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神龙诀之九龙剑诀在线阅读 - 第七章 萍水相逢

第七章 萍水相逢

        柳其思,彩蝶,柳其宝在街道上东张西望,希望能够找到一点线索。

        柳其思拿着刘欣的画像,到处查找,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找到,叹息道:“大哥你今天觉得爹是不是有点神经,天下这么大到哪里才能找到刘欣的下落?就算真正找到他,我们也只能束手无策。”

        柳其宝道:“小妹我们还是仔细的找找,说不定能找到一些线索,如果真的碰到刘欣的话,我们只要按照爹的吩咐,飞鸽传书,到那时爹定有妙计,将刘欣捕捉归案,取得我们所需的秘笈,解除爹这些年的困扰。”

        接着又道:“其实也不能完全怪爹的做法,这些年来各门各派早对这个武林盟主的位子虎视眈眈,觊觎已久,在功夫上根本就不堪一击,根本就无法和柳家的剑法相抗衡,否则早就取而代之,所以爹这二十年来,为了维护柳家的声誉,度日如年,无不为之而担心,这些年来,无不在艰熬中度过。”

        柳其思道:“爹这种日子过得实在太累,为什么二十年后又让爹重新进入这种困境?”

        柳其宝道:“这都是当年华陀寺的高僧说过,二十年后会有这秘笈的新主人,才能拯救江湖,成为江湖的救世主,我一直都以为是编造的诺言,让各门派信以为真,没有想到这句话却应验了,但不知道这江湖又会出现什么样的浩劫?”

        柳其思道:“哥,真让我想不通的是,这本秘笈一失踪就二十年,人人都梦寐以求的想得到它,到最后却轻而易举落到刘欣的手里,难道这就是天意,真是天意弄人,说不定刘欣就是江湖的救世主。”

        彩蝶插嘴道:“少爷,小姐,我觉得也是,江湖中这么多人,为何却落到刘欣的手中?在他的手中,能够摆平这场浩劫吗?”

        柳其宝无奈道:“我也说不清楚,但我还是不相信爹所说秘笈上的功夫会有那么厉害,无人能功克,我们还是不要猜测,现在武林各派人物都在不停的查寻刘欣的下落,我们可不能落后,免得让别人抢占先机。”

        马夫把马车赶到一家客栈门口,停下了马车,里面传出声音道,“怎么回事?马车又停了下来,又发生什么事情不成?看样子今天真倒霉。”

        马夫连忙答道:“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天快要到晌午,到吃饭的时间,现在到了一家客栈,三位师兄下来吃饭吧!”

        马夫打开了车厢的门帘,随即下来的是三位侠客,他们穿着整齐,都是丝绸绫罗,分别为白,红,紫三色,腰间佩带着和衣服一样颜色的佩剑,朝客栈门口方向走去,朝这门牌望去,上面写着醉相居,领头的一位道:“没有想到这一家客栈的名称起得很特别。”

        二师兄道:“大师兄不管它的名称有多么好听,看这家客栈生意这么兴隆,人来人往,这里的菜肴一定烧得可口,我们今天师兄弟四人要吃饱喝足,好好享受一番。”

        三师弟附和道;“二师兄所说得即是,还是吃饱喝足,下午有精力去找刘欣的下落。”

        四人来到店里面,安席就坐,店小二看来了客人,连忙跑了过来,右手提着一个水壶,左手拿着四个茶杯,把茶杯摆放在桌子上,分别把四个茶杯倒满,“客人请喝茶,这可是我们醉相居最上等的好茶,喝时间长可以延年益寿,还保青春永驻。”

        大师兄笑道:“店小二我看你真会说话,那有喝了这茶能有这么大的效果,我看你分明就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店小二陪笑道:“你们如果不相信我所说的话,你

        们四人细细品尝,一定能品出味美俱全,身心感到轻松,自信,你们就不得不相信我所说的话是正确的,四位客官还需要一些什么样的菜肴?”

        二师兄道:“店小二你给我们来三斤熟牛肉,二斤花生米,二斤猪肉,还再来三斤上等的女儿红。”

        店小二道:“各位客官,稍等片刻,一会儿就给你们备齐,”说完店小二向厨房走去。

        冷小婵和刘欣向一家药铺走去,从大门进去,就闻到一股难闻的中草药的气味,老板在里面仔细地打着算盘,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抬头一看,笑道:“原来是冷姑娘,快请到里面来坐。”

        冷小婵和刘欣坐在椅子上,竹篓放在桌子上,老板看了刘欣一眼,便问道:“这位是?”

        冷小婵答道:“哦,我忘记介绍了,这一位是我的相公。”

        老板道:“听说冷姑娘一直都是单身一人,是什么时候成的婚?可把我这一位朋友都忘记了,我没有喝到你们的喜酒,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

        冷小婵笑道:“那里,那里,我们怎么可能把你这位老朋友给忘记呢?老板有空的时候一定到我们那里做客。”

        老板回答道:“到时候一定到你们那里坐客,我看你们真是郎才女貌,真是天上一对,地上一双,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冷姑娘你的药物供不应求,现在正是缺货,大家吃了这药,就能感到药到病除的良效。”

        “为了达成双方的目标,从今天开始,我愿意提高两层的银两支付给你,这个药量每一次多送一点,以达到药物能够及时运送过来,药也能及时给病人用上。”

        冷小婵道:“这些药都是刚采集回来的,用辗子辗成的,”用手仔细地把药一包一包的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这些药分别是跌打损伤药,金创药,治伤寒,还有起死回生的九转大魂丹,这些药都是老板所需的。请老板清点一下,是否还差一点什么?”

        老板谦和道:“冷姑娘说到那里了,我怎么可能不放心呢?做人都以诚信为本,我们之间的合作都充满信任,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但从来没有出现任何差错,至于支付姑娘的费用,按刚才所规定的银两支付,说完从口袋取出两锭碎银,放在桌子上,推到冷小婵的面前,请冷姑娘笑纳。”

        冷小婵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老板道:“看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干脆就在这里用餐。”

        刘欣道:“老板你的心意,我们心领了,我们还有急事要回去。”

        大师兄大声喊道:“店小二这是怎么搞的,到现在还不上菜,还要等到什么时间,难道你们这些人活得不耐凡,如果今天的事情出现什么差错,就拿你示问。“

        店小二不急不慢地道:“各位客官请息怒,我再到厨房去催促一下,”店小二走进厨房里,手里面端的菜放在桌子上道:“四位客官这是你们所点的菜肴,和上等的女儿红请慢用。”

        小师弟连忙把酒斟满,道:“各位师兄,我一闻到这酒香扑鼻,香醇可口,就觉得这酒是上等的女儿红,我们今天就趁这个机会喝个不醉不归。”

        二师兄道;“机会难得,我们今天一定尽情的享受,错过这一次,以后再也没有了,今天我们就放开肚皮,吃饱喝足,”于是他们互相敬酒,吃菜,喝得通畅淋漓。

        刘欣和冷小婵离开了药店,向醉相居的方向走来,走到门口,看见了一辆由双马牵引的四轮马车,走近马车前仔细地一看,“小婵你快过来看一下。”

        冷小婵走过来道:“相公有什么事情吗?这马车有什么不对之处?”

        刘欣道:“你看看这马车,是不是和我们在街上看见的马车一模一样?”

        冷小婵肯定道:“这马车和车厢在街上看,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刘欣笑了笑道:“我敢肯定这马车的主人一定在里面吃饭。”

        冷小婵道:“一提到吃饭,我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就在这家吃个便饭,还要抓紧时间赶回去,否则到天黑都赶不回去,”二人在里面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店小二来到他们旁边问道:“二位吃点什么?”

        刘欣道:“来一碟花生米,二斤牛肉、再来一斤白酒,两碗米饭。”

        店小二道:“二位客官,稍等片刻,随即就到,”向厨房走去,二人坐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

        马夫向刘欣和冷小婵看了一眼冷笑道:“各位师兄你们看,里面那位女子就是阻拦马车的行驶,差点使我们马车翻车,我们今天非给点颜色让她看看,”把剑猛力一抽,剑已经抽出半截,已经被二师兄按住了,“小师弟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免得伤了和气,你刚才所驾驶的马车实在太危险,差点送掉一条人命,要不是他舍身相救,这女孩还有命吗?”

        小师弟结结巴巴道:“这,这。”

        大师兄道:“这位女子长得天生丽质,在街上所使用的功夫非比寻常,我看此人非等闲之辈,我们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刘欣笑眯眯道:“小婵你听见没有,别人都在一个劲的夸赞你,说你天生丽质,貌如天仙,瞧他们每一个人的眼神,我看都被你的美丽所陶醉。”

        冷小婵冷着脸道:“瞧你整天油嘴滑舌,不无正经,再这样下去我可要生气啦?”

        刘欣殷勤道:“好了,好了,小婵不要生气了,我以后再也不说了,原谅我一次好吗?”

        店小二端来的菜放在桌子上道:“客官这是你们所要的菜和酒都备齐了,请二位慢用。”

        冷小婵提起酒壶,向酒杯倒满酒,道:“相公我看这四人的衣着,佩剑,看样子不是简单之人,看样子不知道是那门派的弟子。”

        刘欣向四人上下打量一番,沉思片刻道;“这四个人好面熟,好像在那里见过,哦,我想起来了,他们四人就是昆仑四杰,是昆仑掌门九宫宣的四位爱徒,他们各喜爱的衣着颜色不同,分别为白,红,紫,黑,这四色代表在昆仑的地位,四人的功力非常小可,善使九宫宣独创昆化绝剑和光环四照。此剑法在整个江湖来说也有一定的影响。”

        柳其思,柳其宝,彩蝶,也来到这家客栈,店小二上前向他们打招呼道:“三位客官,请到里面坐,外面都坐满,里面有空坐。”

        柳其宝和彩蝶向里面一张桌子方向走去,柳其思还拿着那张画像,来到昆仑四杰面前一一对照,看一看其中的一位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道:“这四位虽然长得英俊潇洒,并不是我所要找的人。”

        穿白衣的俞加杰,右手拍案而起冷喝道:“姑娘请放自重点,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弄坏了自己的名声,我又不是商品有什么好看的。”

        柳其思听到此话火冒三丈,心想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羞辱我,让我如此难堪,我脸面何在,我今天非要教训他一番,笑道:“这位公子此言诧异,并没有把你们四人看成商品,我只是要找画像之人,又关你何事,至于发那么大火吗?今天本姑娘心情高兴,否则,早就对你不客气啦。”

        俞加杰听到此话,圆睁双眼,大声怒喝道:“好一个黄毛丫头,竟敢在我的面前撒野,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昆仑四杰在江湖中的地位和声望,不看在你年纪尚幼,我早就对你手下不留情,还在我的面前说大话,

        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自不量力。”

        柳其思笑了笑道:“哦,我想起来了,你们昆仑四杰听说在江湖中也有一定的声望,可是在我的眼中却不值一提,简直就微不足道,如果把我的立场说出来,怕吓破你的胆。”

        柳其宝看见此等状况,身怕走露风声,又怕打草惊蛇,连忙跑了过来,双手作揖道:“这位兄台请多谅解,看在小妹年幼无知,不懂事的份上,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俞加杰道:“这位兄弟说得及是,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就算他年幼无知,我也不会轻饶她的。”

        柳其宝拉柳其思的手向自己的桌位的方向走去,柳其思道:“大哥你不要拉我,我就不相信他的功夫有多厉害,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训他一番。”

        柳其宝道:“小妹你不要倔强下去,再这样下去,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好处,”这时柳其思才勉强的走到桌旁,坐在桌旁的椅子上,生着气,鼓着嘴巴。

        柳其宝道:“小妹你还在生我的气嘛?今天不是我说你不好,差点捅出祸来,差点败露身份。”

        柳其思生气道:“我所生的气,凭什么我们要低声下气,还要赔礼道歉,明明是他的不是,为什么到最后却变成我的不是,这不是掌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我们柳家的名誉荡面无存,又以何面目立足江湖,”说完话,调回头,向刘欣他们的方向望去。

        刘欣夹了一些菜放在冷小婵的碗里,道:“小婵你多吃点菜,饿了一上午,我们今天可要饱饱吃一顿。”

        冷小婵举起酒杯道:“相公,今天是我们从相识到现在第一次到店铺吃饭,我们就为这一次而干杯,今天就喝个不醉不归.”

        刘欣道:“我今天心情也特别的舒畅,咱们今天就喝个痛痛快快,”举起酒杯,互相斟酌,一饮而进。

        昆仑四杰在桌子上一边喝酒,一边谈话,俞加杰道:“今天师父叫我们四人到这里来找刘欣的下落,我们今天走得急促,连他的画像都给带忘了,就算他真正的站在我的面前,我们也不认识他。”

        李幸飞道:“大师兄说得及是,就算那小子我们真正认识,我们也只能束手无策,坐以待毙,我真想不通刘欣的运气怎么那么好,竟然轻而易举的得到威振武林,天下第一的武林秘笈,我看这天下第一把交椅非他莫属,武林盟主的位置从此就会被取而代之。”

        潘知林道;“师父曾经对我们讲过,二十年前,当今的武林盟主,号召各大门派围攻华陀寺,想一举歼灭华陀寺的六位高僧,欲想得到至尊宝典《神龙诀》,到了最后却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枉称天下第一武林盟主被打得落花流水,伤势惨重。”

        柳其思听了这种话,心中更加恼怒万分,嘴唇在不停的抖动,猛力从腰间拔出利剑,刚拔出半截,被柳其宝按住,“小妹你不要轻举妄动,一意孤行,否则一定会破坏爹对我们所布置的计划,我们还是以忍为重。”

        柳其思生气道:“你就知道忍,忍,他们都在这里污辱爹,你却在这里袖手旁观,置之不理,我看你一点出息都没有,简直就是窝囊废,我们柳家靠你发扬光大,到最后却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彩蝶道:“少爷,小姐,你们两人就不要在这里相互呕气,以免伤了和气,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找到刘欣的下落,以免被别人抢占先机,否则我们就白来了这一趟。”

        柳其宝劝慰道:“彩蝶说得及是,我们一切都以大局为重,不要靠自己的脾气,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柳其思听完话,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徐飞鸿道:“刘欣这小子的运气时好时坏,为什么得到秘笈,却又被他师父发现,被打入悬崖之下,至今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却落得个背叛师门之罪,这真是万幸中的不幸。最不幸的是,再过两天,就算找不到刘欣的下落,整个苍山派也逃不过刀光剑影,血流成河的灭顶之灾。”

        刘欣听到此话,心如万箭穿心,有着阵阵巨烈的疼痛之感,今天要不出来,苍山派却面临着灭顶之灾,自己却一无所知,这些年师父的养育之恩,师兄弟之间的真挚友谊,就因自己的一已私利,却枉送他们的性命。,于是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走到昆仑四杰的桌旁。

        冷小婵心想相公果真就是苍山派的四护法,还有他身上的秘笈和昆仑四杰所说的完全符合,如果苍山派真的要面临着灭顶之灾,这无非给他雪上加霜,伤口撒盐。

        刘欣走到桌旁道:“刚才听到这位兄台说,这两天苍山派要面临着什么刀光剑影,血光之灾,这位兄台能否告诉我一二?”

        徐志鸿道:“这位兄弟大概不是本地人吧,这件事情已经在江湖中掀起波涛狂澜,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的,只有你一个人蒙在鼓里,但是小兄弟我还是劝你少管这等闲事,省得惹来杀身之祸。

        刘欣又道:“难道这件事情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可告人?”

        徐志鸿觉得他这样一直追问下去,打破沙锅问到底,无奈的说道:“其实这件事告诉你也无防,你反正也不是苍山派四护法刘欣,这一次围攻苍山派,完全是为失落二十多年的《神龙诀》,如今这一本秘笈重出江湖,在武林盟主的率领下,各门派一起征讨苍山派,所以再过两天苍山派也逃不过这场浩劫。”

        刘欣明知故问道:“这位兄台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

        徐志鸿道;“这位兄弟请讲。”

        刘欣道:“现在这秘笈落于谁手?”

        徐志鸿道:“这秘笈在苍山派四护法之手,我要是得到此秘笈,早就登上武林盟主的位置,到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武林黑白两道唯我独尊,一切都听从于我,”

        刘欣叹了口气道:“如果你真的得到此秘笈,坐上武林盟之位,享受自己所拥有的权利,就不为天下苍生着想吗?”

        徐志鸿笑道:“天下苍生,好一个天下苍生,就拿现在的武林盟主来说吧!这一次征讨苍山派成功,得到此秘笈,他可以继续做武林盟主,以后还可以世世代代都可以坐这位置,这样一直可以往下传,享受各门各派每年的朝奉,真所谓人不为已,天诛地灭。”

        俞加杰冷咳了一声道:“小师弟千万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否则传出去,我们昆仑四杰说不定会招来杀身之祸。”

        刘欣道;“这位兄台说的及是,我只是随便问问,并无他意,刚才打扰四位兄台,多有冒犯之处,请多多原谅。”

        潘知林道:“那里,那里,我们相聚在一起也算有缘,何来的冒犯,那来的原谅。”

        柳其思暗忖道:“这人很奇怪,为什么一直都在关心着苍山派的安危,还心系着整个天下苍生,这人跟苍山派毫无瓜葛,却对各大门派围攻苍山派的反应特别大,此人怎么越看越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越看越像画中之人,随即从衣袖中拿出画像来,仔细地对照一番,果正就是画中之人。”

        柳其思回过头,脸带笑容道:“大哥我们所找的人就在面前。”

        柳其宝笑道:“小妹你真会开玩笑,刚才还是愁眉苦脸,现在又是满脸笑容,还说我们要找的人就在我们的面前,顺手放在她的额头上,小妹你是不是为刚才的事气昏头,编这些谎话来欺骗我们,让我们白高兴一场,我才不相信你所说的话。”

        柳其思板着脸道;‘谁跟你嬉皮笑脸的,别要以为我会贯用欺骗的手段来欺骗别人,这一次错过机会,等到爹怪罪下来,可别说我没有告诉你,就当刚才的话没说。”

        柳其宝听到她这么一说心想;“到时候爹万一怪罪下来,到时又要承受顿家法,他的脾气又是那么的可怕,家里没有一个不怕他的,”想到这里像彩蝶使了一个眼色。

        彩蝶看到他的眼色,明白了他的一切的用意,连忙向柳其思随和道:“少爷这就是你的不对,我看小姐不是那一种随随便便的人,如果她用谎言来欺骗我们,对她也没有半点好处,小姐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柳其思道:“我今天要不是看在彩蝶的份上。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哥你看这幅画像,跟后面站在昆仑四杰的旁边这人相比是不是一样。

        柳其宝调回头向昆仑四杰旁边望去,再和画像上的人仔细对照,“果真是一模一样,不用怀疑就是他,小妹是怎么认识出来的。”