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龙诀之九龙剑诀在线阅读 - 第六章 险中得救

第六章 险中得救

        天色已晚,皎洁的月光,像一个大圆盘嵌攘在蔚蓝的天空,满天的繁星,星光灿烂,天空中像点缀着无数颗宝石,又好像无数颗眼睛在天际中眨呀眨的,好像正在偷看人间的寂静,在点亮人间的每一个角落。

        冷小婵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摆放在桌子上,摆好两人的餐具,走到屋外,只见刘欣在屋外勤练功夫,整个人都在剑气中游荡,“相公不要再练了,时间不早了也该吃饭了。”

        刘欣听到此话,停止了练剑的步伐,。回头一笑道:“娘子辛苦了,整天为我做饭,洗衣浆裳,让我真的过意不去。”

        冷小婵走到他的身边,用汉巾擦拭他额头上的汉珠,“相公你看看,天天在勤练秘笈上的功夫,消瘦了很多,再这样练下去,身体一定会吃不消的,我天天为你做这些小事都是做妻子应尽的责任。”

        刘欣道:“秘笈上面的功夫高深莫测,玄妙无比,真所谓谬之毫厘,失之千里,我如果不加紧练秘笈上的功夫,如果那一天江湖上出现什么动乱,我又能拿出什么来拯救江湖。”

        冷小婵点了点头道:“我也赞成你现在的这种想法,相公我们明天一起到集市上把所采集的草药到药店里换点银两,来维持生活。”

        刘欣兴奋至极道:“太好了,我们终于可以出去散散心。”

        冷小婵脸上露出笑容道:“相公其实我早就看穿你的心思,整天过着两个人的世界,一定会很乏味的。”

        刘欣陪笑道:“怎么会呢?有你在我的身边,我怎么会觉得乏味呢?因为有你,我才感到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世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代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冷小婵听到此话合不拢嘴,道:“相公,你看看,我们只顾讲话,刚才所做的饭菜早已凉了。”

        刘欣道;“说到吃饭,我的肚子早就饿了,”说完话,用筷子夹着盘子里的菜肴,吃到嘴里,“没有想到你所做的饭菜这么的可口好吃,世上没有任何人所做的菜肴和你相提并论。”

        冷小婵道;“相公好吃,就多吃点,别浪费我的一番心意。”

        柳其思在床上,辗转难以入睡,奇怪今天是怎么搞的,怎么会睡不着觉,难道是今天看见刘欣的画像,对他念念不忘,才导致今晚无法入睡,于是打开画像上下打量一番,没有想到刘欣身为苍山派的四护法,却相貌不凡,难怪我会对你情有独钟,如果谁对你不利,我绝对不会让你损失半根毫毛。

        突然传来敲门声,柳其思轻声道;“谁,”外面传来说话声,“小姐,是我彩蝶。”

        柳其思打开门道;“彩蝶,这么晚你怎么还没有睡呀?”

        彩蝶笑了笑道:“小姐我看见你房里的灯还亮着,想你今晚一定是个无眠之夜,你没有睡意,我想你一定有心思。”

        柳其思道:“彩蝶你怎么知道我今晚有心思,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彩蝶道:“小姐今天只从看见刘欣的画像,就开始像掉了魂似的,他完全走进了你的内心深处,你那一点心思,早就被我一眼就看穿了。”

        柳其思道:“死丫头真是个鬼精灵,什么事都逃不过你的双眼,现在只有你最懂我的心,平时别人来上门提亲,那些男孩我都不屑一顾,都不放在心上,只从看了他的画像,却留下一个特别深刻的印象,挥之不去,明天真的撞见刘欣,如果被爹知道刘欣的下落,一定会痛下杀手,想得到他自己想要的秘笈,各门派也不会放过他的,我该如何是好?”

        彩蝶道:“如果明天真的遇见刘欣,只好听天由命,说不定刘欣就是江湖的救世主,也能逃过这一劫,说不定能和你再续姻缘。”

        柳其思脸一下子绯红起来,羞色很快爬上脸上,道:“彩蝶,我想问你一下,我在这里关心他的每一件事,他能感应到吗?”

        彩蝶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但是你还没有和他相处过,不知道他的性格,是否容易和人相处,交往,是否对你有好感,这一切都是未知的问题,只有靠自己去体会才能找到最终的答案。只要两个人彼此接受对方的情感,心心相印,不论对方身在何处,对方都深深感受到对方所想,有一句诗不是这样说的吗,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也就是说得这个道理。”

        接着又道:“小姐我还有一事不明白,你和完颜圣君之间的情感问题,从小你们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再加上亲上加亲,这样移情别恋,一定会给他带来伤害。”

        柳其思叹了口气道:“唉!这个也最让我头痛的事,我爹为什么会在从小就给我订了这门亲事,现在让我左右为难,再说我已经和他都有十多年不见面了,说不定他自己已经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感情,我们在这里担心也未必太杞人忧天。”

        彩蝶道:“我也赞成小姐你现在这种想法,但是最让我担心的是,老爷会坚决不同意你和刘欣有任何情感问题。”

        柳其思道:“算了吧!我们还是现在不要管这个问题,现在连刘欣也没有见过,他是生是死都不清楚,我们还是走一步算一步,说不定以后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彩蝶道:“小姐,你看我和你说话都已经有半天的时间,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房休息了,明天一早还要寻找刘欣的下落。”

        柳其思拉着彩蝶的手,道:“彩蝶你今晚就不要走了,陪我一起睡。”

        彩蝶道:“小姐这样是不可以的,我是一个丫环,身份低下卑微,这样跟你睡在一起,小姐的身份莫不过和我一样。”

        柳其思生气道:“彩蝶你这说得什么话,在我眼里,从来就没有过把你当成下人看待,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姐妹,从来都没有二心。”

        彩蝶看见她生气的表情,连忙道谦道:“小姐不要生气,都是我不好,说错话惹小姐生气,还希望小姐能够原谅我刚才所说的话,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柳其思看见她紧张成这个样子,立即展颜笑道;“彩蝶你看我是个会斤斤计较的人吗?在这个社会中,人和人之间没有高低之分,要想别人尊重自己,首先要自己先尊重自己,在这里你永远是我的好姐妹,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是趁早睡觉,不要耽误了明天的行程。”

        次日清晨,冷小婵背着竹篓,里面全部装有这一段时间所研制的药材,摆放整齐,“相公我们全部都准备好了也该出发了。”

        刘欣道;“娘子我们今天早饭还没有吃,要不吃点。”

        冷小婵道:“不用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到集市再吃,要不然到晚都赶不回来。”

        刘欣道:“没有想到这集市离这里这么远,来回要一天的行程。”

        柳其宝来到柳其思的门口,敲了两下门道;“小妹时间不早了也该起床了。”

        柳其思大声道;“是谁在外面大呼小叫地,影响本小姐睡觉,看我出来不打扁你。”

        彩蝶轻声道;“嘘,小姐听这声音好像是少爷的声音,”“啊呀,糟了,我们睡过了头,”她们匆忙地穿上衣服,从门内跑出来,柳其思道:“大哥实在对不起,我们一下子睡过了头,刚才还对大哥乱发脾气。”

        柳其宝道;“好了,好了我们还是赶路要紧,不然爹爹又要怪罪我们,你可知道这一次出了什么差错对我们柳家的威胁有多大,从此我们柳家的名誉扫地,武林盟主之位就有可不保。我们只需取到《神龙诀》,我们柳家在江湖中的地位就可以长存,不会被动摇。”

        柳其思点了点头道:“难怪,这些年从来就没有看见过爹爹的脸上有过笑容,就因为这个原因呀?之前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总是不好,现在我完全明白就是这个原因造成的,爹真是用心良苦。”

        在路上,冷小婵和刘欣那种愉悦的心情无法压抑不住,尤其是刘欣脸上笑容在不停的荡漾道:“小婵我现在才感觉到这里的山,水,花,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美得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冷小婵道:“虽然我这从来没有到过九华山,常听别人说起过,那里的风景独特宜人,叫人看了以后留连忘返,难道你这么多年在那里都感觉不到吗?”

        刘欣点了点头道,“这些年来,我虽身居在九华山之中,却从来没有感到它的美丽存在,因为根本就没有单独时间去体会那种美,没有想到美是要靠自己.亲身体会,才能感觉到。”

        冷小婵道:“相公你看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亭子,我们走路也有一两个时辰也有点累了,我们不如到那个亭子歇歇脚,也好解一下乏。”

        刘欣道/:“娘子说得也是,我们不如到里面休息一下,”于是两人走进亭子中,亭子中央摆放一石桌,石桌旁边围着四个石墩,在亭柱旁边有一个环形石凳,专供路上的行人休息用的,在亭子不远处有一口井,刘欣舀一下水,道:“娘子你喝点水吧!”

        冷小婵接过水,喝完水,他们继续赶路,没有多长时间就到集市,没有想到这集市热闹非凡,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在道路两旁都摆放着摊位,在不停的叫卖,人群都开始攒动起来.

        冷小婵来到一个卖手饰的摊位旁边,拿着一付青绿色的镯子,左看看,右看看,道:“老板这个镯子多少钱.”

        卖手镯的老板道:“姑娘好眼光,这付镯子的确是上等品,姑娘长得眉目清秀,貌似天仙,如姑娘佩带它,也算它找到真正的主人,看你如此喜欢它,就三两银子卖给你.”

        冷小婵沉思了一下道:“这么贵呀,能不能少一点?”

        老板道:“这个价格已经是最低价,再低我可就要赔本了。”

        冷小婵道:“老板不好意思,这价格实在太贵了,我打算不买了,相公咱们还是走吧,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赶路,到药房去交药呢,”说完就拉着刘欣的手向前走去.。

        老板看了两人走后叹道:“真的好可惜,这么好的玉镯,既然没有人可以佩带它,真是可惜,可惜呀!”

        刘欣这时发现她的神情好像失落了很多,话也说得少,是不是刚才的玉镯引起的,我一定把它给买回来,帮她找回快乐。

        刘欣拍了一下她的香肩道:“娘子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回去有一件事情要办,一会儿就过来,”他跑到卖手镯的老板旁边道:“老板把刚才的玉手镯拿给我,我把它给买了。”

        老板把那付玉手镯递给他,道小伙子你很有眼光,有了你做相公,妻子一定很幸福的。

        刘欣笑道:“那里,那里,我只是看见我心爱的人特别喜欢这个玉镯,我也给她了却了一个心愿。”

        刘欣向她面前跑去,双手拿着手镯,道:“娘子你看,我给你买来什么?”

        冷小婵手接过来,打开布裹一看,“这不是我刚才所要买的玉镯吗?”

        刘欣点了点头道:“这一个的确是你刚才要买的那一付手镯,我看见你刚才很在乎它,所以回头把它买回来送给你。”

        冷小婵冷着脸道:“我不是说过太贵吗?你片片又把它买回来。”

        刘欣道:“千金用完了可以再挣,可是这手镯没有了,此生就再没有了,会造成一个很大的遗憾,如果你实在不满意,我就把它给退了,”转身就向卖手镯的方向走去。

        冷小婵一把抓住刘欣的手道:“相公不必了,我知道你一切都是为了我高兴,才去买这个手镯,我不该对你乱发脾气,是我的错,不关你的事,你不会怪我吧?”

        刘欣笑道:“只要你开心,我愿意替你办任何的事情,把手伸过来,我帮你给带上,”冷小婵伸起双手,他轻轻地帮她给带上,“没有想到带上它,整个人都光彩照人,就好像是量身定做,就跟那老板说的一样,你才是这手镯真正的主人。”

        就在这时一辆四轮马车,有双马牵引,由后方向前方快速奔驰,马夫拉着缰绳用劲抖动着,大声叫喊道,“驾驾驾,”马拉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要达到奔腾,顿时整个集市都笼罩在烟尘中。

        大家吓得东躲西藏,有的吓得浑身发抖,突然从远处传来一位妇女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到哪里去,老天啊,快救救我的孩子吧!”

        刘欣道:“小婵前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还是赶快过去看一下吧!”他看了一下道:“没有想到这里这么拥挤,看样子是无法逾越过去,只有靠飞过去。”

        说完话,双双向前方飞掠而去,在马车的前方不远处大概有六七丈,有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在人群的拥挤下吓得两脚瘫软在地上,无法动弹,一个劲的叫喊着妈妈,双颊已经流满了眼泪,周围没有一个人敢大胆逾越这危险之境去救一个孩子,大家都知道只要冒险去救这个孩子,稍不留神,自己的生命都有可能危在旦夕,但谁也不敢大胆去尝试一下,只有眼睁睁的看见眼前这个活生生的生命在面前断送。

        冷小婵冷声道:“不好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小女孩特别危险,”马车离她也越来越近了,看到这种情况,伸直手臂,双手在半空中旋转了两下,从袖套中冲出两条红色的绸缎出来,挡住了两匹马的眼睛,两匹马受到一阵惊吓,仰起前腿长嘶一声,车厢也随跟着向后仰卧着,里面传来骂斥的声音,“妈的,是怎么搞的。敢阻碍我们行路,要不是急着赶路,早就给你好看。”

        就在这瞬间,冷小婵以左手的绸布缠绕着小女孩的腰背,猛力一拉,小女孩随着绸布被拉上半空,她飞快的移动身躯,双手抱住小女孩,缓缓飘落于地面。

        马夫还是一个劲的叫道:“驾,驾,驾,”马车还是以快速的速度向前方驶去。

        大家看见她刚才所施展的招式,无不感到惊讶不已,还一个劲的夸赞,“真不亏遇到女侠的相救,这孩子才平安无事,否则早就一命呜呼。”

        冷小婵把小女孩搀扶到一位三十多岁中年妇女身旁轻声道:“嫂子这孩子是您的吧?”

        这妇人把孩子拉回自己的身边,流着眼泪,失声道:“多谢女侠的救命之恩,,您的大恩大德,小妇人来世一定要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女侠的救命之恩。”

        这妇人又道:“容儿快给女侠磕几个响头,以表示感谢救命之恩,小女孩听后,立即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

        冷小婵连忙道:“不必了,快起来,这件事是我们应该做的,何必如此重礼,这不是折煞我吗?以后一定要好好地看管好孩子,”说完话就向前方走去,所有的人都目送她们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