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龙诀之九龙剑诀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挑离事端

第五章 挑离事端

        刘欣凑过身子道:“这么多的行头,没有想到我们之间的婚礼这么的圆满,说完话立即穿上这些礼服,小婵你看看怎么样?”

        冷小婵道:“让我看看,欣哥这件衣服很合身,就像定身量做的,穿上这件礼服显得更加英俊豁达。”

        刘欣正色道:“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是我最幸福,最快乐的一天,我何德何能够娶到像你一个知书达理,善解人意的女子做妻子。”

        冷小婵贴进刘欣的怀中,道:“相公,以后我们能够风雨同舟,有难共同承担,相信这日子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

        圣德师太和叶子君回到峨嵋派,召集所有的弟子来到练武场上,道:“今天把你们召集过来,是为了办一件事情,如果办成之后,对我们峨嵋派有绝大的好处。”

        所有的弟子东张西望,道:“是什么样的事情能对我们有好处呢?”

        圣德师太严肃道:“大家不要在这里议论了,时间要紧,”于是从怀中掏出一沓子书信,“只要你们好好的把这些信送到各门派掌门的手中,务必一定要送到。”

        各位弟子接到信,“就算让我们粉身碎骨,我们一定会把事情办成的,”说完话,调头就走,来到不远处的榕树下,各自翻身上马,向远处驰骋而去。

        叶子君用疑问的口气问道:“师父我真的不明白,刘欣和那本秘笈已经掉下悬崖,现在苍山派什么都没有得到,我们召集所有门派的力量来讨伐苍山派,这样对苍山派实在太残忍。”

        圣德师太圆睁双目,怒斥道:“子君不要忘了,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江湖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弱者终就会在江湖中被淘汰,你很年轻,不明白也不能怪你。”

        “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你仔细想想,我们之前和他们的关系,同气连技,有什么事情共同商量,如同兄弟姐妹,就因为苍山派为了一已私利,独吞秘笈,独占鳖头,却忘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就算苍山派没有秘笈,也逃不了干系,我一定会让林悦喜给我们一个交待,讨回一个公道。”

        叶子君听完此话,点了点头,也赞成她的说法。

        在五天内所有弟子把信函都传送到各门派掌门的手中,当接到这信函时,都感到一种莫名其妙,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各门各派的人会在峨嵋派的金顶会合?如此兹事浩大。而且时间只在一个月以后,时间如此仓促。肯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所有的弟子回到峨嵋派的大厅中,圣德师太严肃道:“你们在这一个月中要勤练本门的武功,一定要练得毫无破绽,发扬峨嵋派不屈不挠的精神,绝不允许任何弟子有任何的消极怠慢,我相信以后是峨嵋派的天下。武林盟主之位唾手可得。”

        峨嵋山上的练武场上,所有的弟子勤练功夫,没有任何的松懈,就算筋疲力尽,还在坚持苦练。一个月过去了,她们的功夫大有长进,圣德师太对他们这次举动很满足,没有想到峨嵋派也有扬眉吐气,发扬光大的一天。

        各门各派的掌门和弟子来到金顶之上,上面的椅子都摆设整齐,所有的掌门依着顺序坐下,各门派的弟子都排列在后面。

        圣德师太道;“今天你们各门派来到峨嵋派,让我们峨嵋派篷毕生辉。”

        柳乾坤道:“不知道今天召集各路群雄至此,不知为了何事?为何不见苍山派的掌门和弟子来到峨嵋派。”

        圣德师太不急不慢地道:“今天号召各路英雄到我派,的确是为了一件事,关系到整个武林的安危,苍山派却是始作俑者。”

        柳乾坤听到此话脸色一怔,道:“是什么样的事情如此至关重要,不妨说来听听。”

        圣德师太郑重的道:“各位掌门是否还记得二十年前的事情,华陀寺六位高僧所谱写的秘笈,如今却知道它的下落。”

        柳乾坤摇了摇头道:“江湖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一本秘笈早就跟六位高僧已经在江湖中销声匿迹,不会又会重现江湖吧?”

        圣德师太道:“至初我也不相信这一本秘笈会存在,但我亲眼看见苍山派掌门和他的四护法就是为了这一本秘笈反目成仇,自相残杀,所以召集大家过来共同商议为武林讨回一个公道。”

        柳乾坤道:“圣德师太不愧是武林的一代宗师,处处都能为整个武林安危着想,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向苍山派掌门给大家讨回一个公道,一个说法。我们就把这个时间定在下一个月的今天,一定让他交出这本秘笈,绝不会让他一个人独自占有,成为武林的祸害。”

        圣德师太叹了口气道:“只是可惜,刘欣已经和这一本秘笈掉入悬崖之下,据说自从他掉下悬崖之后,却连人影都没有,此人一定还尚活人间,这些是他的肖像图,”一一发送给他们手中。

        九宫宣接到肖像道:“有了这一张肖像图,就好办了,就算刘欣走遍天涯海角,他也无处藏身,让我最不明白的一件事,苍山派从古到今在功夫上来说从未有过出类拔萃的人,为什么却让苍山派轻而易举的拿到此秘笈。”

        圣德师太道:“要不是我亲眼看到的话,我也不相信,至于他们怎么会得到此秘笈,那就不得而知了。”

        柳乾坤心头一紧,难道华陀寺高僧所说的话都属实,二十年后果正应验了,难道苍山派四护法就是这秘笈的主人,他会拯救整个江湖的安危吗?江湖中又会出现什么样的动荡呢?我绝不相信这一切会发生的,更不相信他会主宰整个江湖,我一定要阻止这些事情发生,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柳乾坤道:“大家尽量的放心,只要有我柳乾坤在,江湖一切都会风平浪静的,绝不会出现任何的动荡。”

        柳其思觉得天天呆在府里实在太烦闷,就独自一个人走出了庭院,来到了自家的池塘边,池塘的旁边有一个观赏亭,亭的两边沿着走廊,一直通向岸的另一边。

        柳其思望着池塘里游来了一群色彩鲜艳的金鱼,金鱼张着嘴巴在水面上不停的扑水,好像在等待着她的喂食,于是端来一大碗饲料,用手不停的抛洒饵料,饵料刚洒到水面上,就吸引一群接一群金鱼上来扑食,看到这里心情也欢快了很多,没有想到在这池塘边也有这么大的乐趣,解决了这些天的烦闷,想到这里心情立即顺畅了许多,随即用手握住剑柄,哗的一声,剑已出鞘,剑在面前不停地旋转扭动,时时发出耀眼的光芒,剑芒四射,落入水中,水势四溢,觉得还不过瘾,又试加了五层功力,顿时风声四起,掀起波涛狂澜,水声猛然巨烈,呈现在眼前突然是水柱平地而起,一个水柱接一个水柱,在水面上几乎成为最壮观的美景。

        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些日子的功夫会练得如此了得,想到这些天的辛苦没有白废,总算在剑招上有所进步。

        想到这里连忙收回剑势,水柱开始低落下来,恢复了风平浪静,忽然听到后面有鼓掌的声音,“好功夫,功夫练得如此出神入化。”

        柳其思立即调头望去,一看原来是彩蝶,走到她的面前道:“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没有事不要找我,今天我觉得特别心烦意乱,不想有任何人来打扰我,”她的脸一下子由喜悦变成严肃。

        彩蝶连忙道:“小姐所说的话,我铭记于心,从来不敢忘记,但今天的确有一件事,是老爷叫你到大厅去一趟,说有一件要事与你和公子商量,不过这一次,老爷的表情比以前更加严肃,这一次小姐进去一定不要太矫纵。”

        柳其思听到此话点了点头,道:“说来也奇怪,我真的搞不懂,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看见他的脸上有过笑容,实在让人越想越不明白,我看这件事如此紧急,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免得爹又要怪罪我们。”

        柳乾坤坐在大厅中,一语不发,对柳其宝看了一眼道:“奇怪叫彩蝶叫思儿过来,怎么半天都没有过来,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缓急。”

        柳其宝道:“我想小妹一定是到什么地方去玩,一时找不到,所以耽误了时间,再急的事也不急于一时呀。”

        柳其思和彩蝶进了大厅里,看见每一个人的脸表情都是那么的严肃,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让每一个人都不苟言笑。

        柳其思走到柳乾坤的面前道:“不知道爹今天叫我们过来有什么要事与我们商量?”

        柳乾坤沉默不语,突然道:“二十年前的预言终于要变成现实,武林盟主的位子也会被取而代之。”

        柳其宝疑惑不解道:“爹是什么样的预言要变成现实,让爹的心情如此的不安,难道是华陀寺六位高僧所说的话变成现实?是谁又会轻而易举的拿到此秘笈?”

        柳其思道:“大哥我现在越来越糊涂,是什么样的秘笈如此的厉害,能让爹寐食不安,再怎么厉害也不能跟我们柳家的剑法相抗衡。”

        柳乾坤叹了口气道:“这一本秘笈现在落到苍山派四护法手中,圣德师太亲眼目睹了他和林悦喜在柏树林中拼个你死我活,到最后舍命坠崖。”

        柳其宝急切的问道:“最后那一本秘笈怎么样?”

        柳乾坤又叹了一口气道:“秘笈和他一起掉下悬崖,听说现在刘欣的尸体都找不到,现在最让我放心不下的是刘欣还存活在人间,这对我们柳家是一个极其严重的威胁。”

        柳其宝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柳乾坤点了点头道:“这一点我完全想好了,这一次让你,思儿和彩蝶,三人一起去查找刘欣的下落,这一次你们出去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只要有刘欣的消息,就以五色烟火为信号,或以飞鸽传书,到时我会设法逮住刘欣,夺回我们所想要的秘笈,看谁还敢在江湖中兴风作浪。”

        柳其宝洋洋得意道:“爹,我们家的剑法不是天下第一吗?为什么要惧怕这黄毛小子,就算我们真正的交起手来,未必会输,到时会轻而易举的拿到爹所需的秘笈。”

        柳乾坤听到此话心痛不已道:“现在刘欣的功夫可不能小觑,平常人那能是他的对手,和他交手无非枉送性命,”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道:“想当年我就因为年少轻狂,才会输得一败涂地。大伤元气,才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说完话脸色暗淡无光,内心充满无限的内疚和惭愧。

        柳其宝低头道:“我错了,我不应该重新揭开你的伤疤。”

        柳乾坤道:“小宝,爹怎么会怪你呢,我只是担心你们会把事情搞杂,对我们柳家大大不利。”

        柳其思道,“爹我想问你一件事情,刘欣究竟长着什么样的面貌,就算撞见,我们也不认识,说不定会错过一次特大的好机会。”

        柳乾坤突然恍然大悟道;“思儿这话提醒了我,于是从衣袖中掏出一卷画,这就是刘欣的肖像图,有了这一幅画就可以助你们一臂之力,”

        柳其思接过画像打开一看,惊讶地叫了一声,“没有想到苍山派的四护法长得如此英俊潇洒,叫人看了以后已进人陶醉的感觉,说完话,脸上出现一阵红晕。”

        柳其宝笑了笑道:“小妹你看你,看了画像至于有这种表情吗?是不是已经心动了?”

        柳其思嘟着嘴道:“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可能会心动呢?刘欣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怎敢有这种想法,况且他对我们柳家的威胁是那么大。”

        柳乾坤厉叱道:“思儿你最好不要对他有半点想法,不能对他有半点情感,如果你被情感所困扰,就会无法自拔,说完看了看天色,现在已经不早了,你们还是趁早回去休息。”

        柳其思委曲地说道:“那我先回房休息,”带着画像离开了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