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龙诀之九龙剑诀在线阅读 - 第四章 暗生情愫

第四章 暗生情愫

        话说刘欣跳入悬崖,坠入山谷中时,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第二天清晨,太阳刚刚露出地平线,朝晖从旁边的云隙慢慢地射开,射出万道光芒,清香的空气从森林和草地扑鼻而来,一直扑到紫竹园,紫竹园有几间华而不实的房屋,几间房子围成四合院,周围栽培着牡丹,芍药,玫瑰,菊花,等等,大概有几十种花,有的正在开放,有的已经凋谢了,看到这种情形,就不由自主的想到往日的花期。

        阳光从窗户直射到冷小婵的床前,她的房间里都充满清香的花香味,睁开双眼,今天又是一天的开始,拿着一条毛巾来到小河边,这一条小溪清澈见底,鱼石可见,时而可以看见鱼儿在水里自由自在的游着。

        冷小婵望着这些小鱼儿,欣慰道:“小鱼儿我要像你们那样,在水里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地游泳,没有任何尔虞我诈的纷争,这种生活是任何人所向往的。”

        时光过得真快,在这里一晃已经隐居了三年,简直与世隔绝,过着一种与世无争,没有任何尔虞我诈,江湖纷争的日子,这种日子是那么的平淡而轻松。

        想到这里,心里不由的感到无限的感慨,简直要放声歌唱,于是情不自禁的哼着小调,回到自己的小屋里,吃着昨天所剩的饭菜,吃得津津有味,吃完饭,背着竹篓沿着山路走着,这条山路崎岖坎坷,道路不平,她只有一小步,一小步,慢慢向前挪移着脚步,一不小心就能掉进山谷中,定会粉身碎骨。

        冷小婵顺着山路向上攀爬了一个时辰左右,才到这个山顶,这个山顶是个平峰,上面长着各色名样奇花异草,还有不少的花草可以入药,蹲下身子,小心翼翼伸着手去采摘,采摘一些地黄,山茱,牡丹皮,山药,茯苓,等十来种药材,自言自语道:“没有想到今天这么轻松就能采到这么多的药材。”

        她一边唱着山歌,一边又向前走了几步,偶尔间发现前面不远处有几棵有盘子大小的灵芝草,这下子可太好了,我可以用它来做九转大魂丹的药引子,就是缺少这种灵芝,这几天却大伤脑筋,没有想到今天却这样轻而易举的得到,无意间却发现不远处横躺着一具尸体,尸体上面都是伤痕累累,遍体鳞伤,于是不知不觉的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鼻息,还有一点气息,快要奄奄一息,此人若不能及时抢救,必定会命丧黄泉。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顺手从口袋中掏出一枚九转大魂丹塞进他的嘴里,然后用力拍打他的背部,这样可以很快的进入他的体内,冷小婵放下手中的竹篓,背起他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前移动着脚步,高一脚,低一脚的向前走着,大概过了三个时辰的功夫,终于到了紫竹园的门前,用双手推开门,走进屋中,把刘欣放在床上,解开他的上衣,上衣已经变成血红色,脱掉上衣放在板凳上,小心翼翼地用盐水擦洗身上的每一个伤痕,这样才能每一处伤痕得到消炎,不会受到感染.

        血迹擦完之后,又仔细地查看了每一处伤口,伤口全都是利剑所伤,伤口之深,伤得皮开肉绽,看他慈目面善,不像一个十恶不赦之人,所发之招都至于他死地。

        看完之后,用双手拉上被子帮他盖上,无意之中接触到胸部的肌肉,肌肉隆突高起,坚韧不拔,顿时脸色通红,男女授受不清,我怎么会和他有肌肤之亲,想到这里,心更加强烈的跳动,我以后能找一个和他一样的人结为良缘,那该多好呀?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脸上露出笑容。

        还是不要白日做梦,我还是到小河边帮他把这身血衣洗干净,等他醒来时,也有衣服可换.

        来到小河边,顺理衣服,无意之中用手一摸,有一种硬梆梆的东西葳在衣兜里,这会是什么东西,葳得这么隐蔽,一时好奇心起,从衣兜中取出来一看,原来是一本书,再定睛一看,原来是《神龙诀》秘笈,这一本不是已经失传江湖二十年,人人都想占为已有,常听师父讲过如果得到此秘笈,就可以号令群雄,成为武林霸主。

        今天又怎么会轻易落到他的手中,难怪他会伤得如此惨重,体无完肤,今天得来全不费功夫,不如占为已有,不行,绝对不行,这样一来不就违背江湖道义,不能拿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人的东西,况且他现在的病情如此的严重,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想到这里衣服也完全洗干净,把洗干净的衣服晾在绳上,来到屋子中端一碗药,用勺子一勺一勺放进他的嘴里,一碗药喂完,摸了一下他的鼻息,比刚才顺畅多了,没有想到这药的功效这么厉害,一下子把他从死神手中夺了过来.

        刘欣慢慢地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的看见床旁边坐着一个女子,无力地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不是阴曹地府?”

        冷小婵关切地问道:“公子你终于醒了,这里不是阴曹地府,你还尚活在人间。”

        此时他的身体有一阵巨烈的疼痛,疼得他咬紧牙关,“我真的没有死,我是有感觉的,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冷小婵道:“公子不必言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公子为何伤得如此深?”

        此时刘欣此时并没有回答,摸了摸自己上身,上身赤裸裸的,慌忙的问道:“我的上身的衣服到哪去了?”

        冷小婵道:“刚才衣服上面全是血迹,我亲自帮你洗干净,放在外面晾晒。”

        刘欣匆忙地跑出去,用手在衣服的上方捏了又捏,可是什么也没有,心里焦急不安,秘笈到底到哪里去呢?

        冷小婵这时却看懂了他的心思,从怀中掏出一本秘笈,递给他的面前道:“公子是不是着急在找这一本秘笈?”

        刘欣接过秘笈,如获至宝,脸上立即露出喜悦的笑容道:“我正在为这本秘笈所发愁,如果把它给丢了,将来就会无法平息江湖浩劫,我将会成为江湖千古罪人,多谢姑娘能归还于我。”

        冷小婵道:“我真的搞不懂,你把这本秘笈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现在江湖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纷争,更不可能有什么浩劫,都是那些和尚凭空捏造出来的。”

        刘欣摇了摇头道:“什么浩劫我不知道,只是有件事情应验在我的身上。”

        冷小婵迫不急待的问道:“是什么事情应验在你的身上?”

        刘欣道:“是手持灵心剑者才是这秘笈的主人,所以我觉得华陀寺的主持所说是真,江湖浩劫是不可以避免的。”

        林悦喜和刘欣在柏树林一战,大伤元气,使出全身解数,用寒冰掌的寒气,贯穿于七星剑阵中,要不然自己绝对不是刘欣的对手,难逃死劫,只可惜那本秘笈却和他一起断送在崖谷中。

        现在脸色腊黄,气喘吁吁,精神也不太饱满,咬了咬牙狠狠的说道:“刘欣我一定要把你找到,就算找到你的尸体,我也要把你碎尸万断,让你死无全尸,秘笈同样我也要得到,我绝不会罢休的,哈哈哈,狂笑不已。”

        聚义堂的门口不远处,大钟在不停的敲打着,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紧,这种钟声的信号是召集同门,商量要事,其余的三位护法纷纷踏至而来,来到聚义厅。

        龙啸云上前问道:“掌门今天有何要事?与我们四位护法商量,钟声如此的紧急。掌门你的脸色怎么如此的难看?怎么没有看见小师弟的到来?”

        林悦喜苦着脸道:“一提到你的小师弟,我就浑身来气,平时看他老实憨厚,不太爱说话,却让我对他刮目相看,没有想到呀!他却背叛了我,背叛了整个苍山派,为了一已私利,却与我为敌。”

        龙啸云道:“我绝不相信,小师弟是这一种人,师父对我们有养育之恩,我们这一辈子也难报答,又为何事而背叛师门?”

        林悦喜道:“自从你们从华陀寺回来,说没有秘笈任何踪影,我就抱着怀疑的心态去猜想,它到底会在什么地方,前几天不知不觉地走到柏树林,看见四护法在那里偷练《神龙诀》秘笈里面的功夫,一眼就被我识破,劝他回头,他却不听,和我大动干戈,最后他跳崖自杀,”说到这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龙啸云,胡锦,徐飞达三人抱头痛哭,“你怎么这么傻呀,连小命都不要了,我们真为你而感到不值呀?”

        林悦喜道:“你们三位就不要过分的伤心,其实刘欣的离开,我心痛如刀绞,也是我们苍山派的损失,现在最终要办的事,就是能把刘欣找回来,不要让他成为孤魂野鬼,也好让他认祖归宗。”

        胡锦道:“我相信四护法一定会吉人天相,一定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说完泪如雨下,挥泪而去。

        林悦喜看见三位护法走后,脸上立即浮上笑容,“刘欣呀刘欣,等你死后,秘笈依然会回到我的身边,我的武林盟主的梦想,依然会实现。”

        三位护法带着所有的弟子,沿着崎岖的山路,慢慢地,小心地向山下走去,大家拨出利剑,一路披荆斩棘仔细的寻找刘欣的下落,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大家一个劲地摇头,龙啸云道:“看样子四护法是凶多吉少。”

        胡锦道:“大家再仔细地找找,说不定能找出一些的蛛丝马迹。说不定四护法能够尚活人间。”

        于是大家又分开去找,胡锦突然发现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有一大块血块,飞快地跑了过去,你们快过来看看,我终于找到线索,你们看这石头上有血迹,四护法肯定就在附近不远处。

        龙啸云道:“为什么不见四护法的踪影?他已经掉下悬崖有六天时间,就算四护法从悬崖上摔下来不死,也会被山中野兽给吃掉,就连尸骨也无存。”

        大家听到这些话,都非常的伤心难过,眼泪夺眶而出,“四护法一定会吉人天相,平安无事的,说不定会被哪一路高人所救,说不定哪一天会在苍山派和我们相聚的。”

        龙啸云道:“各位师兄,师弟,你们就节哀顺便吧!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向师父说明四护法的事情,别让他为四护法伤心难过。”

        大家点了点头,顺着返回的路线,来到聚义厅中,龙啸云道:“师父我和各位师兄弟,找遍了整个山头,也找不到四护法,只见有一大块血迹。”

        林悦喜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四护法明明是从悬崖上跳下,怎么会消失得无影踪,那有没有看见秘笈的存在?”

        龙啸云道:“连小师弟的踪影都没有,更找不到秘笈所在。”

        林悦喜心忖道:“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成为泡影,刘欣啊刘欣,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突然道:“你们今天也累了一天,好好回去休息吧,让为师在这里冷静,冷静。”

        所有的弟子都和他行了拜别之礼,各自离开了聚义厅。

        龙啸云道:“我今天觉得师父的神情好奇怪,你们有没有觉得,他的伤心之处不是为了小师弟的失踪而伤心,而是为了那一本秘笈。”

        胡锦道:“我真的搞不懂,那一本秘笈会比小师弟的性命还重要吗?”

        徐飞达道:“两位师兄你们这就有所不知,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宁愿牺牲自己面前的一切障碍物,也要保全自己的利益。你们再好好想想师父把我们抚养长大,却没有半点情感,我们只是被他所利用的一颗棋子,等到他用完了我们就和小师弟同样的一个下场。”

        龙啸云道:“我们以后做任何事,都要小心为妙,尽量少在他面前提起小师弟的事情,难免他会有猜疑之心。”

        转眼间已经到了三忿路口。我们三人就此分道扬镳,就此别过。

        刘欣突然感到有一股寒流在体内漫延,四肢都已经被冻僵,浑身都打着寒颤,“好冷,好冷,真的好冷呀,”牙齿发出格格的响声。

        冷小婵听到此声,匆忙地跑出屋外,“公子你怎么啦?怎么会这样?”发现脸上已经被冻结成薄薄地一层冰,看见此景,她心急如焚,匆忙把他扶上床上,用被子把他给盖上。

        刘欣还是不停地打着寒颤,“好冷,好冷,真的好冷。”

        又给他盖上两床被子,依然不见有任何好转,急得她手足无措,“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这样下去他的小命一定不保,活活可能被冻死,于是立即解开自己上身的衣服。掀开被子,整个人紧紧地抱住他,用她的体温来为他取暖。

        奇怪只要他一有痛苦,我就有万般的不舍,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已经在我心目中有一个无法取代的地位,是不是真的爱上他,难道这就是世上难舍难分的情缘。

        想到这里,她披上衣服,扭上钮扣,用涅毛巾放在他的额头上。

        刘欣此时身上寒流已退去,气息也开始顺畅起来,慢慢地睁开眼睛,道:“多谢姑娘的再次救命之恩,不顾自己的矜持,能够舍身相救,我却无以为报。”

        冷小婵道:“回报就不必了,见到你刚才生命垂危,我岂能坐视不管,袖手旁观,这样传出去,岂不是让我脸上蒙羞”。

        接着又道:“到现在还不知道公子的尊姓大名?”

        刘欣道:“实不相瞒,我乃是苍山派四护法刘欣,请问姑娘的芳名?”

        冷小婵道:“我本是峨嵋派的首席弟子冷面美人冷小婵,我就不明白了,你身为一个护法,为什么身体会受到如此重创,又怎么会有这本武林每一个人都想必争的秘笈。”

        刘欣道:“此话说来话长,一言难尽,把自己所经历的事情一一向她说明了一切。”

        冷小婵听到这里,摇了摇头道:“在江湖中一切都是这样,我也和你有着同样的经历,同命相连,也是为了一本秘笈。沦落到这里,在这里一过就是三年,今天才方遇到你,我已经厌倦了这种打打杀杀,刀头舔血的日子,一直在这里隐姓埋名,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

        “难道你体内的寒毒就不能被驱解吗?”

        刘欣淡淡地道:“此寒毒进入体内,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痛不欲生,不可能轻易被解除掉的,现在有一种可能就是利用手中这本秘笈上功夫,来试解体内的寒毒。”

        冷小婵心想道:“如果能解掉体内的寒毒,却要少受多少痛苦,也能恢复正常的体力。”

        刘欣不停的翻看秘笈上的每招每式,看到一半脸上立即露出笑容,我终于找到可以驱解体内的寒毒,不再受冰冻之苦,于是盘坐运气调息,眨眼之间,一条如火龙般的东西在体内每处游动,整个体内变得火红色,从毛孔里冒出冰冷的水气珠体。

        冷小婵心忖道:“这难道就是困扰他体内的寒毒,只要排出这寒毒,他一定会减少很多的痛苦。”

        刘欣睁开双眼,站起身来走到冷小婵的身边道:“我体内的寒毒已经完全排除,恢复正常的体力,不知道冷姑娘以后有什么样的打算?”

        冷小婵道:“我想以后打算在这里采集药材,到集市上去卖,这样也可以摆脱那种江湖纷争,过那种安居乐业的生活。”

        刘欣道:“姑娘这种无非是一种最好的选择,人人都很向往的生活,我也和你一样有着同样向往这种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冷小婵道:“你也喜欢过着这种生活,这样一来,这些年来你在苍山派的地位,以后又拿什么来拯救整个武林的安危。”

        刘欣沉默了半响道:“现在江湖不是风平浪静吗?我在这里勤练秘笈上的功夫,如果真有什么不测的话,我也会责无旁贷的,我在这里也好和你有一个伴。”

        冷小婵听到这里,脸上泛起一阵红晕,满脸羞涩难当,“如果你真有此意,我也愿意和你厮守终身,喜结连理。但你和我生活在一起,每天都和药材在一起,这样一定让你感到很乏味的,会冲淡你生活的一切。”

        刘欣肯定道:“有你在我的身边,就算生活再平淡无光,我也会感到生活很充实的,在这里采集药材拯救天下苍生,也收益匪浅,就让时间来证明一切。”

        冷小婵道:“至于我们之间的婚礼简单,没有任何人参加和祝福,但我们之间婚礼仪式还是正常要举行的。”

        第二天一大早,她从街市上买来了婚礼上的行头,一些婚礼上的酒菜,回到屋子里,叫道:“欣哥我把所需的行头都买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