这样就可以练此神功才能有进展。

        马上立即解开衣扣脱去上衣,摆放在巨石的旁边,双腿盘坐在巨石之上,双手平放在丹田之上,不住的运气调节,打通任督二脉,秘笈在他的真气调节下,一张接一张的翻看着,把上面的所有招式都不停地练习,突然有一股粉红色的气体直穿他的天灵穴,就像一条龙在身体中游动,身体随龙游动的姿势,而不停的改变姿势,他对这些姿势并不陌生,完全符合秘笈中的精华。

        这几天对林悦喜来说是一个很漫长的,犹如度日如年,整天都把秘笈放在心上,心神不灵,耿耿于怀,秘笈不在华陀寺,到底会在什么地方?会不会在四位护法手中?占为已有,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四位护法一直对我忠心耿耿,别无二心,不知不觉地已经走到柏树林深处。

        奇怪这里空气浑厚独成,一种逼人的气流,直向自己逼近,此时林悦喜完全明白,在不远处必定有高人在练功夫,其功夫非比寻常,非一般人能练成如此高深的境界,还是看个究竟,弄个明白,于是慢慢地向前走出数丈之远,只见一个人赤裸着上身盘坐在巨石之上,双手所发的招式,力道,猛,快,稍为不留神,就无法看清每招每式,更让他不能理解的是周围有许多的龙在腾飞,吟声阵阵。

        这种功夫和华陀寺的住持当年所练的功夫颇为类似,此人看肌肤大概在二十出头,这么年轻就能练得如此深奥的功夫,实在难得,情不自禁的叫道:“好功夫,的确是好功夫。”

        刘欣听到此话,心头一惊,慌忙地穿上衣服,“谁?是谁!给我出来,何必做缩头乌龟,藏头露尾。”

        只见黑影一闪,人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定睛一看,吓了一大跳。

        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低着头,慢慢地又抬起头道:“掌门是你呀,我还以为是谁?”

        林悦喜道:“四护法我到这里,你一定感到很意外吧!但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这柏树林人迹罕至,很少有人来到这里,你为何一个人来到这里练功夫,看功夫并不像苍山派功夫,不知刚才所练的功夫出自何处?”

        刘欣道:“刚才只是随便练练,在平时练得功夫上稍为修改了一下。”

        林悦喜笑了笑道:“四护法平时老实厚道,从不说谎,今天却在此编此故事,二十年前,我亲眼目睹了华陀寺高僧所使用的功夫,和你刚才所练得的功夫同出一辙,只要交出秘笈,就既往不咎,否则的话就把你逐出师门。免不了师徒大战一场。”

        刘欣道:“掌门对我有养育之恩,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又何必让我左右为难,况且这秘笈上所说,二十年后只有手持灵心剑者所拥有,才是它的主人,才能阻止江湖中所发生的浩劫,现在我能练得此功夫,一切顺从天意,我绝不会违背天意拱手相让。”

        林悦喜笑了笑道:“可笑,可笑,实在可笑,你以为编此瞒天大谎,我就能相信,现在总让我看清一个事实,以前最让我相信的人却背叛了我,处心积虑,把秘笈占为已有,为以后坐上武林盟主之位一统江湖,号令群雄,作铺垫,你真是心思缜密,无孔不入呀!”

        刘欣冷笑道:“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世间哪一个不为自己作想,你以为你满口仁意,为江湖安危着想,可你违背良心做的那些事还少吗?你无非也想得到此秘笈,费尽心机,想坐上武林盟主之位,我们四位护法只是替你办事的傀儡。”

        林悦喜道:“看样子,你今天不想把秘笈交还给我,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刘欣冷冷道:“从今天起,我们师徒情分已尽,你无情,我就无义,”说完话,张开双臂,轻微扭动,咔嚓一声,上衣已经震得粉碎,飘落于地上。

        林悦喜冷笑道:“就凭你三角猫的功夫,也想和我争这秘笈,无非是找死,你别忘你所学的功夫都是我传授于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争?”

        刘欣道:“林悦喜你已经老了,也该颐养天年,俗话说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这话也应验在我们的身上,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今天的功夫和苍山派一点关系都没有。”

        林悦喜狂笑大作,“不要以为学到上面的一点功夫就盛气凌人,目中无人,今天倒要让你瞧瞧苍山派功夫的厉害,”于是提升丹田之气和体内的内力相互聚拢,浑然一体,突然张开口狂吼起来,此声一出,地动山摇,发出特别强烈刺耳的噪音,整个林子中的鸟都倾巢而出,飞入半空中纷纷落地而亡,嘴角不停地流淌着鲜血。

        刘欣看到此景,脸色一怔道:“南狮北吼,卑鄙,无耻,下流,”说完话,体内气血翻腾,猛然向后倒退了数步之远,嘴角不停的溢出鲜血。

        林悦喜得意笑道:“刘欣就算有再厉害的功夫,也逃不过我的狮子吼,最终你和地上的鸟有着同样的宿命。”

        刘欣朗声道:“林悦喜你别得意太早,未免你太高估了自己,不要忘了我所练得功夫有元气护体,是根本伤害不了我,”说完话擦干了嘴角的鲜血,灵心出鞘,剑势如虹,人和剑迅速地飘移过去。

        林悦喜满脸布满杀气,道:“今天你非死不可,”猛力一拍剑鞘,剑刃脱鞘而出,只见弹身跃出,右手抓起剑柄,俯冲而下,剑刃突然幻化成七把剑刃,直刺刘欣上身的七处要穴,只要一击中一处要穴,都是死路一条。

        刘欣突然感到身体的上方没有一处可以退让,这一次是动真格的,双膝弯下猛然向后退去,剑尖拖地而起,火星四射,猛然直射苍穹,有一种无穷无尽的力量在体力燃烧,冷不防在林悦喜身旁有一巨龙在盘旋,张着血盘大口不停的嗥啸。

        圣德师太道:“子君我们今天到苍山派,你一定要摆出文雅,大方,不要向平时那样粗俗不堪,免得让人家笑话我们峨嵋派,你一定要牢记于心。”

        子君点了点头道:“师父所说的话,我一定会铭记于心,不会让峨嵋派丢脸的,我们今天有什么事情要到苍山派,师父你能告诉我吗?”

        圣德师太冷静的说道:“这一次我们师徒到苍山派去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是关系到整个武林的安危。”

        子君迫不急待的问道:“师父是什么样的事情如此的重要,会关系到整个武林的安危。”

        圣德师太道:“我们这一次到苍山派是为了二十年前华陀寺六位高僧所谱写的《神龙诀》秘笈,和苍山派掌门商量如何才能拿到此秘笈。”

        子君道:“原来是为了一本秘笈,要知道是为了一本秘笈我也不会跟师父从峨嵋山大老远地跑到九华山,免得受累。”

        圣德师太严肃道:“子君你懂什么,你可知道这秘笈的厉害吗?”

        子君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圣德师太又道:“你可知道当今武林盟主柳乾坤吗?功夫高深莫测,玄妙无比,独领群雄,在江湖中可谓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二十年前却输在华陀寺住持的手下,大伤元气,大概半年才恢复元气。”

        说到这里师太叹了一口气,叶子君道:“这一本秘笈真的这么厉害吗?”师太肯定道:“是的,这一本秘笈不但厉害,而且还出神入化,叫人难以想象到他的厉害之处。”

        她们一边走,一边谈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柏树林深处,突然感到地动山摇,整个地面都开始震动,笑声不断从远处传来,如雷贯耳,音调浮躁,圣德师太的功力深厚,一点反映都没有,像往常一样,但子君觉得惶恐不安,心情浮噪,站立不稳晃晃悠悠地跑到师太的面前道:“师父这里是不是要地震了?”

        师太连忙解释道:“九华山这一带千年难遇才有一次地震,听这种情形是笑声。”

        叶子君惊讶地问道:“谁的笑声会有如此厉害?震得地动山摇。”

        圣德师太道:“只有苍山派掌门的笑声,只要狂笑起来,就可以地动山摇,一般人和功力较浅的人,都会无法承受,吐血而亡,子君看你脸色苍白,你是不是感觉不舒服。”

        子君道:“师父我感到惶恐不安,心里一阵一阵的难过,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就因为你的功力太浅,还没有达到超我的境界,我必须输入两层功力给你,你才能平安无事,”二人双双盘膝而坐,师太用双手提升丹田之气,直接贯穿他的双肩,一盏茶的功夫,她的体内有一股真气在游动,师太立即收回双掌,在面前运气调息,站起身道:“子君现在感觉怎么样?”

        叶子君道:“我现在又恢复了以前的感觉好多了。”

        圣德师太道:“前面好像发生了一场拼搏撕杀,我们去看个究竟。”说完话,师太拉着子君的手,一掠而过,已经来到一个小山顶上,向下一看,果真有两个人在那里撕杀,他们所使用的每招每式,都是狠毒阴险,招招都置对方于死地,而且他们的招式又是那么的独特,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又为何而战,

        子君道:“师父我看他们互相拼搏撕杀,一定有内在的原因,才导致他们不顾一切的拼个你死我活。”

        圣德师太道:“我们还是凑近一点才能看个清楚,”于是又向前移动到另一个山头,向下一看,这下看得清清楚楚,一目了然,原来是林悦喜和他的四护法刘欣在撕杀,究竟为什么事而反目成仇,不容对方的存活。

        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把二人分别震得数丈之远。林悦喜道:“刘欣如果你能回心转意,交出《神龙诀》秘笈,我就帮你逼出寒气,免得你痛不欲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刘欣笑了笑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怎么会中了你的寒冰掌?”

        林悦喜道:“你不信也无妨,你只要运用自己真气一试便知。”

        刘欣听到此话,暗提内力,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和真气开始冻结,运动已经开始受到束缚,

        圣德师太道:“原来是为了《神龙诀》秘笈,没想到让苍山派捷足先登,抢先一步拿到此秘笈,难怪他们争个你死我活。”

        子君突然恍然大悟道:“原来是《神龙诀》秘笈,原来是我们所需要的秘笈,赶快把它抢回来,不要错过好机会。”

        圣德师太道:“不要轻举妄动,这样对我们没有半点好处,不如等他们斗个两败俱伤,我们来个坐山观虎斗,瓮中捉鳖,到那时不挥吹灰之力就能得到此秘笈,就耐心的等待吧!”

        刘欣道:“既然我得不到,你也甭想得到此秘笈,”慢慢地向悬崖边移去,纵身一跳,整个人已经坠入山谷之中。

        林悦喜急速的奔到悬崖边,欲想一把抓住刘欣,可是一切都太迟,“你今天能有如此结果,完全是你绺由自取,作茧自缚,怪不得别人,好好的护法不做,偏想要做武林盟主,简直痴人做梦。把我一个完美的计划给破坏,”转身向苍山派走去,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整个山野之中。

        叶子君埋怨道:“师父你看,我说我们赶快把秘笈抢回来,你偏说要等待机会,等到最后却什么也没有等到,现在空手而回,白来了一趟。”

        圣德师太道:“子君我都没有想到,刘欣竟然为了一本秘笈连小命都不要了,连秘笈都带走了,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外,这一个事就由武林各门各派来下定夺吧!我们还是趁早离开九华山。”

        这时已是黄昏之时,太阳快要落山,天边飘着一朵朵灿烂无比的红霞,好像嵌在天际上的一条红绸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